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岛核污水入海 他们想算计谁?

七天记者 颜宏

经过几个月的小道消息流传,4月13日,受到国际舆论瞩目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以下简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污水处理问题(以下简称福岛核污水)在一片谴责声浪中拍板定案: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两年后把超过123万吨(可填满500个奥运会标准的游泳池)的核污水排放入太平洋。

Une vue aérienne de la centrale nucléaire.

航拍福岛的核污水储水罐

福岛核事故是迄今全球发生的最严重核事故之一,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影响。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专家组评估报告曾明确指出,如果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排入海洋,将对周边国家海洋环境和公众健康造成影响,同时现有经过处理的废水中仍含有其他放射性核素,需进一步净化处理。联合国原子能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报告也认为,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需持续跟踪观察。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则指出,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从排放之日起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3年后到达美国、加拿大沿岸,10年后蔓延全球海域。

污水的来源

日本福岛区核电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核电站,由福岛第一核电站和福岛第二核电站组成。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海岸宫城县仙台市以东约130公里的海中发生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地震。地震发生时,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3号机正在运行,4-6号机停机处于定期安全检查状态。地震发生后1-3号机的所有反应堆自动停止,应急柴油发电机也成功启动,但在地震发生40多分钟后,9级强震引发的巨型海啸多次袭击了核电站,设置在地下室的应急柴油发电机淹没在水中而停止运行,同时电器、水泵、燃料罐、紧急电池等大部分设备受损或被水冲走,导致堆芯应急冷却系统(ECCS)、冷却水循环泵以及海水冷却系统(RHR)统统无法运行。由于核燃料在停堆后仍然会产生巨大的衰变热,导致核燃料熔融脱落,烧穿了原子炉炉底。核反应到10年后的今天还在进行之中,每天不断有大量热量被释放出来,必须实时注水冷却炉温。虽然冷却水是循环使用的,但由于原子炉结构的损坏,来自周围山体的地下水和雨水也流入原子炉内,所以被核污染过的冷却水每天都在以新增150吨的数量增加。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这些核污染水被东电收集起来放在专门的罐子里储存。随着时间的推移,存核废水的罐子已经超过一千个,储存的水量已经达到了120多万吨,到2022年夏,就会达到设计极限的137万吨储量。

这个核污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核反应堆冷却水,而是直接接触了核反应堆从而带有高放射性的核污水,含有氚、碳14等多种放射性同位素以及锶-90、碘-129、钌-106等已知对人体健康和环境有害的放射性物质,其中,锶-90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一类致癌物清单,易导致白血病;碘-129则可以导致甲状腺癌。

由天灾引发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原本是一场4级事故,但东电先是瞒报、拒绝外部援助等骚操作错过了最佳救援时机,接着有负责抢险救灾的自卫队怕辐射而拒绝前往的扯皮、一线维修人员严重不足、政府救援组织混乱等各种人为原因生生拖成了七级事故,也是继原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之后第二个达到这一级别的核灾难。从事故发生后,就一直有专家、学者、观察人士批评运营商东电在事故前缺乏应急准备,事故后反应混乱、应对失误,加重了事故的灾难性后果。事故发生后,日本国会成立的独立调查得出结论称福岛核事故是“一场深刻的人为灾难”,指责东京电力公司没有达到安全要求,也没有制定应急计划。

自私的选择

事故发生后,面对每天都在以上百吨增加的核污水,东电很早就开始了全球性的舆论“公关”,淡化甚至美化核污水的风险。包括设置锶铯吸附装置、反渗透膜除盐装置以及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把放射性核素氚“吉祥物化”以宣传核废水的安全性等。在其官网上东电称ALPS充满吸附剂的吸附塔可以去掉除氚以外的大多数核素。氚是一种相对来说半减期短、危害小的放射性物质,世界现有的核电站基本都有日常性的氚排放。据此逻辑,东电将经过处理的仅剩下氚的“处理核污水”排入海洋符合国际惯例。

在2018年8月份以前,东电在提交的资料中一直声称经过ALPS处理后的核污水只有氚超标,是“氚水”,直到仙台的《河北新报》以及自由记者木野龙逸的调查报道披露了ALPS处理水中其他放射性物质也超标的问题后,东电才承认碘-129(半衰期157万年)、鎝-99(半衰期6小时)、碳-14(半衰期5730年)等放射性物质超标。不久后,日本专家再次发现问题,即经过ALPS设备处理的“处理水”其全β值与主要的七种核素之间合计值不符。在经过长达一年的搪塞后,东电终于给出答复,新增了不能被处理掉的锝-99与碳-14等超标物质,并最终承认目前存放在污水罐中的ALPS处理水有72%都超标,不能直接排放。在被揭穿“处理水”并没有完全处理的尴尬后,东电仍然坚持主张ALPS的有效性,表示经过稀释就可以解决“不完全”问题,但对如何稀释的方案和有效性绝口不提。

根据目前的信息,东电方面还没有开始对ALPS处理水进行再处理,自然也不能公开任何再处理后的检测数据,只是说ALPS是按照能够剔除除氚以外的62种放射性物质来设计的。但是,设计值不等于实际值,所以这种解释很难消除人们的担心。

日本政府在2013到2020年先后成立了“污染水处理对策委员会”和“ALPS委员会”,前前后后召开了35次会议以及多场听证会,专门探讨这些核污水的处理办法。针对日本向原子能机构提交的5种备选方案:“向深层地下泵入”、“向海洋排放”、“水蒸汽释放”、“电解为氢气释放”以及“深度地下掩埋”,从排放量、成本、工期、放射性污染规制,是否产生二次核废物等几个方面进行评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排放入海”是最便宜、工期最短、不产生二次核废物的方法 。

成本上排入海洋方案的费用仅需17亿~34亿日元,其他几种方案少则几百亿日元(蒸发方案)、多则几千亿日元(深度地下掩埋方案);时间上,排入海洋方案的准备时间最短,仅需16个月,其他方案则需2年以上;场地上,排入海洋方案设施占地面积仅为300~500平方米,其他方案多为2000平方米以上,掩埋方案甚至超过28万平方米。

国际环境NGO组织FoE Japan指出在福岛核电站的第七、八号机组建设预定地、埋土场及周边有一块约800×800平米的短期内不可能用于它途的土地可以用于建造污水罐。如果建造类似于储油罐的20个大型污水罐,按照目前每日150吨的污水增加速度,这些污水罐大约可以存储48年的污水量。考虑到氚的半衰期为12.43年,48年后再来排放ALPS处理水,那么最早出现的那批核污染水的氚浓度大约会降至最初的1/32,对环境造成的损害将大为减轻。

按照核事故处理的国际准则,事故处理国必须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善的手段来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所以FoE Japan认为日本政府并没有做到最善,还有可努力的空间。诚然,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过像福岛核事故这样产生大量核污水的案例,也就没有处理核污水的先例,这些放射性物质排入大海,到底会产生多大的远期危害还需要进一步的科学论证。但日本政府在没有穷尽解决方案、没有与邻国和国际社会协商的情况下,就擅自作出对己最经济的自私决定。一旦出了问题,日本真的能对全人类负得了责任吗?

一场天灾,硬是被日本人用十年时间拖成了危及全人类的人祸,他们哪怕有在切尔诺贝利事故中前苏联人一半的牺牲精神和责任心,也能在第一时间最大程度地控制住核灾。但日本人却把精力花在宣传上,一年20亿日元、30亿日元的宣传经费,都在为有一天把这麻烦以最省钱的方式甩掉做着准备。

可怕的算计

在日本本地居民、周边国家都在谴责日本政府这个自私自利决定的同时,美国国务院发布的声明却表示日方的决定“符合全球公认核安全标准”,并期待日方继续对外协调沟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在推特上发布了更具“感情化”的回应,称感谢日本在决定处理福岛核电站核污水方面作出公开透明化的努力,期待日本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继续协调。国际原子能机构居然发表声明称,该机构欢迎日本作出处理福岛核污水的决定,已准备好向日本提供技术支持,监督、审查相关计划的安全性及透明执行情况。欧洲各国也顾左右而言他,那些平时把环保大旗举得高不可攀的国家,这时集体装瞎装聋。就连一向怼各国政要环保不作为的环保少女Greta Thunberg都对福岛核污水问题视而不见,在无数网友的提醒下才发了一条推文,但内容只是复制新闻报道,没做任何直接表态,更没有提出实质性批评。

一向自喻为环保拥趸的加拿大特鲁多政府保持了可耻的缄默,各个媒体的报道也只是中性的介绍信息,对可能的负面影响只字不提。说实话,加拿大人在环保问题上是非常重视的,早在1971 年就设立了世界上最早的正式环境部门,在应对污染威胁、监测水和气候状况、保护和恢复自然环境等方面都是世界的领导者之一,甚至会为了保护一种会唱歌的小青蛙(rainette faux-grillon)而禁止一项含有1400套住房项目的建设。2018年,加拿大的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发布的一系列宣传广告引发全球的禁塑热。这些广告以夸张的手法,将塑料带来的生态灾难呈现眼前:海龟、海鸟、鱼类被吸管硬生生地插进口中,承受着人类滥用塑料所造成的恶果。现在加拿大却对可能贻害子孙后代的海量核污水进入大自然视而不见,真是莫名的讽刺。

PHOTOS] Greenpeace lance une campagne choc contre le plastique | JDQ

有了美国、国际机构的撑腰,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解决福岛不断增加的核污水一事,已经是“不能推迟”的课题,希望在近期内决定方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也在记者会上就中国、韩国等周边国家表示担忧一事称,“继续谋求包括中韩两国在内近邻各国的理解非常重要。”就是说我排放定了,周边国家担忧也没有用。

在日本宣布这一决定的当天,韩国外交部副部长崔钟文就召见日本驻韩大使提出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也指出日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商,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这种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将严重损害国际公共健康安全和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

日本东海学园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学者桥本淳寺则直白地表示为核污水排放问题已经不是单纯的环境保护问题,而是上升到国际关系、地缘控制的政治问题。菅义伟之所以在即将访问美国见拜登前放出这一震撼信息,摆明了就是与美国交换政治利益,即我支持你围堵中国,你支持我排放核污水。不过这些自私自利的政客们也不应该忘记,世界是紧密相连的,人类制造的恶果总有一天会报应到人类自己身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