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2月15日)

 

【索菲诗集】

情人节的花

索菲

去Costco买菜

顺手给自己挑一大束花

这唯一形而上

与形而下共同的代言人

混在一大堆吃喝拉撒的

日用品里,被当作一件钢需

埋了单,如填补某项空白

找出三个大小不一的水晶花瓶

饭厅、书房、床头

目光形影所及之处,摆上一瓶

饭香、书香、花香三位一体

并非特别留恋或在乎这个日子

只是有某些时刻,希望自己

像花一样,被怜惜

 

【凤歌】

独处

苏凤

脱下腕錶的时光
追逐放慢
黎明已然行动
世局与梦幻
性命垂危

病毒不对人类怀有敌意
唯有国与国的角逐
来势险峻
天使保持沉默
恩泽来自山谷的孤独

倘若命运注定
我们非死不可
与己相关的事实是什么?
至少,我已经和你说

我爱你

【心海荡漾】

怀一瓣心香

   吕孟申

阳光在轮回的季节里穿梭

流年似水,编织梦中那件锦绣衣裳

花开花落魂归何处

潮起潮宕浪花逐波日夜流淌

淅沥的秋雨,是为你呢喃的心语

缠绵的念想,望穿盈盈秋水,心也苍茫

长雨潇潇,薄雾归雁,好似一行遥远的星座

背负沉沉的承诺,栉风沐雨向远方

穿过尘埃,穿透枯黄的荒草

黢黑沃土下面蛰伏的春天已悄悄启航

思念在叶脉中延伸,真情在苦寒中绽蕾

怀一瓣心香,迎一缕晨曦碾过四季风霜

多想做一只原野翩飞的彩蝶

不为独占春色,不负寂然的阳光

爱是唯一皈依的救赎

飞不过沧海是夙命,但只要活着就要自由飞翔

太阳照耀着万物生命

不会因为季节更替,熄灭光阴不绝的希望

让爱的温暖稳住那份日渐冰凉的萧瑟

星光月影摇曳谁的心事,迷离的灯火搅乱谁缱绻的心房

童年的故事,水泡般接踵浮现

岁月长河漂白了我们的鬓发,载走了芳华快乐时光

却带不走如海的深情,如山的记忆

无人时泪流满面,有人时泪流心里,甘苦自知不诉离殇

一片洁净的月光,一丝凄婉的忧伤

踏雪寻梅是梦中的童话,是诗人浪漫的情肠

雪花纷飞,飘洒着你的长发

轻摘一朵雪里红梅,在最寒冷的日子,为你理红妆

我是一朵雪花,在风中默默漂泊

在静谧中轻轻飞舞,痴痴守望

深情凝结成音符,编织成歌谣

用绝世的唯美,伴你走过一生一世的山高水长

 

【龙在天涯】

泰安印象

 龙晓初

巨石旁稍稍歇脚

遥望山路一条条挑山工

吟一首古谣

落下凤头百灵的羽毛

绿色装饰着单调

唐槐印着生命的记号

古侧柏有话与你聊

讲述小城千年的浪潮

梳洗河泼墨成画

朦胧的晨雾与云缠绵

伴着山与霞玉泉银杏下

日光把时间融化

 

【魁北克玫瑰】

纽曼街的春天(8)

陆蔚青

郁欢告别黑美人,下了车一直奔到唐人街的地铁站,地铁站对面就是假日酒店,她来到二楼酒吧,一水池的锦鲤在脚下悠游,远远的看到辛凯,竟是一团花白头发,郁欢的心砰砰跳起来,两个人伸出手匆匆握了一下,就散下来,好像触电一样。服务生过来问喝什么,郁欢说就红茶吧,服务生便将红茶,牛奶和方糖一一放好,两个人对坐着一时无语,还是辛凯说你胖了,郁欢听了,也不知道他是夸奖还是评判,就回话说,你也变了。

辛凯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细瘦的身材,头上顶着一头浓厚的黑发,待到中年人发福,一头黑发竟稀疏了,如今坐在郁欢对面,又清瘦了,原来白胖的脸,如今奇迹般反转,又变回了上大学的棱角和骨骼,头发好像也多了一些。相比之下,郁欢以前的瓜子脸如今玉盘般圆满。郁欢一时不知说什么,只将茶盏注满了,水立刻现出红色,郁欢不敢喝浓茶,片刻将茶袋拽出来,放在盘中。

辛凯原来是自驾游,他儿子在温哥华留学。今年来看儿子,租了一辆车,到东部来看看。郁欢对辛凯的自驾计划很赞赏,自己出国近20年,每天困在小店里,还没有自驾游过,这样说是对自由的概念有了新理解,郁欢说所谓自由是一种相对概念,人们说你去北美欣赏壮丽风光吧,可是我来了20年都为衣食奔波,去欣赏壮丽风光还真没有几次。

说起以前的熟人,辛凯带来他们的一些新消息,郁欢居然都不知道。郁欢便惊讶,惊讶之后说,天天在微信群里,没见他们说这些呀,辛凯笑一笑说,谁会在微信中说这些?微信也是个社交所在了。

辛凯又说最近心情不好才出来自驾的,他母亲去世了,这段时间一直抑郁。郁欢知道辛凯与母亲感情深厚,便也安慰感慨了一番。辛凯说不知道你这么忙,还想着我们可以一起自驾游。郁欢听了,心中跳了一下,莫名其妙的感到脸上火烧一样。郁欢说我哪里有你那样的经济实力,还要为稻粱谋。辛凯便不再说话,停一停说,我看你最近写的小说,那个叫《追踪谎言》的,很担心你。郁欢说,为什么?辛凯顿一顿说,担心那女角是你。郁欢听了忍不住要大笑,看看周围一片安静,便努力压着笑声说,谢谢你了,还当真了,那都是瞎编的。辛凯说总要有原型吧。郁欢说那也不是我。

酒吧里没有窗子,灯光暗淡,让对面的人显得模糊,产生了朦胧美感。郁欢看一下表,想到小五已经放了学,刘翔还在店里饿着肚子,虽然意犹未尽,却也站起来告辞。辛凯把郁欢一直送到楼下,郁欢说你回去吧,辛凯说我反正没有事,就送你到地铁。两个人慢慢踱着步子。唐人街上不知是什么活动,许多人都扮成动漫人物,有人像兔子,有人像金刚,走在街上过节一样,郁欢站在酒店门口,就此告别。两个孩子从他们身边经过,兴高采烈,风将郁欢的裙子吹起来,郁欢用一只手去抓那裙角,然后用手摁住,两个人突然无语,郁欢转身便走,听到身后辛凯说,我会想你的。

郁欢不敢回头,快步过了马路,走近地铁口,人多起来,她站在人群中慢慢回过身,想看看辛凯还在不在,她的眼睛越过人群,望着假日酒店,门口没有人,玻璃旋转门安静地停着一动不动,好像很久没有人动过了。

 

【九居如是】

别了,虚幻的爱情 (1)

九儿

阿秀其实早就醒了, 只是她不愿意睁开眼, 索性就这样闭着,脑子却像过电影一样。

她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在床旁边止住了, 有东西被放在桌子上。她感觉到有双手把单子向上拽了拽,盖住她露在外面的后背, 然后听到椅子被人坐下的吱呀声。 她知道是丈夫阿龙从外面买早点回来了。 她继续佯装假睡,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对自己处处迁就,无微不至照顾的老公,有时候他甚至卑微到尘埃里。躺在床上,想着阿龙的好,阿秀的眼泪顺着面颊就慢慢地淌了下来。

阿秀与阿龙结婚这么多年来, 她是“心在曹营身在汉“。 也就是说她的身体给了阿龙, 可心还在她的初恋情人那里。

阿秀的初恋情人是她的高中同学。大学的时候阿秀在南国求学, 恋人在北疆苦读。本以为两个人能够毕业分配的时候分在一起, 可谁想到,阿秀被分回了小县城, 而恋人却分到了滨海城市,实际物理距离并没有多远, 可大城市与小县城却是泾渭分明的一道天堑分割着这对年轻的恋人。 男孩子父母的态度让阿秀觉得低人一等,这对骨子里高傲的阿秀来讲很难接受。阿秀那时对未来很迷茫与担忧。 到了大城市的男孩子,一位名牌学校的大学生一下子成了单位里的宠儿, 争相提亲的叔叔阿姨给男孩子介绍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男孩子在人海里开始漂浮迷失方向。终于有这么一天,男孩在阿秀面前提起了一位城市女孩,眼里闪着光。阿秀知道, 到应该自己说结束的时候了。

阿龙是不知道这事的,只是听朋友们说过阿秀曾经的恋人如何如何的优秀,这不免激起阿龙的决心,一定让阿秀不失望。阿秀从未向阿龙提起过这段初恋,她想把这段情感埋藏。可阿秀心里还装着初恋情人的这个秘密 阿龙知不知道呢。知道, 因为阿秀晚间做梦的时候还会念出那个人的名字。开始阿龙很气愤也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几次都想质问阿秀,可作为男人的自尊,阿龙还是忍住了。后来愈发觉得阿秀的重情义,也愈发呵护这位痛苦的妻子。 阿龙常想如果能为阿秀分担一些心事该有多好啊。

阿秀曾在大街上对着一个背影脱口喊出那个人的名字, 阿龙就在身旁。 那时的阿龙心如刀绞,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可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问阿秀喊谁呢?阿秀很难为情地说了个谎话为自己的失态打圆场。 阿龙看着这个心爱的妻子,怜惜的目光里泛着星星点点。

阿秀感受到了阿龙对自己的疼惜爱怜,她也问自己这样对阿龙公平吗?可情感的潮水会淹没理智与伦理,况且精神的出轨谁又能知道呢。在这样的激流中阿秀有时觉得自己就像陷入了漩涡中,不能自拔。阿秀不时地责备自己,这让她更心力憔悴,在痛苦的纠结中消耗着自己。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