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永存要反思 和谐共处有未来——写在加拿大国庆日

七天记者 颜宏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日,俗称“加拿大日”(Canada Day),全国都会放假一天,各地也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这一天原本是为庆祝英国在加拿大的殖民地合并为一个联邦,也就是现在加拿大这个国家的前身。

1861年,主张工业化和西扩的美国北方各州和以蓄奴、种植园经济为主的美国南方各州之间爆发了残酷而血腥的内战,也让美国同英国北美殖民地的关系紧绷到了极点。尽管英国和加拿大并没有明确支持蓄奴的南方各州,但还是跟美国北方各州之间产生了许多矛盾。英国虽然声称保持中立,但显然更同情南方,并在暗中提供资金,甚至主张让当时的殖民地加拿大与南方联合,以达到削弱美国实力的目的。这既引发了加拿大国内的强烈不满,也引爆了美国北方上上下下对加拿大的强烈愤慨,以至于发动了数场针对加拿大的战争。随着战争胜利的天平逐步向美国北方倾斜,对期望南方战胜而防止自身被美国吞并的加拿大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仅是安全受到威胁,经济上也面临美国的制裁,再加上英国为应对来自德国的威胁而打算从加拿大撤回大量军队,这些因素都迫使当时的加拿大分散的各块殖民地之间不得不团结起来,考虑从英国手中夺回自治权,建立自治领,从而能够从美国南北战争的浑水中撤出。于是在1864年至1867年之间,来自各省的代表们分别在爱德华王子岛的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魁省的魁北克城和英国的伦敦市举行了三次讨论大会,确定了联邦的构架、联邦和省之间权利分配等各种细节问题,并向英国议会提交了《英属北美法案》(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1867年3月29日,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签署了这个法案,并从当年的7月1日开始实施。即使《英属北美法案》并没有给予加拿大完全独立的地位,加拿大仍然是大英帝国的一部分,英国女王依然是加拿大的元首,英国依然管理着加拿大的外交和国防事务,但一个被称为加拿大主权(Dominion of Canada)的新的联邦制国家自此诞生了,联邦拥有四个省份,分别是今天的新斯科舍省、新不伦瑞克省、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当时人口350万。被誉为“加拿大国父”的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受命组成临时政府,很快他就召集、举行了第一次联邦选举。

加拿大因此成为英帝国的第一个自治领,因而也成为不列颠帝国治下的一个既分立又从属,或者说自治但不完全自主的半独立国家。这样的国家身份及其半独立地位影响了加拿大的发展道路、政治制度及经济模式,也长久地影响着加拿大人的国家想象和国家诉求。

永远的耻辱

这之后,每年的7月1日被称为“自治领日”,并在1879年被正式确定为节日。1982年10月27日根据《加拿大法案》改名为“加拿大日”,俗称国庆日。每到这一天,在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山庄前都会举行盛大的庆典集会、文艺演出和焰火晚会,有时候还会有飞行表演,全国各个城市也会用诸如大蛋糕分享、焰火晚会、文艺演出、花车游行等多种方式来庆祝,一些移民较多的城市还会举行新公民入籍仪式。各家各户的门上、窗口上甚至车辆上也会插上国旗来表达庆祝。走在街上的民众或是手上拿着小国旗,或是在脸上画上国旗,穿戴着具有加拿大字样或枫叶旗图案的衣服或帽子等来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全国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去年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大部分地区的国庆日庆祝活动被取消或者改为线上进行。今年随着疫苗接种行动的进展以及疫情的放缓,人们原本期望着来场“报复性庆祝”的国庆日,但是,一个以“取消加拿大日(#CancelCanadaDay)”为统一标签、呼吁抵制甚至扰乱各地国庆活动的运动通过社交媒体的传播蓬勃开展起来,并得到广泛的响应,已经有多个城市表态将取消今年的国庆庆典活动。

抵制“加拿大日”实际上等于象征性地抵制对加拿大的国家认同,而这一象征性群体行动的导火索,就是今年5月份发生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5月27日,卑诗省的原住民部落Tk’emlups te Secwépemc First Nation宣布在该省Kamloops市一所已经被关闭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里发现了从未被纪录的215具儿童骸骨,最小的不到4岁,最大的也未成年,且都没有“任何死亡记录”,这个发现不仅震惊了加拿大乃至全世界,也再一次给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对原住民歧视、虐待乃至种族灭绝的耻辱历史增加了新的证据。这座发现儿童骸骨的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学校是在罗马天主教会领导下于1890年成立的,到了1978年才关闭,而这只是当时加拿大设立的136所类似学校中的一所,最后一所这样的学校直到1996年才关闭。其实在原住民社区,一个多世纪时间里都有传言说印第安原住民寄宿学校中存在很多未被标记也不被人知的大型“乱葬坑”,因为几乎所有的原住民社区都发生过原本在寄宿学校的孩子“神秘失踪”的事件,政府除了说孩子逃跑了,一直给不出证据或其他合理的解释。原住民社区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今天借助高科技的探地雷达终于有所发现,使得这一传言首次得到印证。

事隔不到一个月的6月24日,萨斯喀彻温省的原住民Cowessess First Nation部落,也宣布在当地寄宿学校Marieval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旧址附近发现751个被移除标记的原住民墓葬。Marieval 寄宿学校距离萨省省会里贾纳市(Regina)以东大约 140 公里,从1899年开始运行直到1997年,萨省东南部和曼尼托巴省西南部的原住民儿童都曾被送往这所学校。

6月28日,卑诗省的原住民社区Lower Kootenay也宣布在寄宿学校St Eugene Mission的旧址上发现了182座被移除标记的原住民墓葬,一些遗骸被埋在只有三到四英尺深的浅坟中。这所寄宿学校在1910年至1970年之间运作了60年,有数以千计的儿童在该学校上学,该校经常爆发流感、腮腺炎、麻疹、水痘和肺结核等传染病。2000年,该校遗址作为Eugene度假村重新开放。

原住民儿童骸骨的接连被发现揭示了加拿大“黑暗和可耻的一段历史”,联邦政府曾在5月30日宣布所有联邦建筑上的国旗降半旗,以纪念215名儿童的亡魂。不过各级政府包括总理特鲁多本人都承认这一发现不会是例外或孤立事件,联邦政府会为其他地方寻找原住民寄宿学校失踪儿童提供援助。

成立于2008年,独立于政府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专门负责调查、记录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历史,分析、评估这段历史对原住民儿童和家庭造成的伤害和影响。该委员会共花了6年时间在加拿大各地听取了6500多名证人的证词,于2015年12月公布的最终报告中将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制度定性为“文化种族灭绝”,并为推动和解提出了94项行动呼吁,但如今6年过去了,大部分行动呼吁都没有得到施行。有相关组织公布的调查报告称,截止几周前真正算得上落实的,不过区区其中10项而已。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调查中只查到4100名亡故寄宿生的名字,他们估计由于学校销毁了记录,采取各种措施隐瞒真相,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数字的10倍。

而就在5月份发现原住民儿童骸骨的Kamloops市附近,最近一段时间接连有4所建造在原住民保留地的天主教堂被焚毁,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事炒作所谓“原住民的怒火之焚”。对此许多观察家和当地原住民知名人士都指出,不论是传统、风俗或感情寄托,原住民都几乎不可能焚烧宗教建筑。

反思的国庆

就在加拿大自治领成立的那一年,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了臭名昭著的《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区区16条内容全部是针对原住民的排挤、清洗和歧视性政策。其实不仅加拿大的原住民受到迫害和歧视,华人也不例外地在加拿大遭受过长期被侮辱、被歧视、受损害的黑暗历史。1885年太平洋铁路完工后,忘恩负义的加拿大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限制华人入境的法律,引入了俗称为“人头税”的政策。自1886年起华人入境需支付50加元,这笔费用在1900年提高到100元,到1903年提高到500元,相当于当时华工两年的工资。1923年7月1日,加拿大开始实行后来被称为“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的“中国移民法”,直到1947年因为华人在二战中的勇敢和牺牲才被废除,但加拿大政府却到1967年才对华人开放移民政策,让华人用“独立移民”身份移民到加拿大。当时的“排华法案”规定只允许商人、外交官和学生入境,并且不仅局限于中国公民,即使是有英籍的华人也被禁止进入加拿大,在长达几十年里造成华人群体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许多家庭骨肉分离多年。因此也有很多华人称7月1日为“耻辱日”而拒绝庆祝加拿大国庆。

今年随着原住民儿童遗骸的陆续发现,越来越多的民众和团体纷纷要求取消国庆活动或者以另类的方式庆祝。比如里贾纳的社区活跃人士Prairie Crowe就表示在国庆当天不是通过传统的庆祝活动,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哀悼和反思。她计划收集751个背包,每个背包都装饰一个橙色的手工剪裁图样,然后把这些背包放在省议会大楼前展出,以纪念Marieval原住民寄宿学校发现的751座无名墓。

卑诗省的维多利亚市是今年首个取消国庆庆祝活动的城市,接着多个城市跟进取消原定的国庆庆祝活动,最大城市多伦多也取消了原定的国庆焰火,转为历史回顾、教育和反思之类的活动。更多的民众则在社交媒体上留言支持取消国庆日庆祝活动的做法,认为在如何对待本国针对原住民群体的黑历史、现在如何改善与原住民的关系以及如何消灭至今存在的针对原住民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上,在国庆日进行深刻反思和反省是第一步。还有人表示现在只要看见加拿大国旗就会想起原住民曾遭受的压迫和种族灭绝,作为加拿大人的自豪感立刻就没了,建议今年不要庆祝国庆,而应该与原住民一起悲伤。联邦总理特鲁多也在6月30日通过推特宣布,从5月30日起就降半旗的活动将持续到7月1日,并呼吁全国人民继续纪念那些过早被夺走生命的原住民儿童,同时反思寄宿学校的悲剧。

其实仅有反思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拿出切实的行动来真正消除过去暗黑历史给一些族裔带来的伤害,但在所谓“民选”的体制下,只有4甚至不到4年任期的政客又会有哪一个能制定出并能长期执行的政策呢?或许只能做些“沉痛道歉”,降半旗,在学校旧址上摆放鞋子、点起烛火之类的惺惺之态。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