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击频发 从蒙特利尔看加拿大枪支犯罪

七天记者 颜宏

进入新的一年,除了疫情之外最吸引人关注的就是蒙特利尔一起又一起的枪击案,无论是连续三个周末的街头黑帮火并事件还是SPVM警察被人抢枪追杀而闹出的“乌龙案”、15岁无辜少女上个街就被枪杀的悲剧都不得不让人发出“蒙特利尔的治安到底怎么了”的疑问,魁省上到公共安全厅长Geneviève Guilbault,下到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再到普通的民众都在寻找答案。

Camara乌龙案

去年夏天以来,蒙特利尔就开始不断地发生令人震惊的枪击案件,主要发生在蒙特利尔比较贫穷的东北部,Ahuntsic-Cartierville、Montréal-Nord 、Saint-Léonard和Rivière-des-Praires等街区,连蒙特利尔的警察都表示发生在蒙特利尔街头的枪击事件呈现令人忧心的增长势头,差不多一天就有一起,而且因疫情下酒吧、脱衣舞厅等夜生活场所关闭,枪击案的发生地越来越靠近原本宁静、安全的居民区。除了忧虑高发的枪击案,增加巡逻人员的频次外,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却在这一系列的枪击案中表现得无所作为,甚至警员本身都能被人把配枪抢走并被人用自己的配枪追杀,至今抓不到真正的凶手,却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把无辜人士暴力抓走,监禁了6天。

让蒙特利尔警察陷入无能丑闻的“Camara乌龙”案件发生在1月28日下午17点左右,蒙特利尔警察局(SPVM)的警官Sanjay Vig在Crémazie大街上因正在驾驶UBER汽车的Mamadi Fara Camara使用手机而拦住了他,并给他开了罚单。Camara当时很不高兴,当场撕毁了罚单。然后这名有20多年警龄、“经验丰富”的警察就被人从后面用铁棍袭击,抢走了配枪,并被犯罪嫌疑人追杀数枪。狼狈逃避的Sanjay躲到一家住宅呼叫增援,大批赶到现场的警察开始调查、搜寻。在被送到医院前,Sanjay警官告诉同事,自己并没有看到犯罪嫌疑人,袭击自己的可能是最后开出罚单的人。于此同时,Camara拨打了911电话报警,并一直留在现场配合调查,一名叫做Juan Angel Flores的目击者明确告诉警察,当时除了警察外,还有两名男子,其中一名坐在灰色汽车驾驶座位的男子自始至终呆在汽车里,可以排出他的嫌疑,但他看不清坐在车里的到底是不是Camara。晚上18点半左右,接受完警察询问的Camara被告知可以离开现场,于是开车回家,但在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又上门来把他逮捕。逮捕过程非常暴力,警察不仅让他趴在地上,粗暴地把他顶在墙上,为了搜查他家还让住在房子里的人等在外面的一辆公共汽车里好几个小时。

Camara被逮捕并被指控后,陆续有证人指出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到了2月3日,警方提取了事发大街上交通部的一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但由于距离较远,图像非常模糊,不过依然可以断定有另外一个人袭击了警察,Camara最终被无罪释放。2月4日,Camara的家人要求警察道歉,警察则找到了第二名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车辆。2月5日,SPVM表示确认了第二名嫌疑人的身份,并在发现汽车的LaSalle区设立调查亭,寻找案犯线索并征求公众的信息,但至今还没有抓到犯罪嫌疑人,那把危险的配枪也没有找到。2月6日警察向Camara道歉。2月10日,魁省宣布将由退休法官、前自由党司法副厅长Louis Dionne牵头对此案进行调查。

这起案件因受害人的警察身份、警察配枪流失的高度风险、误抓者的黑人身份以及其高等教育背景,再加上出人意料的剧情反转引发了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持续成为最近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而随着更多细节的披露,蒙特利尔警察的办案能力和办案程序则备受质疑。

频发的枪击案

2021一开年,在Camara乌龙案之前,蒙特利尔就已经发生多起黑帮街头火并事件,不仅连续3个周末发生枪杀致死案,殃及无辜路人,甚至发生两个黑帮之间的报复、反报复枪杀活动,而大部分涉案人员都是警方熟悉的人士;Camara乌龙案之后的上周日,Saint-Léonard区又发生一起令人惋惜的无辜少女被枪杀案。一名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名叫Meriem Boundaoui的即将年满16岁的女孩,2年前怀着美好愿望来到加拿大与姐姐一起生活,没有犯罪前科,生活也比较简单。据同时在枪击案中受伤的驾车者描述说他和女孩3个星期前才通过社交网络认识,并不是太熟。事发当天,他们一起在附近的面包店吃东西,出来准备走时碰到3个他认识但并不熟的男子,都在20岁左右,双方于是2个在车里、3个在车外聊天,这时开过来一辆奔驰车,车上有2名男子。不知道因为什么,这2名男子就和那3名男子争吵起来,并互相谩骂,然后车里的2名男子就拿出枪来射击,连开6枪。与女孩聊天的司机看到枪时本能地低头,受了伤,而Meriem就没那么幸运,被击中要害。街上的3名男子中也有一人中枪后逃到了小巷里。他表示女孩完全是无辜的,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Meriem Boundaoui

其实不只蒙特利尔过去一年频发枪击案,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的治安情况同样在恶化,特别是最近两年,几乎是每隔一天就发生一起涉枪案件,刚刚过去的2020年更是成为其涉枪犯罪的高峰年,被誉为另一种“pandémie”。统计数据更显示,不仅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等大城市,从2013年以来,加拿大的涉枪犯罪一直呈现增长势头,也是过去10年加拿大治安恶化的主要原因。

在2019年进行的联邦竞选中,特鲁多的自由党就曾经允诺要在加拿大严格禁枪,并在2020年5月宣布禁止在加拿大使用和销售包括M16、M4、AR-10和AR-15等多达1500种的“突击型武器”,并提供6亿加元以市价回购枪主们手中的枪支。魁省政府去年10月决定拨款6500万元打击与枪有关的犯罪活动,枪击案暴增的蒙特利尔市政府去年圣诞节之前宣布SPVM将设立一个专门打击黑市枪支交易、非法拥枪、非常持枪的行动小组,预算为每年250到300万元,原计划今年1月底会正式上岗,先期由20多名警察组成,最终会有40多名组员,但现在说要推迟到2月中下旬才能开始。

枪案的背后

相对于美国的枪支随意买卖,加拿大的枪支管理要严格的多,社会上下也都非常重视打击涉枪犯罪,那为什么加拿大的枪击案却越来越多、屡禁不止呢?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着多重的社会、政治、经济乃至地缘因素。

首先是美国的因素。美国是全世界上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也是私人拥有枪支最多的国家,总数超过4亿,平均每人拥有1.1只枪,30%的国民持枪。这些民间数量庞大的枪支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加拿大走私,成为加拿大非法枪支的主要来源,而加拿大与美国之间长达8000多公里的边境也为犯罪份子提供了便利。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数据显示,从美国入境没收的枪支数量多年来都在1000支左右,数量虽然波动幅度不大,但犯罪份子的藏匿方法却越来越花样翻新,他们会把枪藏在汽车特制的空间里、汽油箱里、行李箱里或者绑在身上,蒙特利尔一名叫 Alexis Vlachos的枪支走私贩就想出利用边境上的公共图书馆来走私。美国的犯罪份子把枪放到Haskell图书馆的厕所里,他则去图书馆取回,用这种方法运进加拿大至少104只手枪。

因着加拿大政府的枪支控制,一些人无法合法拿到持枪证,即使有持枪证,一些连发、半自动等更危险的枪支也买不到,使得枪支走私的利润非常可观,让很多犯罪份子铤而走险,比如一把在美国二三百元买到的枪,在加拿大黑市上可卖到3000元以上。去年4月发生在新斯科舍省导致22名无辜者遇难的枪击案中,罪犯GW就没有持枪证,使用的武器是在加拿大黑市和美国非法购买的。可以说,如果不改变美国的枪支泛滥问题,加拿大的枪击案还会一再发生。

其次是经济的因素。大部分的涉枪犯罪发生在各种犯罪份子组织或团伙之间,而这些团伙成员主要来自无法融入本地社会的移民社区,特别是黑人、穆斯林等社区。这些移民社区本来就因语言、工作能力、教育程度等问题面临融入本地社会的困境,大部分家庭依靠最底层、最低工资的工作来维持生计,并不富裕,仅仅能维持温饱,多生活在房租便宜的贫困地区,更不会有储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的社会停摆对他们的影响更加巨大,直接加深了其贫困程度,甚至没有饭吃。失业、贫困、看不到出路的青年加入犯罪组织、街头黑帮的行列;经济的低迷不仅让各个行业的收入下降,犯罪团伙的收入也在下降,于是为了抢地盘、抢生意,各个团伙之间的火并也在上升,直接导致枪击案的频发。

第三是法制的因素。加拿大没有死刑,再怎么杀人也不用担心偿命,犯罪份子受到的惩处与其所犯罪行不匹配,不足以震慑犯罪。比如2017年在魁北克城清真寺射杀6人、射伤19人的Alexandre Bissonnette,虽被判终身监禁,必须坐满40年监牢才能申请假释,但其父母以及人权组织纷纷为他喊冤,认为他的犯罪是因为在学校时受到霸凌,防范类似悲剧的办法不是把人一辈子关在监狱里,而是在学校中采取有效措施杜绝凌霸行为,所以要求驳回假释前坐牢40年的判决,改为常规的一级谋杀25年,不需要考虑谋杀的人数,结果魁省上诉法院判定增加假释期年限不符合宪法,控方不服,双方的司法角力还在继续。

另外,在加拿大刑法中,同样的罪行,对未成年人的定罪量刑要比成年人轻得多,而街头黑帮的成员多是介于即将成年的青少年。比如温哥华一名化名S.S.(法庭保护未成年隐私)的16岁少年开枪射伤2人,却只判需坐牢7年多。据悉,这名少年开枪时正处在保释期。也就是说,之前他因为一些罪行被判入狱,但监狱和法庭认为他对社会危害不大,就将其有条件释放,重返社会。被释放后,他不仅没有遵守保释条件,还携带枪支四处游走,威胁证人并两度故意杀人。尽管两次杀人都未遂,仍对受害人造成了巨大的终身伤害。在两项故意杀人和一项非法持有武器的重罪指控都成立的情况下,只判入狱11年,鉴于他已经在看守所羁押3年,折抵刑期之后只需再坐牢7年零7个月。

加拿大不仅没有死刑,司法程序也特别漫长,并会充分考虑到犯罪份子的各种权利,辩方可以通过精神情况评估、司法程序漏洞、犯罪份子的悲惨家史等各种方法左右最后的量刑。

网上曾有段子说,加拿大是罪犯份子的天堂,因为警察无能抓不到人,法院无能判不了刑,监狱无能关不住人。无论是涉枪类的刑事犯罪,还是涉及钱财的经济犯罪,这里的犯罪成本都低得值得一些人冒险,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社会封闭、债务危机等各种问题无疑将会继续滋生更多的犯罪活动。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