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初记随笔实录

 

刘慈欣在《流浪地球》里说: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福兮祸兮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王安石描写春节的诗句。

春节,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没有之一,海外的游子们从世界各地也纷纷加入到“春运”的行列。

春节回国,举家团圆,已成为我近十年固定的曲目了。初一的家庭大聚会、初七的老爷子寿辰,十五的元宵节,当然也会穿插着儿时伙伴和同学的小聚。从蒙城走时,就已经知道武汉的疫情,但各种官方消息表明是可控的、不会人传人,因此我也认为没有足够的理由而取消老父老母一年一盼望的行程。还赶在临走的头上一天鲁同学去药房买了一盒口罩,有备无患。

1月22日,晴,难得的好天,九点半,搭乘朋友的车直奔机场,车上还和朋友母亲聊到疫情和03年的SARS, 从国内反馈过来的消息看,我们都认为问题不大。

国航check in 柜台正在搞活动,总是脱不了国内的套路:剪彩、拍照、头头们合影留念,等等,还派发小吉祥物……到了候机大厅内,更是热闹,活动延续到登机口处了,原来是有轮盘抽奖活动,小到糖果,大到升舱,哇。开始还是谨记鲁同学的话:不要到人多的地方,找个犄角旮旯得了,好吧。一阵惊呼还是吸引了我,有人中了升舱;蠢蠢欲动了,外围观望一番,决定也试试手气(我一贯自诩出大力、流大汗是我挣钱的法宝,运气和我无缘),轮到我,我直指升舱说我希望是这个,一左一右两位老外“护法”,示意我要大力地摇,轮盘走起,哗啦啦地转,快要接近目标,我喊着:“stop、stop”,俩护法张着嘴、笑容可鞠地望着我,“yes”,我居然中了,豪华经济舱,一片惊呼,人群更踊跃……一通拍照留念,就差获奖感言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心满意足地回我的旮旯儿去了。候机的人不算多,三十头一天到北京,如果再转机或高铁什么的,真就是踩着点儿进门过大年了。

准时检票登机,这个舱大概有六七排,人不多,我一人占一排,惬意,环顾四周,大概只有两三个人戴口罩,我这么好的身体,肯定不能戴呀。看两三个电影,睡两三个电影时间的觉,间或吃吃喝喝,酒吗?一个人不喝酒的,睁眼,准点降落,一切是那么美好(头两天,朋友回蒙晚点五个多小时)。

排队,出关,几乎没人戴口罩,嗯,只有海关的工作人员戴,没注意戴没戴手套。在飞机上就把国内的手机号换上了,忙里偷闲,看一眼微信,大吃一惊,武汉被封城了?这消息,真的假的!有点懵,没时间思考,急忙往免税店走,依然是门庭若市人挤人、人挨人,依然是大声喊着:这货没了,那货也抢光了,依然是游走的零散的口罩……和家人联系上了,说一定要戴上口罩,怕我没有还给我带来了几个口罩,门口接机的可真就不一样了,人人口罩,全副武装,门里门外,差别好大,接机的人也不如往年多,这时才隐隐感到事情不妙。

回家途中,二姐夫告诉我大年初一的家庭聚餐取消了,初七的老爷子的生日宴待定;外甥也取消了去日本旅游,说单位发文:不准外出!否则后果自负。不会这么严重吧,我临出门还说是可控呢,你们不会小题大做吧,就盼着回家过年呢,一通发问;进门就看央视新闻,已经在播报了,疫情爆发、武汉封城……没想到半天的飞行,竟然发生了如此严重、猝不及防的大事件。家人大部分在航天系统上班,各单位已经正式下文:节日期间尽量不要外出,外出回来自觉隔离14天,总之就是别出门,否则会处分或除名(当然是造成严重影响的情况下)。

看明代文征明的诗句: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

这分明就是网络拜年的前身。

大年初一,照例家人相互拜年,小辈给长辈拜年,发红包,大姐、大姐夫的饺子可以说是一年一盼呀,在家里聚,也是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每天的新闻成了头等大事:北京的一切娱乐活动取消(全国也是一样的),家人单位的微信群里发通知:尽量减少家庭聚会。所有同学、朋友聚会取消。破五(大年初五)也仅仅是家里小聚一下(我本是大家庭的);和大姐二姐商量,初七老爷子的寿辰还是一定要过的,这本是我坚持春节回国过年的原因之一,从老爷子花甲开始至耄耋之年(八十有七),从未间断。

疫情不断蔓延、升级,恐慌大于疫情

各种资讯迅速传播,正面的、负面的,国际的、国内的,太多太多,加上强大的朋友圈、各个群每天播报着各种消息、渲染着各种气氛,我有限的脑容量呀,充斥着五花八门的信息,塞得满满,呼之欲出,最初的两天,感觉像是过了两周。在家人的各种劝说、游说下,最终劝住了执意要去菲律宾旅游的外甥女两口子,“一年累得跟狗一样,就盼着出去放松放松呢”,不满、怨忿挂在脸上,菲律宾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停飞。不幸中的万幸。

看到很多封城之前离开武汉去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旅游的人,亦或回家探亲的人,进退两难,有家不能回、甚至无家可归,突然记起好多好多年前看过一个译制片,好像叫《一个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只记得其中一个人因没有护照,只能在飞机上飞来飞去……明明是喜剧,却上演着悲剧,其他剧情全然忘记。

要真的有神灵,快来庇护我中华大地的芸芸众生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

新增病例、新增疑似、新增死亡、新增治愈。

物资、设备匮乏,医护人员紧缺,肉搏、裸奔、身心俱疲、崩溃、

疫情、爆发、拐点、撤侨、停飞、关闭国门

雷神山、火神山、钟南山、吹哨第一人、逆行者

中国速度、驰援武汉 、湖北加油、武汉加油

美国流感、死亡过万,澳洲大火、蝙蝠成灾,非洲蝗灾

中医、西医、特效药、全球的华人、华侨努力捐款、捐物

…..各种各样的消息呈焦灼态势

奇迹没有发生,疫情越发严重,时不我待,全国乃至世界的驰援行动开始,加拿大再次刷屏成为世界的焦点,华人的焦点;蒙城的华人也是空前的团结,第一时间组织募捐,口罩、防护用品等等,出钱,出力,也出现了很多华人互助群,暖心的群,非常时期蒙城互助义工群就是其中之一,为那些回来后主动隔离而需要帮助的同胞提供义务服务、共渡难关。

我睡着了吗?漆黑的夜里,各种张牙舞爪的影子在眼前飘呀飘,我极力张大双眼,和它们对峙,它们忽远忽近,挥之不去,我明明是醒着的,看到了魑魅魍魉……

我的国呀,繁华依旧,霓虹闪烁,可少了喧嚣、熙攘,少了繁忙、哪怕是烦躁,没了人气,阴霾笼罩,山河哭泣、日月无光……

想起来文天祥的诗: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

心乱了,不安了

美国一宣布停飞、关闭国门、撤侨,引发了蝴蝶效应……

每每我说要回国过年,都会有朋友羡慕、嫉妒(呵呵),我也是早早就订了国航的往返机票的特价机票,特价机票,你明白的。

改签、退票、改道他国,总之,很多认识的朋友都在想办法尽早返回,各航空公司电话打到爆,焦虑、不安、期待,期盼的奇迹没有发生。其实我想留,可又不得不走。我要回来上班,上班就要隔离,隔离就需要时间,之前看到蒙村里有人从疫区回来没主动隔离而被人肉,舆论哗然,言语之犀利,太可怕。隔离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社会负责,好吧,决定改票,怎么也要陪老父老母过完十五再走,鲁同学多次催促我尽快改票,“越早越好,最好升舱”,国航电话始终处于语音状态,我真的没有耐心等,联系蒙村出票的经纪,经纪还是很给力,半夜三更的终于把票搞定,大年初十六返程,升舱成功。

归去来兮

前所未有地顺畅到机场,大门口一次过红外测体温,然后二次测温,准备去check in,行李箱就歪歪扭扭的了,连点皮,直接揪下来,这么大垃圾,非常时期怎敢乱扔!手里拿着轱辘,问警察小哥,小哥一指垃圾桶,我说“放旁边吗?”“里面”,“放不下呀”“行李箱不要了吗”,一会保洁大姐来了,“东西拿出去了”?“没东西”,大姐异样的眼光盯着箱子,不会怀疑这空箱子里藏着什么吧,我赶紧解释道:“大箱套小箱,非常时期没出门”,这位姐姐还是奇怪地看了我几眼,拖着三只脚的箱子走了。嗨,临走我还要给首都人民添点乱,真不应该!想是要留下我与祖国人民共患难吧。

全程口罩(包括空乘),又是躺着回来的,舱内十余人左右,安全、准时抵蒙,只有刚下飞机为数不多的国人还戴着口罩,机场的工作人员几乎没戴口罩,包括出飞机后的通道,给我们派发送传单的人(胆大),入乡随俗,我也是麻利儿的把口罩摘了(明知这样不对而为之,检讨一下),这一路把我憋屈的。

下雪了,洁白的世界,每个人心中期盼着瑞雪纷飞的丰年,期盼着可以重新开启时间的按钮,重新来过这个2020亦可20200202甲子第一年的庚子金鼠年!

终于在闭关的第三天凌晨完成

2020,0212 凌晨6时

后记:

本想着春节期间去看看老同学的父母,但非常时期不敢妄动,同学也说:来日方长。

来日真的方长吗?一转身,也许就是生离死别,都说明天和意外不知道谁会先来。

不要再说没时间。时间是不会抛弃你的,如果你要放弃,那放弃的就不只是时间而是你有限的生命。随心而动,想做什么、该做什么,放手去吧,哪怕是享受一下片刻的暖阳;珍惜自己、爱惜家人,尊重生命。敬畏大自然!

桃花源中,陶翁说:“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