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2月5日)

索菲诗集】

 

新年,我补了件旧毛衣

索菲

这么多年过去,我仍深爱着

开司米,柔软而脆弱之物

翻出一件褪色的海蓝色毛衣

居然有十多个可见不可见的小洞

仍记得第一次穿它的感觉

却不知何时有了一个接一个的

窟窿。部分是被岁月之齿啃噬

部分是疏于我的无知

灯光下,一针一线缝补它

仿佛缝补破碎的记忆

(记忆却是个骗子,它发给我们

不同的底牌和牌面)

明知难有机会再穿这件

满是伤痕的羊绒衫,只是不忍

看着所爱的事物,漏洞百出

却不做点什么

 

 

凤歌

寺院里的花

苏凤

直立的松枝
从左从右都是正面
伸展山中气韵

除了花
不考虑其他
寺庙里插花

任其变幻
幽禁升华, 忠实于

每天的日课

镜花水月浮于面
无边闲暇里
静听鸟飞过

*  (京都银阁寺花道)

 

心海荡漾

心若无尘岁月香

吕孟申

生命只是宇宙里一粒尘埃

只能依靠相携,而不是错开放手

林梢的雁儿远了,最后的回眸还带着眼泪的感动

枫叶似火而落,芦花如絮逐水流

魂无依,在灰色的天幕游荡

心随你走了,走进寒风无怨忧

即使梦冻僵,痴心未了

即使孤独难熬,也噙着泪上路朝前走

自从你走后,我的思念没有尽头

寂寞黄昏盼归雁,风雨里泪湿衣袖

想你就像这落叶的秋,片片惆怅越集越厚

剩下的思念,将跟飘飘的雪花一起飞

从月弯如钩到月满西楼

相思摘下一颗颗红豆,回眸独上兰舟

春去了秋来,喜欢的花开

眼睁睁地又看着它凋谢,魂何处君知否

时光匆匆过,青春年少的心不再有

被辜负的情怀早已释怀,想君念君心依旧

推开雾一样的夕烟,不系之舟随波漂浮,在念念秋水之上

风斜了雨,雨湿了衣,衣贴了人,人触了景,景伤了情,情悠悠

一个人的浮世清香,一个人的山高水长

梅开无声,雪落无痕,你来我等,哪怕风雨骤

岁月沧桑,谁不是赤条条而来,纵然万千不舍还是两手空空地走

真正能留给这个世界的是精神不朽

心若无尘岁月香,苦辣酸甜皆有味

一生起落沉浮,唯有初心不改,才能走得更久

让生活日久生香的不一定是花儿,而是心中那始终柔和的光

我们都需要一处角落来栖息灵魂,放慢生活的节奏

一处老旧的庭院,有花有草,有鸡有猫有狗

一盏温暖的灯,一杯清茶,一卷泛黄的书

待我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盼你我牵手蹀躞夕阳夫复何求

 

龙在天涯

 荷月桥守爱

龙晓初

一进入月河的入口,你会看见一座

叫“荷月桥”的石拱桥。

荷月桥的桥身有三个大桥洞,映在水面上犹如大

大的圆月。桥的两侧有石栏,石栏上站着

一只只帅气的狮子,有的在和小狮子一起

玩耍,有的在玩脚下的绣球,有的直视着前方。它

们就像英勇的战士,守卫着整个月河。 走上

荷月桥,看到的是一排排十分有特色的房屋,屋脊

有的高有的低,上面还有许多精美的

图案。屋顶上的瓦片都是黑色的,它们的墙

都是灰色的,墙壁上还有着

点点的斑驳,再加上红棕色的木门,真是

别有一番风味啊!不知道这些古老的房子

已经有多久的历史了呢

不知我心爱的人儿,何时会从房子走出来呢

我的女孩,请你走出来

别让我在你窗边一人等待

 

 

魁北克玫瑰

 纽曼街的春天

陆蔚青

 美丽的夏天,开满花朵的季节,郁欢目睹了马克和格伦的爱情,看着他们渐入佳境,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陷入了情事。突然有一天有人在微信中叫她,她没想到叫她的是初恋情人。郁欢的初恋来自于大学,那时候她爱上了高年级的同学辛凯。

郁欢曾经算过命,那算命先生说她命中注定是要嫁给白头翁的,郁欢吓了一跳,这白头翁到底要比自己大多少呢?算命先生翻了翻白眼,说这只是比喻,只要比你大,就是白头翁,郁欢这才放下心来。两个人有一段时间走的很近,也曾出双入对去图书馆看书,考试之前一起复习,还一起在食堂吃饭。他们貌似一对情侣,其实却没有说破心事,郁欢是因为女孩的矜持,她自认为天下所有爱情都是两情相悦,一点灵犀,并不知道生活复杂,并不如小说中写的。到了毕业的时候,辛凯的正牌女友浮出水面,原来是主管毕业分配的人事处长的女儿。辛凯果然如愿以偿分配到了某重要机关,郁欢因此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

后来郁欢认识了刘翔,也就把前事看淡了。尤其是结婚之后。她想辛凯也没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人家从来没说过爱你,没对你有任何语言上或者肢体上的表白,至于学习吃饭用友谊二字也可解释。尤其是做了母亲之后,郁欢对人间情事有了全新的理解,所谓男女之情,只是存在于以小时为单位的荷尔蒙爆发,她确定婚姻才是人生之大事。而婚姻的本质就是生活状态,你同谁结婚就有什么状态,与不同人结婚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她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她喜欢干什么就干做什么,刘翔从未有过微词。她兴致所致,便高歌一首或者大声叫几句古诗,刘翔也从来没有打扰过她的雅兴,当然也没有鼓励过她,刘翔当作没看见。这种态度让郁欢格外开心,这让她感到如入无人之境。

然而郁欢没有想到有一天,辛凯突然在微信里叫她。辛凯说我过几日到蒙城去,想见你一面,好久不见。郁欢很高兴,对刘翔说我要去会朋友了。

郁欢穿了件漂亮裙子,短上衣,把头发卷起来,特地去买了一双半高的皮凉鞋。她已经好几年不穿高跟鞋,也不穿裙子了。夏天空调,穿裙子冷,店里干活,高跟鞋也累。但这次,她着实打扮了一番。对着镜子,郁欢左看右看,对自己突然生出不满的心,因为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比出国之前胖了一圈,加拿大的甜饼干和浓郁的牛奶,生生把一个淑女催成玛达姆的样子。捏捏脸,不仅两腮下坠,下巴也成了双。郁欢对着镜中的女人沉思良久。她最终把衣橱中的衣服翻了一遍,又都扔到床上,穿上原来选好的出门。她对自己的张皇失措有些不满,对泛滥的虚荣也很不满。

 

 

九居如是

孩子,你懂的

朱九如

我被约在街角的咖啡店与小迈克见面,邀请我来的是大迈克, 他的爸爸。

大迈克说最好只是我出面,这样就能免除小迈克的敌对, 没有先设敌意的交谈就比较容易进行下去, 何况我又是他的阿姨。

其实我也好多年没有见到过小迈克了, 自从他上中学后就没了往来,甚至说没有了音信。我开始有些紧张与他的见面。

推开咖啡店的门, 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迈克 , 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又长高了,发型还是那桀骜不驯的样子,那忧伤压抑的气质又一次冲击了我,我的心有隐隐的疼。

小迈克原来与我女儿是一个小学的, 那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公立小学, 无论是入读学前班还是中间插班,竞争都非常激烈。女儿是学前班进去的, 小迈克是三年级插班进去的。我们两家都住在西南区,本来也不认识, 后来在学校的公告栏看到了“拼车“的信息就联系上了。 从那时起我们两家就开始拼车,早上他家送,晚上我家接。

“迈克, 还记得我你的九阿姨吗?“ 我坐到了他的对面。”当然记得阿姨了。他撩了撩他的长发,眼睛看了我一眼,就转向了窗外。窗外行人匆匆,各奔东西。

小迈克曾经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母亲做程序员,父亲大迈克在学校作科研工作。对于移民来讲,夫妻俩能够找到专业工作真的是凤毛麟角,太幸运了,那时夫妻俩被人羡慕死了。 可不久大迈克所在的学校消减研究经费, 他失业了。小迈克的母亲在美国找到了更高薪的工作,她暂时搬到那边去了。这期间,大迈克一边照顾孩子, 一边找工作。小迈克五年级的时候,我隐约听说他的父母在闹离婚。小迈克六年级的时候,母亲就很少从美国再回来了。

“阿姨,我知道 你约我来是我爸的主意。 他真的没必要管我的事情。“  小迈克看着我说。”你爸最了解你,也最爱你。 迈克,这次你应该听你爸爸的。“ 我有些激动。想着大迈克这么多年来既当爹又当妈, 带着孩子在新大陆打拼的不易, 我心里都觉得难过。

大迈克再也没能找到在大学实验室那样专业的工作了,后来在郊区的一个家具加工厂找到了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作。其实只是一个“环节”, 而且是最后的打包环节。 大迈克曾与我说起这个工作的简单程度, 比起卓别林的《摩登时代》里的那个工作还要简单机械,可是需要力气。由于在郊区,要走440与15号这两条高速,所以有时接小迈克就很晚。 冬天下大雪的时候,道路被封,大迈克开到我家的时候早已是“夜沉沉”了,小迈克在我家吃完饭后都睡了。这样的时候我们百般挽留, 可大迈克还是执意带孩子回家,第二天又起早送孩子们上学。由于长期过度疲劳, 曾经玉树临风的一介清朗书生, 变成了不修边幅地邋遢人,那带着油腻厚重大衣让人感到沉重与压抑。大迈克曾几次说起对于工厂生活的不适。嘈杂的车间,脏乱的厕所, 饭厅的狭小,如果说这些终究是物质因素,那么工作的枯燥、一成不变就会让人活跃的思想变得简单麻木。而工友间的关系却又微妙复杂,让他有时不知所从。大迈克一直在相对清净的象牙塔里工作生活,生活规律简单,拿吃饭来说,在国内研究所里上班时一天三顿饭有两顿都在单位的食堂吃,那品种还变着法子的不同,哪里知道人间底层人民为了生存的残酷。 工厂里的生存规则变了,力气是硬道理。有一次大迈克可能太累了, 与另外一位男工友一起翻转一块厚重的密度板时险些失手,多亏一位眼疾手快的女工帮忙才没有出事。在工厂里没有实质的力气, 可你厉害,“aggressive (攻击性)”别人也不敢惹你,可这些正是大迈克没有的,所以开始没少受气。 可大迈克骨子里始终透出来的不卑不亢,也让周围的人不敢随便造次。这第一份体力活,让大迈克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落窠的凤凰不如鸡”了。

“阿姨,你们总说对我好,可我为什么没有感到?!“ 小迈克有些嘲讽地对我说。

“爸爸辛苦地工作,省吃俭用也要把你送到私立学校。你看他那件大衣,多破旧了还再穿,不就是想省些钱吗?“ 大迈克的那件大衣袖子已经磨破了,缝好了依旧再穿。

“那 件 大 衣 他 也 可以  不穿, 也 可 以 不 做 那 份 不 适 合 他  的工 作。“ 小迈克看着我一字字地 说。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  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 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我想起了《白天不懂夜的黑》这首歌。

我不知应该怎样回答他,沉默不语。看着窗外,一辆公车正好到站, 下来了一些人, 又上去了一些久等的人。

“如果你是你爸, 你会怎样选择?” 我觉得可能通过这样的换位思考, 会了解小迈克的想法。

“我是我爸?!嗯。 我会这样。” 一下子打开了小迈克话匣子, “我先把旧大衣扔了,买回来一件新的。 然后我就换一个我喜欢的工作,实在不行,还可以到麦当劳打工呢, 也比我爸现在的工作好,工作那么远又累,回来即使不晚,也累得先睡一觉。我俩几乎都没有多少交流。” 我想起了一位作家说的,“我们坐在一起, 灵魂却在两个地方, 相隔很远“。 这样想的时候, 也想到了自己。 外面熙攘的人潮中,有多少渴求相知的灵魂, 又有多少走在一起的灵魂却很难相知相融。 “我要是我爸,就不强迫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做不喜欢的事就是不自由。” 小迈克说这话的时候, 特别的加重了语气。

“不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孩子, 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做着不喜欢的事, 而且他们都是像我与爸爸这样大的成人。 问问开出租的司机, 可能他曾经是机械工程师; 问问开杂货店的店主, 以前他曾经研究原子弹;再问问你打工餐馆的帮厨,说不定是一位博士生。 就拿朱姨来说,移民的第一个圣诞节夜是在多伦多的CN TOWER上作端盘子端碗的侍从,倒不是看不起侍从而是想说谁会放弃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不管圣诞夜去作侍从。白天我们被带到CONVENTION CENTER服务一个大型的圣诞派对,那洁白气派的瓷盘子盛满了美食,我们就像陀螺一样为一桌桌的客人服务,后来手累得都不知道放哪,脚跑得没了感觉,整个人是随着派对的节奏走。晚上我们又被带到了CN TOWER,为在那里庆祝千禧年的人们服务,过了子夜才回家 。后来与别人说起我曾经在CN TOWER上看过多伦多的夜景,看着别人羡慕的表情, 我都想笑。 当时阿姨看着万家灯火心里想的是孩子有没有吃东西,会不会好好地睡觉。也想着, 有一天我也会在那里拿着香槟的高脚杯与家人一起庆祝移民加拿大N年。“小迈克完全被我的故事吸引住了,他催着我继续讲,”阿姨的故事是很多我们那个年代新移民的故事, 其实你爸爸有很多的故事比九姨的更精彩, 只是你啊不愿意听。“ 小迈克看着我说,”我爸从来没有给我讲过。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不愿意做改变呢。” “没有, 你爸与我说过他曾想换个工作, 可总怕有风险,终究这个工作他做了快十年了。从书生好不容易修炼成工人, 从工人再想变成书生,也要修炼很多年, 何况现在岁数大了, 他不愿意再做很大的没有把握的改变。”  大迈克几年前曾经想过换个电脑的工作做,终究还是放弃了。

“阿姨, 我爸为什么干扰我的爱情,他没有这个权力!“小迈克提高了声音。

这也是大迈克约我来的原因, 小迈克在唐人街餐馆作男服务生的时候,被一位阿姨喜欢上了。 小迈克个子不很高, 可五官清秀, 尤其他的眼神忧郁深沉, 身上散发的落寞气质会击中某些人。这位阿姨是一位留守女士,先生在国内做生意, 她陪着小孩子在这边读书。开始她时不时就来餐馆就餐,选小迈克服务的那几个位置坐, 趁小迈克服务的时候就找机会与他交谈,后来说她的小孩子需要补习法语不知小迈克愿不愿帮忙, 提出的时薪报酬也很诱人, 小迈克就答应了。每周为她的孩子补习两次, 每次两个小时。开始补习的地点在公立大图书馆,后来因为小孩子不喜欢就改在了阿姨的家里。 小迈克很喜欢呆在阿姨的家里, 温暖放松。 每一次阿姨都会为他俩准备很多好吃的水果, 有时还与她们一起用餐。阿姨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他,他也从心里感激阿姨对他的关爱, 可小迈克从没有想到过爱情, 因为他还年轻。阿姨有一次趁着孩子不在, 跪下来请求小迈克作她的情人,小迈克对阿姨的感情也说不清道不明,可日久生的这份情让小迈克不知如何应对。 小迈克开始回避, 阿姨想方设法找到他,后来小迈克晚上居然不回家。大迈克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曾试着与小迈克对话, 可每次都被小迈克“你无权干扰我的爱情“怼回来。

“对于爱情这个话题我觉得只能谈论个人的感受,你是当事人最应该有感觉, 你觉得你们之间是爱情吗?你觉得她更像你的妈妈还是女友?“  小迈克沉默不语。缺乏母爱的小迈克得到的温柔是一位母亲的温柔。

阳光从咖啡厅的落地窗照了进来, 我看到长发遮住的小迈克那双忧郁的眼里,分明有一汪清澈的泉水在涌动。

 

 

“中原鹤尹杯”2021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征文启事

菲律宾华文闪小说学会为进一步繁荣风行天下、引领阅读新潮流的闪小说创作,扩大闪小说在海内外的影响,推出闪小说新秀与名家,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菲律宾华文闪小说学会、河北省文联《小小说月刊》杂志社决定继续在闪小说作家论坛(http://shxshyd.com/SHXSHLT4/forum.php)联合举办由中国著名书画家尹先敦先生赞助的“中原鹤尹杯”2021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
参赛要求及说明:
1、征稿时间:2021年1月1日至10月31日。
2、参赛者在闪小说作家论坛“原创版”发原创闪小说即为参赛。标题上须加【中原鹤尹杯闪小说大赛】字样。每文务必在600字内,含标题和标点。每位作者参赛篇数不限,题材不限,鼓励创新。
3、由版主组成月度评选委员会,对每月加精作品打分,去掉最高分与最低分,取平均分,单篇胜出(同一作者多篇取得分最高者),每月评出月度冠军、亚军、季军,入围年度总决赛。
4、《小小说月刊》开辟“闪小说大赛优秀作品选登”专栏,刊登月赛获奖作品与佳作,并积极向中外报刊推荐发表。此外,《小小说月刊》的“小小说微刊”微信平台开设专门板块,推送大赛佳作。
5、年度总决赛评奖
年度总决赛特邀知名作家、评论家、编辑担任评委。评选出年度一至六名,分别为冠军、亚军、季军、第四名、第五名、第六名,其余作品为年度优秀奖(同一作者多篇进入总决赛的,只取最高分的作品)。奖品为尹先敦国画和书法。所有获奖作品均颁发获奖证书。年度总冠军在《传奇故事  闪小说》杂志“名家构筑”栏予以重点推介。对年度前六名获奖者进行专访,作品向海内外知名报刊推荐发表。

主办: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

菲律宾华文闪小说学会

河北省文联《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承办:闪小说作家论坛
本次活动解释权归大赛组委会。

(感谢七天文学社会员、中国闪小说专业委员会会员、作家红山玉推荐本次活动)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