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疫情下的加拿大(3月23-24日)

文 | 七天传媒记者 独玉

在办公室待了一天,走出大楼,下了一跳:一天回到解放前!3月下旬的蒙特利尔,居然下了好几公分的雪!车身上都是雪。发动了车,然后开始除雪作业,这是加拿大人练就的基本功,车上一般都备有铁锹、刷子等物件,这些东西要留在车里到4月份,因为有时候4月份还会下大雪。不过由于气温在零下2度左右,雪没有冻实,虽然有5-6公分厚,还是比较容易清除。但由于天气转暖,我又是开车出门,没有穿冬天的雪鞋,而是穿了一双单皮鞋,踩在几公分厚的雪里,多少有些令人沮丧,好在跟儿比较高,才没有让雪灌进鞋子里。

一路上白茫茫的,没有几辆车,心里暗想多亏把办公室电脑上的文件都存在一个U盘里了,明天不要出门了。

路过COSTCO,停车场上还有很多车。

晚饭桌上告诉儿子省里公布了很严厉的措施,3人聚会就算犯规,儿子当时就炸了,因为他早就和朋友约好了周末去度假屋给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很严肃地告诉他,这是政府的规定,是为每一个人好。儿子闷闷不乐地吃完饭,默不作声地上楼去了。

因为决定了明天不去办公室,所以没有紧迫感上床睡觉。七天的一个微信服务号推送的一款《周游》电子杂志编辑部做好了本期的内容,我又看了一遍,考虑到已经快12点了,加拿大这边都睡了,中国那边正忙着午餐,不是啥好的时机按推送键,就决定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再发。就这样在电脑上东看看,西瞧瞧,一直耗到12点多才倒头睡了。

早上起床看到窗外树枝上挂着厚厚的雪,除了邻居家的小孩在后院打雪仗外,门前的大街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怪不得市政府说到4月底之前都不罚违停。没有人出门,哪有违章啊?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待在家里避险呢。昨天市政府出台这项措施时,编辑部有一番争论,一个编辑说违停不罚款,一个编辑说市政府不抄牌了,仔细看了市政府的网站,貌似违章还是要开罚单,但是市政府又说一般区域就不查了, 只查重点区域,至于哪儿是重点区域,他们也没说,这个规矩没法执行啊,到时候如果有争议,罚还是不罚?钱交还是不交?所以本人的意见,任何时候都不要违规,即便特殊时期也要严格按规矩来,小心没大碍。

 

穿着睡衣直接走到书房里,坐到电脑前,按那个《周游》电子杂志的推送键,按完之后下楼到厨房转一圈,一边喝水一边翻看手机里的信息,看了一圈之后,不见《周游》新信息跳出来,觉得很奇怪,回到电脑前一看,一篇读书笔记《邓小平时代:我亲历过》没过审,打开草稿看了一遍,大概知道了原因,有些词汇可能踩了线,删了。想想不放心,怕第二次还不过,又大刀阔斧地删了一些,重新按了推送键,过了。

这件事儿有点儿小刺激。

在家里效率是很低的,中午12点以前的时间都基本上做不成啥事儿,国内的朋友们刚刚吃了晚饭,开始玩手机,这边刚刚起床或是刚刚吃了早饭坐下来,也是玩手机的好时间,大好时间都浪费在你一言我一语中了。翻了几页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也没怎么看下去,因为这貌似是一本哲学书,不适合我这种没有思想的人看,但因为开了头,想硬着头皮读下去。总理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也没啥新意了,除了说飞机还在接人、国会中午重开以外,没有其他吸引媒体人的内容。哦,对了,奥运会推迟了。国际奥委会也算迫不得已吧。明天夏天举办,但名字还叫2020东京奥运会,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值得记录在案的历史事件。

魁北克这边有两个护士检测呈阳性,与她们接触的18个医护立马隔离;两个消防员结果阳性,他们的16个同事也得隔离,这是很严重的事件!因为这些部门减员厉害的话,一旦有事儿,没有人员可以顶上!最揪心的是一个2个月大的婴儿因为父亲阳性而呼吸急促住进了医院。希望这个Baby安然无恙!蒙特利尔周一开了不需预约就可检测的门诊 (算门诊吧)后,有3658人前去做了检测,其中1486个人不符合检测要求,工作人员让他们走开了。

待在家里的确是一件令人不安、郁闷的事儿,就这一晌就让我觉得沮丧,那些被迫呆在家里两个月的咋办?据说这是催生新行业的契机,比如快递,亚马逊加拿大公司就逆向招聘了10万名钟点工,帮助分发快递,人们终于有时间上网买买买了,但其实仔细想一下,除了食物和水之外,还有啥必须的东西呢?如果不出门,甚至可以穿着睡衣在家里游荡一天。也许疫情过后,真的可以考虑重新规划人生。所以我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一首歌,也算在疫情之下,轻松一下。

整个上午就这样在浑浑噩噩中过去了,虽然没有饿感,但看着钟表指向12点,还是准备吃午饭。现在家里三口人,三个作息时间,各吃各的,谁饿了谁到厨房,不饿的各自守着自己的电脑,互不相扰。同事们在编辑部的群里,发着各种互动的信息。我本来想吃一根热狗完成任务,老公却让我吃他做的羊肉面。吃完午饭,泡上一杯茶,我的一天才真正开始了。所以我在想,我真正的需求是食物和茶,没有茶, 我的一天也许不好过去。

来加拿大20多年,没有学会喝咖啡,也算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我的胃顽固地坚守茶,拒绝咖啡。不说明别的,只说明我老了,但是谁知道呢,也许更老一点儿,我又开始学喝咖啡呢。Who Knows!

在国内订的口罩说是今天送货,专门让办公室守了一个人。令人不安的是,临近中午,在UPS的追踪网上,看到那批货的几个箱子四分五裂,有的在香港,有的在美国,有的在加拿大,真的想象不出来,看起来异常寂静的世界会如此混乱!

老公和儿子出门到家门口的超市去给家里补充牛奶和面包,回来后问他们是否涨价了,说没有。只是大蒜早就断了货!国内的朋友发来的偏方还说大蒜熬汤喝可以抵御肺炎,看来这不是中国人的秘方或者偏方,老外比我们更懂!刚刚开始说疫情传播的时候,大蒜就断了货,我最早的日记里已经写过了,今天抱着点儿希望让他们看看超市是否补货,答案还是No。超市的结账区划了两米线,人与人之间必须保持两米。另一家超市限制人流,所有人员在外面排队,里面出多少,外面放进去多少。值得一提的是,政府要求所有非必要机构关门,暂停营业,民众强烈要求大麻和酒类专营店继续开门营业,没有这两样,人们真的过不下去了。大麻制品店前的队伍甚至超过了购买食品的队伍,也算一道风景,真的叫人无话可说了。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