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式袭警,纳税人买单?当事人求偿120万

七天记者 颜宏

mamadi-camara-tlmep-feb-14-2021

今年1月份引发广泛关注的“Camara乌龙案”当事人、被无辜关了6天的Mamadi Fara Camara正式起诉蒙特利尔警察局SPVM、魁省刑事和刑事检控署DPCP(Directeur des poursuites criminelles et pénales )以及蒙特利尔市政府,要求赔偿近120万元,其中79万元作为他被非法拘禁六天以及由此带来的身体上、名誉上和精神方面的损害赔偿,15万元是对蒙特利尔市政府提出的惩罚性赔偿。Camara指控DPCP以及蒙特利尔市政府在此事件中存在多种违法、违规行为,包括非法拦截、根据种族样貌选择性执法、非法逮捕、警察过度使用暴力、案件调查拙劣、警察和司法人员发出侮辱性言论、讯问时暴力相逼、对其两次脱衣搜查、对其住所无理搜查等等。

今年1月28日下午17点左右,SPVM警官Sanjay Vig在Crémazie大街上拦截了正驾驶UBER汽车的Camara,并给他开了罚单。Camara提交给法庭的文件指控这名警官歧视性执法,仅仅因为他是黑人就拦截下他的车,对他也非常粗暴。

但就在这名有20多年警龄、并誉为“经验丰富”的警察转身走向自己的警车时遭人从后面用铁棍袭击,被打倒在地,配枪被抢走,犯罪嫌疑人还追着受伤逃避的Sanjay连续开枪。狼狈逃避的Sanjay躲到一家住宅呼叫增援,大批赶到现场的警察开始调查、搜寻。而在警官遇袭发生后,一直奉警察命令呆在车里的Camara见状马上拨打报警电话,一开始还错拨了991,之后才拨打正确的911电话报警,并一直呆在自己车里配合调查,直到晚上18点半左右,作为目击证人的Camara在接受完警察询问后被告知可以离开现场,于是他驾车回家。

被送到医院的Sanjay警官告诉同事,自己背对着施暴的人,没有看到犯罪嫌疑人的长相,但袭击自己的很可能是最后开出罚单的人。于是目击证人Camara在没有经过任何调查,仅凭这名警官的推测立刻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在他回到家时,已经有警察在等着他了。逮捕过程非常暴力,警察不是打开车门让他下车,而是直接将他从车窗里拉出来,惯到地上,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不能动弹。除了身体上的暴力,好几个警察还对他骂骂咧咧,使用侮辱性语言对待他。而在被捕后,尽管Camara不断申辩自己并没有袭警,是有另外一个人袭警,但无论是警察还是检控人员都对他的话嗤之以鼻,还有一名公诉人以“很快会有压倒性证据提交”为由推迟了他的假释听证会。

Camara被逮捕并被指控后,陆续有证人指出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到了2月3日,警方提取了事发大街上交通部的一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但由于距离较远,图像非常模糊,不过依然可以断定有另外一个人袭击了警察,Camara最终被无罪释放。2月4日,Camara的家人要求警察道歉,警察找到了第二名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车辆。2月5日,SPVM表示确认了第二名嫌疑人的身份,并在发现汽车的LaSalle区设立调查亭,寻找案犯线索并征求公众的信息。2月6日警察向Camara道歉,并被接受。2月10日,魁省宣布将由退休法官、前自由党司法副厅长Louis Dionne牵头对此案进行调查。

灰头土脸的SPVM给Camara道歉后,积极侦破案件,终于在皇家骑警、安省警察厅、多伦多警察局的帮助下在3月25日逮捕了真正的嫌疑人Ali Ngarukiye,他的DNA在袭警现场被发现,而受伤警察的DNA也在他的物品中被发现,目前他被指控包括蓄意谋杀、偷车等7项罪名。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