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状病毒:铁锤与舞蹈

摘要:今天采取强力的防疫措施,维持期间仅需几周,就可以阻止疫情严重恶化,对社会的成本不至于不合理,还可以拯救上百万条性命。

 

短短一周内,世界各国从“这新冠状病毒是小事儿”的态度,转变成纷纷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是仍然有许多国家做得不够。为什么?

每个国家都在问:我们该怎么因应?他们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

有些国家,例如法国、西班牙、菲律宾,已经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其他国家,像是美国、英国、瑞士、荷兰,依然拖泥带水,不愿采取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措施。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题,文章会有许多图表、资料、模型,资料来源也很多:

  1. 现状为何?
  2. 我们有哪些选项?
  3. 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
  4. 好的因应策略应该是什么样子?
  5. 怎么看待经济与社会冲击?

读完这篇文章,您应该能了解以下几点:

 

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正在崩溃。

各国有两个选择:现在用力对抗,不然就要面临严重流行疾病。

如果选择后者,数十万人就会死亡。有些国家会死超过百万人。

就算死了很多人,也不一定代表病毒之后不会继续传染。

如果现在就能用力对抗,我们可以降低死亡人数。

减缓对医疗体系的冲击。

我们会有更充分的准备。

我们学到教训。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那么多事情。

但一定要这么做,因为我们对这个病毒一无所知。

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如果我们能用力对抗,这场战争一开始会很剧烈,但就会逐渐缓和。

一开始得封城几周,但至少不是几个月。

这样才能让我们以后慢慢恢复自由。

或许没办法立刻恢复正常生活。

但是不会差太多,而且可以逐渐恢复正常。

而且这么做,也能考虑到经济。

 

好的,开始吧!

 

1.现状为何?

 

上周,我给大家看了这个曲线:

1CvzCI8woYWhOQ-rfUmd4xQ-1

这是中国以外,世界各地的新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上周只看得出义大利、伊朗、南韩。我们得放大右下角才看得到病例正在增加的国家。我上周的重点是,这些国家的病例数目会迅速增加,追上以上三国。

然后呢?

1wJ3vJTzEFtRo5ds8Y-HVgQ-1

不出所料,几十个国家的确诊病例在过去这一周大爆炸。这里,我只能把案例数目超过一千人的国家纳入。大家可以注意到几件事情:

  • 西班牙、德国、法国、美国的确诊病例都比义大利宣布锁国的时候还多。
  • 以下十六个国家的确诊病例都比湖北封省时还多。一千例以下的包括:日本、马来西亚、加拿大、葡萄牙、澳洲、捷克、巴西、卡达。一千例以上的包括:瑞士、瑞典、挪威、奥地利、比利时、荷兰、丹麦。

大家有发现奇怪的事情吗?中国与伊朗爆发了大规模、千真万确的疫情,但除了巴西与马来西亚之外,其他十四个国家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

莫非病毒会针对富有国家?还是富有国家比较有能力找出病毒?病毒不太可能放过较穷的国家。温暖潮湿的天气也没办法阻挡疫情,不然新加坡、马来西亚、巴西应该都不会有疫情爆发。比较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国家的对外联系没那么频繁,所以病毒比较晚入侵,或者病毒早就在了,只是这些国家检测不足,无法得知全貌。

无论如何,如果上述解释是对的,那么就代表大多数的国家无法逃过一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所以他们届时也必须采取应对之道。

各国可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2. 我们有哪些选项?

上周的文章发表之后,各国开始采取应对措施,以下有几个国家作为例子:

西班牙和法国的措施

光谱的一端是西班牙与法国。西班牙的措施如下:

三月12日周四,西班牙领导人否认政府低估威胁。

周五宣布全国紧急状态。

周六开始采取以下措施:

  • 人民无故不得外出,除非是采购食物、日用品、工作、在药局、医院、银行、保险公司上班等(这个理由比较极端)
  • 不能以带儿童外出散步、见朋友为由而外出(除非是照顾需要帮助的人,但也仍须注意卫生与保持距离)
  • 关闭所有酒吧与餐馆。只能外带。
  • 关闭所有娱乐场所:运动、电影、博物馆,取消各地的庆祝活动等。
  • 婚礼不得有宾客。丧礼只能有少数人参加。
  • 大众运输系统仍维持开放。

周一,陆路边境关闭。有些人觉得这些措施很棒,有些人深感绝望。这篇文章就是希望调和这两个极端的认知。

法国也差不多以类似的顺序实施管制措施,只是一开始步调较慢,但后来甚至有更多措施,例如暂停收取房租、征税、缴交水电费。

美国与英国的措施

美国、英国和瑞士、荷兰一样,拖泥带水,很晚才开始采取行动。以下是美国的作法:

  • 三月11日周三:旅行禁令。
  • 周五: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没有社交距离措施。
  • 周一:政府呼吁大众避免前往餐馆、酒吧,不要参加超过十人的聚会。社交距离措施并非强制,仅止于建议。
  • 许多州和城市则自行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英国也是类似的作法:很多建议,但很少强制规定。

这两组国家代表了两种对抗新冠状病毒的极端:减缓(mitigation)与抑制(suppression)。什么意思呢?

选项一:什么都不做

往下看之前,我们先看如果美国什么都不做会发生什么事情:

1tPA6p8zR_MPhejYruoy-Sg-1
这个很棒的流行病计算机可以算出各种情境下的状况。图的下方是几个会影响病毒表现的重要因子。粉红色是感染人数,到某一天会高达几千万人。大部分的变因都维持初始设定。唯一重大的改变是R从2.2提高到2.4(较符合现有资讯,详见流行病计算机下方)、致死率4%(设定是医疗体系崩溃,原因详见以下或上一篇文章)、住院时间(从20天调整为10天)、住院率(从20%调降至14%,根据现有严重或危急病例,但WHO认为有20%),以上改变皆根据我们能搜集到的最新研究。请注意,改变这些参数设定并不会改变结果太多,只有致死率的影响比较大。

如果什么都不做:所有人都会被感染,医疗体系崩溃,死亡率爆炸,数千万人死亡(蓝色长条)。粗估来算,假设全美国接近75%的人被感染,总人数就有2.45亿人,其中4%死亡(比例差不多和湖北、伊朗、义大利等医疗系统崩溃的地方一样),那死亡人数就是一千万人。这个数字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的二十五倍。

你可能会觉得:“天啊,太多了吧。我听到的不是这样!”

所以问题在哪里?各种数据到处流传,大家很容易被搞糊涂了。但是其实只有两个数据很重要:有多少人会因为感染病毒而生病,以及其中死亡的比例。假如只有25%的人生病(假设其他人也有感染病毒但是没有症状,所以没被算做病例),而致死率是0.6%而非4%,那么全美国只会有五十万人死亡。还是很多人,但只有一千万的二十分之一。

致死率很关键,所以我们进一步来看究竟什么会导致病患死亡。

我们怎么看待致死率?

这个图表和上图相同,但现在看的是住院人数,而非感染与死亡人数:
1E02pBJ24ON-Fg3pCf4FnYA-1

浅蓝色是需要去看医生的人数,深蓝色是得住进加护病房的人数,超过三百万人。

把三百万人拿来和红色虚线做比较,那是美国现有的加护病房床数(现在是五万张床,临时改造挪用其他病床或许可以增加一倍)。你没看错。红色虚线就是美国现有的加护病房床数。虚线以上就是没有病床的人,无法获得医疗照顾,很可能会死亡。

加护病房床数可以替换成呼吸器,但结果差不多,因为全美现在不到十万具呼吸器。

迄今为止,西雅图至少有一家医院无法为超过65岁的病患插管,因为设备不足,这些人的死亡机率高达90%。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湖北人、义大利人、伊朗人死亡。湖北的致死率之所以没有预期那么糟是因为他们很快盖了两间医院。义大利与伊朗做不到,大概很少国家做得到。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为何致死率接近4%呢?

“如果病例中5%需要住进加护病房,但资源不足,那么这些病例中多数会死亡。”

可惜没那么单纯。

连带效应

上述数字只是因为新冠状病毒而死亡的人。但假设医疗系统崩溃,那因为其他疾病而死亡的人也会增加。

“如果你突然心脏病发,但救护车因为新冠状病毒病例太多,从原本8分钟就可以抵达,变成50分钟后才能抵达,而且到院后,也没有加护病房,没有医生?那你就只好等死了。”

美国每年有四百万人住进加护病房,其中约五十万人(接近13%)死亡。没有加护病房,这个比例会暴增到80%。即使只有一半人死亡,流行性疾病假设蔓延一年,原本的五十万会变成两百万。换句话说,有一百五十万人因为连带效应而死亡。

“如果任由新冠状病毒传播,美国的医疗体系会崩溃,死亡人数会以百万计,甚至超过一千万。”

其他国家的状况大同小异,因为加护病房床数、呼吸器、医疗从业人员的数目和美国差不多,甚至更少。任由新冠状病毒传播会造成医疗体系崩溃,大量人口死亡。

选项二:减缓策略

情况应该很清楚了,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我们的选择有二,一是减缓,二是抑制。

所谓减缓,意指“我们现在不可能防止新冠状病毒,所以就顺势而为,同时想办法降低感染的峰值。我们想办法把曲线压平一点,让医疗体系撑得过去。”

1SQpe-rZo2FTV0PrPX4CCEA-1

这张图出现在上周末由伦敦帝国学院所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显然,它对英美两国政府发挥作用,让它们改变作法。这张图和前一张很像,虽不相同,但概念上相似。“不作为(Do Nothing)”是黑色曲线。其他曲线代表实施不同程度的社交距离措施后,每十万人中需要住进加护病房的人数。蓝色代表最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隔离受到感染的人、检疫可能受到感染的人、隔开老年人。这条蓝线大体上反映英国现在的防疫策略,但现在仍非强制,仅止于建议。

红线代表英国的加护病房床数,看得出来非常贴近图表下方。换句话说,红线以上的人,都可能因为缺乏加护病房的医疗资源而死亡。不仅如此,就算努力压平曲线,还是会有好几个月因为没有加护病房,连带使很多人死亡。

你应该有吓到吧。政客嘴巴说“我们会做减灾”,但实际上他们的意思是:“我们的医疗体系一定无法承担,因此致死率会增加十倍以上。”

你以为这样很糟了吗?还有更糟,因为上述策略的基本假设是所谓的“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

群体免疫与病毒变异

群体免疫是指受病毒感染后康复的人会对病毒免疫。这是减缓策略的核心:“我知道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很煎熬,但我们只要度过了,几百万人死亡,剩下存活的人都会免疫,这样病毒就会停止扩散,我们就可以跟它说掰掰。长痛不如短痛,要不然只好实施一年的社交距离措施,但之后还是会出现感染高峰。”

但前提是,病毒没有改变太多。如果没有改变太多,那很多人的确会获得免疫力,疫情就会消散。

病毒变异的可能性大吗?

它早就变异了!

中国已经发现两种病毒株:S 型及 L 型。湖北以 S 型为主,较毒,但 L 型才是扩散到全球的病毒株,因为它的传染率较高。

不仅如此,这个病毒持续在变异。

1VLJZjdDOmSj0sqq9edEktg-1
张图显示病毒的不同变异。一开始的病毒株(紫色)是在中国,但之后开始变异。欧洲是绿色、黄色,美国是红色。之后会有愈来愈多分型。

这也不让人意外:新冠状病毒、流感病毒等 RNA 病毒,其变异速度比 DNA 病毒快一百倍,所以更容易变异。不仅如此,你给病毒上百万次的机会变异,它就愈可能变异成功。而减缓策略正提供了病毒这样的机会,因为你让上百万人感染。

这就是为何你每年都应该接种流感疫苗。因为流感病毒太多种了,每年都有新型冒出来,所以即使打了疫苗也不保证你不会得流感。

换个方法说:减缓策略是赌上几百万名美国人、英国人的死亡。但同时也在赌病毒不会变异太多。但病毒已经变异不少了。而且愈多人被感染,病毒变异的机会就愈多。所以今年死了几百万人,未来“每一年”都会继续死几百万人。新冠状病毒会成为常态,就像季节性流感一样,但是它的致死率高出许多!

因此,如果不能毫无作为,也不能靠减缓策略,那只剩下“抑制”了。

选项三:抑制策略

减灾策略并没有防堵流行性疾病,只是稍微压平曲线而已。但“抑制策略(Suppression Strategy)”则使用强力的措施,尽快控制流行性疾病。抑制策略的特色包括:

快刀斩乱麻。实施严格的社交距离,控制疫情。

然后,逐渐放宽措施,让民众慢慢拿回自由,让社会与经济活动可以恢复成接近常态的样子。
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 1s_BhMdIcQaL8AYPxbqUEbw-1
所有的模型参数依然一样,只是现在有了“约莫当下的介入”(垂直虚线)来将传染率降低到R=0.62,而医疗体系因为没有崩溃,致死率可以降低到 0.6%。所谓“约莫当下”系指确诊病例在32,000 左右时实施介入措施(比 3/19 的官方数据多三倍)。请注意,R 值对于死亡人数的影响不大。R 若为0.98,死亡人数为 15,000,比 R = 0.62 时高五倍,但依然只有上万,而非百万。死亡人数也对致死率不敏感:致死率若从 0.6% 增加到 0.7% ,死亡人数从 15,000 人增加到 17,000 人。R 值或致死率单独对死亡人数影响都不大,要结合高 R值、高致死率及延迟措施才会大爆炸。R0 是指初始的 R (即时间 = 0),也就是没有人有免疫力、也没有任何防疫措施时的传染率。R 是整体传染率。

“实施第一波抑制措施之后,死亡人数是以千计,非以百万计。”

为何?因为如此一来不仅降低病例的增加速度,也因为保住了医疗体系,而使得致死率下降。上述模型中,我参考南韩 0.9% 左右的致死率。南韩的抑制策略可以说非常有效。

这样说明,听起来好像再单纯不过,各国都应该采取抑制策略。但为何有些政府还在犹豫?他们怕三件事:

        第一波的封锁措施必须持续好几个月,这可能会让民众难以接受。

        封锁一个月会摧毁经济。

        封锁无法解决问题,因为只是把疫情往后推。一旦解除社交距离措施,民众还是会被感染,还是会有上百万人死亡。

以下是伦敦帝国学院建立的抑制策略模型。绿色与黄色的线代表不同的抑制情况,看起来好像还是很糟糕,峰值还是很高,那何必这么实施抑制措施呢?

我们稍后再说明,但会认为抑制措施无效的人忽略了重点。把减缓措施和抑制措施相比,两者都很不理想。减缓措施是先死一堆人,但至少不会伤害经济。抑制措施则是现在先不管经济死活,然后延后死亡。

但这样看事情就忽略了“时间”的价值。

3.时间的价值

本人上一篇文章有解释时间的价值在于我们可以拯救人命。我们多等一天,这个威胁就会成等比级数暴增。提早一天管制,病例数就可能少 40%,死亡人数可以减少更多。

但时间的价值不只如此。

我们的医疗体系现在面对史上最沉重的压力。我们毫无准备,无力面对完全陌生的敌人。不知道敌人,又如何打赢战争?

“假设你即将面对最可怕的敌人,而你对他所知有限,而且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往前冲,另一个是先逃离现场,争取时间来准备。你会选哪一个?”

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大部分的国家已经觉醒了。我们每防堵一天,我们就多一天的准备时间。接下来要谈谈时间可以为我们做什么:

降低病例数

实施有效的抑制措施,“真实病例”的数量会一夕之间减少。上周湖北的状况就是如此。

1Q2j-XhZdV5GO1rdvqij28A-1

Source: Tomas Pueyo analysis over chart and data from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今日,人口六千万的湖北宣布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接下来几周,诊断出来的数字或许会持续增加,但是之后就会开始减少。病例少了,致死率也会开始下降,而且连带效应也会降低,因为医疗体系不会因为被新冠状病毒瘫痪而照顾不到其他疾病的病患。
抑制措施的优点包括:

新冠状病毒的病例降低
立即减少医疗体系的压力,让医护人员得以喘息
致死率降低
连带效应减缓
让被感染、被隔离、被检疫的医护人员可以康复,回到工作岗位。义大利的病例中,有 8% 是医护人员。

了解真正的问题:检测与追踪
“现在,英国与美国都不晓得国内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病例,只觉得官方数据怪怪的,而实际数据应该有好几万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们没有检测,也没有追踪。”
再过几周,我们可以把检测的问题搞定,开始检测“所有人”。有了这项资讯,我们才知道疫情规模有多大,哪里要加重处理力道,哪些社区已经安全了,可以解除管制。
新的检测方式可以大幅加速检测,降低成本。
我们也可以像中国或其他东亚国家一样,设立追踪机制,找出确诊病例所接触的所有人群,将他们隔离检疫。这样我们会获得许多情报,让政府实施社交距离措施时,比较聚焦,因为我们知道病毒在哪里,所以可以针对那些地方实施管制。这不需要什么艰涩的科技,因为东亚国家就是靠这种严厉的社交隔离措施来控制疫情。其他国家有必要实施类似措施。
光靠检测与追踪,南韩就得以大幅抑制新冠状病毒的传播,控制了疫情,而毋须强力实施社交隔离措施。
加强能力
美国(英国大概也是)即将赤裸裸地上战场。
口罩库存只够两周,个人防护装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s, PPE)不足,呼吸器不够,加护病房床数不够,叶克膜不够……这就是为何减缓策略的致死率这么高。
但是只要能争取到时间,我们就能扭转局面:
我们有更多时间购买相关设备,因应未来需求。
我们可以快速增加口罩、PPE、呼吸器、叶克膜等关键设备的产量,以降低致死率。
这么说好了:我们只有几周的时间备战,没有几年的时间。现在就开始生产。许多国家都动员起来了,民众也在发挥创意,例如利用 3D 列印来制作呼吸器的零件。我们做得到,只是需要更多时间。大敌当前,你难道会等一段时间才开始找装甲在哪吗?
况且,我们需要的能力不仅止于此。我们需要医护人员,他们从哪儿来?我们需要训练一些人,接手护理师,做他们现在做的简单事务,让他们可以去做专业的护理工作。我们需要把退休的医护人员找回来帮忙。许多国家都已经开始做了,因为这需要时间。花几个礼拜的时间,我们是可以做到,但如果整个社会崩溃了,那一切就甭谈了。
降低民众之间的传染
大众很害怕,因为他们没面对过这种状况,我们对于新冠状病毒的了解也不够。一般人还是改不掉握手的习惯,还是互相拥抱,还是没有用手肘开门,碰了门把之后还是没有洗手,用餐前还是没有消毒餐桌。一旦我们口罩够了,也应该让医疗体系以外的人戴上。现在不该戴的原因是因为数量不足,而医护人员更需要口罩。但供货充足后,一般人应该每天配戴口罩,生病的人才不会把病菌传染给其他人,而经过适当的训练,也可以减少健康的人被传染的机率。
以上都是几个成本低廉的方法,可以降低传染率。病毒繁殖愈少,未来所须的防堵措施就愈少。但我们需要时间教育民众,给他们足够的资源。
了解这个病毒
我们对这只病毒的了解不多,但每周都有数百篇研究论文出版。

1-synY5dnv0PF_T9bnFp6Cg-1

全球终于开始联合起来对抗共同的敌人。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也动员起来,希望更了解这只病毒。

它怎么传播?

怎么放慢传染的速度?

无症状带原者的比例为何?

他们具传染力吗?

传染力多大?

有什么好的治疗方式吗?

病毒可以存活多久?

在哪些表面上存活?

不同的社交距离方式如何影响传染率?

代价为何?

最佳的追踪方法是什么?

我们的检测有多可靠?

有了清楚的答案,我们的因应之道就可以更聚焦,同时减少对经济与社会的冲击。我们可以在几周之内就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不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寻找治疗方式

如果我们在几周内找到治疗方式呢?只要多争取一些时间,我们就能愈早找到治疗方式。现在已经有一些可能,例如 Favipiravir(法匹拉韦)或 Chloroquine(氯喹)。

假设两个月内,我们就能找到治疗方式,那现在实施减缓策略,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岂不是很愚蠢的决策?

了解成本效益

只需要这些措施,我们就能拯救上百万条人命。然而,政治人物不能只想到被感染的人,他们必须考虑到全体民众,因为严厉的社交距离措施会冲击到大家的生活。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不同的社交距离措施如何降低传染率。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措施的经济与社会成本有多少。

如果不知道成本效益,的确很难决定长期措施应该是什么。但是几周的时间就能给我们足够的时间研究、了解这些措施的重要性,然后决定采取哪一种。

要对抗病毒,病例就必须受到控制,我们也必须更了解问题所在,建置相关资源,了解病毒,了解不同措施的成本效益,教育大众。我们只需要几周的时间。如果选错策略,就等于白白送死,呜呼哀哉!

4. 铁锤与舞蹈

我们现在知道减缓策略是很糟糕的作法,而抑制策略短期内有非常大的优点。但有些人的担心的确有道理,例如:

抑制措施要实施多久?

成本有多高?

实施抑制措施之后,会不会出现第二个高峰,而且跟什么都不做相比,搞不好还差不多?

我们来看看真正的抑制措施长什么样子。我们叫它“铁锤与舞蹈”。

铁锤

首先必须快速、猛烈的行动。基于上文所提及的理由,加上时间的重要性,我们必须尽快斩草除根。

1A3UPFvGBlcYZeD9twJ8c5g-1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抑制措施得持续多久?

大家担心的事我们会被迫关在家里长达好几个月,遑论这样带来的经济灾难与精神崩溃。可惜,伦敦帝国学院的那篇文章里有提到这一点:

刚才有看过这张图,还记得吗?浅蓝色就是“铁锤”,意即一开始实施的抑制措施,包括严厉的社交距离措施。

如果你是决策官员,你有两个选项,一个是减缓策略,导致几十万、上百万人死亡,另一个是抑制策略,经济停摆五个月,之后还是会有那么多人生病死亡,这样看来抑制策略似乎完全不可行。

但不见得如此。这篇文章虽然成为决策的重要依据,但是已经有许多人批评它的核心缺陷:文章忽略了“接触者追踪”(南韩、中国、新加坡等国的政策核心)及“旅行禁令”(对中国来说很关键),也忽略了大规模群聚的影响。

“铁锤”只需要几周的时间,不是好几个月。

1omWtjvbyvcyZCRm67HTXQA-1

这张图显示一月23日起,湖北(人口六千万)每天的新增病例。两周内,中国就已经复工。五周内,疫情就控制住了。七周内,新的确诊病例就已经只剩几个。别忘记,湖北是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而且这些是橘色长条,真正的病例,也就是灰色长条,更早就开始下降。

湖北采取的措施,和现在义大利、西班牙、法国的措施类似:隔离、检疫、除了紧急情况或者购买食物不然不得出门、追踪、检测、增加病床数、旅行禁令等等。

大家可以待在家几周,保障数百万人的生命吗?应该可以吧。不过这也取决于下一步。

舞蹈

一开始用铁锤重击病毒,几周之内就可以控制住疫情,这样才有时间去处理问题。接着就是在疫苗出现之前,找到正确的长期策略来防堵病毒。

1Ca-6amzSSJc3GSQOK3oBdA-1

这个阶段就是误会最大的地方:许多人以为他们会被关在家里好几个月。完全不是这样。事实上,我们的生活可以很快恢复到接近常态。

哪些国家在跳舞?

为什么南韩、新加坡、台湾、日本长久以来都有确诊病例,南韩甚至上千人,但他们没有被关在家里呢?

南韩外长康京和说明他们怎么做到的。其实很简单:有效的检测、有效的追踪、旅行禁令、有效的隔离与检疫。

猜猜看新加坡怎么做?和南韩一模一样!新加坡还加上经济补偿那些受检疫、旅行禁令等影响的人。

其他国家要跟进会太迟吗?一点也不会。先用铁锤重击来争取时间,这样就会有机会做对。

那假设这一切都不够呢?

R 的舞蹈

实施一个月的“铁锤”期之后,直到和疫苗出现前的这段期间,我把它称之为“舞蹈”期。这是因为这段期间的措施不见得都非常严厉。有些地方,疫情可能再次爆发,其他地方则会长时间没有疫情。不同状况会有不同的演变,所以有可能得紧缩社交隔离措施,也有可能可以放宽。这就是所谓 R 的舞蹈:恢复正常生活和让疾病传播之间的摆荡,经济和健康之间的取舍。

这支舞跳起来是什么样子?

完全取决于 R,也就是传染率。一个国家若没有准备,初期的标准传染率会介于 2 到 3 之间,也就是有人被感染的头几个礼拜,他平均会把病毒传染给二到三个人。

若 R > 1,疫情很快就会暴增成流行性疾病(epidemic)。如果 R < 1,疾病就会消散。“铁锤”期间的目标就是把 R 迅速压制到 0 左右,扑灭流行性疾病。武汉一开始的 R 大概是 3.9,在封城及集中检疫隔离之后,R 降到 0.32。

进入“舞蹈”期,手段就不需要那么猛烈了。只要 R 持续小于 1 就行,而且仅靠几件事就做得到。

1QiIOSlZb_rkCvwyhWeVC2g-1
详细的资料、来源与假设在此:https://academic.oup.com/jtm/advance-article/doi/10.1093/jtm/taaa039/5804843
以上是不同病患类型对病毒的反应预估,及其传染力。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估算多准确,但我们搜集了很多篇研究的资料,推估出这样的数据。
接触到病毒之后,人就有潜在能力散播病毒。把这些不同类型的病患的传染率加起来,平均大概是 2.5。据信,无症状期间,人就有传染力。症状出现后,一般人会去看医生,接受诊断,然后传染力就慢慢降低。
举例来说,感染病毒到出现症状前,你会维持一般正常生活。你和别人讲话,你就在散播病毒。你触碰鼻子后摸门把,下一个开门的人若碰了自己的鼻子,他就会被感染。
你身体里的病毒数量愈多,你的传染力愈强。一旦出现症状,你可能就不再去工作,留在床上,戴上口罩,或者去看医生。症状愈严重,你和其他人保持的距离就会愈远,减少散播病毒。一旦你住院了,就算传染力还是很强,你散播的病毒也会比较少,因为你被隔离了。
这就是为何新加坡或南韩的政策有这么大的作用:
大规模检测能在症状出现前找出哪些人被感染,把他们隔离之后,病毒就不会再从他们身上传播。
如果教育民众,告诉他们如何及早发现症状,他们处于上图中蓝色时期的时间就会减少,降低整体传染力。
若出现症状,及早隔离就能让上图中橘色时期的传染消失。
如果教育民众,让他们知道要保持距离、戴口罩、洗手、会触碰的地方都要消毒,他们就可以减少病毒的传播。
上述作法都失败的时候,我们才需要加强社交隔离措施的力道。
社交隔离措施的投资报酬率
如果上面提到的事情全做了,R 还是远远大于 1,我们就必须减少每一个人接触的平均人数。
要做到这点,有许多成本相对低廉的方法,例如禁止某个人数以上的集会(例如50、500等),或者在家上班。
有些代价比较高,例如关闭学校、不准出门、关闭酒吧餐馆。
1e2IJesMI7J8vOADKyF-YpA-1

上图实际上不存在,因为尚未有足够的研究可以把这些措施量化比较。这实在很可惜,因为有了这样的图,政府就能做决策,而且还能具体描述他们考量的过程。

“铁锤”期,要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尽量压低 R。湖北实施的措施基本上压到 0.32(译者按:除最下面“关闭杂货店与紧急服务”外,其他措施全部都实施)。我们或许只需要压到 0.5 或 0.6(译者按:即最下面两个措施不需要实施)。

但是在“R 的舞蹈”期,应该要尽量压在 1 左右,长期而言则要低于 1。这意味着,不管政府领导人懂不懂,他们必须:

列出所有可以降低 R 的措施。

想办法厘清实施这些措施的优点,意即降低 R。

想办法厘清实施这些措施的经济成本与社会代价。

依据成本效益,把这些措施加叠起来。

挑选那些可以用最低成本带来最大效益(降低 R)的措施,而这些措施的 R 加起来不能超过 1。

1xawZod7W-z9Rcpvru9bJiw-1

一开始,政府对这些数据一定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政府必须要这样思考规划。政府必须把这个过程具体化,也就是意识到数据很重要,我们必须尽早搞清楚我们现在的 R 是多少,每一个措施对于降低 R 的效用有多大,及其经济与社会成本有多大。届时政府才有办法做出理性决定要采取哪些措施。

结论:争取时间

新冠状病毒已扩散全球,152 个国家有确诊病例。我们在和时间赛跑,但其实我们可以争取到更多时间。有些国家,尤其是那些还没有被严重影响的国家,还在想说“我们会被影响吗”?实际上可能早就被影响了,只是他们还没注意到而已。一旦疫情浮上台面,这些国家的医疗体系会比富有国家崩溃得更快。及早行动才不会后悔。

至于疫情已经很严重的国家,选项很清楚。

一端是减缓:让疫情大爆炸,让医疗体系崩溃,让数百万人死亡,让病毒变异,继续肆虐。

另一端是站起来对抗。封城锁国几周,为自己争取时间,建立卫教计划,在疫苗出现之前控制这只病毒。

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美国、英国、瑞士、荷兰,选择了减缓的方法。这意味着他们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们看着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却丧志地说“我们做不到”!

如果邱吉尔当年也抱持同样的心态,想着“纳粹已经遍布欧洲,我们无力可回天,放弃吧”,那现在的光景会是什么?

现在很多国家正是如此,不给人民对抗反击的机会。各位必须站出来,要求政府为我们的生命争取时间,认真打这场仗!

作者:Tomas Pueyo    译者:范家铭

原文詳見此連結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