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重重挑战 加拿大转向绿色经济

七天记者 颜宏

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简称WEF)因在瑞士的滑雪胜地达沃斯举行而被俗称为达沃斯论坛,是世界经济论坛的旗舰活动,每年吸引1000多家论坛会员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还会邀请来自政界、学界、非政府组织、宗教界和媒体等1000多名代表参加为期5天的会议,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国总统特朗普等国家领导人都曾出席并发表过主旨演说。2006年的WEF开始发布年度《全球风险报告》(Global Risks Report ),15年来,这个具有前瞻性的报告显示全球风险认知已从经济转向气候与自然。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全球风险报告2020》中列出未来10年中按照发生概率排序的10大全球风险,首次前五项都和环境有关,分别是极端天气事件(如洪灾、暴风雨等);气候适应行动的失败;重大自然灾害(如地震、海啸、火山喷发、地磁风暴等);主要生物的多样性丧失和生态系统崩溃;人为环境破坏与灾难(如土壤破坏及放射性污染)。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面对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衰退风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人类与自然的共处模式并积极倡导绿色生活方式。随着夏季到来、疫情得到阶段性控制,世界各国都在重新思考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并制定相应的经济刺激政策。如何走出经济阴霾、实现快速复苏,成为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的共同课题。其中,以绿色经济为核心的刺激复苏方案成为不少国家和地区的选择。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和魁省的CAQ政府不约而同把宝押在了这方面,寄希望通过绿色经济在降低碳排放、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还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供更多工作岗位。

联邦政府雄心勃勃

绿色经济并不是一个新名词,这一概念由英国经济学家皮尔斯(David Pearce)于1989年在其出版的环境保护宣言——《绿色经济的蓝图》(Blueprint for a Green Economy)一书中首次提出,是指以市场为导向,以效率、和谐、持续为发展目标,以生态农业、循环工业和持续服务产业为基本内容的经济结构、增长方式和社会形态。如果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是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一场影响深远的公共卫生危机,那么气候变化则是人类面临的更长期、更深层次的生存发展挑战。

近年来,各种极端天气事件在世界各地频发,给生态环境和人类的生命安全、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日益严峻紧迫,各国民众和政府对于保护环境、保护自然、降低碳排放的重要性认识在不断提升,绿色经济与可持续发展成为热门话题,也是政客们获得选举胜利的重要砝码之一。

在2019年的联邦选举中,前次大选中大胜的自由党风光不再,只获得了33.1%选民的支持,议会席位从2015年选举结果的184减少到157,不得不以少数政府执政,时刻担心政府倒台,而能让特鲁多勉强获胜的关键就是其政纲是以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为中心的,承诺致力实现零碳排放目标,并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五年一次的碳预算等,这也成为新一届政府施政报告中的五大重点工作之首,但新冠病毒疫情的到来打乱了自由党政府的原有安排,也引发了政府内部关于加拿大经济向左还是向右之争。

今年7月份因WE Charity赞助丑闻而辞职的联邦前财政部长比尔·莫诺(Bill Morneau)做出辞职决定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特鲁多的经济重启理念不同。特鲁多和莫诺的分歧代表着摆脱疫情对经济影响的两种方式。一种是激进的、通过巨额投资刺激经济,并实现向绿色经济的转向;另一种则是保守的、通过控制财政赤字规模保证经济不崩溃以等待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而莫诺的离开意味着特鲁多激进刺激经济理念的胜利,他在后来任命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为新任财政部长的新闻发布会上也直言不讳地表示政府不害怕财政赤字,强调加拿大的债务情况在G7国家中算是好的,国家有能力负担,同时现在的利率非常低,借贷的成本比较小,疫情扩散之际,也正是努力重振经济并向绿色经济转型的好时候。

在9月23日国会重开后由总督帕耶特(Julie Payette)宣读的新施政报告中,自由党再次明确宣示现在不是紧缩的时候,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加拿大人经济的影响已经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要糟糕,同时这些负面影响不会是短暂的,将长期存在。现在加拿大正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自由党选择在这个严峻的时刻主动出击来遏制这场全球危机,重建加拿大,并以健康、经济、平等和环境四大支柱为中心列出了80多项新政策和措施。

Le discours du Trône est adopté | Radio-Canada.ca 雄心勃勃的特鲁多承诺将立法制定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并从2025年开始,设立每5年温室气体减排额度,为达到这一目标并发展绿色经济,联邦政府将大力鼓励节能翻新房屋和建筑物;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产业;设立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基金;鼓励使用零排放的电动车;对企业排污定价;保护水、植被、海洋、生物多样性等等。

同时,一直不把环保当回事,不仅退出《巴黎协定》,还在各种场合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并提倡以化石能源为基础工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的选举中败给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这会极大地促进北美各地区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拜登认同环境变化以及全球变暖是对人类生存的巨大威胁,美国对此需要承担道德义务。他不仅承诺重返《巴黎协定》,还计划出资1.7万亿美元促使美国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样,加美两国就可以联手开发清洁能源,打造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创造以环境保护为基础的新经济增长点。

据悉,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可能会在下周推出其温室气体减排法案,正式承诺加拿大要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目标。

魁省政府将禁售燃油车

不仅联邦政府在行动,魁省政府也在11月16日推出了自己的绿色经济发展计划。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首先承认魁省在2020年没有达到预定的、比1990年减少20%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不仅没有减少,魁省的温室气体排放在2015到2017年之间反而增加,但省长以及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厅长Benoit Charette信心满满地表示这不会阻碍魁省到2030年达到预定减排目标,即比2009年减少37.5%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总量高达2,900万吨的二氧化碳。

为达到这一目标,魁省将在未来5年内投入67亿元大力发展绿色经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在魁省的温室气体排放中,超过43%来自交通运输,因此预算的一多半都将用于交通运输行业,包括13亿元用于鼓励购买电动汽车、安装充电桩等基础设施;10亿元用于校车、长途汽车、出租车等集体交通工具的电力化;另外13亿元将用于公共交通项目建设,包括6个有轨电车项目、蒙特利尔的蓝色地铁线路延长项目等。

目前在魁省境内行驶的车辆中,只有2%的车辆是非燃油车,而且在魁省四轮驱动、耗油大的大型车辆最受民众欢迎,比如魁省销量最大的车型是福特的Ford F-150卡车,而汽车销售公司63%的陈列车型是SUV,如何改变民众的用车习惯将是一个挑战。魁省的绿色经济计划打算双管齐下,一方面是通过Roulez vert项目给予每个购买电动车或者油电混合汽车的人8000元补助(联邦政府再补贴5000),每年的预算金额是2.6亿元;另一方面计划从2035年起禁止销售个人使用的新燃油车,也就是说无论是购买新的普通轿车还是面包车、多功能越野车、卡车等都必须是电动的,两种情况例外,一种是商用、工业用汽车,另一种是二手车。除了魁北克省之外,制定类似禁令的还有西部的卑诗省,在2019年立法规定从2040年开始禁止销售燃油汽车,还有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但都没有魁省这么激进。

众所周知,魁省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具有天然的清洁能源优势,魁省政府将出资1.13亿元帮助本地企业进行能源转换和改善项目。同时,魁省还将拿出3.84亿元帮助各市镇政府为应对气候变化所做的各种环保努力,另拨款5600万元用于向民众传播气候变化方面的认知。

面对严峻的疫情和经济形势,包括中国、欧盟、加拿大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以及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重要国际组织都已经达成共识: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将是疫情后世界经济复苏的双引擎,而通过投资绿色经济不仅对拉动经济产生长期的正面影响,改善后的环境和资源也是社会、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