你如何帮助拯救自由民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G_256

在全球范围内,人们越来越敌视自由民主。

与此同时,民粹主义和专制领导人到处崛起——在美国有唐纳德·特朗普,在欧洲有一系列右翼领导人,在安大略省,首先有若波·福特(Rob Ford)现在有道格·福特(Doug Ford,前多伦多市长之弟)。

右翼民粹主义者最近的胜利发生在4月8日,当时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尔·奥尔班(Viktor Orban)连续第三次获得了决定性的权力,许多人认为这是该国和欧洲其他地区民主在未来艰难时期的另一个预兆。

奥尔班在一个主要针对穆斯林移民的反移民平台上竞选,不但把他自己扮成基督教“价值观”的捍卫者,并将他的批评家和反对者斥为毁掉匈牙利传统的“精英”。

事实上,我们所了解的自由民主现在面临着严重危险。

这个严峻的现实是哈佛大学政府讲师亚查·孟克(Yascha Mounk)撰写的一本新书《人民与民主》(The People and Democracy)的基础,该书在美国和欧洲获得好评。“世界已经改变,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民主而战,否则它将成为民粹主义反弹的受害者,”孟克最近在访问多伦多说这样说。

而这种反弹从欧洲扩展到加拿大,直接进入安大略省,道格·福特将在6月7日的选举中角逐省长的职位。

正如孟克所描述的那样,自由民主包括“让广大群众做主的承诺;保护少数群体的权利免受多数压迫的承诺;并承诺让经济精英们能够保持他们的财富。”

但近年来,认为生活在“必不可少”民主中的人比例迅速下降。年轻人尤其如此。例如,在80年代出生的加拿大人中,只有45%的受访者认为民主“至关重要”。更糟糕的是,14%的民众认为民主“不好”或“非常糟糕”。

同样,43%的美国老年人认为,如果政府无能,军方接管权力是错误的,但只有19%的千禧一代是如此认为的。

孟克认为,支持自由民主下降共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让假新闻、极端主义观点和仇恨言论随意传播。

其次,许多人感到生活水平并没有任何改善,未来的就业前景看起来也是很暗淡。

  1. 大量移民涌入,使人们在文化和社会两方面的变化而深感焦虑,让一些有能力恢复过去舒适的人打开了道路。

道格·福特是一位在这种焦虑感滋养的典型民粹主义者例子。百万富翁福特把自己描绘成唯一能够代表“小人物”的政客,并把任何持不同意见的人视为“敌人”,谴责媒体甚至包括他自己的保守党内部的精英,因为他认为他们是“安大略的瘟疫”。

在他的书中,孟克说公民们“变得焦躁不安、愤怒、甚至鄙视。选民长期以来不喜欢特定的政党、政客或政府;现在很多人甚至已经厌倦了自由民主本身。”

尽管民粹主义正在抬头,但孟克认为我们的民主是值得争取的,并提供了一些政府和公民可以参加的斗争方式。

对于政府来说,这意味着确保中低收入家庭享受经济增长的一些成果、在教育上花费更多的钱、使住房更实惠、积极推动多元文化主义,并迫使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其他没有被彻底审查的社交媒体停止传播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对于公民来说,这意味着有勇气站出来反对右翼民粹主义者,敦促主流党派追求雄心勃勃的经济计划,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未来,并将民族主义抛诸脑后。

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但考虑到欧洲、美国和安大略省最近的趋势,我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作者为《多伦多星报》专栏作家,本文原名:“How you can help save liberal democracy”)(2018-04-10)

鲍勃·赫本(Bob Hepburn)著  九儿译 列夫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