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科技博览(2020年4月12日)

【本期导读】

  1. 中国新冠病毒疫苗开始招募Ⅱ期临床志愿者
  2. 钟南山关于疫情的12个最新判断,信息量很大!
  3. 牛津疫苗学教授:对疫苗研制成功有信心,或在秋季前准备就绪
  4. 花粉致敏的罪魁祸首不是“花”而是“树”
  5. 新疆塔里木油田发现亿吨级大油气田
  6. 糖分“妖魔化”:糖真的对健康有害吗?

 

中国新冠病毒疫苗开始招募Ⅱ期临床志愿者

近日,108位参与中国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Ⅰ期临床试验的志愿者,已全部结束隔离。Ⅰ期临床主要研究了低、中、高3个疫苗接种剂量的安全性。试验发现,此疫苗有可能引起发热、接种部位疼痛、关节疼痛等不良反应。与低中剂量组相比,高剂量组高热(体温≥38.5℃)比例更高,因此研究选择了低中剂量疫苗进入Ⅱ期临床试验。目前,疫苗Ⅱ期临床试验已经启动志愿者招募。试验计划招募500人,并将引入安慰剂对照组。志愿者将有50%的可能性接种中剂量疫苗(1毫升)和25%的可能性接种低剂量(0.5毫升)疫苗或安慰剂。(环球科学)

 

钟南山关于疫情的12个最新判断,信息量很大!

现在可以摘口罩了吗?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性吗?动物之间会传染病毒吗?全球疫情的拐点会在何时到来?带着这些问题,人民日报客户端记者奔赴广州,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

一、现在还不是摘口罩的时候

现在还不是摘口罩的时候。现在国内外情况悬殊,中国由于采取了非常果断的措施,现在已步入疫情第二阶段,而其他一些主要国家还处在大暴发的第一阶段,且仍在向上攀升。这意味着人传人的几率非常高,确诊病例增加非常快。戴口罩仍是很重要的自我防护手段,现在就提出不戴为时过早。不过,在疫情不严重的地区,人少的地方或空旷场所,倒不见得必须戴。

二、武汉过关了,但还有下一关

武汉解封了,我也很高兴。疫情暴发时,中央果断出手,对武汉城市交通进行管控,其他地方采取群防群治措施,是非常成功的,在疫情防控史上,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壮举。

接下来仍然面临两个考验。一个是如何边防控、边复工,另外一个是“外防输入”关。现在国外还处在疫情暴发高峰,一些跟国外交流密切的中国沿海大城市很容易被卷进去又出现部分疫情。武汉的下一个关也是全国的这一关,还需要通过各种防控举措过关。

三、境外输入造成中国疫情二次暴发可能性小

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出现,会不会造成社区传播,引发我国疫情二次暴发?

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是外来输入病例有没有传播,二是会不会在传播过程中暴发。境外输入病例传播的危险性肯定存在,特别是核酸检测阳性或已出现感染症状的病例,传染性比较强,会造成病毒传播。

会不会造成疫情的暴发?估计可能性比较小。我国的群防群控一直下沉到社区,社区居民都有很强的自我防护意识,比如戴口罩、与人交往保持距离等,一旦有人出现发烧等症状,也能够快速报告或接受诊断,进而隔离。总体看,社区的传播危险性肯定存在,但中国出现疫情第二波大暴发的几率很小。

四、谈全球疫情拐点为时尚早

从全球看,原来疫情的“震中”在欧洲,特别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现在还包括德国、法国、英国。当前问题最大的是美国,最近这一周每天是以一两万例的速度在增加。所以,现在看拐点还早。

到不到拐点,要看政府能不能出手进行强力的干预。其他国家有很多不可测的因素,所以现在让我预测全球拐点,就比预测中国的难得多。照目前这个形势发展下去,恐怕还需要两周。

五、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

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凭空产生,通常会出现在两个群体:一是在疫情相对严重的地区,暂时还没有表现出症状、但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人。另一个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他们占的比例还是比较少的。

无症状感染者也有两个概念,一类是开始没有症状,但后来会逐渐发展到有症状,这类是肯定有传染性的。另一类是最近我们发现的,在相当长的观察过程中始终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阳性。这类的传染性,我们正在研究。但根据新冠病毒的特性,一旦出现症状,传染性就比较强,所以将他们作为一组人进行隔离观察,这样的战略是对的。

六、复阳患者大多不传染

所谓的“复阳”,大多数应是核酸的片段而不是病毒本身。需要注意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患者本人是不是复发,假如患者产生很强的抗体,一般不会再感染。至于复阳患者会不会传染给别人,则需要具体分析。一般来说核酸片段没有传染性。一些学者曾经对复阳患者的咽拭子及分泌物进行培养,没有培养出病毒。

还有一种很少的情况,病人原本就有很多基础病,只不过症状改善了,并没有完全康复,这些病人不能排除有传染性。

总体而言,复阳患者带不带传染性,我个人不是太担心。

七、新冠肺炎流感化尚无充足证据

新冠肺炎会不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

这是一派的观点。到现在来看,还没有充足证据。除非病毒传播出现这样的规律:它的传染力仍然较强,但病死率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有长期存在的可能。我们现在需要进行一个长期的观察,掌握充分的数据、案例,才能够得出类似这样的看法。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不认为这种预测会是现实。

八、动物间传播现在下结论太早

狗、猫、老虎等一些动物核酸检测阳性,究竟是污染造成的,还是感染的,有待观察。有些动物身上原本就带有一些病毒,不一定有症状,也不一定会传染。现在就认为这些动物身上的新冠病毒既能传染人,又能传染动物,而且都能致病,结论下得太早了,一般来说我不会那么看。

九、还没有特效药,但发现一些有效药

我们现在试验的一些药物,比如氯喹,实验结果肯定是有效的,我们正在总结,可能很快要发表出来。还有一些中药,比如连花清瘟,我们不仅做了离体实验,还在P3实验室(即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编者注)发现,它抗病毒作用不强,但抗炎症方面表现突出,有关实验结果不久之后也会发表。此外还有中药血必净,它的主要成分包括红花、丹参、赤芍等,用于活血化瘀,但对重症病人的治疗初步看也是有效的,我们现在也在总结。

十、疫苗不会很快上市

真正终结疫情,疫苗挺重要的,现在各国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研发。但我不认为疫苗三四个月时间就能做出来。此外,根据抗击“非典”的经验,去掉中间宿主,也能阻断疫情的传播。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病毒的传播链是怎么样的,搞清楚之后切断也很重要。

把全部希望放在疫苗上,其他方法一概不管,是消极的。而且疫苗出来后,也不可能一下就非常完善,易感人群可打,但没必要全部人群人人都打。

十一、群体免疫是最消极的做法

对待疫情最为消极的做法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这是一百多年前的思路了,那时人类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病毒感染,感染后活下来的人自然获得抗体。现在再用这种方法应对新冠病毒我不赞同。在过去一百多年里,人类取得很大进步,有很多办法预防,不需要再用自然免疫、群体免疫。

十二、中国抗疫最值得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

中国战“疫”主要采取了两大措施:一是对暴发地区进行封堵,阻断传播;二是基层群防群治,也就是联防联控。现在防控的核心也是两个,第一是保持距离,第二是戴口罩。

所以,最可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很多国家的医疗水平、技术实力比我国高得多,之所以在疫情面前措手不及,就是因为没有思想准备,也没有果断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少一线医务人员感染,而这道防线一旦垮掉,会很容易失控。(科技日报)

 

牛津疫苗学教授:对疫苗研制成功有信心,或在秋季前准备就绪

据《国会山报》11日报道,牛津大学疫苗学教授莎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10日对《伦敦时报》表示,如果“一切顺利”,她的团队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可能在秋季前准备就绪。

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对天空新闻(Sky News)表示,吉尔伯特的这番言论传递出“希望”的信号。汉考克说:“我对牛津项目了解了很多,真的很高兴看到一些希望,尤其是在报纸的头版。”。牛津大学的研究小组是全世界数十个研究小组中的一个,他们正在昼夜不停地研制新冠病毒疫苗。

吉尔伯特对《伦敦时报》称,在未来两周内将开始对这种疫苗进行人体试验。吉尔伯特说,“没有人能保证它会成功”,但她很乐观,说对疫苗的成功有80%的信心。吉尔伯特说:“根据我们用这种疫苗所做的其他试验,我认为它很有可能发挥作用。”。“这不仅仅是一种预感,每过一周,我们便有更多的数据可供参考。”

报道指出,即使该疫苗研制成功,投入大规模生产可能还需要几个月。(澎湃新闻)

 

花粉致敏的罪魁祸首不是“花”而是“树”

新华社北京4月11日电(记者倪元锦)对于部分过敏人群而言,春季花粉是挥之不去的困扰。通常,人们会觉得,是靠蜜蜂、蝴蝶等授粉的娇艳花朵导致过敏,然而花粉致敏的罪魁祸首,不是“花”,而是“树”。

花粉,是自然界中植物的雄性细胞,因物种各不相同,其大小、形状、结构千差万别,绝大多数以微米为单位计量。草长莺飞的春季,植物开花散叶,花粉便在微风、蝴蝶、蜜蜂的助力下分散到空气中,让植物的繁衍获得延续。

北京市气象局介绍,花粉家族主要是“虫媒”和“风媒”两类花粉。游离在空气中的花粉,并不来源那些主要依靠“虫媒”传播的鲜花,而主要来源于依靠“风媒”传播的柏科、杨柳科等类别的树木。因为“风媒”花粉体积更小,在风的作用下传播也更广,才更容易被人吸入并导致过敏反应。例如,应接不暇的喷嚏、鼻涕以及眼睛或外耳道奇痒无比的症状。

此外,导致过敏症状的,除了依靠“风媒”传播的树木花粉,还有裹挟树木种子的飞絮。以最常见的雌雄异株杨柳树为例,杨柳雌株花序在授粉后,会生成一个个小蒴果,里面包被着白色絮状绒毛。这些绒毛中藏着一些芝麻粒大小的种子,随着发育成熟的小蒴果逐渐裂开,白色絮状绒毛便携带种子漫天随风飞散播种,形成杨柳飞絮现象。

北京市林业科技推广站介绍,杨柳飞絮具周期性和季节性,由于树种及环境温度差异,飞絮期一般从4月上旬至5月下旬,持续50天左右。

北京同仁医院鼻过敏科主任医师欧阳昱晖介绍,花粉过敏者可在花粉期到来之前的两周使用抗过敏药物,进行预防性用药,有助于推迟过敏症状开始的时间,或减轻症状,药物可一直用到花粉期结束。

专家建议,花粉过敏者可查询让自己过敏的植物花粉传播扩散时间,提前采取措施防护。根据植物种类不同,通常北京花粉浓度的第一个高峰是3月中旬至4月中旬、第二个高峰是4月中下旬到5月中下旬。(新华社)

 

新疆塔里木油田发现亿吨级大油气田

中新网乌鲁木齐4月8日电(胡嘉琛) 8日,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境内的塔里木油田满深1井用10毫米油嘴测试求产,日产原油624立方米,日产天然气37.1万立方米,标志着塔里木盆地腹部超深层油气勘探获得重大突破,一个新的亿吨级大油气田被发现。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满深1井的重大突破,意味着新发现一条区域级富含油气的断裂带,证实了塔北—塔中整体连片含油,新增石油资源量达到2.28亿吨,油气资源潜力巨大。

满深1井是塔里木油田部署在塔里木河南岸勘探新区的一口重点探井,地处塔北、塔中两大古隆起之间的鞍部。塔里木盆地碳酸盐岩油气藏储量丰富,约占盆地油气资源总量的38%,是塔里木油田原油增储上产的重要战略接替领域。(中国新闻网)

目前,塔里木油田已开发哈拉哈塘、轮古、塔中I号等7个碳酸盐岩高效区块,2019年油气产量达375万吨,占塔北—塔中地区油气产量的50%。为加快塔北—塔中千万吨级大油气区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9年,塔里木油田提出了“决胜3000万、突破3500万、瞄准4000万”的目标,即2020年如期建成3000万吨大油气田,“十四五”期间油气产量突破3500万吨,在2030年之前油气产量达到4000万吨以上。

对此,塔里木油田在勘探上主攻库车新区、塔西南山前、塔里木盆地台盆区深层碳酸盐岩三大领域,加快寻找战略接替区,在开发上集中建设库车天然气、塔北—塔中原油两大根据地,建设库车300亿方大气区、台盆区1000万吨大油气区,以推动目标落地落实。(中国新闻网)

 

糖分“妖魔化”:糖真的对健康有害吗?

最新研究发现,吃糖更多的人更易患二型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但这也许不是吃糖的错。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没能证明糖除了热量过高之外,对健康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一项研究显示,每天的果糖摄入量若超过150克,就会降低胰岛素敏感度,从而增加患高血压和高胆固醇等疾病的风险。但研究人员也总结道,通常在摄入大量糖分之外,摄入的热量也过量时,才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且对健康的影响更可能是因为摄入糖分会增加卡路里过量的几率,而不单单是糖本身的作用。

此外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指出,把某种食物“妖魔化”是一种很危险的做法,会导致人们产生误解,甚至拒绝食用维持生命所必需的食物。

虽然当前的指导原则建议,添加糖提供的热量不应超过单日总摄入热量的5%,但营养学家指出,真正健康、均衡的食谱对每个人而言都有所不同。

运动员在进行高强度训练时需要摄入更多糖分,因为此时糖分很容易被消化掉。但他们也会担心自己的糖分摄入量超过了指导标准。对我们这些普通人而言,添加糖的确不是健康食谱的必需成分。但一些专家警告道,我们也不应把它们视作毒药、避之唯恐不及。

我们不该给食物贴上“好”或“坏”的标签,这种做法并不健康。把糖变成一种禁忌只会增加它的诱惑力。一旦你告诫自己不能吃某样东西,就反而会特别想吃它,所以我从不会说某种食物过量了,只会说一种食物没有营养价值,但即便如此,它们也会有其它价值。(环球科学)

(选编:洪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