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并发症系列(之一) 五分之一的COVID-19患者会伴随危及生命的心脏并发症

编译 | 快马加鞭

尽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引发的主要是呼吸道疾病,但病毒感染的影响会扩散到其他器官,包括胃肠道、肾脏、肝脏和心脏,称为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

一项新的专门针对COVID-19如何影响心脏的研究发现,很多COVID-19患者有心血管有关的并发症,这一发现令人担忧。中国研究人员的这一发现发表在近期出版的专业杂志《心血管医学前沿》上。

从中国到意大利再到纽约,世界各地的心脏病专家已经记录了大量COVID-19患者出现心脏问题,其中许多人死于心脏骤停。 多达五分之一的COVID-19患者出现心脏损害,这可能导致心力衰竭和死亡。

但是为什么呼吸道病毒会对心脏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

这是因为,住院的新冠病毒患者中约有一半患有至少一种潜在的慢性疾病,最常见的是心血管疾病。 到目前为止,有数据表明,患有心脏病的人死于感染的可能性是没有心脏病的患者的十倍。

之前人们尚不清楚这些心脏病是否是由病毒本身引起的还是由人体免疫反应的副产物引起的。 现在,由中国研究人员发表的这项新研究试图解答这些困惑,即冠状病毒是如何攻击心脏的。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新冠病毒是如何攻击心脏的?

在对COVID-19住院病例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后,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三种主要方式损害心脏组织:直接感染心肌,加重已有的心血管疾病以及炎症风暴。

在紧急情况下,心脏受损会触发某些众所周知的COVID-19症状,例如呼吸衰竭和低氧血症(血液中的氧气不足,hypoxemia)。结果,患者随后可能会出现心律不齐、心脏病发作和心脏骤停。其中,最危险的结果是人体免疫系统反应过度,诱发炎症风暴,导致器官衰竭。

“炎症在心血管疾病的发展和并发症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已经看到具有炎症反应迹象的COVID-19患者更有可能遭受严重的心血管疾病,而且死亡的风险更高,” 这项研究的通讯作者、北京协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内科的张抒扬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说。

张教授及其团队还研究了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的各种心血管抗炎疗法。 但是,尽管有一些积极的迹象表明诸如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之类的药物可以改善心血管疾病的结局,但它们也可以导致相反的结果,反而增加了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因此,作者建议谨慎行事,并警告不要在医院环境中使用未经临床验证的药物治疗COVID-19患者。 未来迫切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哪些疗法具有真正的潜力。

张教授表示,“考虑到这些药物在COVID-19患者的临床治疗中可能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抗病毒药物,因此迫切需要心血管保护策略来改善总体预后。”

“希望我们的研究为国际社会提供有用的信息,希望在大流行期间改善COVID-19患者的临床管理。”

无论如何,有心血管疾病史的患者应格外小心。 在这种情况下,严格遵守个人卫生和保持社会隔离至关重要。

决定治疗病毒感染和心脏并发症的关键: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心脏组织中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和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型同源物(ACE2)之间的平衡。(A)用ACEI或ARB治疗会增加心脏ACE2的表达,并可能进一步增加冠状病毒感染的风险。 (B)冠状病毒感染可以下调ACE2,进一步激活RAAS系统并增加心血管负担。 ACE,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ACEI,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 ARB,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 RAAS,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图源:《心血管医学前沿》杂志

无独有偶,同日,英国、美国、中国、波兰、德国、意大利等科学家联合在欧洲心脏学会主编的《心血管研究》杂志发表综述文章,系统讨论了新冠肺炎COVID-19和心血管系统的关系,以及对风险评估,诊断和治疗方案的影响。

文章对COVID-19的临床过程,其并发症以及未来治疗进行了全面的评述。指出新冠肺炎最常见的并发症包括心律不齐(房颤,室性心律失常和室颤)、心脏损伤、暴发性心肌炎、心力衰竭、肺栓塞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严重感染和死亡的风险增加,男性比女性的风险大。如果患者有高血压、糖尿病、慢性肺部疾病和癌症等基础疾病,由并发症引起的死亡率会进一步增加。

从机理上讲,新冠病毒SARS-CoV-2在被丝氨酸蛋白酶蛋白水解后,与跨膜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结合,成为ACE的同源物,从而进入2型肺细胞、巨噬细胞、血管外周细胞和心肌细胞。这可能会导致心肌功能障碍和损害,内皮功能障碍,微血管功能障碍,斑块不稳定和心肌梗塞(MI)。

尽管ACE2是病毒入侵所必需的,但没有证据表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或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使预后恶化。因此,患者不应停止使用。

此外,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RAAS)抑制剂在COVID-19中可能是有益的。在COVID-19的快速发展阶段,最初的免疫和炎症反应会引起严重的细胞因子风暴。对住院患者早期评估和持续监测心脏损伤和凝血可用于早期识别出心脏损伤患者并预测COVID-19并发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文章认为目前普遍采取的预防措施如社交隔离也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原文链接:

Cardiovascular impairment in COVID-19: Learning from current options for cardiovascular anti-inflammatory therapy. Wang et al., Front. Vardiovasc. Med,. April 30 2020 https://doi.org/10.3389/fcvm.2020.00078

COVID-19 and the cardiovascular system: implications for risk assessment,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ptions. Guzik et al., Cardiovasc. Res. April 30, 2020 doi: 10.1093/cvr/cvaa106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