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新闻报道对健康的民主至关重要并且需要支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那些在加拿大的公共广播上花费超过15亿元,给私人节目制作人和广播机构补助近10亿元,还有给杂志数千万的政客们同样是那些嘲笑支持严肃印刷新闻想法的一群人,难道这不奇怪吗?

在讨论加拿大最大的严肃报纸时,他们轻蔑地说这是“失败的商业模式”。显然,他们不知道这句话的讽刺味道,因为他们在iPhone手机上剽窃的头条新闻就来自这些报纸的。

在这个联邦预算中他们向加拿大新闻界投掷的几个钱几乎是侮辱的——为当地新闻业投入1000万美元。这可能会在100份当地报纸上增加两个记者——或在过去10年中失去的新闻工作者增加不到2%。

为什么加拿大的政客们很乐意支持加拿大的电视、广播和数字领域,而不是那些构成每个国家严肃新闻基础的报纸呢?

“失败的商业模式”的侮辱仅仅是特朗普们的愚蠢:《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目前在加拿大和美国的在线读者人数都接近1个亿。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每个都获得了外部财务的支持。在过去的15个月里,是谁几乎每天都在耍特朗普政府。 CNN? Instagram?不,是这三家主要报业,就像它们在上一代的水门事件和五角大楼文件上所做的一样。

是谁披露了沙利度胺受害者的故事、披露在加拿大警察和司法系统内遭遇性虐待的受害者?谁毁灭了多伦多最卑鄙的市长,谁一直在毫不留情地监督警务工作的问责?是HuffPo,环球新闻还是收音机吗?请不要侮辱那些关心严肃新闻的加拿大人了。这些艰辛的故事几乎总是一个大型的严肃报纸的作品,通常是包括本报(《多伦多星报》——译者)或《环球邮报》。

在投入了数百小时和数万美元的调查报告之后,这些痛苦的故事和它们引起的任何政治伤害,部长们或省长们曾为之叫过好了吗?嗯,不是那么多。

也许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为什么一些政客和他们的工作人员取笑以前富有和强大的新闻组织里的高级编辑和出版商,今天“脸红地伸出他们乞讨的碗,其中一个厚颜无耻地私下把它交给朋友。”

当对这些政客的虚伪提出质疑时,他们就会说“加拿大新闻业的神圣独立”。哦,真的吗?你看过多少政客,他们真正优先给那些他们每天咒骂的严肃媒体以生存,更不用说他们“神圣的独立”了?

世界上每个发达国家——很奇怪,除了英语系统以外——都为严肃的新闻业提供直接和间接的支持:对广告买家和大量订阅者的额外税收减免、实习生和培训支持、加速换旧补贴、工资补贴,甚至新闻纸、分发和墨水成本的折扣。

政策工具的阵列和你的手臂一样长。没有人会否认得到这些工具的支持Le Monde,Die Zeit或Aftonbladet,是任何政党的工具。“独立”问题是无稽之谈。

不,这里选民关心的是民主最重要的监护人之一——严肃的新闻工作,这意味着严肃的报纸,最根本的——需要问问他们的政客。

“你在做什么来确保那些努力工作的男女能够确保他们的事实真相报道不会被那些窃取他们知识产权的人驱逐出去——这些人是通过你的合法共谋,还有我的税收来完成的?”

40多年前,当我是一名乳臭未干电视新闻写手时,我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多伦多报纸上的头条作为当晚的新闻头条。

这几年中唯一改变的是,那些现在偷用报纸信息的人是更加富有和更强大的数字垄断者,他们可以在几秒钟内窃取内容和广告资金,并且对这样做会置新闻提供者于死地的风险无动于衷。

对每个民主国家支柱之一的严肃媒体缓慢崩溃的持续性,国家忽视是不可以接受的。(作者是恩斯克利夫策略集团(Earnscliffe Strategy Group)主要负责人,文章原名(“Serious journalism is vital to healthy democracy and requires support”, Toronto Star, 2018-03-11)

(罗宾·西尔斯(Robin V. Sears)著; 九儿译,列夫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