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文化视野(2020年2月22日)

【芬芳文苑】

水流千遭归大海(4)

洪田

孔子之后的儒学传承

孔子去世之后,其弟子纷纷自立门户,招收弟子。《论语》中记载,曾子、子夏、子张等都开办了自己的学校。他们之间的理念不完全相同,《论语》中也有所反映。

在孔子的诸多弟子中,曾子(公元前505年-公元前435年)需要格外关注。他是孔子的孙子子思(公元前483-前402年)成人后的老师,子思的弟子是孟子(前372年-前289年)的老师,因此,孔子之后曾子这一学派成为儒学的正统,成就了后来占据中国思想界主导地位的“孔孟之道”。子思提倡“五行”学说,孟子的弟子邹衍将这一学说发扬光大,遂成一家之言。

孔子之后的另一位儒学大家是荀子(大约公元前313年-公元前238年)。荀子的思想和传统儒家思想有较大的差距,从《儒效》、《天论》等文章中可见一斑。在《儒效》一文中,荀子将孔子所崇敬的周公作为儒家的开山派人物,这和其他学者截然不同。通常人们把荀子的“性恶论”与孟子的“性善论”相对比,来反映二人的不同。其实这只是他们思想不同的一个方面,而且对此人们有些误解。荀子提倡“性恶论”,目的在于强调后天教化的重要性(见《性恶》一文)。孟子提倡“性善论”,并不是指人性生而善良,而是指“乃若其情,则可以为善矣,乃所谓善。”(见《孟子・告子(上)》),即人性是可以变得善良的,从另外的角度阐述了后天教化的重要性。

荀子在《非十二子》一文中对于子思、孟子这一学派进行过批判。他反对子思的“五行”学说,反对“天命”,用现代哲学术语来说,是名唯物主义者。孔子盛赞鬼神之德,但秉持“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赞同“天命”说。荀子的思想与此不同。因此,在一些学者看来,荀子难入正统。荀子的思想反映了时代的演变,可以看作是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的结合体,以求在道德治国和法律治国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孔子和老子

老子(约公元前571年—公元前471年?)是较孔子年长,和孔子几乎是同一时代的思想家。老子是周朝的史官,属于官方学者,有机会接触到民间学者不易接触到的历史典籍。孔子是一位民间学者,他要研究古代的文献典籍,研究夏、商、周的礼仪演变,需要四处收集资料,周朝王室的图书馆自然是他要去的地方。《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记载了孔子和老子的一段对话,现将原文摘录如下: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从这段记载中可知,那时的孔子应该还是一名踌躇满志的中年人,老子作为一名长者对他提出了一些言行举止方面的忠告。孔子在当时受到一些学者隐士的讥讽,在《论语》中已经有记载。老子对于孔子的劝诫和这些隐士学者有相似的观点,从《道德经》一书中不难发现老子的这些主张。孔子对于老子的评价,有些模棱两可,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

从这段记载中,很难说孔子从老子那里真正学到什么学术方面的知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老师”。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是指可以给自己提供些许正面或反面借鉴的人。后人有时称老子是孔子的老师,当是相同的含义。《庄子》一书中也有老子和孔子之间的对话,我更乐意将这些记载看作寓言故事,而非史实。(未完待续)(2020年2月)

 

【鹏翔万里】

回家过年

贺鹏

人肉我?顾青看见群里有人要人肉她,一下就怒了,猛地站起来,把手机重重地摔在沙发上,扯开嗓子可劲地骂。宣泄了好大一会儿,她的情绪才逐渐平缓了下来。心想,老娘不就是一个开小饭馆的吗?还怕你们人肉?

顾青捡起手机,打开微信,翻到小区的那个业主微信群,只一会儿的工夫,就有几十条聊天记录,有声讨她的,也有提供信息的,话都很难听,说是年三十那天,看见快餐店门前有一辆“鄂A”的武汉牌小轿车,她这个老板自然就成了小区唯一接触过武汉人的人,也成了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嫌疑人,所有业主都要人肉她、隔离她。

顾青一下就傻了,年三十那天,的确在快餐店门前停过武汉牌子的车,在武汉肺炎蔓延的关键时刻,一旦和武汉沾上边,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她很害怕,但也很生气,难道武汉人都成瘟疫了?面对武汉人,人们怎么一点善良都没有呢?

顾青二话没说,直接加了群主好友,她想把事情尽快说清楚,顺便也替武汉人说几句公道话。

群主是物业公司的副总贾建国。

贾总直接发起了语音聊天,贾总说,群里许多人检举你,说年三十你家快餐店门前停过一辆武汉牌的小汽车?

顾青没有犹豫,说没错!

贾总一听就急了,你为什么不报告?

报告?为什么要报告?顾青很不高兴地反问贾总。

现在疫情这么紧张,所有人都在围堵武汉人,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个武汉人在你店里吃饭了?

贾总的声音很大,顾青用食指在音量键的下端按了一下,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

贾总说,你住哪栋楼?几单元几号?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要报告丰州疾控中心,对你进行监控或隔离。

顾青一听就来了气,你们有病啊?

贾总说,请你冷静,配合我们的工作。

顾青把手放在胸口揉了几下,说也请你相信我,我没有病毒,也没有接触过武汉人。

贾总说,那个武汉人不是去你店里吃饭了吗?

顾青说,他连车都没下!

贾总说,那你还记得那辆车牌号吗?现在去哪里了?我们要把这条线索提供给上级部门。

去哪里了?我也想知道,可我不知道啊!顾青突然一下爆发了,最后一句几乎是歇斯底里般地喊出来的。

贾总一听,也很不客气地说,你不要给我发脾气,有气一会儿给警察发吧,我马上报警。

顾青一听报警,立即就蔫了下来,她听说,只要接触过武汉人,相关部门说隔离就隔离了,那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事,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冷,浑身直哆嗦——

她怕了!的确怕了!

她怕稀里糊涂地被隔离,于是,抑制住自己的情感,咳嗽了两声,算是清理了一下嗓子,对贾总说,他又不是武汉人。

贾总一惊,怎么回事?

他是丰州人,只是在武汉工作,正准备回家过年,武汉却突然封城,他连夜开车跑了出来,好不容易回到丰州,可哪条路都不让他进城,武汉也返不回去,实在没办法,年三十晚上趁着天黑,从一条农村小道上七拐八绕才进了城。

贾总说,在武汉工作也算武汉人!抓他是为大家好,也为你好,你着什么急啊?

顾青一听又急了,说他是我儿子,你说我能不急吗?

你儿子?那他不回家跑什么?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开着一辆武汉车,能回得了家吗?

他现在在哪里?

他的电话早没电了,好几天都联系不上,在外面吃什么喝什么睡哪里我都不知道!顾青边说边哭出了声。

一阵抽泣后,顾青又说,那天他进城时,在城郊看到“敢从武汉来,坚决打断腿”、“武汉返乡人员,禁止出入”的标语,把他吓得连小区的门口都没敢来,直接把车开到快餐店门口,我们母子隔着玻璃看了一眼,他就开着车走了。

贾总着急地问,住哪家酒店了?

顾青说,现在哪家酒店还肯要武汉人?

贾总立即说,他是丰州人啊!

顾青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他刚换成武汉的身份证。事情就是这样的,麻烦你在群里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贾总心想,这娘们讲的到底是真的假的?万一出什么状况,谁来承担责任?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丰州疫情防控办的电话。

 

【种玉蓝田】

心跳紧撵着心跳

蓝狐

1

想透过窗户看远端的街灯,不想视线硬是给遮挡了回来。

有霜。薄薄的一层。

那街灯很迷人的。夜色下,它努力衍射出一阙伞状的光瀑,更借以宝蓝的背景,而让它忍韧的努力镶嵌如心迹。还有的时候,距离和气温的作用,隐约间我仿佛还觉得有雪花从它的身影里悄然飘落。虽只是幻觉,但我知道,这幻觉和我的心跳有关。

我的心,似乎正逢雪季。

2

被阻挡了的视线难免委屈。我的关注有点委屈。

于是,我只得闭上双眼,把所有的探询都收拢在心窗的底层,一任想象的街灯明灭着和心跳做着游戏。

我的心头该也有一条街道的,我想。

许多时日以来,这条街上一直都铺着厚厚的雪被,每次,我踩上去的当儿,脚下都是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雪和脚步的交谈,常常让我猜测,那其中唱和的该会是怎样的冬令子,怎样的因奔波而积蓄的从容的疲惫,艰涩的不羁?

走着,在自己的街上,其实也未必能够顺畅多少的,虽然没有红绿灯,没有斑马线,没有立交桥,没有站牌没有路标没有岔道……可是,难免有人,亲人,友人,路人;熟悉的,陌生的,热络的,冷僻的……我们难免见面,难免寒暄,难免互道短长,难免问询得失。言及开心故事,我们一同朗笑;提到忧伤过往,我们执手落泪;说失去,我们慨叹,话收获,我们欢悦;偶尔,话题触及了隐私,不经然地,彼此便都下意识地别过头去,面露羞赧。尔后,不免尴尬地强说再见,自顾走远……

于是,蓦地就愣怔在了自己的街上,仰头,傻傻地看天。

3

其实,终归还是孤单的。一个人,在自己的街上,四顾茫然。

渐渐发觉,心底,更加深远的心灵的底层,正有一种空寂的回响不断传来。那是心跳,沉实的明晰的个性的执拗的心跳不住传来。它像是一种拍节,节奏真切。只是我无法断定这拍节究竟是取自何处的曲牌,哪里的激越。

蠹。蠹。蠹。隐含一种规则。

蠹。蠹。蠹。犹似一种述说。

蠹。蠹。蠹。应是跟灵魂在交涉……

可是,心跳和心跳之间,到底在交涉些什么呃?

4

我心头的街灯,亮了。追思下,它努力衍射出一阙伞状的光瀑,更借以宝蓝的背景,而让它忍韧的努力镶嵌如心迹。

我开始看到,那些熟悉的陌生的热络的冷僻的身影正纷纷朝远处走去。我清楚地记得,他们都曾经客气地与我道别。

尔后,街,冷了,像是有雪。

心,空了,只听见有人反复在吟唱着《骊歌》……

也正是在这一时刻我始才恍然顿悟:心跳之所以紧撵着心跳,原本是在彼此作别啊!以此一波的心跳来与彼一波的心跳作一生一次的道别,一如海浪相拥,转瞬更迭,而沙滩,而心壤,怕也正是在这不住跌宕的起伏间悄然老去了吧?!

5

我想,人生一世,就是来与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完成一次珍贵话别的吧!

 

【杨柳依依】

“宅”出来的花样生活

杨邹雨薇

原以为在省城呆久了,这个春节可以回到老家跟亲友们好好聚一聚,特别是几个学生时代的闺蜜,早就约好一起去阳明山上看雾凇。哪知道一场突来的疫情,不但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而且像孙悟空画的一个圈,把全家人禁锢在家里,不敢出门。

爸爸是从事新闻编辑工作的,还是一个作家,这种“囚禁”对他来说,倒很适应。直到初十正式上班,他们单位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在大家签到之后宣布了几点防控纪律和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为防控疫情扩散,除了记者和部室主任坚持每天到岗之外,其他编辑轮流在家上班编稿一周。

一向爱热闹喜欢逛街购物的妈妈,按照要求闲下来很是不习惯,总是唉声叹气,说憋得实在是心慌。她经常从窗户眺望对面的超市,看看是否开门,惦记着是否有商品大特价。可是,听到宣传车的广播,又显得无可奈何,只好守着电视机度日。

妹妹原本馋嘴,平时最喜欢到外面买零食吃,因为疫情形势严峻,她也被爸爸妈妈关在家里写作业。可她私下老是来问我:“姐姐,什么时候带我去对面买吃的?”我怒斥:“你听话一点,好不好?”

我在家大多数时间是在看《张爱玲文集》,或用耳塞听音乐,倒也宁静。有时候听那些闺蜜和朋友,在微信上表达自己的无奈。公司跟着发了延迟上班的通知,我也觉得有些无聊。有一个闺蜜说,在家无聊时不妨清理自己的旧衣服。受她的影响,我也觉得这是清扫的好机会,于是跟妈妈和妹妹搞了一次大扫除,清出来许多可要可不要的东西,装了两个蛇皮袋,准备丢掉。

对于常人来说,足不出户在家两三天可能问题不大,可是连续十多天,确实难以忍受。大家就受够了,说是不是出去溜达一下?哪知道遭到父亲的严厉批评,他像足球赛场的守门员一样,把大门看守得紧紧的,不许任何人出门。

初十那天,爸爸把自己打扮成生化部队战士一样去上班,顺便丢了垃圾。下午回来,用酒精喷洒全身进行消毒之后,说继续在家编稿一周。妈妈说:“你倒出去一次了,我们酒店继续歇业,我们待在家里可要发狂了。”爸爸说:“武汉新型肺炎潜伏期最长时间是14天,我们应该响应政府号召,待在家里不出去就是为国家做贡献。如果觉得郁闷,我们可以制造欢乐。”妹妹嘟着嘴问:“怎么制造欢乐?”爸爸说:“看我来安排。”

爸爸先是找出宣纸、笔和水彩,教妹妹画画。十三岁的妹妹跟爸爸把全家人画了一次又一次,有时候把我们画成灰太狼家族,有时候把我们画成喜羊羊家族,甚至画成龙王家族。不管画什么,妹妹都把爸爸的胡子画得特长,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我收拾柜子时,不经意间找出几只气球,爸爸把它们吹起来,让我们在客厅分成甲乙双方隔着茶几拍打玩耍。特别是妹妹,因为性急,经常把球拍爆,气得她拍脸后悔。

妹妹又找出一大捆红色尼龙绳,央求妈妈教她织灯笼。妈妈便要爸爸和我一起参与,将绳子剪成几段,然后一根一根地织起来,两个多小时后,果真织好一只灯笼,还挺漂亮的。

爸爸对妈妈说:“小女喜欢吃黄桥肉,正好家里还有面粉和鸡蛋、瘦肉等食材,我们何不教她怎么做黄桥肉?将来,她可以自己动手解馋啊!”妹妹拍手叫好:“我赞成!我负责洗碗!”在妹妹的要求下,爸爸妈妈就为我们炸了一盆子黄桥肉,让妹妹大快朵颐,比获奖中彩票还要高兴。

看完《张爱玲文集》第一卷之后,我屈指一算,我们在家已经整整宅了十三天。其间除了爸爸外出上班一次、妈妈到对面步步高超市购物两次,没有一个人下过楼,虽然宅着,但“宅”出了花样,“宅”出了欢乐。更何况,“宅”是一种责任,对家庭的责任,对单位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我们坚信,只要大家抱团取暖,在疫情严峻时刻决不出门,隔断病毒传播,我们就一定能战胜疫情,迎来明媚春光和家国平安。

 

【华峰凌云】

辽宁“珍珠”赋

许华凌

华夏崛起,宏韬伟略定“新型城镇化”发展大计;乡村振兴,因地制宜建“特色集群化”富丽康庄。“十八大”上,中国城镇化发展的主旋律悠然唱响;七年之间,辽宁大地“珍珠”般的繁殖场激情喷张。政府引导,力避千城一面;乡村特色,务求七彩流光。“大且挤”的城市病必须治愈;“小而美”的珍珠群坚决做强。宏观管理,产业布局、就业安排、交通组织、生态环境等方面使其互为依托、和谐共生,进行统筹规划;特色创业,个性鲜明、品牌突出、生态独具、活力旺盛等内涵使其主题亮丽、各具特色,确保潜力绵长。“多中心、主题化、组团式、共生型”是其典型特点;“重特色、兴人文、育景观、富居民”是其锦绣诗章。

辽海浩瀚,千帆竟发,珍珠遍洒;辽土富饶,百业兴旺,五谷丰登。一村一美景,一镇一特色,一地一风情。

“落霞与苍鹭齐飞,青龙赴银河共浴”:来到此地,大有登滕王阁而赋诗的感慨;“养在深闺人已知,驴友称作小西藏”:来到此地,大有游西藏而忘返的依赖;“满街都是比基尼,海湾风情胜巴黎”:来到此地,仿佛进入泳装的世界、跨入比基尼的时代;“李园主人今安在,阆苑仙葩红楼梦”:来到此地,不禁为这里古色古香的建筑而击节赞叹,好一个仙境般的气派。还有那复州湾,现已打造成“海盐之乡”;还有那阜新市,现已建设成“玛瑙之都”;还有那“行走中的稻田博物馆”和享有盛名的“北国碧玉、辽西绿珠”。依托清流“玄水”,强化两岸生态治理,因地制宜打造漂流项目,游客惊呼;着眼未来发展,保护环境森林湿地,鸟儿们在一棵树上搭建百个鸟屋。温泉养生小镇以温泉疗养为核心,形成集生态养生、休闲娱乐、时尚购物、生态度假、文化艺术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主题度假小镇,让人流连忘返;文化教育小镇以爱国主义教育为核心,综合素质拓展和提升为主线,以现代科技手段再现传统文化、地域文化和经典文化,吸引了大量游人在此驻足……突然想起著名的句子:神女应无恙,当惊辽地殊!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青山绿水,和谐升平。乡镇精致,城市繁荣。经济振兴,人民富庶。辽宁各地乡镇的建设,是在政府有效引导下建设的“粗粝工业下小而美的珍珠”,是都市后花园里生活的珍珠、经济的珍珠和精神的珍珠。

时不我待,天辽地宁。当牢记历史使命,弘扬辽宁精神,重振东北雄风。一系列独具特色和发展潜力的美丽乡镇的建设,是新时期辽宁人民团结奋斗、勇于创造的心血结晶,是辽宁厚重历史文化和辉煌历程得以迅速发展的结晶,是辽宁人民创造富庶文明、幸福安宁、美好生活的结晶。这些富有生机和活力的小城镇,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风光旖旎的辽宁大地中。我们坚信,东北老工业基地一定会在中华圆梦的伟大征程里得到振兴,一定会在老工业基地的改造升级中浴火重生!

来吧,亲爱的朋友们,这里有令你流连忘返的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青山绿水,也有令你陶醉痴迷的不是塞外胜似塞外的东北风情!

(本栏目由加拿大“博大集团”冠名赞助)

(责任编辑:洪田)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