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与独特:唐人街的现在和未来 重启和开发:政府企业市民齐努力

七天记者 梓丰

近几年火热的房地产开发正在悄悄地改变着蒙特利尔市中心的版图和面貌,处在该区黄金地段的唐人街也不例外,在面临经济和文化没落的同时,古老的唐人街还有被疯狂抢地的地产资本吞噬的危险。特别是去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一方面是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的唐人街正在更快地失去活力,承受着歧视和破坏:顾客和游客锐减,一些场所不得不关闭,店面被涂鸦、破坏,往来的亚裔成为仇恨和歧视性言论和行动的受害者……另一方面,疫情爆发以来,得益于政府所发放的各种紧急救助以及活跃的股票和住房市场,再加上史上低利率导致的更宽松信贷条件以及房源供应不足的天时地利,蒙特利尔的房地产市场异常地逆势繁荣,一年时间内房屋价格上涨近20%,购房者还需要竞相加价、主动免除购房条件才有可能抢到offer,前所未有的利好卖房市场也让唐人街的许多业主按捺不住。在今年的1月到3月间,多次受到骚扰和驱逐租户指控的地产商Brandon Shiller和Jeremy Kornbluth买下了唐人街大部分历史悠久的街区,计划囤地开发。他们购买的物业主要位于La Gauchetière、St-Urbain、Côté 和Viger大街内部,收购总额达到1313万加币,包括1884年就开始经营的永兴隆面粉厂(Wing’s noodle factory)和天主教会大楼,耗资920万。

不良房地产商的囤购行为引爆了舆论,蒙特利尔市政府已经要求魁省文化厅长Nathalie Roy将唐人街确定为像蒙特利尔老城区一样的文化遗产,禁止房地产无序开发,并得到了肯定答复。一个致力于唐人街历史地位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志愿者团体——唐人街工作组(Chinatown Working Group)正在奔走呼号要求把唐人街列入限制开发的历史文化遗产范围,要求联邦、省、市三级政府投入资金和资源让古老的唐人街焕发新的活力。这个小组还和蒙特利尔遗产部门、唐人街商家、市民以及Ville-Marie区的代表组成了一个唐人街地区保护团体,并在未来向魁省文化厅提交一份“保护和改善该社区的全面战略”建议。大蒙特利尔商会(Chambre de commerce du Montréal métropolitain)和蒙特利尔市政府则支持把唐人街的保护和再开发列入蒙特利尔市中心疫情后重启的范畴,使之成为蒙特利尔的一个标志性历史和文化景点。

5月31日,大蒙特利尔商会协同蒙特利尔市政府以及加鼎银行、鲍尔公司等多家机构共同举办了一场名为《包容性重启:唐人街的现在和未来》(Relance inclusive : présent et avenir du Quartier chinois)的讨论会,邀请了联邦遗产部长Steven Guilbeault、魁省文化和旅游厅长Chantal Rouleau、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负责Ville-Marie 区事务的市政官员Robert Beaudry、蒙特利尔华裔市政议员Cathy Wong、致力于保护唐人街的规划师Jonatan Cha、满城华人服务中心前主席黄玉连(Pauline Wong)、律师Selena Lu、华裔青年专业者协会(YCPA)前主席Ponora Ang、唐人街Coq Frit餐馆老板Eva Hu等各个层面的代表就唐人街的保护和开发进行讨论,为唐人街的现在和未来献计献策。

从左至右,联邦遗产部长Steven Guilbeault、魁省文化和旅游厅长Chantal Rouleau、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大蒙特利尔商会总裁Michel Leblanc

唐人街不只是华人的

唐人街的形成是随着华人来到北美而产生的。据史料记载,有规模的华人移民北美大陆始于19世纪中叶的淘金热。1858年,现在的卑诗省(当时加拿大联邦尚未成立)境内菲沙(Fraser River)河流域发现了金矿。世界各地的淘金者涌入加拿大淘金,其中就包括大量的华人。有的是早就在美国加州淘金的华人,有的是为逃避清末战乱频繁、生活贫困直接从中国广东过来的。华人在那里扎根、繁衍,逐渐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1871年,在加拿大联邦成立四年后,卑诗(BC)省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最终选择了加拿大,成为加拿大的一个省,条件是要求修建一条横贯加拿大东西的铁路——太平洋铁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因华工在美国修建中央太平洋铁路时表现优异,加拿大也倾向于雇佣华人,前后有约17,000名华人参与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修建。1885年铁路修到BC省境内最后一段时,还有9,000名华工留在工地上,其他人有去世的,有沿着铁路散居到加拿大各地的。

随着铁路修建临近完工和金矿的日益枯竭,华人的吃苦耐劳、聪明勇敢、不计较报酬、忍辱负重等美德开始成为其他白人族裔仇视的原因。当地人认为中国人可以接受较低的工资,工作效率高是偷了他们的工作,导致本地经济出现问题;污蔑华人患有传染性疾病和不良习俗(如吸食鸦片),对加拿大人的福祉构成威胁;中国是一个软弱落后的国家,居民永远不可能像白人一样生活等,公开贬低、歧视甚至攻击华人。在这种社会氛围中,白人可以自由地表达他们对华人的歧视而不必担心其行为后果。当时已难以自保的清政府混乱无能,既无力也无意保护海外华人的利益,更无法对美国、加拿大的对外政策施加任何影响,排华浪潮最终以立法形式被确立。华人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各种欺凌、侮辱现象越来越严重。一些华人为逃避在西部受到的歧视,开始沿着铁路线往东迁移,蒙特利尔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经贸优势成为华人优先选择的落脚点。据当时的人口普查数据,1891年在蒙特利尔共有28名华人,全部是男性。

最早来到蒙特利尔的华人主要从事洗衣工作。那时没有洗衣机,衣服都需要手洗,洗衣的工作白人不愿意做,认为这是女人的事,而且工作时间长,收入低,华人做此项工作不会被认为抢别人的饭碗;对华人来说开洗衣店所需的投资不高,只需要一个用来烧水和烘干衣服的炉子,在冬天有足够的空间挂衣服即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华人来到蒙特利尔讨生活,当时的华人聚集在Saint-Urbain、Saint-Laurent和De La Gauchetière等几条街道周边,因为这里是蒙特利尔的红灯区,靠近港口也是来自世界各地移民最早混生活的地方,房租相对便宜,生活成本较低。1902年,本地法语报纸La Presse首次使用了唐人街(Chinatown)这个词来指代华人集中居住的地方,而华人也依靠经营洗衣店、餐馆、小杂货铺、小本生意以及打杂工等逐渐稳定下来,慢慢形成了今天的唐人街。

如何止衰

经过200多年的发展,原来在这一地区讨生活的爱尔兰人、苏格兰人、意大利人、希腊人等陆续迁到蒙特利尔其他地区生活,而华人则靠着相互帮助、相互扶持、共同抵御歧视和仇恨顽强地留了下来,同时因着城市扩张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理位置而成为贪婪的房地产资本日夜觊觎的地方,目前在蒙特利尔房地产市场火爆的大背景和经济规律下,一间间房子的业主抵挡不住财力雄厚且不惜重金的开发商诱惑,有不完全估计说唐人街上70%的物业已经易主或正在商谈中。另一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唐人街也在不可避免地衰落,居民逐渐老去、死亡,新居民不愿意进来。唐人街里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有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且没有进行必需的维护和修缮。房屋破败,房租又高,现在的唐人街几乎找不到愿意住进来的新租客,只有那些早期华人移民还固守着这块他们眼里的“家园”,而人数却在逐年减少,唐人街正在演变为白日人来人往,夜晚空空荡荡的“旅游景点”。文化上唐人街的吸引力日渐降低,经济上唐人街本身也在丧失造血功能,除了临街的门面还有一些小店铺外,几乎找不到大型的商场,这些小店面也普遍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许多店主日益年迈,面临退休,而子女长大成人后,融入本地社会,根本无意接手父辈们的小生意,让传承难上加难,唐人街的经济凝聚力正在逐渐消亡。

其实不止蒙特利尔的唐人街,温哥华、多伦多、波士顿、旧金山、洛杉矶等北美大城市历史悠久的唐人街都日渐凋零,华人元素越来越淡,甚至有消失的威胁。好在华人、有识之士以及加拿大三级政府的一部分人都已经认识到唐人街不仅是华裔的“文化和精神家园”,也是蒙特利尔乃至加拿大的文化遗产,历史价值无法衡量,应该调动尽可能多的力量阻止唐人街的衰落。参加论坛的嘉宾都明确指出唐人街在魁省社会中承担的重要角色,它既是中西文化融合和亚裔移民融入的重要纽带,也是魁北克本地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大蒙特利尔商会总裁Michel Leblanc就表示唐人街对他来说不仅是吃饭、购物的地方,还是文化记忆的一部分,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被父母带到唐人街过生日,面对一大桌子菜时的惊艳。

魁省旅游厅长Chantal Rouleau表示应该把北美地区最大的法语社区唐人街打造成蒙特利尔的象征,同时提升唐人街的旅游形象、打造商务以及生活空间,和华人社区以及各级政府、组织合作力求找到适合唐人街的标签。她还指出去年疫情开始以来针对华人社区的歧视和仇恨行为是不可接受,不可容忍的。疫情下空荡荡的市中心给唐人街商家带来的损害非常明显,也影响到唐人街的活力,她鼓励疫情放缓后回到市中心上班或购物的人能经常到唐人街消费。

市长Valérie Plante也表示很喜欢逛唐人街,但去年的疫情给唐人街上150多个商家,500多名从业人员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自己在3月份公布的3300万元振兴市中心计划中专门留出200万元给唐人街,支持为增强唐人街吸引力而开展的各种活动。她强调说唐人街的身份、文化、灵魂、从业人员以及企业对蒙特利尔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市政府会在未来几周内提出更详细的唐人街重振计划,从社会、文化、语言等多个方面入手。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市选年,Valérie Plante将和前市长Denis Coderre等其他几名市长候选人竞争市长宝座,现在正处于大选造势的黄金时期,华人社区应该抓住这个时机尽可能让政客们对唐人街发展所作的承诺落实到纸面或法案中,而不是只停留在口头上。

联邦遗产部长Steven Guilbeault作为唐人街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表示对唐人街的情况比较了解,也陪伴很多不同社区的年轻创业者在唐人街创业,但从去年1月起就有人把新冠病毒和华人社区联系在一起,导致唐人街比其他地方更早受到疫情的冲击,所以三级政府应加大对唐人街的援助,保持唐人街连接魁北克社会与本地华人社区以及中国的地位。

行动起来

整个论坛持续了3个小时,共分成4个子论坛,分别就唐人街的历史地位、受疫情的影响、面临的衰落危机以及如何发展等方方面面事物进行了讨论。除了政府官员的宏观建议外,一些嘉宾也提出了具体的行动计划。

作为城市规划师的Jonathan Cha,他的父亲、祖父都曾生活在唐人街,祖父还曾在华人企业黄荣食品公司工作过,对唐人街有很深的感情。他指出唐人街不仅对亚裔社区很重要,对所有蒙特利尔人都很重要,毁掉这一历史街区将是所有蒙特利尔人的巨大损失。他认为唐人街的重振首先要找到唐人街的特色,找到唐人街过去辉煌的原因,并与时俱进地改进。比如对唐人街进行重新规划,设立绿地、公园、花卉景观、文化和体育设施等,丰富唐人街的功能,不能只是购物和旅游的景点,应赋予这一地方全方位的吸引力,建立起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再比如他建议华人以及蒙特利尔的居民都行动起来,发起一场保护唐人街的文化运动,发掘历史、举办展览和其他活动,让全省民众都明白这里蕴含的历史和文化重要性。

满城华人服务中心前主席黄玉莲则表示目前最紧要的任务是整合华人社区,发出一个声音。具体办法是创立一个圆桌会议,让华人社区各个不同的社团坐下来讨论,确定优先发展或行动的项目。

加鼎银行总经理Eric Prud’homme则认为首要任务是发掘唐人街以及市中心疫情后重启的新角色,联合其他社区共同创新,使其重新成为经济发展的引擎。他还指出加鼎银行设有总额2亿元的创新基金,帮助年轻人围绕新技术、新服务创业;对于老的企业则帮助进行数字化转型,比如可补贴企业数字化、自动化转型费用的25%等。具体对于唐人街的支持包括作为唐人街的邻居,会呼吁回到办公室上班的工作人员到唐人街就餐和购物。

新一代华人创业者Eva Hu,也是备受欢迎的“亚洲夜市”的创立者之一,她认为唐人街振兴急需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现有建筑的维修和维护;二是唐人街领导者的问题,如何一个声音对外;三是如何让年轻一代回归唐人街。

文化品牌La Vitrine总裁、前魁省文化商业发展公司(SODEC)总裁Monique Simard则表示疫情虽然带来冲击,更是机会,应该把唐人街的保护和振兴与蒙特利尔、魁省乃至加拿大的疫情后重启联系起来,通盘考虑。比如给已经获得很大成功的“亚洲夜市”活动增添新的内容和文化内涵,打造出一个新“网红”。

总之,受到疫情冲击的唐人街尽管面临重重危机,但却幸运地处于疫情后全面重启的时代背景和4年一次的市政选举契机,不管是为了争取到魁省的资金补贴也好,还是为了Valérie Plante自己选举争取华人支持也罢,现在的市政府已经信誓旦旦地承诺要保护唐人街的文化遗产及其特殊身份,明确说保护唐人街是每一个人的事情,本地社会都如此看重唐人街保护,华人更是责无旁贷。

华人企业家、满城华人服务中心前主席黄玉连、律师Ponara Ang

Coq Frit餐馆老板Eva Hu、市议员Robert Beaudry和La Vitrine总裁Monique Simard

市议员Cathy Wong和大蒙特利尔商会总裁Michel Leblanc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