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门”燃烧,加拿大被灼

mckinsey-logo-e1538913862203

七天记者 颜宏

早在2021年11月,法国参议院组成跨党派调查委员会,对私营咨询公司在公共政策中的影响问题展开调查,并在最后的报告中指责咨询公司在公共政策中发挥了过大的影响,起到了不符合其身份的作用。而在这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法国朝野围绕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舆论风波就一直没停过,如今这股舆论风潮也来到加拿大。在媒体爆出麦肯锡公司在特鲁多的自由党执政期间获得的联邦合同金额是前保守党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执政时期的30倍后,联邦众议院的三个反对党都要求麦肯锡公司和自由党政府对此作出解释。保守党党领Pierre Poilievre更是扎心地指出,在高通货膨胀、经济困顿的情况下,民众甚至无法支付账单,但有些与特鲁多或者自由党有关联的公司却可以获得价值数千万元的大合同。

何方神圣

麦肯锡咨询公司由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詹姆斯·麦肯锡(James O’McKinsey)于1926年创建。他把公司远景规划描绘成致力于解决企业重大管理问题的咨询公司,致力于聚集最优秀的年轻人,恪守严格的道德准则,以最高的专业水准和最卓越的技术,为客户提供一流的服务,并不断提高公司在行业中的地位。在之后的10年里,麦肯锡将公司理念传递给每一个合伙人和同事,并把各地的分支机构组织成一个紧密合作的整体,打破公司内的地域分割,强调所有的雇员不论其身在何地,都是在为整个公司而工作;而每一位顾客,不论是哪一个分支机构对其提供的服务,整个公司都必须对其负责;利润则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分配,而不是由各地的分支机构自负盈亏,以此来确保公司上下团结一致,增强公司的凝聚力。

麦肯锡公司在上个世纪50年代实现了快速发展,成为美国国内咨询业首屈一指的领先者;到60年代末,已成为一家在欧洲和北美市场享有盛誉的大型咨询公司。如今则成长为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公司,在全球的6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130个办事处,雇有30,000 名员工。麦肯锡公司的运营重心是为企业或政府献策、解决复杂的经营问题,有“顾问界的高盛”之称。

不过麦肯锡的成功之路也充满了丑闻,最著名的就是它在安然公司(Enron)倒闭案和2008-09年美国金融危机中扮演的角色。而一些使用过麦肯锡服务的公司也对麦肯锡不接地气却服务价格高昂,千篇一律的组织优化解决方案颇有微词,以至于网上流行这样一个段子:

有一个老头,正在草地上放羊,忽然走来一个年轻人对老头说:“老先生,我可以为您服务,我将告诉您,您的这群羊有几头,作为酬劳您需要给我一头羊。”老头还未作答,年轻人就开始了工作,先是用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链接上NASA的内部网,调动低轨道卫星,再把卫星拍摄的图片通过软件进行分析。数十分钟后,年轻人再次走到老头面前说:“老先生,您的羊群共有763头。”说完后他抱起一只羊就要走。老头这时叫住了这个年轻人说:“年轻人,如果我能猜出你就职的公司,你可不可以把酬劳还给我?”“可以。”年轻人答。“你是麦肯锡公司的。”老头说。年轻人很惊讶地问道,“您是怎么知道地?”老头笑了:“因为你具有该公司咨询人员的所有特点啊,第一、你不请自来。第二、你告诉我的分析结果是我本就知道的。第三、你抱走的不是羊,而是我的牧羊犬。”

全能手

根据媒体的报道,前哈珀政府在其执政的9年中给了麦肯锡220万元的政府合同。但自2015年特鲁多上任以来,麦肯锡公司已经了获得了6600万元的政府合同,其中超过2450万元来自于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而这个部门又是积压了120万份申请,引发各方面强烈不满的政府机构之一,特别是移民部在处理魁省移民申请、阿富汗难民、乌克兰难民以及非法越境难民等事务上严重拖延、饱受批评的2021-2022年度,更是大手笔给这家咨询公司支付咨询费用,且不通过招标程序,而不是想办法加快申请文件的审理速度,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钱到底在用来干什么。

word-image-19903-1-1

历年来特鲁多政府给予麦肯锡公司的合同金额

截止到目前,麦肯锡公司到底给IRCC提供了什么服务还没有明确的答案,联邦政府拒绝提供任何与该公司业务相关的报告,而麦肯锡公司更是三缄其口,实际上这家公司一向拒绝透露自己的客户是谁,更何况具体的合作细节。不过据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IRCC官员的说法,以及媒体通过《信息获得法》(Loi sur l’accès à l’information)获得的部分文件,麦肯锡公司提供的服务主要围绕制定和实施移民部的各种战略转型,重点是审查、开发和实施数字工具、流程和服务。期间麦肯锡公司促成了大约十次的IRCC转型委员会会议,带着麦肯锡特有的高逼格和套路演示了制作精美的PPT文件,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将带来变革的办法,彻底改变一切,但接受采访的移民部官员则表示演示文件虽然很漂亮,但内容却是非常空洞的老生常谈,可以说是对复杂的移民事务根本不懂,典型的没有真正搞懂客户的需求,却号称可以解决客户的所有痛点。每次会议结束后,参会人员在听了一通漂亮话后,依然一头雾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在去年11月底进行的一场众议员质询会上,IRCC的副部长Christiane Fox曾简要介绍了麦肯锡的角色,称它将参与移民系统的转型和现代化,具体来说就是了解移民部的需求,并改进现有的流程和政策。但在移民部内部官员看来,让麦肯锡介入并非是因为移民部自己的需求,而是移民部长们或者更高层官员希望有外部力量介入,因为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而真正具有丰富移民事务经验、拥有专业知识的内部人员反而被边缘化了。

去年秋天,联邦政府公布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计划,目标是到 2025 年每年接纳 50 万新永久居民,以保证加拿大的经济和人口增长。实际上自特鲁多的自由党在2015年执政以来,一直有一个“大国梦想”,即到2100年让加拿大的人口达到1亿人以增加加拿大的经济体量和在世界舞台上的重量,而推动这一梦想的就是一个名为“世纪倡议”(Century Initiative)的非盈利组织,得到了当时的工业部长Navdeep Bains和财政部长Bill Morneau的支持。这个组织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就是时任麦肯锡公司总裁的鲍达民(Dominic Barton),他在麦肯锡工作了30多年后,在2019年又被特鲁多任命为驻华大使,但在2021年辞去大使职务,现为力拓公司(Rio Tinto)的新一任董事长。自2021年起,“世纪倡议”非盈利组织在联邦政府的游说者登记处(registre des lobbyistes)文件中明确表示其游说的目的就是增加加拿大的移民数量,并已经至少与与一名移民部长内阁成员、移民部长的议会秘书、一名保守党议员和一名新民主党议员举行过几次会议。

其实自特鲁多上台后,麦肯锡的这位大老板鲍达民就和联邦政府的关系热络起来,并在2016年到2019年之间担任联邦财政部长的经济增长咨询委员会主席,成为特鲁多政府的经济智囊,并曾帮助特鲁多政府制定多项经济政策和战略。他在2018年7月从麦肯锡离职后不到几天,麦肯锡就获得来自IRCC的第一个政府咨询服务合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多都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除了大客户IRCC外,其他联邦机构乃至省政府、市政府等也都使用麦肯锡的咨询服务。比如加拿大出口发展部(Exportation et développement Canada)支付给麦肯锡730万元用于各种贸易数据分析;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Banque de développement du Canada)在2021年和2022年支付了880万元的咨询费;加拿大国防部则每年支付给麦肯锡数百万加元用于领导力培训,2015年至2022年之间共支付了1400多万元;加拿大公共工程和政府服务部(Travaux publics et Services gouvernementaux Canada)使用这家公司提供的计算机服务,至今已经支付了1800多万元;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Innovation, Sciences et 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Canada)则为了寻求麦肯锡的科研建议和管理建议支付了300多万元的咨询费。就连魁省政府和蒙特利尔市政府在处理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间为防控措施的制定、疫苗接种行动的安排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需要咨询麦肯锡公司,支付该公司高得离谱的咨询费用。

质疑声四起

面对麦肯锡公司获得的各种政府合同以及在政府决策中的角色,不禁让人思考公共权力可以被赋予私营部门吗?或者更确切地说,当政府决策有赖于私营公司的建议时,真正的治理者究竟是谁?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UQAM)管理学院教授Benoit Duguay就表示这很令人担忧,麦肯锡看起来像是另一级政府,一个超国家政府的存在。而国家行政管理学院(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publique)教授Isabelle Fortier也认为麦肯锡这样的公司就像一个影子政府,它无处不在,虽没有任何合法性,没有任何审查制度,也没有任何透明度,却可以在政府决策中发挥重要的影响。

其实不仅在加拿大,麦肯锡在很多国家的政府中扮演着类似的角色,比如在最近几个月来一直是舆论焦点的法国。在2021年间,麦肯锡从法国政府获得大约40项政府合同,总金额在2800万到5000万欧元之间,服务内容涵盖住房、失业保险、教育等社会热点议题,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针对疫苗接种、健康通行证、公共运输管理等方面的一系列合同,总金额超过1300万欧元,面对对人类来说都是全新而陌生的新冠病毒疫情,麦肯锡公司是如何获得相关的专业知识并提供有针对性的建议的呢?这真是一个谜。

一个反面案例是麦肯锡在2018年从法国政府拿到49.68万欧元,负责构思“教师职业的未来”,但计划中的研讨会不了了之,麦肯锡撰写的报告从未对外公布,提出何种高见不得而知,而近年来法国教师待遇停滞、人手短缺、地区资源不均的结构性危机却越发明显,形成了公众眼中的背反局面:教师职业没有未来,麦肯锡却大有钱途。

另一个反面案例是2015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给予了麦肯锡超过1000万美元的合同来解决内部的组织架构和人事问题,以提高工作效率,但麦肯锡却“搞砸了”,非但没能解决问题,还打乱了情报机构的指挥架构、延缓反应时间。批评者指责麦肯锡提供了“千篇一律”式的解决方案,并没有提供有针对性、可执行的有效建议,麦肯锡则以不公开讨论客户的政策为由,拒绝透露相关工作的内容。或许这一波舆论发酵能让大部分人破除掉对麦肯锡的迷信。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