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文化视野(7月10日)

【芬芳文苑】

华夏文明的曙光(3)

——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

洪田

在介绍完后李文化、大亚湾文化后,按照常规,应该开始介绍仰韶文化。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仰韶文化在华夏文明的早期形成过程中有着鹤立鸡群的重要地位。但是,在我看来,在整个黄河流域,山东境内的文明建立和河南境内的文明建立有着同样重要的地位,而且有着自己独特、清晰的传承关系。因此,我更愿意先把山东境内的文化进行系统介绍。

在山东境内,后李文化的传承者是北辛文化。北辛文化遗址主要包括山东滕州北辛、兖州王因、泰安大汶口、江苏邳县大墩子、连云港市二涧村和淮安青莲岗等。经过碳14 测定,这一文化的年代在公元前 5400年至前 4400 年之间,距今6400年到7400年左右。它前承后李文化之波浪,后开大汶口文化之先河,是在山东境内发展起来的华夏文明渊源之一。

北辛文化时期的人们已经利用石铲、石斧、石磨盘、石磨棒、鹿角锄、蚌镰等农用工具,并且已经窖藏谷物。从出土的骨器、牙器、蚌器来看,当时的生产工具中截、劈、削、刮等不同用途的器物已经分别制作,制作石器、陶器已有专门分工。他们饲养猪、鸡、狗,同时用陶网坠、鱼镖等工具来捕鱼。北辛先民已经可以用骨针、石纺轮等把野生纤维和动物绒毛进行纺线或编织,制作成衣服。

当时的制陶、烧陶技术已比较先进,制作的器物不仅讲究生活的实用性,还讲究审美的艺术性,可以看出北辛先民的文化修养和情调。考古发掘出盖鼎、红顶钵、指甲印纹钵、红陶壶等不同的陶器。一些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发现为东方彩陶找到了渊源。在一件陶器的底部还发现了一对酷似鸟足的刻画符号,或许是早期文字的萌芽。

当历史翻到距今6500年,即公元前4500年的时候,以山东为核心的文化圈从北辛文化时期进入了大汶口文化时期。从公元前4500年到公元前2500年,这一文化时期历经大约两千年,直至后来发展成为龙山文化。

大汶口遗址位于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大汶口镇,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其分布范围主要在山东境内,同时分布于江苏北部、河南东部、安徽东北部,属于面积广袤的区域性文化。

大汶口先民以农业生产为自己的主要生产活动,主要的粮食作物是粟。猪、狗、牛、鸡等家畜、家禽已经普遍饲养。猪是非常普遍的随葬品。农业生产工具主要是磨制石器,已大量使用磨砺精良的穿孔斧、刀、铲等,收割工具还有骨镰和蚌镰,加工谷物的工具则是石杵和石磨盘、石磨棒。在这一文化的中晚期,还出现了有肩石铲、石镐和一些鹿角锄。

大汶口文化早期以红陶为主,晚期出现较多的灰陶、黑陶,并出现白陶、蛋壳陶等。器型有鼎、鬶、盉、豆、尊、单耳杯、觚形杯、高领罐、背水壶等,说明当时人们的生活已经日渐精致。许多陶器表面光滑,并刻有不同形状的纹饰。彩陶有红、黑、白三种颜色,纹样有圈点、几何、花叶等。这个时期制作的“薄胎磨光黑陶高柄杯”,代表了当时世界制陶工艺的最高水平,为以后山东龙山文化蛋壳陶的问世准备了条件。中期所生产的“兽形提梁器”也是工艺美术史上的珍品,晚期这类模仿动物形态的陶器制品逐渐增多。

除了将制陶业推向新的高峰,大汶口古人将骨器的雕刻技艺也推向了极致。他们雕刻的透雕十六齿象牙梳、花瓣纹象牙筒和镶嵌绿松石的骨雕筒等,代表着新石器时代制骨工艺的最高水平。另外,大汶口古人已经开始了玉器的制作,把玉石制作成不同的装饰品。

在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陶器上,已经出现了早期文字,形、义相关,一目了然,较前期诸文化中出现的刻符更有文字意义,为日后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骨刻文”奠定了基础。(未完待续)(2020年7月)

 

【鹏翔万里】

不是商事

贺鹏

秦伟已经是第三次给荆总送来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催款通知了。

荆总说放那里吧。

秦伟说,荆总,如果再不交费,人家就给咱们停了。

荆总说,停就停吧。

秦伟一下就急了,丰州有线电视可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啊,真的停了,咱们怎么办?

荆总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按照协议,公司在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独立运营“百姓健康”互动电视频道,每年需要给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缴纳200万元的频道占用费。可第一年的费用交完后,荆总就后悔了,第二年怎么也不肯再交这笔费用了。

直到秦伟再次接了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刘副总的电话后,才意识到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刘副总说今天再不交费,立即停止合作,切断播出信号。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是公司生死攸关的大事啊!荆总听了汇报,却淡淡地说,我本来也不想做了。

秦伟一听就跳起来了,荆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尽管我们还没有开始盈利,但最困难的投入期已经过去,眼看商家就要投放广告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你这人今天怎么了?就按我说的回复刘副总,想停就停。荆总很不耐烦地说完,还通知节目部不再向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提交节目。

荆总怎么了?说句实话,秦伟尽管是副总,可也不敢正面对抗荆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按荆总的意见给刘副总回了电话。可万万没有想到,荆总刚通知完节目部不再给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提交节目后又安排节目部全体人员立即放了假。

秦伟的胸口一阵剧烈地疼痛,他捂住胸口,凝视着窗外,一片乌云飘过,他的心情坏极了,荆总到底怎么了,这些做法明显是在自掘坟墓,可他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

秦伟突然浑身有一些哆嗦,荆总不是傻了,就一定是疯了——

可就在这时,荆总又推开秦伟的办公室,递给他一个“关于解除合作协议的申请”,要他传给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

秦伟一看是终止协议的申请,忍着胸口的疼痛,一把将“申请”撕了个粉碎,大声说,你疯了还是傻了?即使你不想干了,也要考虑考虑那么多员工吧,大家都不容易,怎么非要自己搬起石头往自己的脚上砸呢?

荆总见秦伟撕了申请,也不生气,自己重新又打印了一份,亲自给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发了传真。

荆总疯了,真的疯了!

不出所料,丰州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刘副总第二天就带着几个人来了公司。

想都不用想,完了!彻底完了!一个好端端的公司一夜之间就玩完了。

刘副总一行刚推开公司的门就问,公司的人呢?

秦伟不知如何回答,随意哼哈了几句。好在荆总及时赶到,和刘副总一行一一握手后,说各位领导也看到了,不是我不付费,是我真的干不下去了,人都走完了,还怎么干?

秦伟心头一激灵,面对的可是能一锤定音的刘副总啊,只要他的头轻轻一点,我们的项目就没了,项目没了,公司也就完了。

秦伟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荆总把刘副总一行领到会议室落座,秦伟给每人递了一瓶矿泉水,刘副总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才说,昨天我们研究了一下,你们运营的这个“百姓健康”电视频道很受丰州老百姓的欢迎,如果经营确实有困难,决定给你们免费。

荆总连想都没想就说,不行,您免费了,可我还要给员工发工资的,我哪有钱发工资?

刘副总停了足足有三分钟,一拍大腿,猛地站起身来说,现在和百姓健康相关的机构、产业都是盈利性的,只有你们的“百姓健康”电视频道是不忽悠老百姓的,为了丰州几百万老百姓,你做一个资金需求计划,我们给你补贴基本费用,全力支持这个频道!

荆总笑了,抓住刘副总的手说,好!有你们的全力主持,我继续做好“百姓健康”。

送走刘副总一行,秦伟一转身就给荆总竖了一个大拇指,牛!

荆总一伸手,把胳膊搭在秦伟的肩上,难道你前几天没看见上面的领导在丰州视察时,说了那么多赞美“百姓健康”电视频道的新闻吗?

秦伟顿了顿,豁然开朗,是啊,丰州的商事的确早已不是商事了。

 

【种玉蓝田】

灿烂

蓝狐

赏花弄草的事,我向来是个外行。无论怎样娇媚动人的花草,但凡放到我的手中,虽则我也加倍爱惜,施肥浇水带阳光的侍弄,可用不了多时,原本茂盛的枝叶便会日渐委顿,开始盛开着的花朵也会慢慢的凋落,到头来,曾经的华美动人,怕只留得下几杆枯枝败叶兀自凋零了。

对此,我尤其不解:为何同样的鲜花,放到人家手中便会枝繁叶茂,花团锦簇,而一旦摆到我的窗前,反而都会生机难再了呢?

这样的情况多了,我索性也便不再养花弄草了,一任自己对花草的喜爱埋藏下来,只等待盛春时节或是某个花会到来,抽身好生的过一把赏花爱花的瘾。

今年的春天来得似乎较晚,那些个原本该最先拱出芽苞的桃花、梨花之类,居然也都因姗姗来迟的暖意而缩紧了手脚,愣是不敢也不肯绽放半个花瓣。这反而使得习惯赏春的人们一时之间迷离了视线,错乱了判断,甚或以为这个春季真的要上演一齣“干枝没”了呢!

我或许比之别人兴致要急些,眼见着桃花不开、梨花不放,索性径直跑到花卉市场,打算在人为的花丛中人为地排解一下已经积蓄多时的“花累”了。

花市永远都是春天,虽然这里的春意多少显得有些拥挤,但每一个枝头显然都簪满了葱绿,抑或挂足了花苞——卖花的人自然不愿意把开得厌倦了的花卉捧出来兜售的。所以,那不住扑进我视线的,要么是嫩嫩的芽,要么是幽幽的蕊,要么是柔柔的藤;还有浅浅的绿,淡淡的粉,袅袅的橙;缤纷着高高的茎,团团的叶,茸茸的萼……越看,我反而越发觉得自己的脚步渐缓,眼光渐热,唯恐稍一疏忽,便会忘顾了一款惊艳。于是便想,倘自己就是只蜜蜂,会一直让一双翅膀震动下去,让两只复眼搜索下去,让满心兴奋鼓荡下去。百花盛意,自会让欢欣乐此不疲的,我想。

正逡巡间,身旁一中年人含笑着唤我:“要买花吗?来这看看。”我低头打量,但见在大片精巧别致的花盆间,卖花人脸上的笑容好不灿烂。他一边习惯性地打量着我,一边抬手在花盆间指了几下。我朝他笑笑,俯下身去,好奇地端详起摆在他眼前的不下几十种尤其精巧的小花来。一边看,一边打听那些个小花的名字。他一一作答道:“这个紫色菱形叶片的叫千层塔,那个红绿相间有些毛茸茸叶子的叫大红鹃,你再看这个,叶子胖胖的,叶子的边沿还有点红、有点绿的这种,它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灿烂。”

灿烂?多么撩人动听的名字!我万万没有想到,一株小巧可人的小花,居然会被赋予了如此暖人宜人的名字。可是,究竟是谁又是因何给他取了这么个好听名字呢?

卖花人见我一脸的惊喜,随即解释说:“这种花最爱太阳了!只要把它放到阳光下,它的叶子就会越来越红火,越来越灿烂。”

最爱太阳的花,所以叫灿烂。那么,一下子就喜爱上灿烂的我,是不是也能因此沾染上一些如花般的鲜艳?这样想着,我随手捧起一朵灿烂,一边把它托举到阳光下面,希冀着它即刻就能变得红火,灿烂。

卖花人见我这般举动,禁不住笑了。他说:“想要灿烂真变得灿烂,可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啊!必须要花费时间,精心培育,耐心等待才是。不是有一首歌唱过吗: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啊!……”

是啊,灿烂一如生命中悄然展现的精彩,倘不去经过较长岁月的积蓄和酝酿,不去在艳阳下充分汲取丰厚的抚慰和涵养,不去心平气和不骄不躁地自我调节自信自强,那所谓的精彩和辉煌,怕是终归不会脱颖而出,一朝呈祥的吧!

无须多想,我当即买下了那一株灿烂,我想把它摆放在那面朝阳的窗口,每天每天和它一同迎接日出,每天每天和它一起沐浴阳光,每天每天和它一道丰富成长。我自信,总有一天,我会像他一样,红硕,丰盈,灿烂!

 

【杨柳依依】

童年的夏天

杨邹雨薇

夏至过后,天气日益炎热。独自漫步在省城的街道,或穿行于琳琅满目的商场,心里总有那么一种孤独感。回到小区,经过绿色斑驳的花园,看见几个小孩子在那里玩耍,不禁想起自己童年的缤纷夏日来。

血脉里充满泥土气息的孩子,自然怀念乡村的童年,怀念乡村的夏天。童年的夏天,不仅有毒辣的太阳、轰鸣的蚊子、从檐皮上掉落的虫子,还有清清爽爽的河水、迎风飘动的柳枝、悠长的蝉鸣,以及长垂的钓竿。童年的夏天,不仅有烈日下的劳作、大人们的唠叨、枝头诱人的桃李,还有甜甜的西瓜。童年的夏天,不仅有喧闹的电视、竹制的凉床、熏蚊子的火堆,还有凉丝丝的冰棒……

乡村的夏天,有它独特的风情,有它独特的味道,给童年留下独特的记忆。

在阳光灼热的夏天,与因为劳作而疲惫的大人们恰恰相反,小孩子往往都是精力过剩,或躁动不安。当大人们在凉床上午休时,堂哥和邻家的孩子,悄悄过来找我,带着我和另外几个伙伴往村外飞跑。要么是扛起锄头带上自制的简易钓竿,跑到河坡上挖几条泥鳅,在河边钓鱼;要么是操一根搭建豆角棚用的竹条,一端用铁丝扎起一个塑料袋,只留一个圆口,屏声静气、蹑手蹑脚地树林里捕捉知了。一旦捕获那些吵人的家伙,我们就慢慢来折磨它们,或折断半扇翅膀,让它们飞又飞不远,或拔掉它们的脚,让它们飞起来之后又无法降落,或直接放进火里烧烤,一股焦香飘扬时,就抢吃背上那一小团结实嫩滑的精肉……

玩热了,或者久钓不获时,堂哥他们那些男孩子就脱掉衣服,穿着小裤衩,一头扎进水里,尽情游泳。而我们这些小女孩,只能站在岸边的柳树下观望,为他们点评或呐喊。有时候,实在忍不住时,就会脱掉鞋子,站在深约一尺、卵石为底的河里,让略为湍急的河水冲洗自己的脚杆,特别是小腿上的肌肉,感觉麻麻的,十分舒服!

有时候,我们还会恶作剧,跑到菜园去偷西瓜或黄瓜,带到河边洗了,大家打平伙,一人一根,或一人一份地分了吃。有时候,我们会把平时攒下的零钱带出来,从那些走村串户的摊贩手中买冰棒或零食吃。有时候,我们会去沙滩上搞野炊,先是将家里的小不锈钢碗装点油盐带出来,然后去菜园摘一些豆角、四季豆、苋菜之类的,跑到河边,就近找一些大大的鹅卵石,架一个简易的灶台,大家捡柴的捡柴,择菜的择菜,并轮流掌勺。尽管我们煮出来的大多是生的生、涩的涩,有一种怪怪味,但那毕竟是真正的野炊,因而吃的时候,故意把嘴呷的吧嗒吧嗒响。吃完之后,因为手黑,加上抹汗水,脸上花花的、腻腻的,就马上泡在水里尽情享受,根本不懂得什么养生之道和忌讳,只要心里快活就行。

有时候,堂哥还带我们到村里某户人家的洗衣板上打乒乓球。那个洗衣板,大约两个多平方,比起标准的球桌来,相距实在太远,但是,在我们眼里,却是很开心的地方。跟父辈用木板自制球拍不同,我们毕竟生活在一个幸福的时代,物资生活有了很大改观,家里买了乒乓球拍和羽毛球拍,还有跳绳的专用绳子,时不时开展一些文体活动。按道理,女孩子是喜欢跳绳的,而我除了跳绳之外,还喜欢打球,这与身边的伙伴结构有关。打乒乓球时,我们通常用粉笔或黄泥在洗衣板的中间画一条界线,然后找一根扁担或竹条,用半截红砖架在那里,于是就乐起来。乒乓球飞来飞去,我们的眼和心也跟着飞来飞去,有时候是慢速度的刁球,有时候是快速的抽杀,特别是堂哥,看起来特别过瘾。

夏天的黄昏,我们最爱玩的就是去村前的石涧旁边捉蜻蜓。一般日子的黄昏,蜻蜓不是很多,它们或飞在空中,或停在路边的石头上、竹木上,我们就蹑手蹑脚地从后面去捉它。记得有一次,我悄悄地捏住一只蜻蜓的尾巴,它居然反过来咬我,自己害怕,手一松手,它就跑了。

雨前的黄昏,蜻蜓密集的场景蔚为壮观。堂哥找来一个长竹竿和一张圆塑料网,用一根细铁丝把圆网绑在长竹竿上,做成一个网子。我们拿着网子轻轻地放在蜻蜓后面,然后使劲一兜,再一翻,蜻蜓就被网住了。蜻蜓很多时,拿着网子在空中挥舞,也可以捕到一些。

玩累了,回到家,通常会代劳,替大人们把浸在压水井旁边池子里的西瓜,拿出来切开,把最好的那一部分吃了,甚至吃完,一口凉澈心底,暑气全消。等大人们回来之后,只好吃剩下的,或者喝冰水了。

无论我们怎么贪玩,但必须遵循一条底线,那就是不能私自下河去游泳。否则,就会遭大人的斥责,乃至鞭打。在大人们的眼里,他们最担心的莫过于孩子们的安全,因此,夏天防溺水是特别重要的。至于孩子们去菜园果园摘人家几个瓜果,还不算很严重的错误。由于堂哥是爷爷奶奶的第一个孙子,因此他挨的批评不少,鞭打却不多。至于我和堂妹,平时有挨骂的分,却鲜有挨鞭打的时刻……

而今,我们都已经成人,回首以往,感觉童年是夏天的知音,是夏天的欢乐,是夏天的风景。那一片片温馨的记忆,描绘出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活泼的童年。

 

【龙腾凤翔】

夏日小路有诗意

惠军明

 

在我的生活经历中,走在夏日小路上的情景何其多哉,它赐予我别样的人生感受。

回忆过往,我常常一人走在夏日乡间的小路上。小路无人管理,自然形成,阡陌纵横,杂草丛生。漫步小径,泥土松软,空气清新,曲径通幽。小路上的花草种类繁多,有些我知道名字,更多的我不知道。它们在路边肆意生长、蔓延,不懂规矩,不知收敛,相互簇拥,挨挨挤挤,好不热闹!昆虫在这里忙碌,蜂蝶在这里起舞,鸟雀在这里长鸣,青蛙在这里四处蹦跳。走在路上,我的目光时不时会被草间的事物所吸引,出神凝望许久。走在路上无聊时,可以摘棵草,掐朵花,草叶可以做成哨子尽情吹,花朵可以停在鼻尖尽情闻。走在路上想宣泄情感时,可以大吼长啸,原野空旷,花草不会理会笑话你。走在荒草萋萋的小路上,走着走着,思想便停滞了,心便空灵了。似乎自己也变成了一棵草、一朵花,与田野大地融为一体。如果是夏日的清晨或者傍晚,草丛上的露水像水晶一般,微风轻拂,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穿行其中,草叶振动,水珠倾洒,身上的衣服会被打湿。“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隐者的诗句,恰如其分传达出这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夏日去山里游玩,会和亲朋好友在山林间的小路上行走。和山外的小路一样,这里也是荒草萋萋的景象。有一次和一位信佛的老师在山间漫步,见阳光斑驳,树林阴翳;闻鸟声婉转,虫声唧唧。随着我们的步步深入,路两边的荒草越来越高,最后竟然有齐腰深了!我们已经步入深林,我不由心生胆怯,萌生退意。这么高的荒草,不知潜伏着多少危险,万一碰上毒蛇猛兽,岂不悔之晚矣?信佛的老师看出了我的犹豫,微笑着安慰我:“万物有灵,众生平等,世人怕野兽,野兽也怕人,你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来招惹你!”老师的话蕴藏玄机,一语道尽山林法则,令我沉思良久。

夏日有一次去呼伦贝尔草原旅行,在荒草萋萋的小路上和一位牧民邂逅令人记忆深刻。中俄边境线十分漫长,我们沿着额尔古纳河旁的公路继续旅程。一次下车休息,我们隔着铁丝网眺望远方。额尔古纳河河畔各种草长势茂盛,草间还盛开着许多无名的野花。这时我们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蒙古汉子,他骑着摩托车在河边的小路上若隐若现。小路并无别的身影,他骑得悠然自在、洒脱随意。辽阔的草原包裹着他,碧蓝的天空笼罩着他,五彩的花草掩映着他,清清的河流依傍着他,草原小路上骑行的牧民和周围景致相契相融,犹如优美的油画。渺无人烟的荒原,突然看到此情此景,怎能不让人惊喜!于是我们兴奋呼喊,热情招手,与他快乐相识,亲切交流。

夏日在乡间的小路上徜徉,在山林的小路上漫步,在草原的小径上邂逅,美好的流光片影在我的记忆中轻轻飞舞。夏日荒草萋萋的小路,充满了诗情画意,时常拨动我的心弦,弹奏出令人回味不已的旋律。

 

(本栏目由加拿大“博大集团”冠名赞助)

(责任编辑:洪田)

 

———汇聚八方英才,打造一流创作园地,我们一直在携手努力!———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