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救助究竟在帮谁?

七天记者 梓丰

自联邦政府4月份推出慷慨的紧急救助计划(CERB)后,就出现了各种形式的冒领、滥领、欺诈等行为,让纳税人辛苦赚来的钱流入不该获得之人的口袋。同时,这种名为救助,实为鼓励民众懒在家里、不出去工作的变相慷慨,也给工商企业招人带来困难,阻碍了各地的经济重启。

政府信任被滥用

如果说CERB项目在疫情刚刚爆发之时,确实帮助了那些因社会封闭、商业活动停止而突然回家的民众度过难关,但随着疫情放缓,各个地区都在解封、重启,各项经济活动正在逐渐恢复正常,这个项目已经成了鸡肋,不仅让那些懒惰的人不必担心生活压力而选择继续呆在家里,拒绝复工复产,更让那些从疫情一开始就坚持工作的人们觉得不公,自己辛苦上班,政府却让那些申领CERB的人舒舒服服地花自己交的税钱。

同时,由于疫情的突如其来,联邦政府为了尽快把钱发到有需要的民众手中,曾指示工作人员在审批CERB申请时可以不必理会其真实性,只要申请就发放,甚至即使意识到存在欺诈也照发不误,使得政府对民众的信任受到贪占小便宜、甚至犯罪分子的滥用,成为政府推出的所有救助项目里欺诈、滥领的重灾区,而为了讨好民众的特鲁多政府又多次宣布延长项目,使得原计划花费240亿元的CERB项目要预估至少要花费713亿元。

CERB项目实施不到1个月,Service Canada的一位官员就对国会议员表示,该部门已经确定至少20万人违规领取CERB。在社会以及政府开始关注CERB的欺诈问题,负责补助金发放的联邦税局宣布将追查后,仅仅到6月初,就有19万申请人主动退回了不符合资格领取的CERB款项。但在7月份又爆出联邦就业和社会发展部给多达221,320名已经在领取EI的人发放了CERB,误发金额高达4.426亿元,而该部门表示正在努力向这些没有资格领取或已不再有资格领取的申请人追讨CERB。

除了政府误发外,爱贪小便宜的民众以及有组织犯罪团伙也在CERB这块大蛋糕上大快朵颐。比如魁省三河监狱的两名囚犯申请并收到了CERB支票;再比如,因挪用儿童电视节目制作公司Cinar股东1.2亿元资金投资基金,并转移到巴哈马群岛据为己有的原总裁Ronald Weinberg被判金融欺诈罪名成立,监禁9年。他自2016年被有条件假释,在今年疫情期间,居然也给自己申请了CERB并收到了款项。还有犯罪份子通过使用他人身份、胁迫老人院的老人在申请表上签字等手段冒领CERB,甚至一个人冒领上百份CERB。

经济重启受阻碍

每周500元CERB救助金足以维持普通人的生活,让他们没有动力和需求出去工作,无论是封闭中还是重启后,所有经济领域都面临缺乏人手的问题,导致这一项目从推出就受到一些工商企业甚至魁省政府的批评。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Fédération canadienne de l’entreprise indépendante)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因为有这笔补助金的存在,让企业主很难召回员工。在被访问的4000家企业中,有近870家企业表示离职或暂停的员工不肯回来上班,而这些人中的62%是因为更喜欢领取CERB,而不是回去上班。

在联邦政府决定延长CERB的发放时间后,魁省劳工部长Jean Boulet在媒体采访中公开批评联邦政府的这一决定对各地复工复产、重启经济起到了非常负面的作用。需要大量人手的制造业、医疗护理业、建筑行业、食品业以及零售业的从业人员工资不高,甚至低于呆在家里领取的CERB的补助金。这项政策不仅不能激励更多的人回到岗位以恢复已经受到重创的经济,反而起到相反的作用,让很多人更不愿意回去上班。

魁省零售商委员会(Conseil québécois du commerce de détail)表示联邦推出的CERB 以及针对学生的补助让很多年轻人可以不工作,致使最少15%的工作岗位空缺,给很多企业的经营带来负面影响。魁省餐馆协会(Association des restaurateurs du Québec)也表示,由于可以申领每月2000元的CERB,57%的餐馆都出现招工难,他们急切盼望着9月27日后CERB 的终结。不过,CERB 结束后,特鲁多已经承诺会把它并入EI系统,但申请资格比领取失业金宽松的多,只需要工作120个小时以上就可以申请每周400元,最长26周的失业金。对于那些没有资格领取EI的人,还可申请以下三项新福利:加拿大复苏福利金(Prestation canadienne de la relance économique),适用于自雇或不符合EI申领资格的人,每周发放400元,最多持续26周;疾病福利金和照料他人福利金(Prestation canadienne de maladie pour la relance économique)分别适用于因新冠疫情不得不进行自我隔离的人或因新冠疫情导致学校或日托中心关闭而无法照料孩子的人,这两项的补助金额都是每周500元。

大量身份被盗窃

自慷慨而又不进行严格审查的CERB项目推出以来,使用别人身份冒领的诈骗活动就层出不穷。7月底时,加拿大反欺诈中心(Centre antifraude du Canada)接到了1333起涉及冒领CERB的身份盗窃案件,到8月底,该中心受理的欺诈案达到2600起,一个月内翻了一番,其中37%的欺诈案涉及魁省居民。

15岁的魁省少年Tommy Larochelle的经历就很有代表性。6月底,这名从来没有工作过的男孩收到一张887元的2019年报税退税支票。他的妈妈联系联邦税局才得知有人利用他的社会保险号和身份信息提交了2019年的报税表,申领了CERB,并打了3次电话要求把CERB款打入其提供的银行账户内,但税局的工作人员还是决定给他寄支票,才让他们得知情况,而如果税局没有寄支票给他,这名男孩可能要等到明年报税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被盗用。

随着CERB项目快要到期,骗子们变得更加疯狂。因为现在网上提交CERB申请后,Service Canada会给申请人邮寄一个验证码,凭验证码才能完成申请,于是犯罪份子就利用别人的地址发送申请,再监视邮递员的行动,试图盗窃Service Canada的来信以获得验证码。于是在Ville-Marie、Hochelaga-Maisonneuve等区开始有居民接连收到收件人不是自己、来自Service Canada的验证码信件,有的人甚至在3天时间里收到50多封类似的信件。

政府部门踢皮球

令人讽刺的是,在现行的体制下,骗子行骗非常容易,上网填个表或者打个电话就可以,而那些身份盗窃者若想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证实自己是身份盗窃的受害者却并不容易,这些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庭正面对庞大而僵化的官僚管理系统,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交涉都没有结果,比如Tommy Larochelle的母亲从发现骗局就试图让Services Canada明白儿子的身份被人盗窃,但却被Services Canada要求提交税局的文字证明,而税局则到现在都没有提供所要求的证明,交涉了两个多月,至今没有解决问题。而发现身份被盗的民众向加拿大反欺诈中心报案时,则被告知受疫情影响该中心的工作人员远程工作,无法处理更多的欺诈案,建议这些欺诈受害者向本地的警察部门报案,本地的警察部门却因警务繁忙或事情不紧急而拒绝受理。

蒙特利尔那些收到验证码的居民就曾拨打911向本地的警察部门报案,警局的回复是这类事情并非紧急情况,暂时不会处理,建议向Services Canada或者联邦税局报案;向Services Canada报案,却被要求向警察部门报案。政府部门之间互相踢皮球,不作为让这些骗子被抓获的机会非常小,如此低的犯罪成本无疑会鼓励骗子们变本加厉、前赴后继。

民主制度遭讽刺

其实,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欺诈冒领行为,政府的申请漏洞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为了堵住这个漏洞,特鲁多政府提出C-17号法案,对涉嫌以欺诈手段领取CERB的民众予以惩罚,欺诈者可能面临最高5,000元的罚款,甚至可能坐牢6个月,还对拒绝复工者提出惩罚。但这一法案还在起草时就遭到新民主党党领驵勉城(Jagmeet Singh)的强烈反对,他反对惩罚或监禁那些申请CERB的弱势群体,因为他们需要帮助。他还对惩罚拒绝复工条款指责特鲁多太荒唐,认为特鲁多不是让人们更容易、更安全地回到工作岗位,而是恐吓人们复工。提交到国会辩论的这项法案被三个反对党反对,Bloc Québécois反对的理由是这个法案只提出了处罚机制,而没有设立让那些领取最低工资的人可以领取一部分CERB补助金来弥补工资不足的条款;保守党的理由是不管疫情如何,国会要复会,不能让特鲁多一个人出风头,否则不讨论任何问题。作为少数政府执政的特鲁多最终妥协,不再提C-17号法案,还应新民主党的要求在6月16日宣布延长CERB补助金8周时间,以换取新民主党的支持,避免政府倒台,这大概也是所谓民众制度的悲哀吧。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