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松: 先把事件政治化,再将俄罗斯和普京进一步妖魔化——谈谈英国对俄国毒害前双重间谍的指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03-23 路透社

跨国暗杀叛国者,古今中外,比比皆是(请读附文提到的例子),而且原因甚多,没什么惊奇的,只是暗杀工具和手法包罗万象,随着科技的迅速发展,它们更是日新月异,越来越显得十分科学化、精准化、小型化,甚至无形化。同时,它们事前不易发现,事后也难于找出证据,因此,所谓的证据几乎都停留在“可能”、“十分可能”或“似乎”、“相似”等形容词之间,而且很多都与当时政治情况与意识形态有关的。

最近在英国发生的所谓神经毒剂案就是一个政治化,并妖魔化俄罗斯和普京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英国政治化神经毒剂案

3月4日那一天,在英国南部中世纪教堂城市索尔兹伯里(Salisbury)公园一张长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当然不知道,看来连英国政府也不知道。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看到前俄罗斯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及其女儿尤利娅(Yulia)在凳上“中毒”后的照片。

案件发生一个星期后,星期一,英国首相梅匆匆忙忙地在下议院宣布,这是俄罗斯干的。证据呢?“这是俄罗斯以往的行为模式。”但这基本上是政治性的判断,仅仅反映了她应该有所反应而已。

星期二,英国首相梅给普京下令最后通牒:24小时内必须给予英国使用神经毒剂合理的解释。

星期三,俄罗斯不理英国的最后通牒,她果然在下议院公布一系列的反应,包括:切断莫斯科与伦敦之间的所有高层接触和驱逐23名“间谍”和在俄罗斯联邦大使馆工作的情报官员。

星期四,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在梅的领导下,发表罕见的联合声明表示,使用化学武器是“对英国主权的攻击”和“违反国际法”。

英国首相梅在4天内匆匆忙忙完成了上述4项任务,在外交史上是罕有的。梅为何如此着急?英国的动机是什么?

妖魔化俄罗斯的另一招

当前世界四大民主国家,也是西方主要国家,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匆匆忙忙领导下,不需要任何证据就决定是俄罗斯甚至普京本人下令使用军用级神经毒气在英国公园长椅上袭击一对父女和一名警察。但这种做法,除了上述国家长年通过媒体“洗脑”的广大人民外,很难说服其他国家的人民的。理由很简单:证据呢?英国首相梅在下议院说;“这是基于俄罗斯过去的行为模式”!俄罗斯的动机何在?——他们不是正在忙着总统选举吗?难道它不怕有国家会抵制6-7月间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吗?

不过,西方有的是动机。这是正在进行中的新一轮妖魔化俄罗斯。妖魔化是对军事-安全综合体的权力和利润的巨大推动力,并阻止特朗普总统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

近年来,西方各国对俄罗斯进行一系列的妖魔化,几乎没有一个是有任何证据的指控。考虑一下这些例子:马来西亚客机MH17飞过克里米亚被炸毁、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俄罗斯前特工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Valterovich Litvinenko)在伦敦受核放射性元素钋210中毒而死、普京所谓打算恢复苏联帝国、特朗普政府的俄罗斯门和窃取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其他选举失窃或干涉指控,等等。目前,前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的中毒指责比比皆是,但从未有任何证据。最终,西方人也开始怀疑将无证据的指责转化为真相了。

当世界国家的领导人和人民看到四大西方国家签署一个没有任何证据谴责俄罗斯的宣言时,他们有何感想?俄罗斯人是否开始认为他们被妖魔化是入侵的前兆,就像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也门以及对伊朗的企图一样?

别忘了,谎言往往会导致战争的。

小结

西方国家的敌人,在冷战时期是苏联;想不到的是,冷战后的今天仍然是前苏联,应该是普京下的前苏联——俄罗斯。

近年来,西方妖魔化俄罗斯的动作,大大小小,种种类类,实在枚不胜举。让人十分遗憾,也令人十分气愤的是,指控也好,谴责也罢,几乎都拿不出任何铁证如山的证据,同时几乎让人感到,一旦政治目的达到,事件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在今天这个所谓的“后真相”世界里,强权强语往往胜过任何事实或真相。

今天,调查工作已落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缩称OPCW)身上,一个多月或两个月,也许我们可以看到,果然是俄罗斯甚至普京本人的证据;也许我们看到“模棱两可”的结论,更可能是不了了之。

但英国首相梅在没有证据前,就公开指控俄罗斯甚至普京本人是英国毒杀案的幕后黑手,是否她过于着急?但她着急什么呢?先拿出证据来吧!请读下列《多伦多星报》国家事务专栏作家沃尔肯的评论。这是西方主流媒体一篇罕有反“政治正确”的评论。(2018-03-27)

附文:

哪来证据证明普京是英国暗杀的幕后黑手?

托马斯·沃尔肯(Thomas Walkon)著

刘伯松译

调查人员穿着厚重的衣服去调查中毒场所。2018-03-08 路透社

弗拉基米尔·普京是否在英国下令神经毒剂袭击,严重伤害3名英国人?也许这是他干的。但在宣布俄罗斯总统有罪之前,能让我们看到一些证据吗?

大国对真实和想象的敌人进行法外攻击并非无人知道的。美国经常使用无人机来暗杀那些他们认为是威胁安全的人,不管他们是否是美国公民。

它不在意这些目标是否在名义上与美国处于和平状态的国家,如也门和巴基斯坦。

以色列也使用暗杀作为工具。1997年,以色列特工利用假加拿大护照企图暗杀约旦的哈马斯官员。

1985年,法国情报人员在新西兰港口炸毁“绿色和平”号的一艘名为《彩虹勇士号》的船,造成一人死亡。

被判有罪的两名特工最终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军事基地度过了不到两年的监禁。

1988年,英国皇家特种空勤部队(pecial Air Service,缩称SAS,英国海军的一部分,专门进行秘密或非常危险的军事行动——译者)在直布罗陀杀死3名手无寸铁的爱尔兰共和军(Irish Republican Army,缩称IRA,上世纪70年代非常活跃,曾一度令整个欧洲谈虎色变的最大恐怖组织——译者)成员,他们被认为正在策划恐怖袭击。

因此,3月4日,也有可能俄罗斯特工对英国的化学袭击事件负责,至使前双重特工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他的女儿尤莉娅和一名英国警察中毒住院治疗,这并没有超出可能性的范围。

当然,这是英国首相特里萨·梅的立场,她表示俄罗斯“极有可能”(most likely)要对事件负责。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都曾在联合公报中同意“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there is no other plausible explanation)。

加拿大的贾斯汀·特鲁多也谴责俄罗斯有“可能””(likely)参与的。

领导人认真使用“可能”和“似真的”这些词反映了这样的事实:迄今为止,却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谁是袭击的幕后者。

在上世纪90年代曾为英国军情六处(MI6)秘密工作的前苏联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可能不在莫斯科的圣诞卡名单上。

但他在2004年被俄罗斯人逮捕并入狱后并没有被杀害。在2010年,俄罗斯人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豁免斯克里帕尔的间谍交换,因此他移居到英国。

普京在整个时期都掌权。为什么俄罗斯总统现在试图暗杀斯克里帕尔,从而危害他与西方已经紧张的关系?

梅指出,袭击中使用的神经毒药最早是在70年代和80年代前苏联时期发展的。但没有迹象表明俄罗斯仍然对被称为诺维乔克(Novichok)的毒素保持垄断。

事实上,如果西方国家遵循通常的冷战实践,他们会开发自己版本的诺维乔克,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寻找解毒剂就是理由了。

同样,在共产主义崩溃之后的“狂野西方”时期,Novichok的样品本可以由腐败的俄罗斯官员出售到国外。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是英国少数几个不认为是俄罗斯阴谋的政治家之一,他表示这次袭击事件发生可能是因为莫斯科“过度失控”毒素。

这并不意味着普京是无嫌疑的。俄罗斯特工之前曾做过这类事情,最明显的是2006年,当时他们中的两人通过用放射性polonium泡茶来杀死居住在英国的前克格勃特工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

后来公开调查得出的结论说,普京“可能”(probably)批准了暗杀。

也许他也参与了这个企图。英国明智地要求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缩称OPCW)进行调查。幸运的话,它将在疯狂谴责西方最喜爱的恶棍情况下找到缺乏的东西——一些事实。(作者是《多伦多星报》国家事务专栏作家,文章原名《没有证据表明弗拉基米尔·普京是英国暗杀的幕后黑手》(“No evidence Vlaimir Putin was behind U.K.assassination”), 2018-03-15)

(撰稿: 《七天》评论员 刘伯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