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内阁 新期望 新问题

  • 七天记者 颜宏

Anand to defence, Joly to foreign affairs: Trudeau announces major cabinet  shakeup | CBC News

10月26日,再次以少数党身份组阁的小特鲁多公布了新一届内阁成员名单,内阁再次扩大,共设置了38个部长,和前两次组阁时一样,男女各占一半,这样加上特鲁多本人,这一届的内阁共有39人,除了没有任何自由党议员当选的萨斯喀彻温省外,全国所有省份都有进入内阁的议员,其中9人为新面孔。在原来留任的内阁部长中只有8人保留了原来的职位,包括魁省人熟悉的创新和科技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 )、农业部长Marie-Claude Bibeau 、司法部长David Lametti 、政府间部长Dominic LeBlanc以及华裔部长伍凤仪。

和以往一样,这38名部长主要来自安省和魁省,其中安省是内阁成员大户,共有16名议员荣升内阁部长,占42%;魁省11人,占29%,其中6人来自蒙特利尔地区;卑诗省4人,大西洋四个省份6人,阿尔伯塔省1人,曼尼托巴省1人。除了来源地不同外,其中7名部长是少数族裔,占全体阁员的18%,3名是LGBT人士,但只有一名是原住民。

政治分析人士表示这是特鲁多最大胆的一次组阁,也是组阁人数最多的一次,一方面是为了处快速理这届政府优先而难办的事务,包括战胜新冠病毒疫情、疫情后经济复苏、解决住房危机、加速制定气候变化行动计划、重建更绿色更公平的经济、投资和完善医疗保健系统、原住民和解等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推进几项争议巨大而又必须解决的问题,比如温室气体减排计划的执行、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的转向、建立全国性补助托儿系统等,给自己未来退出政坛留下政治遗产,写入加拿大史册,尽管特鲁多表示下次大选时他还会在。

大胆布局

这次组阁最令人意外的是原外交部长Marc Garneau被排除出内阁,是唯一丢掉部长头衔的前内阁成员。Marc Garneau于1949年出生在魁北克城,在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College of Canada)获得工程物理学本科学位、英国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获得电机工程学博士学位后,于1974年加入加拿大海军,1989年退役,一度曾晋升为舰长。在1983年的加拿大航天员选拔过程中成功入选六名预备航天员之一,并在1984年10月5日乘坐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升空,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加拿大人;后又在2000年随奋进号航天飞机登上国际空间站,并驻留长达677小时。之后他先后担任加拿大太空署(Canadian Space Agency)行政副总裁、总裁,直到2005年辞职进入政坛。在2006年的联邦大选中,首次代表自由党出战魁省Vaudreuil—Soulanges选区,但因为当时自由党的“赞助丑闻”而败于魁北克政团的华裔候选人黄美丽;2008年在蒙特利尔Notre-Dame-de-Grâce—Westmount选区再战才赢得了选举,之后在2011、2015、2019年以及今年的大选中连任。

2011年的联邦大选中,新民主党掀起的“橙色浪潮”让自由党沦落为国会第三大党,是自由党史上最差的表现,连当时的学者型党领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都落选了,而Marc Garneau则以600多票的微弱差距战胜新民主党候选人,为自由党保住了一个席位。选举结束后,叶礼庭黯然下台,Marc Garneau曾竞争临时党领职位,但败于多伦多的议员李博(Bob Rae);他在2012年宣布竞选自由党正式党领,曾被认为是特鲁多的主要竞争对手,但在2013年4月宣布退出选举,转而支持特鲁多。2015年被任命为交通部长,直到今年1月在特鲁多的内阁改组中接替商鹏飞成为新一任外交部长。他在5年多交通部长任期内最大的成就是在2017年5月引入航空旅客权益法案,为因航空公司超额售票、破坏或遗失行李、或拒绝登机等情况而受影响的乘客界定最低赔偿金额。接任外交部长后的工作乏善可陈,直到这次被清出内阁,他是特鲁多至今6年任期内的第四位外交部长,他的位置不保无疑预示了加拿大外交领域面对的困难局面。

最引人注目的任命则是原来的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被任命为国防部长,接替锡克族国防部长Harjit Sajjan,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继前总理金·坎贝尔 (Kim Campbell)在1993年担任这一职位之后的第二位女性。

阿南德于1967年出生于新斯科舍省,父母都是医生,从印度移民到加拿大。她本人先后获得皇后大学的艺术学士学位、达尔豪斯大学法学学士以及多伦多大学法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多个大学任副教授、教授等职,直到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第一次参选的她就战胜保守党对手而当选,第一次当选就被选入内阁,成为联邦采购部长,可谓仕途异常顺利。而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更让负责疫情防控物资、病毒检测器材、疫苗等物品采购的她脱颖而出,成为自由党的重磅人物,这次临危受命担任国防部长将成为她职业生涯的重大挑战。她不仅要推动早就应进行的军队文化改革,还要解决军队高层之间的纷争、现代化的军备升级以及加拿大在世界各地的军事行动等。

一段时间以来,加拿大军队频繁爆出性丑闻事件,先后两任加拿大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总参谋长Jonathan Vance和Art McDonald都被爆存在作风问题,就连主持疫苗分发的Dany Fortin 少将也因受到性侵指控而去职,不仅在世界上罕见,也让政府尴尬,甚至给国家安全带来影响。有学者指出高级军官的不当性行为除了会让当事人有把柄被敌方掌握之外,还会从多个方面给国家安全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军队中的精英人才会觉得容忍藏污纳垢性文化的军队不是值得他们贡献青春年华的地方而选择退役;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看到长官一方面说着冠冕堂皇的反对性骚扰的大话、一方面干着性骚扰的事情,会严重损害军队的士气、降低执行命令的效率等;而在实行志愿兵役制的加拿大,性丑闻不断的军队很难吸引年轻人加入。而前国防部长Harjit Sajjan在这些丑闻被爆出前就得到过报告或者知情,但他不想淌混水,所以装聋作哑,甚至禁止别人向他汇报;丑闻爆出后又虚与委蛇,不拿出任何实际行动拖延时间以致失去了公信力,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不断,但鉴于他所代表的锡克族裔的强大力量,特鲁多还是为他保留了部长头衔,让他担任国际发展部长。

另一个重大的变化是负责疫情防控19个月的卫生部长Patty Hajdu被调职为原住民服务部长,接替她的是来自魁省的议员Jean-Yves Duclos。其实这不是因为她的工作做得不好,而是为了解决联邦政府与魁省政府之间有关卫生健康领域的纷争。众所周知,从疫情爆发以来,特鲁多与魁省强硬省长François Legault之间就多次针对健康问题发生分歧,特别是在卫生转移支付款项设置条件、建立全国性的老人院规章制度等问题上,联邦政府希望能对各省的工作有所监管和控制,而魁省省长则认为卫生、健康工作是省级政府管辖的领域,联邦政府拿钱就好,其他的不要管。

Jean-Yves Duclos于1965年出生在魁北克城,在阿尔伯塔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一直在拉瓦尔大学任教,曾任经济系主任,他是著名演讲人,著有多本经济学著作,还创建了工业研究联盟(Industrial Alliance Research Chair)并担任主席多年。2015年联邦大选时决定参政,作为自由党的明星候选人出战,不负众望顺利战胜新民主党对手,成为该选区自1980年以来的首位自由党议员,随后被任命为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长。他没有任何医学领域的经验,却被赋予卫生部长的重任可能主要是看中他温和的气质和学者型的逻辑思维,在推行有关卫生支付转移款项等健康领域政策时不是和各省吵架,而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让双方找到达成协议的空间。

其他几个值得关注的人选还包括37岁的新斯科舍省议员Sean Fraser被任命为移民部长,接替Marco Mendicino,后者则转为担任公安部长,而原来的公共安全部则被分成两个部分,把一部分应急准备的事务交给了原来的公共安全部长Bill Blair。

新设的住房部由原来的社会发展部长Ahmed Hussen来领导,将致力于解决加拿大的房地产可负担问题,包括房价疯涨、社会福利房供应不足、建筑老化急需修缮以及住房减少碳排放的问题等,住房问题全民关注但解决起来困难重重,甚至有时侯无解。

原来负责国际发展的 Karina Gould 被调到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她将不得不与各省谈判,建立起以每天 10 加元的价格提供从西海岸到东海岸的托儿服务系统。

环保发力

面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和加拿大经济转型、减排进展缓慢的批评,特鲁多终于认命了众望所归的Steven Guilbeault担任环境部长,他不仅是激进的环保主义者,还是关闭西部省份油砂开采运动的核心人物。这说明自由党政府最终在油砂经济和绿色环保之间顺应了世界潮流,下决心大力推动绿色能源转型、减少排放等应对气候变化措施。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Steven Guilbeault就是因其环保主张而胜选,但当时的自由党政府还没有下定决心得罪西部省份,所以只给他一个文化遗产部长这个不痛不痒的头衔。

Steven Guilbeault于1970年出生于魁省北部的La Tuque,从小就关注环保问题,曾在5岁时爬到树上以阻止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砍树建房。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成为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他在27岁那年加入绿色和平组织,主要负责“气候和能源”领域的环保宣传,并从2000年开始主管绿色和平组织魁省分部的工作,直到2007年还担任该组织的发言人。

在绿色和平组织中,他发动了多起震惊中外的环保抗议活动。比如在2001年爬上当时全世界最高的建筑——位于多伦多的CN Tower,在340米的高空展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加拿大和布什是气候杀手(Canada and Bush Climate Killers)”,随后被警方逮捕,控以“恶作剧”;再比如在2002年,他带着几个人不打招呼强行到当时的阿省省长Ralph Klein位于卡尔加里的家,给他们在房顶上安装太阳能板,美其名曰送给省长夫妇一份“未来的礼物”,因为未来的能源与风能和太阳能有关。近20年后省长夫人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依然为其隐私权被肆意侵犯而愤愤不平。其他的如爬到进出蒙特利尔的桥上阻塞交通以宣传环保、把自己绑在加油站的油泵上抗议石油的使用等更是他的日常,估计现在Guilbeault自己也不会为年轻时的种种激进行为感到骄傲吧。

Greenpeace activists carry a solar panel to install on Alberta Premier Ralph Klein’s home in Calgary in 2002. The environmental activists installed the small solar panel to bring attention to the renewable energy revolution underway around the world and Alberta’s opposition to the Kyoto agreement.

他本人以及他在1992年创建的环保组织Équiterre一直是“反阿尔伯塔能源运动”的核心,他坚定地认为包括加拿大在内,全世界都应淘汰化石燃料,集中发展以水、风、太阳能为主的绿色能源。

2007年离开绿色和平组织之后,Guilbeault从一个激进的、试图以个人之力改变现状的环保斗士转向给政府献计献策、推动并施行环保政策为主。先后担任魁省自由党Jean Charest政府、魁人党Pauline Marois以及自由党Philippe Couillard政府的能源效率顾问、气候变化顾问等,还在2015年被著名政论杂志《L’actualité》列为影响魁省最大的25人之一。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有多个政党试图把他拉入门内,但他最终在2019年选择了自由党,认为自由党的环保理念与自己契合。

而就在苏格兰Glasgow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会议前几天,这位环保达人被任命为新一届政府的环保部长引发了很多人的期望,当然也引发了很多人的恐惧,这几天网上有各种攻击他的文章,甚至还有不少中文文章。其实特鲁多政府提出的环保计划,比如到2030年达到预定减排目标,即比2009年减少37.5%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总量高达2,900万吨的二氧化碳,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以及推出的具体环保政策能够得到执行就已经是了不起的成果,让我们拭目以待看他如何解决加拿大东西部之间的经济选择和发展矛盾。

外交重任

自2015年执政以来,特鲁多的6年任期里换了5个外交部长,外长可谓最不稳定的职位。从最开始的自由党资深大佬Stéphane Dion,到现在的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到政治新人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再到著名航天员Marc Garneau,直到今天的乔美兰(Mélanie Joly),加拿大的国际影响力却每况愈下,国际形象更是不如以往,还多了很多难解的外交问题,新外交部长能力挽狂澜吗?

乔美兰1979年出生在蒙特利尔,在北部的Ahuntsic社区长大。其父Clément Joly是一名会计师,曾任魁北克自由党财务委员会主席,2002 年至 2007 年担任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经理,她的继母Carole-Marie Allard是律师、记者,2000 年到 2004 年任魁省Laval-East地区省议员 ,而她自己则是妥妥的学霸,先后获得蒙特利尔法学学士、牛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01年成为律师后,主要从事民事商务诉讼、破产和破产法领域的工作,还担任过检察官。

乔美兰经历丰富,人脉广泛,除了从事律师职业外,她还曾到Radio-Canada电视台实习,并在公关公司Cohn & Wolfe担任管理合伙人。她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时的导师是前魁北克省长Lucien Bouchard。她和特鲁多的弟弟、影视制作人Alexandre Trudeau是多年好友,她还在2009年与同事一起创立了名为Generation of Ideas、面向 25 至 35 岁年轻人的政治论坛。

2013年,她被任命为魁北克支持特鲁多竞选自由党党领的负责人,并在同年宣布竞选蒙特利尔市长。她为此成立一个名为Vrai changement pour Montréal的新政党,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她以靓丽的外形、清晰的思维和真正变革的口号短时间内风靡蒙特利尔政坛,在当年的选举中获得了26.5%的选票,仅落后于获胜者Denis Coderre 6%。

2015年联邦大选时,乔美兰转战联邦政坛,代表自由党在新选区 Ahuntsic-Cartierville一举成功,之后被特鲁多任命为加拿大遗产部长,历任旅游部长、经济发展和官方语言部长,直到现在的外交部长。

不过聪慧、顺利如乔美兰也不得不面对加拿大目前的困难外交形势,首先是和美国搞好关系,但美国却正在和中国对抗,纷争不断,加拿大如何在其中独善其身是个战略性难题;其次是和中国搞好关系,但有孟晚舟事件的影响在前,主要反对党保守党的反华掣肘,再加上美国的威逼利诱鼓动,不仅不能指望短期内加中关系恢复到以往,连正常国际间交往恐怕都是难题;按照优先顺序排下来还有国际协作抗疫、应对气候变化;恢复加拿大国际形象、影响力;中东和平问题等诸多棘手事项。

平衡之术

进入内阁几乎是所有国会议员都渴望的机会,这不仅意味着可以拥有更多权力和影响力,还有具体的实利:包括议员年薪185,800元以外的88,700元补助金以及配有专用汽车和司机的待遇。根据宪法,内阁成员由总理提名、经代表女王的总督任命进入枢密院,枢密院包括所有现任和前任内阁部长以及议院议长等政要,职责是向女王提供“辅助和咨询”。枢密院成员是终身制,享有获得“尊贵的”(The Honourable)称号,以及在名字后加上枢密院成员(Privy Councillor)的简称。不过毕竟名额有限,内阁部长的选择并不完全依赖个人能力和个人专长,而是涉及到联邦与省、地区,白人与各族裔社区、原住民,政党与背后金主,甚至男女平等、LGBT平权等政治正确等因素的影响,执政党要尽量平衡各方势力,让各个层面都满意,至于被任命的人是否是最适合职位人选的问题倒是其次。

特鲁多第三任期的内阁虽然为了政绩大胆启用了一些有能力或众望所归的人选,但也存在一些形式主义。比如说为了表现男女平等而强行男女内阁部长对半,创造出新的、不具备实权也没有财政预算的部门以安置更多的女性部长,上一届的典型例子是中产阶级繁荣部,其实是财政部长管辖内容的一个方面,不具备成为独立部门的内涵,所以今年就取消了。今年则新设立了心理健康和成瘾部,其实是卫生部的一部分事务,由Carolyn Bennett 担任部长;再比如把原来乔美兰负责的部门拆分成两个,一个叫体育部,由魁省新当选的议员Pascale St-Onge任部长,并兼任加拿大经济发展署魁北克地区部长;另一部分给了新晋议员Ginette Petitpas Taylor,头衔是官方语言兼大西洋加拿大机会部长。

附:新内阁38名部长完整名单

(除副总理外以姓氏字母排序)

 

  1. 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副总理(deputy prime minister)兼财政部长(minister of finance);
  2. 艾诚致(Omar Alghabra):交通部长(minister of transport);
  3. 安妮塔·阿南德(Anita Anand):国防部长( minister of national defence);
  4. 卡罗琳·贝内特(Carolyn Bennett), 精神健康及戒瘾事务部长及卫生部副部长(minister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s and associate minister of health);
  5. 玛丽·克劳德·比博(Marie-Claude Bibeau), 农业和农产食品部长(minister of agriculture and agri-food);
  6. 比尔·布莱尔(Bill Blair), 枢密院主席及应急准备部部长(president of the Queen’s Privy Council and minister of emergency preparedness);
  7. 兰迪·布瓦索诺(Randy Boissonnault), 旅游部长及财政部副部长(minister of tourism and associate minister of finance);
  8. 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 创新、科学及工业部长(minister of innovation, science and commerce);
  9. 让·伊夫·杜克洛(Jean-Yves Duclos), 卫生部长(minister of health);
  10. 莫娜·福尔蒂 (Mona Fortier), 库务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the treasury board);
  11. 肖恩·弗雷泽(Sean Fraser), 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minister of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12. 卡琳娜·古尔德(Karina Gould), 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长 (minister of families, childre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13. 史蒂文·吉保尔 (Steven Guilbeault), 环境和气候变化部长(minister of environment and climate change);
  14. 帕蒂·海度(Patty Hajdu), 原住民服务部长及负责安大略北部联邦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minister of indigenous services and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Fede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 for Northern Ontario);
  15. 马克·霍兰(Mark Holland), 众议院执政党领袖(government House leader);
  16. 艾哈迈德·胡森(Ahmed Hussen), 住房和多元与包容事务部长(minister of housing and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17. 古迪·哈钦斯(Gudie Hutchings), 乡村经济发展部长(minister of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18. 玛西·伊恩(Marci Ien), 妇女,性别平等和青年事务部长(minister for women, gender equality and youth);
  19. 何洁思(Helena Jaczek), 安大略南部联邦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Fede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 for Southern Ontario);
  20. 乔美兰 (Melanie Joly), 外交部长(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21. 卡玛尔·凯拉(Kamal Khera), 长者事务部长(minister of seniors);
  22. 大卫·拉梅蒂(David Lametti), 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minister of justice and attorney general of Canada);
  23. 多米尼克·勒布朗(Dominic LeBlanc), 内政、基础设施及社区部长(minister of intergovernmental affairs, infrastructure and communities);
  24. 黛安·莱布特希里(Diane Lebouthillier), 国家税务部长(minister of national revenue);
  25. 劳伦斯·麦考莱(Lawrence MacAulay), 退伍老兵事务部长及国防部副部长(minister of veterans affairs and associate minister of national defence);
  26. 马守诺(Marco Mendicino), 公共安全部长(minister of public safety);
  27. 马克·米勒(Marc Miller), 政府-原住民关系部长(minister of Crown-Indigenous relations);
  28. 梅丽乔(Joyce Murray), 渔业、海洋及加拿大海岸警卫队事务部长(minister of fisheries, oceans and the Canadian Coast Guard);
  29. 伍凤仪(Mary Ng), 国际贸易,出口促进,小企业和经济发展部长(minister of international trade, export promotion, small busines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30. 西莫斯·奥雷根(Seamus O’Regan), 劳工部长(minister of labour);
  31. 吉内特·珀蒂帕·泰勒(Ginette Petitpas Taylor), 官方语言部长及负责加拿大大西洋机遇机构事务的部长(minister of official languages and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Atlantic Canada Opportunities Agency);
  32. 卡拉·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 就业、劳动力发展及无障碍化部长(minister of employment, workforce development and disability inclusion);
  33. 巴布罗·罗德里格斯(Pablo Rodriguez), 加拿大文化部长并魁北克专员(minister of Canadian heritage);
  34. 石俊(Harjit Sajjan), 国际发展部长及负责加拿大太平洋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minister of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Pacific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 of Canada);
  35. 帕斯卡尔·圣安琪(Pascale St-Onge), 体育部长及负责魁北克地区联邦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 (minister of sport and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 of Canada for the Regions of Quebec);
  36. 菲洛梅娜·塔西(Filomena Tassi), 公共服务和政府采购部长(minister of public services and procurement);
  37. 丹·范德尔(Dan Vandal), 北方事务部长、负责加拿大草原区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负责加拿大北方经济发展署事务的部长(minister of northern affairs,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Prairies Economic Development Canada, and minister responsible for the Canadian Northern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
  38. 乔纳森·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 自然资源部长(minister of natural resources)。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