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怎么落到这一步的

phpzZhr9a

七天记者 颜宏

自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以来,中国以外的大部分国家都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态围观着中国举全国之力开展的史无前例的抗疫行动。但到了2月底、3月初,中国的抗疫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之后,狡猾的新冠病毒却在世界各地开花,疫情中心转移到欧洲,自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出现每日几百的死亡病例之后,形势每一天都在变化,一个接一个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一个接一个的国家宣布关闭边境,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多次表示国际社会应该保持边界开放,保证人员与贸易的正常流动,而不是在边境加强防控措施来阻断病毒的传播,但惊慌失措的人们已经听不见理性的建议。

面对近期发达国家如美、欧、加等多国面对疫情的手忙脚乱,不仅我们这些身处其中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中国的抗疫过程就在前面,世卫组织也早早呼吁各国做好准备,但就是没人当回事,好像病毒是有国界的。就连中国著名的媒体人胡锡进都感慨地写到:“我们真的没想到,在经过SARS之后,类似的悲剧又在武汉重演了。我们同样真的没有想到,类似武汉的错误后来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被推倒。我们尤其没有想到,今天疫情在全球肆虐,中国反而成了最安全、想方设法阻止疫情从境外传入的国家。事态的变化太出人意料了,完全超出了我们以及整个世界的想象力。”

 

傲慢错过防控时机

让欧美国家改变态度的转折点出现在2月21日的意大利。随着首名意大利公民确诊,疫情从经济最发达的意大利北方地区蔓延开来,不到一周就已遍布全国。3月10日,在病毒面前“节节败退”的意大利宣布全国“封闭”。但新冠病毒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意大利,借助意大利北部作为欧洲经济、文化、交通枢纽的特点,以及欧盟内部无国界自由流动的便利,短短两周内病毒随着往来人员长驱直入欧洲各个国家攻城掠地。临近的南欧和西欧国家首先“中招”;稍远一点的北欧和英国也很快被殃及,即便是在相对较远的中东欧,也未能幸免。目前意大利已经成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死亡人数超过了2000人,成为每个国家要避免的糟糕样板。

其实意大利最初对新冠病毒还是很重视的,早在1月30日,意大利出现两例来自中国的确诊者之后,总理孔特就宣布意大利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追随美国的脚步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切段了往来中国的航班。但实际上,从中国直飞意大利的乘客只占入境旅客的20%,其余80%都是通过第三国中转的,同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意大利却并没有真正把新冠病毒当回事,民众的生活一切正常,防疫部门的专家也把新冠病毒描述为“大号流感”,告诉民众不必恐慌,更不提倡戴口罩类的防护措施;甚至到了2月下旬意大利已经出现社区感染的病例时,米兰国立SACCO医院的生物紧急事件分析中心主任Gismondo居然还公开表示“媒体过分煽动了疫情,造成民众恐慌。我们不必担心,病毒分析数据都来自中国,这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这和卫生条件优良、公民生活习惯良好、发达的意大利和欧洲地区的情况完全不同。“

就是在这种由上至下的傲慢与懈怠中,意大利的“静好”岁月被1号病人打破。根据媒体梳理,这位名叫马提亚(Mattia)的38岁意大利男子没有中国旅行史和清晰的高危人群接触史,他于2月14日出现了感冒症状,向家庭医生报告但未引起重视;2月18日就医时被认为有轻微的肺炎,但由于严重程度尚不足以住院便让他回家休息;2月19日,他再度回到医院时症状已经加剧。当时医护人员仍然按照常规的肺炎流程进行检查,直到一名富有经验的麻醉师坚持要求院方为他检测新冠病毒感染,才终于在2月21日确诊。这名来自北部伦巴第大区的患者引发的“超级传播事件”成为意大利疫情升级的重要原因之一。据意大利卫生部门事后不完全统计,这名“1号病人”至少直接传染了十多人,间接导致了近千人的感染。

后面的情节大家都知道了,和意大利类似的、包含着超级传播者、社区聚集性传染、大规模群体性活动、政府应对消极和民众心理轻视等一系列因素导致的疫情大爆发开始在多个国家上演,死亡病例也大幅增加。西班牙、法国、德国、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确诊病例呈爆发趋势,不得不采取各种紧急措施来防控。

 

积极防控成为主流

新冠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国蔓延开来后,各国的抗疫反应也各有不同。根据笔者的观察,相对来讲,以儒家文化和天主教文化为主流的国家比较积极,选择了强化政府干预社会生活、强调集体主义传统、大力检测发现感染者、号召民众宅家以切断传播途径、延缓病毒扩散速度等积极防控对策,如已经控制住疫情的中国、韩国,正在与疫情传播速度展开赛跑的意大利、西班牙,刚刚开始打响战斗的法国、加拿大等。

而以新教为传统的重灾区如英国、瑞典和德国基本采取消极的“拖延”防疫战略。其核心是放弃严防死守,容忍疫情发展,反正80%感染这个病毒的人可自愈,期待大部分人在若干次病毒浪潮的袭击(比如2年之内)感染后无症状或仅有轻微症状之后,使得这部分人群获得一种免疫力,用产生的群体免疫力(herd immunity)来防控新型冠状病毒。国家的责任首先是提醒社会个人做好自我保护,让经济和日常生活保持按部就班,同时储备战略物资渡过难关。在具体计划上,英国和德国一方面在加大医院ICU床位数量,提高呼吸机数量,为即将快速增加的重症患者做储备,另外一方面也希望民众自觉配合,特别是加强老年人的隔离保护,尽可能延缓大流行峰值的到来。即把达到峰值那个月患者的数量平滑延缓为3个月甚至更长,随着夏天到来发病率自然下降,以减少医院压力。这就是英国和瑞典作出不再给轻症患者做新冠病毒检测这种违反常理决定的理由,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说的德国可能有60-70%的人口会感染该病毒的预期结果。

但这种“不战即降”、让全世界分摊其抗疫成本的消极策略不仅对那些奋力抗疫的国家不公平,更是对本国民众生命的不负责任。首先,这种通过暴露感染获得“群体免疫性”的理论过去从没有在任何人类公共卫生实践中被验证过,特别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目前人类对于天花的群体免疫力是人类几百年反复接种疫苗后才获得的;其次,这种大面积的主动感染传播,还会激发病毒基因新的变异,使得病毒更加难以控制;第三,这种病毒造成的危重病例即使只有感染人数的5-10%,相对于各个国家的医疗资源来说也是天文数字,没有国家能够承担,势必会造成武汉疫情早期那种医疗资源挤兑现象,届时死亡率可能就不会是现在的3%以下。

好在关键时刻,老大哥美国给了这些计划“放躺”的国家以严厉警告:3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没有任何沟通的情形下,单方面宣布禁止除英国外的欧洲人入境,期限为30天;3月14日又宣布对英国和爱尔兰实施同样的禁令;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因新冠疫情而进入紧急状态,表示要大力开始检测;3月14日美国议会又紧急通过了包括使用500亿美元的紧急状态援助法案细则……总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掉以轻心,美国的官方立场已经转到“积极有为”的轨道上来,再加上随着加拿大疫情的快速蔓延,特别是在魁北克率先采取强力抗疫措施的压力下,联邦政府也开始行动起来,推出各项防控政策,世界下半场真正进入了攻坚阶段。

 

危机可能持续到12月

目前这场全球范围内的抗疫战争被誉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的“我们现在处于战争时期,敌人是看不见的病毒。”而这才刚刚开始,很可能是持久战。

飞机、高铁、邮轮、高速公路网和地铁,这些曾带给我们旅行便利的现代交通,现在成为了病毒传播的最大帮凶;餐馆、剧院、电影院、主题公园,这些丰富我们业余生活的现代设施成为了社区传播的主要媒介,疫情带来的隔离和停顿,无疑会深刻改变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

根据目前人们对这种新病毒的了解,这场史无前例的抗疫战短期内看不到尽头。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可能会持续到7、8月份;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表示,目前无法预期,但无论抗疫持续到什么时候,联邦政府将会出台各种措施帮助民众,坚持下去;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则表示因为人们对这种病毒认识不足,无法作出切实的判断,只能用各种可能的情形进行推演,目前最悲观的场景是严格的抗疫措施将持续到12月份,但魁省政府已经为此做好预案。

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或势力,能调动全球的神经和力量的情况下,一个小小的名叫COVID-19的冠状病毒却做到了,如一双无形的自然之手推动着一场世界性的变革,我们是何其幸,又何其不幸亲眼目睹了这场变革,见证着历史。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