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笼罩 危机并存 ——魁北克专家学者解读新冠疫情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

 

拉瓦尔大学国际商业和企业战略教授苏展

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UQAM)经济学院教授Florian Mayneris

七天记者 颜宏

本来应该喜气洋洋展开新一轮12生肖的庚子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彻底毁了:年不过了,聚餐取消了,亲戚不串了,人人都呆在家里度过了一个有史以来的超长假期;同时也带来消费减少、工厂停工、供应链中断……疫情不仅给中国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也让全球市场阴云密布,那么这场给全世界都带来恐慌情绪的疫情将对我们生活的加拿大乃至魁北克的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七天记者特地采访了在拉瓦尔大学(Université Laval)任教30年、来自中国的国际商业和企业战略教授苏展及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UQAM)经济学院专注产业链和国际贸易研究、来自法国的Florian Mayneris(以下简称FM)教授,请他们来谈一谈这场在武汉爆发,蔓延至中国乃至世界数个国家的新冠病毒疫情对本地经济的影响。尽管两位教授的研究方向存在差异,但对本次疫情的看法有许多共同点,下面就来分头阐述。

暂时的影响

在谈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上,两位教授都不约而同地表示,现在谈这场疫情到底将会对本地经济、世界经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还有点早,但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给经济带来的冲击首先体现在消费市场上,接近14亿人口的经济活动因疫情而几乎冻结不仅对中国的消费市场带来巨大冲击,也延伸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市场。重灾区包括餐饮、旅游、交通运输、电影娱乐、教育培训、奢侈品等等。包括加航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取消往返中国的航班,来自中国的旅游者减少,病毒带来的恐慌让本地人也减少外出等都对本地的餐饮、旅游、零售、住宿等行业造成影响。

尽管疫情对消费市场的冲击表现最明显,但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来说还不算大,中国经济放缓带来的能源和资源需求下降才是给加拿大经济带来负面影响的主要因素。联邦财政部长Bill Morneau 2月11日在卡尔加里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Calgary)发表讲话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将对加拿大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石油业、天然气行业将是受打击最大的行业之一,自疫情爆发以来,油价已经下跌了15%。另外,由于中国处于世界制造中心的位置,中国的工厂停止生产或者不能及时出货将会让全球的产业链发生混乱,对那些依赖中国工厂生产零部件的企业或依赖中国消费者提高销量的跨国公司来说极其不利。

两位教授都表示,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不仅表现在经济体量上,中国一家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GDP的18%,接近五分之一,还表现在中国是目前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仅中国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速就占据全球增速的三分之一,比美国、欧洲和日本加起来贡献的全球经济增长份额还多。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基于病毒迄今为止造成的影响做出的保守预测也说明了这一点。该研究所估计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下滑至5.6%,低于去年的6.1%。这将进而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2%,年增长率跌至2.3%,这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

尽管如此,两位教授都表示,疫情发生后,中国政府控制疫情的措施给力,已经有效控制了疫情在除湖北省以外地区的蔓延,疫情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影响会比较大,但应该是暂时的,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中国在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后,其他地区经济上受到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慢慢抵消。

价值链(Value Chain)地区化

FM教授表示,这次疫情很可能扰乱全球的供应链,从而加速已经开始的产业资本撤出中国,转而在其他地区布局的趋势。众所周知,随着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和产业资本逐利的变本加厉,产业供应链已经变得非常复杂。即使是一台家庭常用的平板电视,一个部件可能由几十个更小的部件组成,而每个更小的部件又由其他部件组装而成,而这些部件可能会在世界上任意一个成本最低的地方生产,而一个公司本身往往不知道供应链中处于第三及以后级的供应商是谁或者在哪里,这样全球范围内的高度分工带来的风险就让整个产业链变得非常脆弱,任何一个地方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整个链条的瘫痪。同时,一个产品往往由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生产的上千个零部件相互组合形成的新生产方式,也带来了包括生产性物流、生产性服务业,产业链金融,各种各样的科研开发、研究设计在内的服务贸易等的价值链条。

根据FM教授的观察,这种重新产业布局的趋势将是在地理上让产品的生产尽可能靠近消费者市场。原因一方面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力资本的提高,中国的生产成本已经比之前大幅提高,比如目前在中国的生产成本已经达到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60%,而在30年前,中国的生产成本只有平均水平的30%,从而让逐利的资本选择去往生产成本更低的地方。另一方面则是生态环境的压力。随着全世界越来越对保护环境、应对气候变化达成共识,会进一步采取各种降低碳排放、改善生态环境的措施,而这些措施将会对以能源为支柱的运输、物流等行业带来极大的成本,比如已经在加拿大开始征收的碳税。一些工厂企业开始提前应对,具体方法就是在靠近消费市场的地方布局,让生产、运输和消费尽可能的靠近。其实美国特朗普总统力主签订的新北美自贸协定(USMCA)就是保证这种地区性整合、布局的措施之一。

越来越多的经济数据也显示,大的国家开始越来越注重国家内部的贸易往来,越来越多的经贸往来在地理上靠近的国家之间产生,而不是舍近求远。

加拿大地位尴尬

FM教授谈到,由于地理上的原因靠近美国,而美国的市场又足够大,加拿大历来都没有其他的选择,必须要在经济上和美国绑在一起。中国虽然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地方,但离加拿大太远,够不上。苏教授也表示,加拿大的经济结构就决定,虽然它很想和中国增加贸易,很想开拓新的市场,但影响力始终有限。从数据上也能看得出来,加拿大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美国,双边贸易占加拿大对外贸易的75%,而对外贸易对加拿大经济来说举足轻重,占经济总量的约60%。因为经济上的依赖,加拿大对美国的要挟和步步紧逼没有选择的余地。同时,加拿大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形成了严重依赖资源出口的外向型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很高,短期内无法在经济上独立。

苏教授还指出加拿大的许多出口产品,比如能源产品、矿产、农牧产品等都与很多资源出口国同质,很容易被产业化水平更高的美国产品所取代,也有可能被价格更低的巴西、阿根廷等国的产品所取代。

长期以来,加拿大政府也一直在努力摆脱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发展多元外交。但从结果来看,实施力度非常有限,效果也很不理想。

有危就有机

尽管疫情会对目前的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作用,但两位教授都对今年的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认为一旦疫情结束,中国的经济可能产生补偿性的爆发,把前面放缓的部分补上,从而对世界经济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

在中国出生、长大的苏教授更表示危机从来都是并存的,有危的地方就有机会。对中国来说,就是甩掉包袱、深化改革的好契机。以前那种只注重量不考虑质的野蛮发展已经难以为继,必须要改变经济模式。在这次疫情的大背景下,大量的中小微企业遭遇困难,这时候中国要一方面放松银根,减免税费,扶持一部分企业度过难关,也应该充分利用这次疫情来一场大浪淘沙,把一些生产效率低、环境破坏大、已经不再适合现代社会的企业淘汰掉。诚然,中国经过几代人的牺牲,几十年的发展,经济体量已经很大,但还不够强,效率还不够高,亟待进行更深度、更广度、更有力度的改革,这次疫情也许会提供一个比之前的供给侧改革更迅速、更深化的改革机会。

另外,这次疫情也会催生新的经济模式和经济领域,比如远程办公方式,消费领域的到家服务,医疗、生产领域的机器人应用,清洁、医疗物资的研发和生产等等。

为了帮助加拿大或者魁北克企业抵抗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并抓住机遇,苏教授表示根据自己多年帮助本地政府和企业与中国做生意的经验,要注意以下三点:

首先,要注重经营多元化,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比如魁北克的养猪行业就非常依赖中国市场。前一阶段,由于中加关系紧张,让魁北克的猪肉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就给本地的养猪业带来严重的影响。当然,后来由于非洲猪瘟造成的中国猪肉供应紧张,魁北克猪肉又被允许出口到中国,就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教训,本地养殖户除了继续开发、深耕中国市场外,还应该注重开发其他国家的市场。

其次,本地的企业也不要对中国的疫情过度反应,做好随时恢复经贸往来的准备。一方面,中国除湖北以外地区的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另一方面中国也已经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加快复工复产,刺激经济,中国经济的恢复可能比预期要快,本地的商家不应该消极观望,而应该做好准备,随时出击。要知道,对做生意来说,timing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虽然中国是个需求大国,但因为本地的很多产品容易被竞争者所取代,本地商业、企业应该有意识地在提升产品质量外,想办法提升围绕贸易周边活动的质量,包括与贸易伙伴的人际关系质量、贸易服务的质量、物流服务的质量等,本地企业都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