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难题多多

  • 七天记者 颜宏

在第四波疫情的威胁之下,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第四十四届联邦政府选举投票结束了,尽管到截稿时为止,全国还有十来个选区的最终计票结果还在清点中,但不影响大局。今年的选举结果几乎和议会解散前一模一样。截止到目前的结果是自由党获得了158席,比上一次多了一席;保守党119席,比上一次少了两个;魁北克政团赢得了34个席位,比上次多了两个;新民主党获得了25个席位,比上一次多了一席;绿党获得2个席位,比上一次少了一个。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今年投票率只有58.5%,是加拿大选举154年历史上最低的,上一次低于60%的投票率还是2008年保守党哈珀(Stephen Harper)上台时的58.8%。即使在疫情的影响下,选择通过邮寄方式投票的选民数量大幅增加,加上还没有清点完的邮寄选票,这次的投票率估计也就在60%左右。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就是民众普遍认为这次选举毫无意义,开始对加拿大的选举体制是否能有效运转产生怀疑而不愿意参与。

天价选举重回起点

不顾民众和反对党的反对而执意提前两年发动大选,在耗时36天、耗资6亿多加元后,特鲁多和他的自由党继续赢得少数执政地位,可以再组建一个任期4年的少数政府内阁,依然没有获得梦寐以求的多数党地位(最少170席),这对主动发动大选的特鲁多来说无异于挨了一记耳光。而经过充分准备、选择对自己最有利时机发动且在选前民调中大幅领先的自由党不仅没有达成愿望,还在竞选过程中民意支持率一波三折,一度要做最终失去执政权、沦为在野党的准备,如果不是自由党在疫情中表现得还算中规中矩,死亡率和疫苗接种率等关键指标都过得去,同时对手保守党太弱以及保守党执政的阿尔伯塔省疫情“爆雷”,再加上意外发生在英语辩论期间针对魁北克省的歧视问题,这次选举的结果自由党未必能笑到最后。很多人都说这次选举是选民对特鲁多的一次信任投票,结果是选民很不情愿地用选票告诉自由党:我们并不完全信任你,但还是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也不能信马由缰,所以要用反对党来牵制你。

从选举结果看,今年选举的所有主要政党都是输家。自由党没能赢得多数席位,保守党也没能说服像蒙特利尔、多伦多这样大城市的选民他们能更好地带领国家前行,而没有这些城市选区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在加拿大执政。党领欧图(ErinO’Toole)试图带领保守党向中间靠拢的举措还激怒了西部右翼势力,让保守党在阿省和萨省失去了好几个选区。选前信心满满将获得40个议席的魁北克政团最终只获得了34席,还是在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出来站台的情况下,最终结果令人失望。与当年党领Thomas Mulcair因为只获得了44个议席就被认为太失败不得不黯然辞职而表现出积极进取的新民主党不同,现在的新民主党在驵勉诚(Jagmeet Singh)的带领下很满足于获得的二十几个席位,做一个联邦政治中大部分时间陪衬,不时起一下关键作用的小党。堂堂一个政党的党领除了提些空洞而不现实的口号外,就剩下在Tik T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卖萌,和原住民社区共情了,如果曾掀起“橙色浪潮”的杰克·林顿(Jack Layton)泉下有知,估计要气得掀开棺材板跳出来了。在全球注重气候变化、环境保护的历史机遇中,以环保为宗旨的绿党不仅没能抓住机会,还因为内部激烈的斗争、模糊不清的定位以及糟糕的组织能力而惨败,不仅其党领保罗(Annamie Paul)在全程专注的自己选区内只获得第四名的成绩,成为参加党领辩论中唯一没能进入国会的党领,还让绿党的投票率从上次大选的6.6%降低到今年的2.2%,下降了4个百分点。保罗的党领地位估计保不住,如果不是再次当选的原党领梅(Elizabeth May)回来接任,绿党又将进入新一轮漫长而有可能又是一地鸡毛的党领选举过程。

如果说这次花费巨资而毫无用处的选举还有一点点可取之处的话,就是选民对置国民利益不顾而捞取政治资本表现出来的愤怒会让一部分政客冷静下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尽管是少数政府执政,但加拿大政坛将会相对稳定,因为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都不敢轻易再发动新的大选。

2021年选举结果

Non, le Canada n'est pas divisé | Le Journal de Québec

2019年的选举结果

新一届政府 困难重重

难看的胜利之后,特鲁多延续他过去的传统,一大早前往其选区所在的蒙特利尔橙线地铁Jarry站感谢选民。在人们的簇拥中,看起来精神抖擞的特鲁多开心地与人合照、自拍,给粉丝签名,引得部分粉丝惊喜大叫,但也不断有过路人问特鲁多“花6亿多值得吗?”,“花费6亿多元获得这个结果,你满意吗?”特鲁多一概装听不见,不予回答,继续微笑着和粉丝互动,其实欢笑的特鲁多心理很清楚,这次选举过后他和自由党的日子将更加艰难,这一点从他大选结束凌晨一点发表胜选演说时疲惫的表情就可看出。

M. Trudeau, de profil, se fait prendre en photo (égoportrait) aux côtés d'une femme. Les deux sourient et portent le masque. Ils sont entourés de gardes de sécurité et de journalistes.

为了获得选民的支持,自由党曾在疫情和健康、经济增长、气候变化、民生、原住民社区等诸多领域提出多项竞选承诺,重新执政后就需要付诸于行动并实现这些承诺,不能再继续停留在口头上。不过稍微梳理下就会发现,摆在自由党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中至少有5个方面前途暗淡,或者说从自由党6年来的执政经验来看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首先就是经济恢复必须解决的劳动力人手短缺问题,这已经成为全国性的危机,特别在魁省、安省和卑诗省等经济大省。在刚刚过去的6月份,全国有81.6万职位因无法招到人而空缺,其中仅魁省就有21.9万,这些职位的平均时薪在22元左右。与此同时,加拿大的失业率又达到8.1%,如此高的失业率和如此多的职位空缺显然是不合理的,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有企业主、商会站出来表示联邦政府慷慨的疫情救济金阻碍了人员招聘,这项补助政策原本应该在今年10月23日结束,现在随着自由党的再次上台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自由党在竞选中承诺了多项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就业和商业福利,目标是要恢复疫情期间失去的100万个工作岗位,不过仅靠发钱是否能解决劳动力紧缺的问题还存在疑问。

其次是政府债务问题。根据议会预算办公室(PBO)的数据,仅今年财政年度的赤字预计将达到1380亿元,这将使联邦债务总额膨胀到惊人的11940 亿元。但在自由党人的认知里,只要GDP的增长超过利率,且偿债费用保持在较低水平的话,为刺激经济、保障民生而进行激进的债务扩张就是可持续性的。因此自由党只注重降低联邦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 (GDP) 的比率,也就是说只要降低债务相对于经济的比重即可,而不需要关注债务数额多少。这个理念没错,不管是债务规模扩大也好,赤字不断增加也罢都不是问题,只要经济增长的速度足够快,债务在社会经济中的比重就会不断下降,最终降低到对经济发展而言无关紧要的比重,这也是二战后加拿大摆脱巨额战争债务的成功方式,但问题是那时有个全球性的战后经济大爆发的背景,保证了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现在的问题是疫情后如何刺激并保证经济增长?这才是加拿大经济的最大难题,也是新冠病毒疫情之后,全球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大家的日子都很难过。

第三是与债务相对应的增加政府收入问题。今年选民对投票参与热情不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各党都没有拿出有说服力的经济政策纲领,都是各种“花钱方案”,而没有提出提振经济,促进投资增长的办法。在自由党政府今年春天提出的财政预算中列举了多项增加收入的政策,比如对非加拿大人、非居民拥有的空置物业征收一项1%的国家税,并从2022-23年开始执行,但却没有给出具体的信息,比如判断房屋“空置”的标准是什么,哪个机构以何种方法来征收等;再比如对香烟、电子烟以及豪华商品征税等。另一张牌是从2022年1月1日起对谷歌、Facebook、Netflix、Amazon和Spotify等互联网巨头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夸口说仅这一项可每年带来约6.8亿元的收入,在5年内给加拿大带来34亿加元收入。不过这笔税收能否收得上来还很难说,一方面这些互联网巨头早就采取各种方法在世界各地避税、逃税,自由党的预算案中都没提及“避税天堂”的名词,更别说设立措施堵截资金的流向了,况且这也需要全球合作才能实现;另一方面是这些巨头的母国——美国的强烈反对。美国贸易代表早就指出正在考虑对6个已经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来反制,这些国家分别是奥地利、印度、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和英国,包括美国的铁杆盟友英国,如果加拿大真的从明年1月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定会招来美国的报复,征来的税是否能抵偿美国的报复加税还很难说。

第四是与经济紧密相关的令人忧虑的高通胀率。疫情爆发以来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在稳步上升,今年8月份的通货膨胀率更是高达4.1%,是18年以来最高的,看趋势还会持续下去。这一轮小到食物,大到房子的商品价格上涨虽然有疫情的暂时性因素,但经济专家们普遍认为已经蛰伏了三十年的通货膨胀这次真的要来了。因为过去多年美联储带头采取超低利率加量化宽松的刺激经济措施,不管经济是否真的受到刺激,金融市场却实实在在地充斥着泛滥的货币。国际市场流动性泛滥,国际资本借实体经济的供需失衡趁机投机炒作,推动大宗商品尤其是工业金属和农产品价格的大涨,从而加大了各经济体的通胀压力,成为通货膨胀的温床。当市面上用来流通的钱多到超过经济增长的需要和货币背后的物质基础时,货币购买力也就小了,对于居民来说,直接体验就是“东西变贵了”,钱不值钱了,不仅会直接影响民生,还会导致资产泡沫化,进而加大金融市场风险等负面影响。面对通胀的风险,特鲁多的自由党没有提出任何减轻通胀压力的措施,还表示会一如既往地坚持量化宽松政策。加拿大央行则采取“鸵鸟政策”,多次重申现在的通胀是暂时的,更不会提出降低通货膨胀的具体措施,加拿大的通胀压力在可见的未来无解。

第五是住房问题。加拿大是G7国家中住房率最低的,每1000名居民中只有424套住房,房价却是增长最快的。面对持续高企的房价,自由党承诺了一系列措施帮助加拿大人置业,包括设立首套住房储蓄账户(first home savings account),允许40岁以下的加拿大人为他们的第一套住房储蓄4万元,并在买房时免税提取;把首次购房者的税收抵免从5,000元增加一倍到10,000元;在未来四年里建设、保存或翻修140万套住房以增加住房供应;在未来两年内禁止外国人拥有加拿大住房;对住宅房产征收“反炒房税”(anti-flipping tax),房主必须持有房产至少12个月,否则将面临重税;增加房价透明度,方便买家了解近期房屋销售价格的历史,要求代表买卖双方的房地产经纪人披露更多信息等,但最终的结果如何还很难说。

除了上面提到的5点,特鲁多面对的难题还有很多,包括如何控制加拿大的疫情、和原住民和解以及解决原住民社区各种民生问题、多项环保目标没有达成、孟晚舟事件如何解决等等,相信胜利带来的喜悦很快就会被各种焦头烂额所取代。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