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继续放水欲收割全球 加拿大或连带受益

七天记者 颜宏

继美国政府推出总额高达1.9万亿的抗击疫情、刺激经济的纾困计划后,3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又在匹兹堡宣布了一项为期8年,总预算达2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复苏计划。这个计划是拜登-哈里斯政府推动的“重建更好(Build Back Better)”政策的一部分,投资领域包括6500亿美元用于道路交通、航空航运和上下水系统;5800亿美元用于制造业,技能培训以及研发;4000亿美元用于家庭护理;3000亿美元用于住房和学校维护等。而这个计划还只是拜登-哈里斯政府的基础设施议程的前半部分,他还将在未来几周内提出另一项名为“美国家庭计划”的经济提案,重点在医疗、育儿和教育等方面投资,可能会使刺激计划的总规模再增加2万亿美元。

说到用大额投资拉动经济,美国可是这里面的行家里手。90年前让美国走出29-30经济大萧条的罗斯福新政(New Deal)本质上就是政府强力推行宏观政策来调控经济,可简单归结为大笔投资基础设施,激活经济,雇佣工人,缓解危机。现在拜登也计划如法炮制,还自称他的计划规模将与罗斯福新政以及林登·约翰逊的“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一样宏大。林登·约翰逊野心勃勃的“伟大社会”早已成了空喊口号、志大才疏的代名词,拜登会成功吗?不管拜登的计划是否会真的成功,拜登的话音刚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在4月6日预测说,借着拜登这个庞大的国家投资计划,今年美国将实现6.4%的经济增长,属于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也是美国1984年以来增速最快的一年。全球经济则在美国和中国的带动下达到6%的增长率,成为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增速最大的一年。

钱怎么花

众所周知,美国的大部分基础设施建于20世纪50年代,很多处于损坏、失修的状态,让很多第一次去往美国的人感到惊讶和失望。在拜登这个“不是修修补补的计划,而是美国一代人才有一次的投资计划”中,用于道路、桥梁、公共交通、电动汽车充电站以及其他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最大,高达6200亿美元,但涉及的里程只有2万英里,不到美国公路总里程数的0.5%,高铁建设更是被排除在外。

8年砸2万亿 拜登要做“基建狂魔”

拜登的基建计划还要发起一场耗资1740亿美元的“电动汽车革命”,计划在全国设置50万个电动汽车充电站,将遍布美国各地校车中的五分之一换成电动汽车,并计划在2030年前建设全国充电网络,这其实是给民主党基本选民——高科技产业、环保人士的回报。1000亿美元将用于升级电网,实际上是向清洁电力和其他能源转换,不仅资金规模不大,而且“绿色化”的所谓升级转换对解决美国多地区严重的电力缺口几乎没有帮助。拜登还计划用1110亿美元用于打造覆盖全国的宽带互联网,在大部分经济体都在加速5G基础设施建设的时候,美国还在为全国覆盖高速网而发力。

另外,拜登还希望投资4000亿美元,用于扩大老年人和残疾人的社区照护适用范围,资金主要针对该行业中“薪资较低、价值被低估”的工人,例如女性、有色人种等,这依然属于社会福利的一部分;计划投资2130亿美元用于建设和翻新可负担的住房;投资1000亿余维修校舍;投资1100亿元建设清洁饮用水设施;史无前例地投资1800亿美元用于非国防应用的基础研发,以提升美国在人工智能、生物科技、通信技术和清洁能源等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投资制造业3000亿元以及相关劳动培训1000亿元等。

钱从哪儿来

这2万亿从何而来,拜登给出的答案是为期15年的加税,将美国国内的企业税率由目前的21%提至28%,海外企业的企业税率从约13%提高到21%,以防止跨国公司将利润转移到低税国家;严格管理公司通过与外国公司合并的方式避税;对将资产转移到海外的公司取消税收优惠,对将工作外包到其他国家的公司取消税收减免;对公司给股东的分红收入征收最低15%的税;取消对石化行业的税收优惠;要求美国税局(IRS)加紧对大公司的审计等。根据拜登的说法,仅针对全球收入的税收一项,就能在未来15年筹集1万亿美元。但这个税改计划意味着特朗普任内的标志性成就——为企业大幅减税计划将化为乌有,特朗普已经发表声明说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自我经济伤害政策之一;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则称该计划是“特洛伊木马”,共和党不太会让它通过。不过拜登政府的能源部长Jennifer Granholm 4月4日表示,如果无法达成两党协议,总统拜登愿意在没有共和党议员支持的情况下推进这个宏大的计划。另外,美国的商业团体虽然支持大规模投资基建,但强烈反对增税。

虽说加税是民主党的传统,但短期内不太可能通过税税筹集到这么一笔巨款,大概率绝大部分的资金还是要美联储超发货币来实现,这意味着拜登还是要借助美元霸权,通过向全球货币体系注水的方式以收割全球经济果实,为美国摆脱新冠病毒疫情危机以及提升基础设施与产业竞争力服务。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不论美国在哪个领域投资,最终都要通过美元货币的方式流通到全世界,由全世界来承担由此而带来的通胀后果。

其实拜登的这个主意并不新鲜,奥巴马在2008年和2013年曾分别提出84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的基建倡议和议案;特朗普上台后更是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十年1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但从奥巴马到特朗普,每一届美国政府都雄心勃勃地在执政一开始高调宣布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最终却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地方政府并不隶属于联邦政府,行政管理也和联邦政府基本没有关系。而搞基建这事儿,从设计到施工,到管养维护,会涉及到各个州的土地、人工、税收、环境等一系列问题,有无数的麻烦事儿要处理……光有钱是不行的。同时,这一计划的投入周期长达八年,很难起到立竿见影的社会经济效应,先不说国会是否批准,即使得到通过,拜登自己任期内能否坚持走下去都是个未知数。

利好加拿大

虽然拜登上台还不满3个月,但已经给美国的经济计划定下了基调:刺激计划不怕大,越大越好。在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时,当时的奥巴马政府比较谨慎,推出的刺激法案不够大。再加上有中国大手笔推出4万亿的刺激计划从而让中国第一个走出危机做对比,让美国各界形成了一种反思,反思的结果就是刺激计划一定要特别大才行。上次1.9万亿美元的纾困法案和疫情初期特朗普推出的刺激计划一样都是针对消费的,转瞬即逝,没有持续的推动作用。这次大笔投资基建的方向是正确的,有效实施的话能够长期促进经济增长,有益于解决经济增长、就业扩大以及减少贫富分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而与美国经济深度绑定的加拿大也会跟着分一杯美国经济利好的羹。

但是这一计划是建立在大量货币及财政投入的基础之上,必然会进一步强化金融资本,从整体上再次加大美国的债务负担,为接下来的经济与金融稳定埋下隐患。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美联储史无前例的流动性兜底,增印货币是2008年以前200年的总和,给市场注入了海量的资金,势必导致全球物价上涨。石油、钢铁、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必然会传导至产业链的下游,全球通胀效应早晚会传递到每个人身上,会影响到每一个家庭的生活。

过去一年来美国、加拿大房市的疯长就是一个具体的写照。这次拜登的基建计划中还包括投资2130亿美元计划用于建设和翻新可负担的住房,考虑到这只是联邦资金,再加上各州、市两级政府的配套资金和开发商的参与,又会有大笔资金进入美国房地产市场,给美国房地产带来又一个春天,也会帮助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继续维持在一个高平台的稳定期。

当然,这个大手笔的投资计划是否最终得以实施还是未知数,但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通过投资刺激经济的初衷上是一致的,区别只是投资的方法和侧重点有所不同。共和党虽然反对加税,反对向气候变化及清洁能源领域投资,但支持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再加上要和号称“基建狂魔”的中国竞争,没准两党会达成某种妥协,或者拜登一意孤行,强推该计划的通过。不论如何,美国经济活动的增长势必带动加拿大的经济活动,即使现在的美国政府奉行“购买美国货”原则让很多加拿大企业担心,但总体上加美两国的经济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本地的经济学家已经据此调高了加拿大GDP的增长预期,预测2021年魁省的经济增长将达到6%,安省达到6.1%,零售业的增长为8%,进出口分别增长10.6%和7%。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