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气候法案落地 加拿大机会来了

  • 七天记者 颜宏

8月16日,经过美国参众两院批准的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由拜登总统签署后正式生效。这个法案是拜登去年推动的1.75万亿美元”重建美好未来法案”(Build Back Better Plan,以下简称BBB法案)的一个“缩略版”。虽然大大缩水,但它能在参众两院通过,被认为是民主党的重大胜利,特别是距离中期选举只有几个月的关键时刻。

这项长达755 页的法案涵盖气候、医保、税改等多个领域,总计约投入7400亿美元。其中计划在未来10年内投资近3690亿美元用于税收抵免,以便引导消费者转向电动汽车,并推动传统电力生产转向风能或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这也是美国联邦政府有史以来针对气候能源投资领域的最大支出。法案还对某些处方药让联邦医疗保险首次获得议价权;对年收入超10亿的大公司征收最低15%的税,对股票回购征收新的1%的税等,这都将对全美乃至邻国产生波及数十年的影响。有媒体评论说,该法案虽然远未达到其前身——“BBB法案”的规模,但却实现了多项民主党的长期主张和主要目标。

一波三折

2021年3月31日,好不容易赶走了前总统特朗普,刚刚登上总统宝座的拜登雄心勃勃,在推出总额高达1.9万亿的抗击疫情、刺激经济的纾困计划(American Rescue Plan)后,又宣布了一项为期8年,总预算达2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复苏计划,而这两项计划只是拜登-哈里斯政府推动的“BBB法案”的一部分。拜登当时表示将在未来几周内提出另一项名为“美国家庭计划”的经济提案,重点投资医疗、育儿和教育,使刺激计划的总规模再增加2万亿美元。然而这么一项关乎未来经济和基建的一揽子计划在党争严重的美国,提出容易通过难。经过几个月的研究、辩论、听证和修改,金额从3.5万亿美元腰斩至1.75万亿美元,条款内容大幅缩水,即便是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后,仍迟迟无法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导致法案通不过的不仅有对手——共和党人的阻挠,更有民主党自己人的“背后捅刀”。

由于美国参议院如今的100个席位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各占50席。因此,在极具争议的重要议题上,所谓的“摇摆票”就显得极为重要。作为深红色的共和党基本盘州,西弗吉尼亚州唯一的蓝色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就凭借自己手中的这一票,将“BBB法案”拖了长达半年之久。更令拜登及一众民主党人无奈的是,即便对曼钦非常不满,若想要通过“BBB法案”仍不得不指望曼钦。

尽管白宫一再淡化双方之间的不满,竭力把掌握着该法案命运的曼钦拉回谈判桌前,但他还是在去年圣诞节前突然倒戈,在福克斯电视节目中公开表达自己不会支持“BBB法案”。其实这不是曼钦第一次做出“不和潮流”的举动,而是他走所谓中间派路线的具体体现。尽管大部分时间,他都站在民主党一边,但也会做出一些“出格举动”。比如,他反对堕胎,Pro-life;特朗普在任时,他曾两次给共和党推举的保守派大法官投赞成票;2021年2月,他还曾否决了拜登提名尼拉·坦登(Neera Tanden)为管理预算办公室负责人。

曼钦的反对,不仅扼杀了这份法案在2021年通过的可能性。更因为“BBB法案”包含了在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5550亿美元投资,没有通过被认为是拜登的一次政治挫折,也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议程中的一个挫折,促使高盛下调了2022年对美国的经济预测。

曼钦撤回支持的理由是开销太大,会导致严重的赤字和通胀。他希望能把投入降到5、6千亿美元的水平,并把计划延长到10年。无可奈何的民主党人不得不低头,拜登在今年年初表示必须得考虑一个规模缩小的支出法案,把标志性的“BBB法案”分解开来分批通过。

更名为《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的缩水新提案再次摆上桌面,再次经历了包括民主党内部撕裂的一波三折、起死回生的戏剧性之后,终于在今年8月8日获众议院通过,8月12日在参议院惊险通过。投票时,50名民主党阵营的参议员全票支持,50名共和党参议员则全票反对,命悬一线之际,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投出关键一票,让民主党在两党势均力敌的参议院投票中胜出,8月16日由拜登签署正式落地成为法律。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拜登将前往美国各地造势宣传,阐明这项法案将如何帮助美国人,并出席9月6日为庆祝法案颁布而举办的活动。

主要内容

这部法案虽然名为《通胀削减法案》,但对抑制美国高企的通胀“在短期内几乎不会产生影响”,更像是一个大杂烩。用白宫的话说,“这项历史性的立法将降低美国家庭的能源、处方药和其他医疗保健成本,应对气候危机,减少赤字,并使大型公司支付公平份额的税款。”

为了让民主党能够在中期选举前取得较好的立法议程推进效果,给选民一个交待,拜登政府做了比较大的妥协。具体来看,《通胀削减法案》包括收入项和支出项,收入项包括对年收入10亿美元以上企业设定最低15%的税率、处方药价改革、强化国税局税收执法以及引入股票回购税,其中,仅征收企业税一项就有望增收3130亿美元;支出项则包括创纪录的3690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变化,目标是将美国2030年的碳排放比2005年减少40%;640亿美元用于降低处方药的价格,同时降低约3000亿美元的联邦赤字。

具体的关键措施包括:

– 征收甲烷税和碳税,2024年超过联邦限制的甲烷排放量后,每吨收费900美元,2026年增至每吨1500美元;碳税从每吨50美元上涨到每吨85美元;

– 投资300亿美元用于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储能电池、地热发电厂和先进核反应堆等清洁能源设施的制造和使用,包括10年的税收抵免,为风能和太阳能企业提供信贷等;

– 投入270亿美元用于设立“绿色银行”,以支持减少排放的清洁能源项目,特别是在贫困社区;

– 投入200亿美元用于农业部门的减排项目;

– 投入100亿美元用于制造电动汽车和可再生清洁能源技术制造企业的税务减免;

– 投入600亿美元用于支持低收入社区和有色人种社区的减排目标,包括清洁能源技术和车辆、公路污染缓解、建设公交网络和附近的其他绿色基础设施;

– 投入90亿美元补贴民众进行房屋和家用电器节能升级,重点关注低收入家庭;

– 鼓励用电动汽车更换燃油汽车,购买新的电动汽车可获得7500美元税收抵免,并首次为年收入最高为15万美元的家庭提供了4000美元的二手电动汽车税务抵免;

-拨款800亿美元用于加强美国国税局的执法力度,确保高收入公司和人群不会逃税等;

加拿大机会

这项被称为“美国史上最大的气候法案”,虽然主要内容只涵盖5个方面,但颇受市场和舆论重视的是法案的第二部分,重点覆盖清洁能源制造业,包括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池、电动汽车、氢气生产以及关键矿物在内的众多细分领域,而这也是加拿大的机会所在。

法案要求符合税务抵免优惠的电动车或新能源,至少要有40%的“关键矿物”,例如钴和锂等,必须在北美或是由美国盟国“提取和加工”。地大物博,矿产丰富的加拿大恰恰是不少“关键矿产”的重要蕴藏国、开采国和生产国,目前可生产60多种矿产和金属,是世界上重要的“关键矿产”生产商之一,特别是在镍、钾、铝和铀的储藏和开采上具有重要地位。

加拿大的采矿、冶炼业也很发达,是世界第三矿业大国。其中碳酸钾、钴、铀、镍、铜、锌、铝、石棉、钻石、镉、钛精矿、盐、铂族金属、钼、石膏等金属和矿物产量均居世界前列。魁北克省开采和加工15种金属和13种非金属矿产,是加拿大国内最具多样化的矿产品生产地,矿物产量占加拿大总产量的五分之一。魁省还是全球少数几个铌、二氧化钛、钴和铂金的生产地之一。魁北克的基岩中还储藏着诸如石墨、锂矿、金刚石、稀土和钽等矿产品,具有巨大的开采潜力。

这个法案也终结了加拿大与美国之间就电动车补贴方面长达几个月的争执,让两国的紧张关系得以缓解。去年11月在众议院表决通过但在参议院胎死腹中的“BBB法案”中曾规定虽然所有在美国销售的电动汽车都将享受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但由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工人制造的电动汽车还可获得额外4500美元的税收抵免,如果车辆的电池在美国制造,则可以再获得500美元的税收抵免。这些规定不仅对加拿大制造的电动车不公平还相当于对在加拿大组装的电动汽车征收了34%的关税,严重违背了美、加、墨三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当时加拿大副总理方慧兰(Christian Freeland)和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曾提出强烈不满,并威胁说如果美国执意施行区别对待的补贴政策,损害加拿大的汽车行业,加拿大将对美国商品征收全面关税,并暂停执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美墨加协定的部分内容。

而新的法案不仅去除了这些对加拿大具有歧视性的条款,还为了对抗在可再生清洁能源需要的大量“关键矿产”,如钴、镍、锰、锂等具有优势地位的中国而提供了大约1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建立锂、镍、钴、石墨和锰等“关键矿产”的新供应链。而在白宫的计划里,其中的部分资金将用于在加拿大开发新的电池组件生产项目以及与矿产部门合作的项目。在美国政府的官方文件里也没有拿加拿大当外人,根据《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加拿大被描述为国内材料来源地。

根据这项法案列出的时间表,能获得补贴的电动车关键部件——电池生产的本地化率要从目前的40%到2024年上升到50%,到2028年上升到100%。但目前的问题是北美只生产很少的电池组件,大部分进口自中国。在这场能源转型的硬件制造竞赛中,中国遥遥领先。中国生产了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和锂离子电池,以及约一半的风力涡轮机。因此这项法案被认为是美国继《芯片和科学法案》后在高科技及未来有发展潜力的产业上对中国进行的又一次围堵,试图将中国排除在供应链之外,并以美国为中心重组全球供应链。不管美国是否会达到排除中国,重建新能源供应链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作为美国小弟的加拿大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矿物蕴藏以及双方经济活动的高度依存无疑将获得重要的发展机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