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曙光在前

七天记者 颜宏

随着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不断蔓延,多个国家出现爆发趋势,全球感染人数超过43万,死亡人数也超过了耸人听闻的2万关口,人们对这种科学名称为SARS-CoV-2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和治疗该病毒导致的肺炎特效药可谓翘首以盼,望眼欲穿。全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家都在争分夺秒地进行研发,研发记录不断被打破。

3月16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Instituts nationaux de santé américains)率先宣布其研发的、名为mRNA-1273新冠病毒疫苗开始进行第一阶段45名志愿者的临床试验;同一天,中国宣布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领衔的科研团队所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这是中国第一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首批60名志愿者;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也于3月17日宣布了其研发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的最新研发进度,计划在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后,4月底开展全球范围内的临床试验,试验范围包括欧洲、美国和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曾对媒体介绍说全世界目前有超过20种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正在研发中。

在这场全球范围内和病毒赛跑的疫苗研发竞赛中,当然少不了科研力量处于世界前列的加拿大。

何以破局? 唯有疫苗

能够帮助加拿大以及全世界终结这场噩梦的终极武器就是研发出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早在今年一月份,武汉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之后,加拿大的科研人员就是行动最早的一批人,加拿大政府也是最早给予新冠病毒研究支持的政府,一月份就拨出650万加元的研究资金;在加拿大疫情爆发后,仅针对疫苗的研究,特鲁多又于3月23日宣布投资1.92亿元设立一项新的研发基金,来加快疫苗方面的研究。

萨斯喀彻温大学(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的疫苗和传染病组织-国际疫苗中心(VIDO-InterVac)在今年一月份获得联邦政府的近100万研发资金和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授权后,立刻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的公共卫生机构合作,共同研发一款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这个实验室是在2003年SARS疫情爆发后成立的,专注于研究类似的冠状病毒的病源体,已经成功研制出针对牛及猪的冠状病毒疫苗,所以对冠状病毒家族的特性很熟悉。在这次联邦建立的研发基金中,这个研究所获得了2330万加元的研发资金,其中1200万用于建设规模生产疫苗的设施,来解决加拿大疫苗生产能力短缺的问题,另外1130万美元则用于顶级研发试验室的运营。该研究所的行政主管Volker Gerdts曾在1月21日表示,中国科学家在新冠病毒出现的两周后就确定了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并提供给全球的研究人员,使得全世界的研究人员都可以利用这些基因组序列找到对抗的疫苗,该研究所将力求在6至8周时间内,研发出可在动物体内试验的第一个疫苗。现在这个研究所在实验室中分离出病毒株后,成功研发了基于分离株的疫苗,已经在哺乳动物雪雕(ferret)身上展开活体试验。为什么选择雪雕?Gerdts博士解释到观察动物疾病或创建“感染模型”是制造任何疫苗的第一步,而该研究所因为研究SARS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等积累了一些经验,发现雪雕这种动物具有被新冠病毒感染的能力,同时感染后表现出与人类相似的症状。随着试验的进行,雪雕将会在未来几周曝露在新冠病毒的环境中,如果该疫苗在首次试验中有效,那么接下来将会开展人类使用安全性的试验。尽管这个研究所研发的疫苗距离最早的临床试验阶段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大范围的人体接种最早可能在明年的第四季度前后准备就绪,但已经使它处于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领先地位。

SASKATOON,SK--JANUARY 22/2020-0123 news vaccine development- Volker Gerdts, second from right, director and CEO of the 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Õs Vac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Organization-International Vaccine Centre, with colleagues Darryl Falzarano, left to right, Robert Brownlie. and Qiang Liu in the lobby of VIDO on the U of S campus in Saskatoon, SK on Wednesday, January 22, 2020. (Saskatoon StarPhoenix/Liam Richards)

研究小组成员,从左至右Darryl Falzarano、Robert Brownlie、Volker Gerdts 、Qiang Liu

实际上,在通常情况下,根据病毒种类和采用技术路径不同,常规的疫苗研发通常需要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才能上市。首先要了解病毒特性,掌握其流行病学数据,并找到能够预防或治疗这种疾病的相应的蛋白,开发出疫苗后首先进行动物实验研究,接着在人群开展小规模的安全性研究,再逐步扩大人群规模,评价其安全性、有效性。在这个过程中,要精心设计多个阶段的研究方案,多阶段获得批准。研究还需招募研究对象,并且研究对象还要有机会感染病毒。药物研究和疫苗研究都有其规律,按照这个最基本的流程,疫苗研制成功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过程。

在疫情加速蔓延的情况下,科研人员一方面要把疫苗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严格按照科学规律、相关法规和技术要求进行,一方面又要全力以赴,争分夺秒,加快疫苗的研究和应用,确实不容易。

魁省的生物制药公司Medicago在基于植物的疫苗和治疗剂方面拥有20年的经验,目前已经通过一种特别的技术研制出一种名为“SARs-CoV-2 gene”的新冠病毒疫苗。如果监管审批通过,疫苗将最快可于2021年11月上市。该公司总裁 Bruce Clark表示他们在收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20天后,就找到了基于植物产生的特定蛋白质来制作疫苗的方法。这家公司不仅获得了来自联邦的资金,还获得魁省政府的7百万研发资金,这些资金将帮助其研发的疫苗能够迅速进行临床试验,然后扩大生产规模以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大流行。

除了在疫苗研制和生产方面大手笔投资外,联邦政府还对全国49位科研人员和他们的团队追加投资2580万元用于研发快速检测新冠感染的试剂和手段,阻断COVID-19的传播办法和寻找治疗该疾病的方法等,加上3月6日公布的资助政策,联邦政府已经投入了5260万加元资助全国96个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研究团队。

何以解近忧?唯有特效药

距离新冠病毒疫苗发挥作用还需要至少等到明年的情况下,如何治疗大量感染的人群就成了全世界科学家努力的另一个方向,目前全球列在特效药“候选名单”的药物有70多种,包括那些治疗疟疾、埃博拉病毒、艾滋病和类风湿等疾病比较有效果的药物。它们中的一些已经获得临床使用的许可,有的刚刚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如《七天》报曾在第684期、685期连续两期报道过的蒙特利尔临床研究所IRCM(Institut de Recherche Clinique de Montreal)前所长克雷蒂安医生(Michel Chrétien)和他的团队研发的全天然抗病毒新药就正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还有的则是刚刚完成审批和注册工作,宣传治疗效果显著的新药,如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研发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

实际上,自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世界各地科学家都在测试不同药物的临床反应,以期最快找到适合的药物。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找到针对SARS-CoV-2病毒的特效药,临床普遍采用帮病人提高免疫力,维持机体功能的治疗方式。

继蒙特利尔临床研究所IRCM开发出抗病毒新药后,蒙特利尔的又一家研究所——心脏研究所(Institut de cardiologie de Montréal)则开始一项计划有6000人参与的试药研究。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institut de cardiologie de Montréal Colchicine"

蒙特利尔心脏研究所主任Jean-Claude Tardif

这个研究所将测试的药物成分为秋水仙碱(colchicine),是一种已经上市、可在药店购买的药物,平均价格一元一片,原来是主要针对免疫系统的消炎药,市场上销售的制剂主要用来治疗痛风等疾病。该研究所主任Jean-Claude Tardif和他的团队经过6天6夜不眠不休地研究发现,这种药物可以防止新冠病毒引发的“炎症风暴”。 所谓“炎症风暴”,专业术语叫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即病人的感染激活了人体的免疫细胞,大量的免疫细胞攻击病毒,并杀死病毒所在细胞,造成细胞大量死亡,引起机体的损害,相当于过度免疫。通常,正常的免疫是保护,但过度的免疫就是损伤。不但会导致肺部的损害,还会引起肾脏、肝脏、心肌等的损害。这个现象导致一些原本免疫力很好的人出现呼吸困难、心脏衰竭等重症案例。

这项名为COLCORONA的测试得到了社会各个机构的大力支持,资金上获得了魁省政府的资助,执行上由蒙特利尔临床试验协调中心(Centre de coordination des essais cliniques de Montréal)统筹,实现上由科技巨头CGI开发技术平台,制药公司Pharmascience生产一大批试剂,通信公司 Telus则搭建了电话网络以跟踪测试效果。

这个测试希望在两个月内在全加拿大征召6000名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患者,一半使用该药物,另一半使用安慰剂来对比疗效。任何想参与测试的人都可以和他们联系,以评估是否符合测试的条件。如果符合,将通过网络签署同意测试协议,签署后四个小时内会有快递人员把药品送到测试人员住处,随后的医疗随访也都通过电话进行,全程不用见面,减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为此这项测试组建了一支40人的团队,一周7天,一天24小时全天候和测试者保持沟通。

这项测试只针对年龄40岁以下的新冠感染轻症患者,整个过程持续30天,要求患者每天吃药,并有两次电话或视频随访,其官网地址:https://www.colcorona.org

在新冠疫情全球加速爆发的情况下,无论是科研人员努力研制疫苗也好,还是积极评估特效药也好,都是隧道尽头的光亮,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却无法从黑暗中立即脱身,所以还需要遵从政府颁布的防疫措施,宅在家里,少出门,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尽量不要被感染才是目前唯一能做的。

不过对比已经取得抗疫胜利的中国,笔者其实是悲观的。中国的抗疫方式是一旦意识到病毒的特性,就采取一步到位式的方式和手段,武汉封城,全国停摆,务必跑到病毒传播的前面,提前阻断病毒的传播;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则是走一步看一步,总是跟在病毒传播的后面。就算是整个加拿大行动最早、防疫措施最严厉的魁省也只是在尽力让疫情曲线变得平滑,避免出现意大利那样大爆发挤爆医疗系统的悲剧,并不是要消灭病毒的传播,而是尽量让疫情错峰出现而已。本地政府采取这样消极的防疫策略既有制度的原因,也有文化的因素。加拿大如同大部分西方国家一样是小政府,一项政策再正确,民众若不认可,政府也很难采取行动;同时本地民众崇尚自由,个人主义盛行,强调权力大于责任,就算政府采取了措施也不愿意配合,而只占人口比例5.1%的华人喊破喉咙也没用,只能入乡随俗,力求自保。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