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治安素描:犯罪率下降 仇恨犯罪大升

七天记者 颜宏

v2-b4fa0dff3c0d3461de23618f2cf1a114_720w

众所周知,去年新冠疫情以来,针对亚裔的歧视、仇恨犯罪在加拿大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有所抬头。特别是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大力宣扬“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功夫流感”等充满歧视性的言论,引发一些极端或反智民众对华人、乃至亚裔的仇恨,针对亚裔的歧视、仇恨等言论和行为层出不穷,北美多个大城市包括华人聚居集中的蒙特利尔、多伦多、温哥华等城市都曾爆发过规模空前的“反仇视亚裔、反种族歧视”的抗议示威集会和游行。但当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去年犯罪活动的统计报告公布全国的种族仇恨犯罪飙升数据时还是让人吃了一惊,特别是针对华裔、韩裔等东亚裔民众的犯罪行为更是飙升了301%,也就是增加了3倍,这是统计局在2009年设立仇恨犯罪数据统计以来的最高值,而且是在加拿大的犯罪活动整体下降的大背景下产生的。

此消彼长

如果抛开仇恨犯罪、涉枪犯罪、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性侵等几个小项外,统计局针对所有警方报告的犯罪活动的统计显示去年全国的犯罪率有所下降,是最近5年来首次出现的非增长趋势,犯罪严重程度指数CSI(Crime Severity Index)从2019年的79,8%下降到2020年的73,4%,与十年前的2010年相比,更是下降了11%。CSI指数是衡量加拿大警方报告的犯罪活动数量和严重程度的指数,以2006年的数值为基准值100,下图清晰地指出了最近20年来加拿大的治安情况变化,即从2003年开始,全国的犯罪活动一直呈现下降的趋势,但从2014年以来,加拿大的治安开始恶化,各种犯罪活动呈现上升趋势,直到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在经历了五年的增长后,犯罪严重程度指数的所有衡量标准(整体CSI、暴力CSI和非暴力CSI)首次出现了下降。

加拿大统计局在报告的开篇指出新冠病毒疫情的大流行对加拿大的经济、医疗保健系统和整个社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限制病毒传播、抗击疫情而采取的各种防控措施,如“居家令”、“封闭”、“限流”等对加拿大人的社会和经济活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负面影响甚至破坏,也改变了人们的互动、社交、学习、工作以及消费的方式。

由于“居家令”和其他抗疫限制,许多加拿大人长时间呆在家里,很少外出,甚至不外出,大大减少了多种犯罪的可能性。用于衡量犯罪数量的指数——犯罪率去年下降了10%,每10万居民中只发生了5301起,全国警方报告的违反加拿大刑法的案件超过200万起(不包括交通犯罪),比2019年减少了19.5万多起。直接原因是涉及财产的犯罪活动大幅减少,偷盗、闯入、抢劫等犯罪活动在疫情期间急剧下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统计局统计的犯罪活动数据仅限于警方报告的数据,如果公众不主动报告,警方是没有相关数据的。而2019年进行的一项社会调查发现,仅有不到三分之一(29%)的暴力和非暴力事件会被报告给警方。此外,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一些特殊情况也可能对公众报告犯罪情况、各种社会组织的运行以及警方出警优先事项等产生影响,降低对犯罪行为的报告或者干预数量。

疫情下人们不出门减少了犯罪活动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互联网与他人保持联系以及工作、上课、购物和获得医疗保健等,直接导致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刑事犯罪活动大幅增加,包括社交平台的种族仇恨言论、人身威胁以及借助互联网寻找受害者的性侵案件等。

凶杀案增多

与整体犯罪数量和严重程度都有所下降不同,去年加拿大的凶杀案件数量却在疫情期间有所上升。整个2020年全国共报告了743起凶杀案,比前一年多了56起。凶杀率从2019年的每10万居民中1.83 起增加到2020年的每10万居民中1.95 起,增长了7%,这是加拿大的凶杀率连续第四年高于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即每10万居民发生1.67 起。

凶杀率提高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是2020年4月发生在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加拿大历史上最严重枪击案。该省的一名假牙技师伪装成皇家警察在不到12个小时,约50公里范围内的16处案发地点射杀了22人,还有3人受伤,凶手本人最后被警方击毙。

在加拿大十个省份和3个地区中,阿尔伯塔省(增长39%)、新斯科舍省(增加29%)和魁北克省(增加10%)是凶杀案增加最多的省份。不过从凶杀率来看,除了西北地区和努纳武特地区外,萨斯喀彻温省的凶杀案发生比率最高,每 10 万人中会发生5.09 起凶杀案,其次是曼尼托巴省,每10万居民中会发生 4.50起。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各地发生的凶杀案中,原住民中发生的凶杀率最高,每10万居民中会发生10.05 起,比非原住民的1.42 起高出7倍。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统计局指出原住民经历的悲惨殖民历史,包括寄宿学校(最后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在1996 年才关闭)、强迫劳动改造、强制搬迁、重新安置等措施深深地影响了原住民社区和家庭。长久以来,原住民群体经常要遭受社会和制度的边缘化、歧视以及各种形式的创伤和暴力,包括代际创伤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等,让很多原住民不得不面临社会、经济生活方面的各种挑战,不仅滋生犯罪活动,也让原住民更容易成为犯罪行为的受害者。

除了凶杀案死者数量增加外,全国的涉枪犯罪活动也在大幅增加,且是连续第六年的上升趋势。其中尤以阿尔伯塔省(比2019年增加185 起)、魁北克省(增加148 起)和安大略省(增加132 起)的增幅最为明显。2020年涉枪的暴力犯罪中,包括故意开枪、枪支指向以及犯下可公诉罪行的案件分别有1,850 起、1,670 起、617起;而涉枪的非暴力事件,如持有武器和不安全存放枪支等的数量也是连续第六年增加,达到了每10万居民中51起。

仇恨犯罪大增

去年的新冠病毒疫情进一步暴露和加剧了与种族歧视、仇恨有关的犯罪。去年报告的仇恨犯罪案高达2,669起,比2019年的1,951起大幅飙升了37%,其中针对种族的仇恨犯罪几乎翻倍。与其他人口相比,属于有色人种的群体被骚扰或被攻击的事件是其他人的3倍,并在华裔、韩裔和东南亚裔群体中表现更为明显。而在各个省份中,针对种族或族裔的仇恨犯罪增幅较大的是安大略省(增加了321起事件),卑诗省(增加196起事件)和阿尔伯塔省(增加了105起事件)。最容易成为仇恨犯罪受害者的依次是黑人、东亚人、原住民和南亚人。

加拿大华裔平权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发布的调查报告曾指出,从2020年3月到今年2月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全国发生了1千多起针对亚裔的歧视和仇视暴力事件,包括无端地对亚裔面孔的人辱骂、吐口水、动手打人、纵火甚至杀人,还有无可计数的网络谩骂、诋毁、威胁言论等。在华裔居住集中的温哥华,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从2019年的12起猛增到2020年的98起,增加幅度超过700%。亚裔频繁遭到歧视或暴力袭击,一方面与涉及新冠病毒疫情的阴谋论以及无良政客的甩锅煽动有关,与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关系恶化有关,另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到北美文化中对亚裔刻板印象的影响,除了种族歧视外,还有很多作恶者认为亚裔“不会反击”,因此攻击他们“不会有后果”,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

其实种族歧视的现象在北美由来已久且深入骨髓,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黑人、原住民、穆斯林、亚裔等都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这一方面是因为白人的历史原罪,从惨绝人寰的黑奴制、种族隔离到种族歧视,再加上白人根深蒂固的优越感,让因歧视引发和积累的仇恨从现实层面看根本无解。另一方面也是西方制度本身的问题,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让资源越来越流向富有的阶层,穷者更穷,富者更富,把本来就处于社会底层的少数族裔推向更凄惨的境地;政府信奉干预越少越好,对普通民众至关重要的健康、教育、社会福利等问题不闻不问,任由他们在恶性循环里挣扎;还有代表群体利益的选举制度带来的弊端,任何一个政党若想赢得选举,都需赢得绝对或者相对多数,而少数族裔因为选民数量不够大,往往被各个政党忽视,甚至受到歧视和伤害。

新冠病毒疫情的到来进一步加剧了仇恨犯罪的发生,而互联网的普及更是为仇恨犯罪的大范围扩张提供了可能。曼尼托巴省Saint-Boniface 大学的犯罪学家Jean-Claude Bernheim指出在疫情下有关病毒的错误讯息乃至阴谋论的大幅传播使得种族主义情绪在网络上蔓延,并延展到现实生活,而“封闭在家”也让社交网络成为人们表达愤怒以及攻击的最主要战场。滑铁卢大学的教授Carmen Celestini 更一针见血地表示:“当人们面临灾难或恐惧时,找不到解决方法,仅能将责任推卸给他人而发泄,导致不少亚裔在疫情期间成为代罪羔羊。社交平台有责任过滤和阻止仇恨言论散播,不然会让更多仇恨言论和极端行为持续蔓延。”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在“言论自由”的政治正确下,还没有哪一个社交平台愿意担负起这样的社会责任。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