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首现血栓案例 年轻人感染率上升 接种疫苗是根本出路

七天记者 梓丰

从去年12月14日疫苗接种行动开始以来,政府和民众曾乐观地认为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曙光,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但没想到的是,等在隧道尽头的不是希望之光,而是传染性更高、致病率更高的变异病毒,魁省乃至整个加拿大再一次陷入堪比去年的严重疫情。

4月12日,加拿大全国的一日新增感染病例过万,达到10 859人,其中魁省增加1599人,安省增加4402人,阿省新增1,136人,卑诗省增加873人,这4个疫情大省占了全国新增病例的74%。严峻的情况让联邦总理特鲁多都坐不住了,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呼吁民众要严格遵守卫生防疫措施,控制病毒的传播,因为“更具传染性和危险性的变异病毒正在传播,并威胁着我们取得的进展。” 尽管联邦政府已经分发了超过1130万剂疫苗,全国也有20%的民众接种了疫苗,但还远没有到取得胜利的地步。

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郑重提醒民众不要指望在6月24日的省庆前或者说本学期结束前恢复正常生活,因为变异病毒的感染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他不仅要求在这第三波疫情中情况严峻的Capitale-Nationale 、Chaudière-Appalaches 和Outaouais地区延长紧急防控措施到4月25日,还要求红色和橙色预警地区的人们在室外也需要佩戴口罩,即不同家庭“气泡”的人会面时以及不能保持2米距离的情况下,即使在室外也要佩戴口罩,这让很多人不满,不少体育活动协会以及个人或发表公开信或直言要求政府调整这条措施,还有很多人要求提出这项措施的公共卫生长官Horacio Arruda辞职。但实际上,数据已经显示室外同样存在感染的风险,魁省在室外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占总数的10%左右。早在去年4月份,就有研究指出人在呼吸、说话或打喷嚏的情况下,会散发出成千上万个微型雾滴颗粒,这些飞沫在潮湿或温暖的环境中可以每秒10米到100米的速度跨越7至8米距离,还会在空气中漂浮数个小时,要求保持2米的社交距离已经是严重低估病毒有效传播距离、时间和持久性所做的让步了,最好的阻止办法就是佩戴口罩,但民众依然不满,觉得受到了限制,面对如此的民众素质,看来若想战胜病毒、恢复正常生活只能是痴人说梦。

年轻人感染比例上升

和第一波疫情中大多数是70岁以上的老人住院或死亡不同,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低于60岁的年轻人住院,甚至死亡。4月初,1名16岁的年轻人在hôpital Sainte-Justine死于Covid-19。而在去年8月,蒙特利尔一名19岁、平时身体健康的男子Don Béni Kabangu Nsapu也死于COVID-19,当时他是魁省疫情爆发以来最年轻的死者,也是加拿大第2个低于20岁的死者。半年后,这个悲惨的记录就被打破。在魁北克城Mega Fitness Gym健身房超级感染事件中,40岁的健身房常客Étienne Desrochers-Jean也因感染在家中去世。据说他的身体非常健康,经常参加各种体育活动。他在确诊感染后,曾因呼吸困难而去医院诊治,医生检查后认为他的情况不严重,遂让他回家,结果2天后被发现独居在家的他已经死亡。

公共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年轻人住院比例在上升,老年人入院比例在下降(灰色为去年疫情初,红色为今年三月的最后一周)

英国和荷兰的研究都显示变异病毒的感染者比原始毒株多63 % 的住院几率,多50%的比率进入ICU治疗,还多56%的几率死亡。更为重要的是,新冠病毒感染带来的各种后遗症可能会伴随年轻人的一生,目前统计到的症状包括长期的疲劳、咳嗽、胸痛、脱发等以及各种精神问题。

今年1月9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呼吸科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呼吸病学研究院副院长曹彬等人在全球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一份针对首批1733名新冠患者监测的研究报告,揭示绝大多数感染者在康复6个月后还没恢复到之前的健康水平,新冠病毒感染的后遗症远比人们印象中的要严重、要长远。

今年4月,英国牛津大学精神病学教授Paul Harrison牵头五位学者发表在医学期刊《柳叶刀-精神病学》上的一篇报告也指出,在追踪了美国、英国等国家23.6万多名Covid-19治愈者的健康记录后发现,大约33.62%的人在确诊新冠后的六个月内被诊断出神经或精神疾病,其中有12.84%的人是首次确诊此类疾病。最为常见的症状为焦虑和情绪障碍。Harrison教授还指出“尽管大多数疾病的个体风险很小,但由于疫情规模极大且许多疾病都是慢性的,对于人口整体的影响将是巨大的,这将深刻影响未来的医疗和社会保障系统。”

加拿大首现血栓案例

因着魁省推出的无需预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抢着排队接种或预约接种,让近几天魁省的疫苗接种数量明显提高,每天都超过5万人,至少接种一剂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全部人口的24.3%,但也出现了加拿大第一例血栓案例。

魁省卫生厅4月13日确认一名魁省女性在接种印度版阿斯利康疫苗(Covishield)后出现血小板减少并伴有血栓形成,这是加拿大首例与阿斯利康疫苗有关的血栓病例。根据卫生部门的说法,发现血栓问题后她得到了适当的治疗,目前正在家中康复,一切正常,不过卫生部门没有透漏这名女子的年龄。欧洲多例接种阿利斯康疫苗出现罕见而严重的血栓情况后,加拿大免疫顾问委员会(NACI)3月31日发表声明不建议给55岁以下的人接种这款疫苗,之后联邦和魁省政府都暂停了这款疫苗针对55岁以下人士的接种。

魁省出现首个血栓案例后,公共卫生长官Horacio Arruda表示按照魁省目前接种疫苗的数量,出现这样的问题是预料之中的,接种疫苗后出现血栓可能是该疫苗的一种并发症,但非常罕见,比例在大约10万分之一。按照现在加拿大卫生部的说法,这种血栓症状又称为疫苗诱导的血栓前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VIPIT),发病率约为10万分之一,死亡率约为40%,但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了解其发病机理。不过这种血栓并不难治,如果能及早发现,及早治疗,病亡风险会大大降低。

除了阿利斯康疫苗,曾被给予厚望的强生疫苗也因出现血栓问题而被叫停。根据媒体的报道,已经在美国接种人数达700万的强生疫苗,出现了6例接种后“罕见而严重”的血栓,美国疾控中心(CDC)及食品和药品监督局(FDA)等联邦机构不得不建议暂停使用强生疫苗。这6人均为女性,年龄在18到48岁之间。其中,内布拉斯加州一名女性已经死亡,另一名女性住院治疗,情况危急。美国一名联邦卫生官员认为很多医生可能没有接受过检查出这种罕见血栓的训练,没能及早发现病症,及早介入治疗。另外,这种“特定类型的血栓”的治疗方法也不同于普通的血栓治疗,需要进一步普及这方面的知识,以减少患者死亡的几率。

这不是强生疫苗第一次出现问题,今年3月底,强生公司位于巴尔的摩的疫苗工厂发生重大失误,不慎将阿斯利康疫苗与强生疫苗的原物料混合,致使1500万剂强生疫苗报废。

加拿大卫生部分别在今年2月26日和3月5日批准了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的使用,但到目前为止还只有阿斯利康疫苗到货,强生疫苗尚未发货,预计最早要到4月底。面对强生疫苗接种被暂停的消息,特鲁多表示“加拿大正密切关注美国的情况。”他还表示可以向所有人保证,联邦卫生部制定的有关疫苗分配的任何决定,都会将本国国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到目前为止,出现血栓问题的阿利斯康和强生疫苗都采用的是同一技术路线:腺病毒载体的重组疫苗。其原理是把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和中国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联手康希诺生物合作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商品名:克威莎)疫苗以及俄罗斯的“卫星V”(Sputnik V)是一样的原理,目前中国和俄罗斯这两款疫苗都没有血栓方面的报道。美国和英国连续两款采用腺病毒载体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先后卷入严重的血栓副作用风波,开始让人们对腺病毒疫苗的安全性产生怀疑,不过康希诺公司的最新回应称其研发的疫苗与阿斯利康疫苗所使用的黑猩猩腺病毒载体和强生疫苗所使用的26型腺病毒载体不同,并指出康希诺出品的克威莎疫苗接种的百万人中未收到与血栓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的报告。

针对新冠疫苗的安全性问题,科学界还在研究,没有得出结论。但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联邦和各省公共卫生部门都认为接种疫苗的好处远大于极少数的血栓风险,鼓励民众积极接种,尽快形成尽可能广泛的保护力度,并在严格遵守防控措施的帮助下减少病毒的传播,这样才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尽早恢复正常生活。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