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让春天的抗疫努力付诸东流

image1024x768

七天记者 梓丰

在英国、法国、西班牙等春天爆发严重新冠病毒疫情的欧洲国家陆续进入第二波疫情后,魁省也开始步其后尘,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接连超过二百、三百、四百,直到超过五百,达到今年5月底时的水平,魁省公共卫生官Horacio Arruda在9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魁省已经进入了第二波疫情,如果民众不注意防疫规定,不保持警惕的话,很可能会很快进入需要重新封闭的红色预警级别。加拿大公共卫生部门也确认自8月中旬以来加拿大的有效传染数RT(Taux de reproduction réel)再次超过了1,并保持增长的态势,这意味着加拿大人如果不减少接触、控制病毒传播的话,将面临比春季更猛烈的疫情。

之所以会出现封闭近三个月的抗疫成果在短短几个星期就被消耗殆尽的严峻情况,主要原因就是民众普遍的放松和不以为意,毫无顾忌的聚会,不注意保持社交距离也不佩戴口罩,甚至故意和政府的抗疫规定叫板。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不仅普通民众这么想,就连一些医疗系统内部的人都会在全球死亡近100万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新冠病毒疫情就是一个大号的流感,而这几天引发满城风雨的CIUSSS du Centre-Ouest-de-l’Île-de-Montréal总裁Lawrence Rosenberg的言论就很有代表性,他在9月14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类似于季节性流感的呼吸道病毒,指出“据我们了解,它可能实际上没有季节性流感危险,它的传播能力可能不如季节性流感,但不同于季节性流感主要影响婴幼儿和老年人,它会影响各种年龄段的人,特别是那些年纪特别大和患有基础疾病的人。”

他领导的这个CUISSS负责蒙特利尔西南部地区居民的卫生、医疗、社会服务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庞大机构,拥有12,000名员工和大约600名医生,下辖犹太医院(Hôpital général juif)和各种各样的辅助护理中心,包括三家专科医院、五家CLSC、两个康复中心、六个CHSLD、两个日间老人中心和几个附属研究中心,为34.5万人提供医疗和社会服务。犹太医院还是蒙特利尔第一个收治COVID-19患者的定点医院,在抗击疫情链条中如此重要部门的领导人都是这个态度,如何能形成有效的高层指挥和上下一致的行动?更重要的是,与这个病毒斗争了8个多月后,医疗系统内部工作人员还对这个新病毒认识如此肤浅,没有真正认识到它的危险性。

神秘的病毒

实际上新冠病毒不仅非常危险还十分狡猾,它的传播力非常强,但致死率并不高,并不像埃博拉、SARS,甚至H1N9禽流感病毒那样危险,这就让民众,特别是年轻人没那么重视,不愿意遵守社交隔离或佩戴口罩等防止病毒传播的措施。而这个没有那么致命的新冠病毒恰恰形成了全球疫情的“致命性”,除了中国有效控制住外,全世界都处于与病毒共存的状态。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全球感染人数超过3千万,死亡人数近百万,人们对它的认识也在加深,不过虽然对这种全新病毒的传播方式、如何影响人体以及它引起的各种症状有了一些认识,但仍然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未解之谜。

这个病毒会让人失去嗅觉或者味觉。根据科研人员的统计,大约5%的轻症COVID-19患者表示他们突然失去了嗅觉,之后在某个时间又突然恢复了。与感冒导致的鼻塞不同,COVID-19患者是在没有流鼻涕或鼻塞的情况下失去嗅觉的。引人关注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的夫人Nancy Déziel就是发现自己突然失去嗅觉后才去做检测的,没有其他症状的她检测结果果然是阳性。

新冠病毒会引发儿童严重的炎症性疾病。自疫情开始以来,医学专家们一直表示这个病毒对儿童的影响很小,产生并发症的风险也很低,但自5月以来,美国、欧洲等国相继报告了与新冠病毒有关的罕见儿童炎症综合症(MIS-C)病例,加拿大也出现了至少46个类似病例。这些儿童的症状类似于中毒性休克(toxic shock syndrome)和川崎症(Kawasaki disease shock syndrome),表现为高烧、皮疹、红眼、肿胀和浑身疼痛等,已经造成4名美国儿童死亡。研究发现大多患有这种病的儿童已经感染或者正在感染新冠病毒,研究人员怀疑,引发MIS-C的不是这个病毒本身,而是儿童在感染后产生的对病毒免疫反应的一种形式。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最新刊发的一项新研究指出这种罕见炎症对儿童心脏的严重损害程度可能需要终生监测和干预。

新冠病毒会使人的血液凝结。而这些凝结的血块堵在冠状动脉中,可能会导致心脏病发作;堵在肺部中,会导致肺栓塞;堵在大脑中,有可能导致中风。尽管许多炎症性疾病都会增加血栓的形成,但COVID-19与血凝块的关系似乎比其他感染更为密切,特别是重症COVID-19患者特别容易发生血栓,有20-30%的比例,更令人担忧的是,即使立即使用血液稀释药物等标准性干预措施,COVID-19患者仍会出现血栓。

新冠病毒还可在人与动物之间来回穿梭。刚开始的时候,科学界普遍认为这种病毒来自于动物,穿山甲就为此背了黑锅。但随着疫情的大爆发,科研人员在家养或圈养动物,如猫、狗、水貂和老虎身上都检测到了这种病毒,怀疑是感染了病毒的人将病毒传给了动物。但荷兰几家水貂养殖场爆发的疫情,却显示病貂可以把病毒传染给人类。

这种病毒还会让人出现反复感染。最近,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一名33岁的男子在今年3月患上COVID-19并被治愈后,却在8月中旬从西班牙返回香港时,又被已经变异的新冠病毒感染。研究人员在《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撰文指出“这表明我们对这种病毒可能没有终生免疫能力。”而在一个名为Sermo的医生信息共享网站上,4173名接受调查的一线医生中有13%的人表示曾治疗过至少一名再次感染者。这把一个终极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倘若疫苗无效,我们如何与病毒共存?实际上迄今为止,对大多数呼吸道病毒而言,人类还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疫苗或治疗方法。

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

截止到目前为止的数据显示,感染新冠病毒住院后的死亡率远远高于流感。魁省每年因流感而死亡的人数在400人左右,而3月中旬爆发疫情至今已经造成5800多人死亡,加拿大全国的死亡人数也已经超过9200人。科研人员建立的疫情模型显示,加拿大的疫情曲线,特别是疫情严重的魁省和安省正处于生死悠关的“十字路口”,能否控制病毒的蔓延,取决于每一个加拿大人的行为。如果人们减少互相接触,不参加大型聚会,做好个人防护,仍有可能避免第二次封锁和全社会停摆。但如果民众不注意防疫,疫情曲线将急剧上升,日新增感染人数高达5000,远远超过春季时的疫情。

联邦公共卫生首席长官谭咏诗(Theresa Tam)在疫情通报会上指出自六月份以来,加拿大的感染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春天第一波疫情的感染者主要是老年人,住院和死亡的人数都比较多;现在大部分感染者的年龄在20岁到39岁之间,超过70%的感染者低于40岁,大部分是轻症甚至无症状,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也比第一波要少,但这决不意味着可以掉以轻心。在一个社区内,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交集,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很快就会危及到老年或者其他弱势群体。另外在低温环境下,新冠肺炎病毒在环境中存活的时间会延长,所以在秋冬季节更容易传播;再加上天冷,人们长期呆在室内、空气不流通、流感等季节病高发等因素,会使新冠病毒肺炎的诊断和控制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

面对来势汹汹的第二波疫情,普通民众能做的就是谨记遵守防疫规定。尽可能呆在家中,不与其他人接触;外出时与他人保持至少2米的距离,无法保持距离时佩戴口罩;勤洗手,勤消毒,不给病毒留下生存空间。

不过黑暗中的曙光已经显现,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表示目前全球至少有200个新冠疫苗正在研发,约10个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今年年底前,可能会出现一到两个成功的候选疫苗。希望到2021年,可以生产出20亿剂疫苗。

虽然加拿大本国研发的疫苗还没影,但联邦政府已经花大笔资金去押宝外国疫苗,至今已先后投入10亿元与Moderna、Pfizer、Novavax、Johnson & Johnson等国际巨头签署了购买协议,订购的疫苗总数已达到1.54亿剂,从而希望不管哪一支疫苗面世加拿大人都能在最短时间内可以接种。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