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只青睐有准备的人 ——访加拿大环境工作者徐腾霏

徐腾霏接受七天记者采访 (七天传媒图片)

七天记者 颜宏

1990年在南京出生的徐腾霏2008年参加高考那年正好赶上南京高考改制,无论是考试时的发挥还是考后的报志愿环节都表现得差强人意,去一个所谓“好一本”学校几乎无望,于是徐腾霏和她的父母就很仓促地决定走一条“曲线救国”之路:出国留学。一家人经过各种信息查找、咨询、权衡、比较后选择了留学成本较低的法国,于是对法语一窍不通的徐腾霏在国内进行了3个月的法语培训后,就一个人拎起箱子前往法国。

到法国又恶补了8个月的法语后,徐腾霏才得以进入正规的学校读法语预科,一年之后才最终按照当年留学中介计划的那样进入一所社区大学就读。这所社区大学全名为弗朗什-孔泰大学(Université de Franche-Comté),坐落在法国北部靠近瑞士的地方。其实这所大学是中国留学中介口中的“法国技术联盟”学校中的一员,按照设置的专业招收海外留学生,懵懂无知的徐腾霏因为当时选择了“卫生安全环境”这个专业,就被分到了这里,而这所大学因为并不非常有名,慕名而来的中国留学生非常少,当年整个小城里就徐腾霏和另外一名女生是华人。这逼得徐腾霏不得不完全沉浸在近乎纯法语的环境中,好处是让她法语的听说读写水平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巨大的进步。按照当时徐腾霏的计划,在这所大学里读完两年,获得一个名为DUT(Diplôme Universitaire de Technologie)文凭,类似中国的理科大专,然后凭借这个文凭去申请法国的工程师学校,最终获得在法国国内以及国际上都富有含金量的工程师文凭,达到父母倾其所有送自己留学的目的,不过人生在世最大的确定就是不确定,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徐腾霏的人生剧本也一样。

美丽初遇

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按照教学大纲,徐腾霏需要完成4个月的实习,于是在2010年11月开始,徐腾霏就开始寻找接收自己的实习单位。几个和徐腾霏关系较好的女孩经常一起讨论找实习单位的事,这些法国女孩中有一位曾到过魁北克,魁北克之行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她就想着找找相关方面的信息。结果还真找到一个法国政府鼓励本地学生到魁北克访问、实习的项目,可以报销法国学生在魁北克期间的生活费用。这名女生就撺掇着徐腾霏一起申请。虽然对魁北克了解不多,但想到能节省下生活费用,徐腾霏就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呢?于是她花了一天的时间海投了2、30份简历,没想到就有一位名叫Guy Mercier的教授同意了她的请求,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徐腾霏当时以为她要去实习的是一所大学内的研究机构,到了魁北克城后才发现这是一家独立的研究院,她更没想到的是Mercier教授和这所名为魁省科学研究院INRS(Institut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的机构将在她的生命里扮演重要的角色。

第一次来到魁北克城的时候是2011 年4月底,法国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徐腾霏所乘坐的飞机却因为大雪差点无法降落。出了机场寒冷彻骨,到处冰天雪地,人烟稀少,让徐腾霏对魁北克城的第一印象非常差。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人生地不熟,也没有携带可御寒的衣物,活泼外向的徐腾霏只能整天呆在屋子里,人都快抑郁了。可等到一个星期后冰雪消融,魁北克城迎来了它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绿草如茵,鲜花吐蕊,雄浑开阔的圣劳伦斯河静静流淌,风情万种的游人,还有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节庆活动……这种美好不仅表现在外部环境上,也表现在徐腾霏的自身感受上。因为自己第一次脱离家人、朋友等外在的帮助独自搞定了一件大事,不仅没有额外花父母的钱,还节省了不少支出。每天伴着这种成就感、自豪感上班的徐腾霏就像脚底下装了弹簧,做事又快又好,做实验非常努力,乐此不疲,她完成的实验不仅质量上不比其他博士生差,数量上也比其他人多很多。多年之后徐腾霏常说,实习的那四个月是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

聪慧而又工作勤勉的徐腾霏让招她来的Mercier教授感到很满意,主动问她要不要申请该研究所的硕士生,可帮她申请奖学金。这让徐腾霏很纠结,当时的她因为在魁北克实习而错过了多所法国工程师学校的面试而失去了被录取的资格,正在犹豫是否要继续完成自己的工程师梦想。由于徐腾霏学历无法直接申请硕士,无论如何她都需要回到法国把本科学历拿到,于是她在实习结束后回到法国继续读书。不过在她本科即将毕业时,一直保持联系的Mercier教授再次主动表示给她申请的免外国留学生学费的助学金已经获批,问她要不要考虑来魁北克读硕士,还可以申请全额奖学金。想到可能提前来临的经济独立,在加上之前的愉快回忆,徐腾霏最终放弃在法国深造的初衷,来到INRS读硕士。

女子如男

简单、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三年的硕士很快读完,2015年的徐腾霏又要面临人生的选择。尽管Mercier教授建议徐腾霏继续读博,但务实的徐腾霏觉得自己并不是非常热爱科研工作,读博之后还将面临未来的择业问题,遂婉拒了教授的建议。虽然自己的建议被拒,善良的Mercier教授又让徐腾霏在自己的研究所里担任了6个月的研究助理,这是在他权限里能给予的最长期限,以帮助她在找到工作前有个缓冲过渡期。研究助理工作合同结束后,Mercier教授又把徐腾霏介绍给一个朋友开的私人环境分析公司。当时这家私企获得了魁北克城市政府的一项环保项目资助,要他们对城市产生的废水、废渣、废料等各种污染物进行检测、分类、分析,尝试如何去污、如何回收、如何再利用等。

这家公司相当于一个大型的野外实验室,场地由4、5个集装箱拼成,工作环境非常恶劣,冬天不保暖,夏天不散热,也没有卫生间和厕所,只有一个简易的移动厕所,而每次上厕所对徐腾霏来说都是一次艰难的经历,不仅要忍受厕所的脏臭,还要穿脱厚重的防护服和各种防护用具。工作内容也很繁重,就连唯一女性的徐腾霏也常常要搬运40公斤一桶的酸液或碱液,还要健步如飞;接触的材料都是各种各样的垃圾,既危险又气味难闻。因为是市政府拨款的项目,工资也不高,拥有硕士学历的徐腾霏的工资甚至不如下面操作铲车的司机。

不过徐腾霏不仅没有嫌弃不这份工作,还很珍惜这让自己获得本地工作经历的机会。同时,尽管每天的工作繁忙且劳累,但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一起工作的人都是淳朴的操作工人,很乐意接受徐腾霏的指挥,工作氛围简单而愉快,也让徐腾霏很开心。可惜的是工作一年之后,魁北克市政府在当年的财政预算中取消了对这家私企的资助拨款,徐腾霏参与的科研项目被企业放弃,她也随之失业。

主动出击

从跑前跑后到一下子无所事事,让忙碌惯了的徐腾霏很不习惯,人也变得焦虑起来。恰好自己硕士毕业后以魁北克经验移民项目PEQ(Programme de l’expérience québécoise)申请的移民签证下来了,可以让徐腾霏使用为新移民提供的各种找工作服务,包括参加本地劳工中心(Centre d’emploi local)为期四周的求职培训班,获得求职顾问的指导等,让徐腾霏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找工作之余,为了不让自己陷入焦虑,并强迫自己建立起规律的生活,徐腾霏还每周三天到一家寿司餐馆做服务员,每天忙得团团转。

尽管徐腾霏在差不多6个月时间里几乎在全职找工作,但由于专业和工作经历的问题,能投简历的职位非常少,不像学会计或管理的人那样可以投上几百份简历,徐腾霏总共只发出了50来份简历。除了按照传统模式找工作外,徐腾霏还在社交媒体上向所有认识的人以及转着圈知道的人“求职位线索”、“求推荐”,而最终还是朋友圈发挥了关键的作用。2017年,原来读书时认识的一个研究助理提供了一个联邦政府实习岗位招人的信息,徐腾霏在申请后得到了这个机会。和上次一样,徐腾霏再一次以踏实肯干的工作态度和良好的专业素养得到了老板的赏识,从实习生一步步转为合同工、正式工,并跟着这份工作转换了职业方向,进入国企加拿大国防 建筑部 (Construction de Défense Canada)担任环境协调员,主要负责 魁省内加拿大军营的环境事务,包括 加拿大军营内的各种基础设施拆除和建设、提供环境评估报告、法律法规建议、污染土壤改良、濒危物种调研和物种普查等。

刚开始选择学习环境专业时,徐腾霏谈不上多喜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工作经验的积累,让她对环境相关事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感到深深的忧虑。尽管现在气候变化、环境保护等议题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学环境或者从事环保工作的职业似乎正是风口上,但身处其中的徐腾霏却并不乐观。在她看来,为应对气候变化所必须采取的环保措施都是有成本的,大部分企业、机构都不愿意为此投入过多成本,即使是一直在推动的各级政府也是不得不为之,缺乏主动性,更何况为了自身生存而对成本斤斤计较的私企,加拿大各级政府做出的减排目标大概率很难实现。

徐腾霏和户外活动的朋友们(图片由徐腾霏提供)

舍得付出

早在魁北克城上学时,徐腾霏因被当地的华人叫上结伴爬山而喜欢上了户外运动,现在生活、工作都稳定的她也希望在蒙特利尔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爬友”,争取能维持之前的生活节奏。 结果看来看去居然没有找到类似的爬山群体 ,说干就干的徐腾霏就自己建了个微信群,并且花大量的业余时间找适合的一日爬山地点,熟悉周边环境,编撰攻略,组织活动时还要确认参与者、智慧拼车等。随着定期爬山活动的不断举行,徐腾霏创建的爬山社群也日益壮大,目前已接近500人规模。

去年6、7月间,徐腾霏还和几名小伙伴一起创立了一个名为“枫想会-加东文化沙龙”的非盈利分享交流平台,每两周进行一次活动,以嘉宾讲座、圆桌对谈、主题访谈、开放讨论等形式开展分享活动,徐腾霏自己就曾做过一期如何成为一名公务员的分享。每两周她们都要开例会讨论选题,联系嘉宾,现场录制,宣传推广等,要花很多时间在上面。虽然完全是义工性质的工作,但徐腾霏和她的小伙伴们都觉得这个文化分享沙龙非常有意义,可帮助海外华人拓展认知边界,建立社会联结,促进加东乃至北美华人群体的沟通和理解,创造一个丰富优质的公共文化生活空间。

徐腾霏常常表示自己很幸运能拥有现在舒适而充实的生活,但在这个世界上,好运是玄幻不定的,努力却是切实可控的,只有做好努力的积累,机会来临的时候才能抓住。徐腾霏的经历,正应了俗话常说的“自助者天助之”。作为年轻人不惜身,踏实肯干,才能越努力越幸运。

徐腾霏(左)接受七天记者颜宏采访 (七天传媒图片)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