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未来——魁省花大力气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 七天记者 颜宏

3,9 M$ pour s'attaquer à la rareté de la main-d'œuvre

以魁省、安省为代表的加拿大劳动力短缺问题由来已久,但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冲击下,包括医疗、教育、运输等多个基础民生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劳动力短缺困境:医院急诊室因为缺少护士而关闭,预定的手术因没有足够的人手而一推再推;餐馆、零售商等因缺少工作人员不得不提前关门或一周只开门3、4天;缺少卡车司机和物流工作人员短缺让大批货物堆积在码头和仓库,商城货架上却空空如也;就连临近圣诞节购物季,圣诞老人的扮演者都供不应求,让不少商场陷入尴尬的局面,不得不改变传统的营销策略。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que Canada)最新数据显示,9月份全国共有101.46万个找不到人的空职位,其中食品服务业有19.61万个,医疗保健业有13.12万个,比疫情前增加了2倍;加拿大主要经济引擎的三个大省劳动力短缺情况尤为严重,其中安省找不到人的空职位高达36.32万,魁省紧随其后,达27.92万,卑诗省也有17.3万个。而联邦政府和行业协会的研究也发现,多达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企业面临员工人手不足的问题,而人手不足问题已经开始影响乃至限制了企业的发展,劳动力短缺情况最严重的行业集中在医疗保健、餐饮服务、制造业和建筑业。

加拿大劳动力紧缺的问题并不只是加拿大的问题,美国以及欧洲都面临同样的问题,除了疫情期间各地政府提供的慷慨补助让一些人不愿意出来工作的小部分原因外,更主要的因素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出生率持续下降和人口逐渐老化,使得劳动力人口(15-64岁)的总基数减少。而为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各地采取的各种防控措施,包括移民无法入境以及民众因对病毒传播的担忧而呆在家里等各方面因素的叠加让劳动力短缺的困境史无前例地显现出来。

加拿大、美国以及欧洲的劳动力人口数量都在下降

虽然魁省和加拿大其他地区一样面临劳动力紧缺的问题,但魁省需要爬的坡更为陡峭,因为魁省的疫情后经济复苏速度比大部分地区都要迅速,而魁省的老龄化问题又比其他地方更严重。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魁省有194,145个职位找不到人,占总职位的5.3%。解决办法无非这么几种:

  • 促进失业者、领取救济者、原住民和残疾人回到劳动力市场;
  • 增加托儿服务位置,让照顾孩子的女性大量返回职场;
  • 大力投资职场培训,让更多的人获得与时俱进的职业技能;
  • 重新调整职业认证要求,让更多有海外经历的人获得同等工作;
  • 大力投资机械化、自动化,提高劳动效率;
  • 鼓励到退休年龄的人留在岗位,已经退休的人重返工作岗位;
  • 接受更多的新移民;

但CAQ政府对移民的保守立场人尽皆知,执政前就曾宣扬要减少魁省的移民数量,执政后也是迫于现实的压力才不情不愿地维持了原有的水平,省长还多次表示魁省在移民融合方面能力已达到极限,言下之意不能再增加新移民数量,所以能做就是在教育、培训以及退休人员重返职场等几个方面入手。

具体措施

为解决魁省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魁省劳工厅长、移民厅长Jean Boulet以及高等教育厅长Danielle McCann的陪同下于11月30日召开名为“劳工行动”(Opération main-d’œuvre)项目的新闻发布会,宣布魁省政府将在5年内投资39亿元培养17万名高素质劳动者以缓解魁省的劳动力紧缺问题。

这项规模宏大的“劳工行动”项目包括85项具体措施,主要针对魁省政府设定的6个优先领域,分为4个层次,分别是给学院和大学教育提供支持;培训升级现有职场人员和培训无业者;鼓励退休者返回职场以及有针对性地筛选移民。

魁省政府设定的6个资助行业中,包括医疗和社会服务、教育以及托儿服务三个行业被认为是劳动力短缺最严重的领域,而工程技术、信息技术和建筑业则被认为是关系到魁省经济发展的关键领域,并能为就职者提供高薪。根据魁省政府的设计,通过“劳工行动”项目,给劳动力最短缺的行业提供6万名高素质从业人员,其中,医疗和社会服务领域2.7万人,教师8千人,1.8万名幼儿教师以及升级培训7千名现有幼儿园从业人员;给魁省经济发展关键领域提供11万符合要求的从业人员,其中信息技术领域5万人,高素质建筑工人5.5万人,5000名工程技术人员。

“劳工行动”项目中最大的支出部分是为这六个劳动力紧缺领域的学生提供丰厚的、现行学生贷款补助(prêts et bourses)之外的额外助学金,以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这些领域工作。有资格享受这笔助学金的专业有34个,包括护士、心理治疗师、社会工作者、教师、幼儿教师等,但完整的名单稍后才会公布。

助学金计划从2022年秋季入学开始执行,只要是注册这些专业的魁省全职学生(包括移民)即可申请,具体金额为学院层次每年3000元,大学层次为每年5000元。这里以一个教育专业为例,如果申请一个幼儿教育(Technique d’éducation à l’enfacne)专业,如果读学院(college)层次的需要三年,那么从下个学年开始每个注册学生成功完成一个学期的课程可获1500元补助金,还不包括原有的学生贷款补助,一年就是3000元,三年读下来可获得额外的9000元补助;如果同一个专业读大学层次的,那么每成功完成一个学期可获得2500元补助,一年可获得5000元,如果是三年的科目可额外获得1.5万元补助金,如果是四年的学习项目可获得额外的2万元补助。除了全职学生,魁省还将对那些目前既没有上学,也没有上班的年轻人伸出援手,这样的年轻人全省大约有20万人。凡是愿意接受这6个领域相关专业学习或培训的,培训期间魁省给每人提供每周475元的津贴,相当于最低时薪的工资,以帮助他们安心学习,不必为生计发愁。

除了在教育、培训上加大投资外,魁省还将采取各种措施降低这些职业的入门门槛,增加这些职业的吸引力。比如在教育领域,魁省将把入门级别的教师工资提高16%,年薪从46 115 元提高到53 541元,并可回溯到2019-2020财年;鼓励缺人严重的托儿机构雇佣学生,例如用两个学生来满足一个全职岗位的需求,每个人一周工作,一周学习,交替进行或者一个上午,一个下午交替进行,而魁省政府会协调提供培训的学校调整授课模式,提供灵活的学习时间;同时政府还会给雇主报销支付给学生工作人员的工资以鼓励他们雇佣学生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报销的时薪最高可到每小时15元,一个人可最多报销1.5万元。再比如在信息技术领域,除了现有的帮助企业进行员工信息技术培训项目外,还鼓励学员和企业早早建立雇佣关系,魁省将支付该人在学习或者实习期间的工资,以减轻企业的负担。政府支付的薪水最高可达到每小时20元,最多一个人可支付2万元。为了帮助相对较难的信息技术和工程技术领域学员顺利完成学业和培训课程,魁省政府还将额外聘请500名教师担当起陪伴、辅导的角色。

不光是在教育、培训领域发力,魁省政府为缓解严重的劳动力短缺的努力还包括多个方面。在吸引和接收移民上,既是劳工厅长又加了移民厅长担子的Jean Boulet表示,已经与联邦政府就移民问题达成协议,可让魁省获得更大的移民筛选自主权,并让获得魁省移民证书(CSQ)的移民申请人的联邦程序得到加快处理,但移民的上限5万人没有计划突破。

在提高生产效率的信息化、自动化上,魁省投资局(Investissement Québec)将继续干预并支持魁省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以提高魁省公司的生产力。投资的领域包括自动生产线、机器人替代、网络信息技术以及培训适应数字化经济的工作人员等。魁省还将创立类似中国的高新技术园,促进大学、研究机构以及科研人员与企业的直接合作,让技术能够尽快落地并转化成产品,加快产品和技术的创新。

正在谋求明年魁省选举中赢得第二个任期的Legault省长的雄心绝不仅仅在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上,他还想在魁省推行更深刻的改革,包括医疗领域的去中心化改革;大力发展经济,缩小与邻居安省的财富差距;采取强力措施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加快向绿色经济转型的步伐;大力投资高等教育,增设职场需要的专业,让魁省青年获得学历的人数提高到90%等等。因此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也好,推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也罢,绝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到2030年,魁省的适龄劳动人口将降到历史低点,而老年人的比例也会达到一个很高的比例,必须现在就要开始准备,只有每个人都积极进取,贡献出解决办法,才能有效应对未来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

Legault省长还表示提出的这个“劳工行动”项目并没有得到相关研究部门的分析、审查,而是政府相关部门根据现有的资料、数据以及从实地获得的基本信息而制定的,肯定有不完善的地方,但我们现在面临的技术发展(如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5G技术应用等)和经济模式(如网络经济、绿色经济等)都是全新的,只能摸索着前进,先想出办法,开始执行,再根据执行的效果进行调整。他还喊话魁省的中小企业不要墨守成规,时代变了,有些行业、有些岗位终究是要被淘汰的,而有些岗位必须要花高薪才能招到人,要舍得投入、投资,放眼未来,只有顺应时代的大潮才能得到长足的发展,否则谁也帮不了。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