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下的人性拷问与较量

七天记者 梓丰

2020年一开年这场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发的肺炎疫情,已经形成了“源自武汉、弥散湖北、辐射中国、影响世界”的态势,成为近期所有媒体的报道热点,社交媒体上更是舆情汹涌,报道内容涉及这场疫情的方方面面,也让我们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态以及国家间的较量。

新冠病毒感染性超SARS

截止1月29日,中国报告6095确诊病例,9239疑似病例,死亡人数133,治愈人数120,还有59,99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这些数字已经超过了17年前肆虐的非典感染人数,还传到了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法国等15个国家。根据目前已经获得的信息看,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虽然与SARS病毒同属一个家族,致命性不如SARS病毒严重,但传播性更强。不仅可以通过飞沫传染,也可以通过接触传染给别人;不仅在感染者发病时传染,还会在没有症状时传染,更为可怕的是,已经有一些案例表明这种病毒可以让携带者本身不发病却可以传染给其他人。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1月26日指出,从观察情况来看,这类病毒在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一些患者在发病之前可能就已经把自身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了他人。部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早期体温正常,无明显症状,形成隐性感染者,这些“行走的传染源”让防控难度大增。

这种新型病毒的这个特征很像流感病毒,一些流感患者在病毒潜伏期没有出现症状,却已经具备了传染能力。多伦多的传染病专家Allison McGeer以及疫情监测研究人员甚至悲观地估计这种新病毒有可能成为一种新的常见呼吸道感染病毒,从而与人类共存。

而在日本和德国确认的本土病例也证明了这一点。日本最早确认的4个病例,患者均是来自武汉的游客,但新增的两例确诊病例之一是一名从未到过武汉或者中国的人士。他是奈良县的大巴司机,这名60多岁的男性司机曾在1月8日至11日、12日至16日期间两次为来自中国的旅游团队开车,1月14日出现咳嗽等症状,17日到奈良县内的医疗机构就诊,25日被诊断为肺炎,目前在奈良县的医疗机构住院。

而德国的首个确诊患者同样没有到过中国。这名在汽车零部件制造商Webasto总部工作的33岁男子在上周曾与一名中国女性有过接触,这名女性是前来该公司总部参加职业培训的,在返回中国之后被诊断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而这名中国女性在德国居留期间并无明显症状。目前与这名男子有接触的40多人,包括上幼儿园的孩子,都被建议留在家里持续观察并进行检查。

人为制造的恐慌病毒

随着时间的演进以及病毒的变异,这种新型病毒的高传染性才更多地为人所知,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争论,小到戴不戴口罩,从中国回来是否要自我隔离,大到一个国家是否要从武汉撤侨等。

自从1月21日,美国西雅图确诊了一例输入型病例后,加拿大华人就开始不淡定了,各种微信截图、公众号文章里开始出现华人同胞要注意的信息,各种介绍有关武汉的疫情、病毒、洗手、症状、口罩等内容的文章层出不穷。随着多伦多一名自武汉返回的男子被确诊为首宗感染案例后,大多伦多地区的学校和家长都对此表示担忧,更有学校要求最近到过亚洲的家庭,先自行隔离至少15天。与此同时,一份请愿书开始广为流传,这封标题为《阻止在约克区的学校传播新型冠状病毒》(Stop the potential spreading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in schools of York Region)的作者自称代表来自多间学校的家长,呼吁学校要求最近到过中国的学生,自主与外界隔离至少17天,以减少传播这种病毒的可能性。但这份截止到28日已经有9000多人签名的请愿书得到的回复是除了提醒学生和家长做好防疫以外,还指出另一种病毒:歧视仇外。

约克区教育局董事会主席Juanita Nathan在信中写道:“我们了解华裔家庭的担心和焦虑加重,那些假设其他人有风险,要求隔离的人,即使是出于好意和安全考虑,也可以被看作是偏见和种族主义。”

她在信中还解释到:“尽管该病毒可以追溯到中国的一个省,但我们必须谨慎,不要将其视为中国病毒。那些感染病毒者或潜在的病毒携带者并不仅限于华裔人口。该病毒已经在世界许多国家出现,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在这样特殊的时刻,我们必须团结一心,避免任何仇恨心理迹象的发生。目前的情况,仇外心理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东亚华裔社区,我们应坚守共同认可的平等和包容的价值观。”

无独有偶,大蒙特利尔地区一个家庭也遭遇来自华人社区的口诛笔伐(详情请看七天公众号1月28日推送)。实际上,在这家人1月16日从国内回来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也没有自我防护的建议出台,直到1月23日武汉政府宣布封城才让这家人感到事态的严重。为了自己和其他人安全,她们先后拨打了本地健康热线811,也是这次疫情的报告热线,和自己居住地区的公共健康部门,得到的答复都是她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可不用自我隔离,正常生活即可,所以她们该上学上学,该上班上班,但没想到的是,本地的华人却纷纷谴责起这家人自私,缺少社会功德,甚至有人恶意公布了这家人的姓名、地址、照片等个人信息,这种无端指责是不是也中了“歧视仇外”的病毒呢?

这家人的遭遇反应出来的深层次原因在笔者看来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人类深入骨髓的歧视基因。比如在华人世界中广泛存在的鄙视链,就是一种歧视,无论是地域还是职业,亦或是身高、长相,万事万物都可以形成一条你低我高的鄙视链条,这是因为人生来就存在着社会差异和个体差异,永远不可能消除。它一方面体现着自我认识和身份意识,能激励人们奋发向上,爬上鄙视链的最顶端,另一方面也给社会运行带来巨大的内耗,给不同群体之间带来形形色色的分歧和矛盾,所以要尽量寻找一个平衡点,东方文化中的“和而不同”,西方文化中的“Don’t judge”(不论断)都强调了承认差异、互相尊重的重要性。

二是中西价值观的碰撞。对华人来说,特别是来自大陆的华人从小接受集体主义教育,理所当然地认为在集体利益和个体利益发生冲突时,个人应该牺牲自我,为他人或者整个群体做出牺牲。而在西方社会普遍强调自我,反对牺牲的大环境下,这家人听从本地健康机构的建议没有做出足够的自我牺牲,招致了华人同胞的愤怒和指责。这是新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之间观念碰撞的具体体现,而这种基于文化、价值观等上层建筑方面的差异而产生的碰撞、纠结、矛盾将会随着全球化的进程贯穿整个世界的发展。

第三,信息越发达,越产生独立思考的惰性。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华人微信圈儿里充斥着各种谣言和夸大其词。其实,加拿大的公共健康部门无论是在病毒感染者信息的发布上还是执行的防控措施上都很及时、透明,但华人就是不愿相信,宁肯传一些小道消息或者未经验证的道听途说。比如有人造谣称自己受病毒感染发病,而医院则不处理;再比如说,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是去年被调查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著名的华裔病毒科学家邱香果和丈夫走私到中国去的,才引发了这次疫情等等,都被卫生部门批驳是没有根据的无稽之谈,但很多人即使不相信还是要传,这也体现了现代人的浮躁,不肯接受自己对于一件事情的信息处于认知空白阶段,不愿意等待经过调查依据、逻辑支撑,案例斧正的真相,而是急切地寻找一个答案填补认知空白,只要某一说法似乎有道理或者和真相差不多接近就愿意去接受。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其著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提出过一个观点:深处群体中,会降低你的独立思考能力,当我们看到朋友圈都在转发一条消息时,即便我们不同意、不相信这条信息,也仍然会按照它的思路和角度来看待,而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处在这个群体里,直接降低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病毒防护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安省的卫生官员曾多次强调,安省两例确诊病例患者在回到加拿大后都采取了自我隔离的措施,对公众健康的影响很低;卑诗省的官员召开发布会宣布首例推断病例时也指出,这名患者自己很注意,一直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他的案例不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同时,针对一些城市民众,特别是华人中开始出现紧张、焦虑和恐慌情绪,传染病专家Neil Rau呼吁公众听取卫生专家的意见,停止制造“恐慌”。

面对华人社区的抢购口罩风潮,法国和加拿大一些专家都表示戴不戴口罩并不重要,因为除非是戴专业防护口罩、而且是按照专业方式配戴和更换,否则并没有什么用处。加拿大呼吸道传染病专家们给出的民众自我防护的措施并不包括戴口罩,主要是:

勤洗手,用洗手液洗手的时间至少要20秒钟,也可以使用酒精洗手消毒液。

没有洗手前不要用自己的手接触眼睛、鼻子和嘴。

咳嗽前用纸巾挡住口鼻,然后把纸巾扔到垃圾桶。

避免与有病的人接触。

对多人触摸的公共物体要经常进行清洁和消毒。

如果自身出现症状要在家里自我隔离、卧床休息。

国家间的较量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突然爆发,并随之传播到其他国家,让以中美贸易战为代表的东西方文明冲突似乎变得不重要,但实际上两个国家之间的较量也延展到疫情方面。早在1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小组就表示,正在评估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将于第二天决定是否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世卫组织的“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是该组织传染疾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过去十年只宣布过五次,最近一次是2019年7月份针对刚果的埃博拉疫情。

紧接着的1月23日,武汉宣布将暂时关闭主要交通通道。来自中国、巴西、泰国、美国、俄罗斯等14个国家的疾病控制、病毒学、流行病学和疫苗开发等方面的16名世卫组织专家再次齐聚在日内瓦总部继续召开“紧急情况委员会会议”,以罕见地延长会议一天的方式,讨论在中国及其周边国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构成PHEIC,日内瓦当地时间23日晚会议结果宣布中国的疫情尚不构成PHEIC;到了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改口说在此前发布的报告中,错误地将这次疫情对全球的风险总结为中等,现改为“高风险”,而现实情况是随着中国政府采取的严格防控措施,这种新型病毒向外输出的风险正在降低。

而以《纽约时报》为首的西方媒体更是利用这次疫情发起新一轮“丑华”浪潮,什么武汉封城严重侵犯人权,什么病毒危机暴露中国政治体制的深层缺陷等等不一而足。在谋求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的疫情为PHEIC无果后,美国、日本等政府先后宣布从武汉撤侨,其他国家也相继跟进。美国的专机搭载240名美国外交人员和公民于当地时间28日离开武汉;接载206名日籍公民的日本包机也于当地时间29日早上近9时抵达东京羽田机场;韩国计划包机将数百名侨民分批于30、31日撤出武汉;法国表示派遣的撤侨专机将于1月30日到达武汉;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等国家正在研究是否撤侨以及撤侨的具体方案。尽管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在访问中国实地查看疫情后表示不建议撤侨,没必要过度反应。

曙光在前

尽管新的确诊病例每天都在增加,但多个专家表示这次疫情的拐点即将来到。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疫情什么时候达到高峰,很难绝对地估计。不过应该在一周或者十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增加了。他还强调说10到14天是一个很好的隔离观察期,潜伏期过去了,发病的及时治疗,没发病也就没病,所以不会因春运返程出现大传染,但全国各地排查的措施不能停。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也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潜伏期,从1月23号推算的话,大概到正月十五,应该能看到明显的成效。他认为当前的任务不是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是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可能有些病人不到肺炎的程度,但他是传染源。所以现在诊断标准出了4版,是因为病毒变化快,我们在适应,跟它赛跑。他还特别提到这个拐点的出现,是源于武汉人的贡献。

其他的好消息还有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筛出能较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贵州、青海两个省28日无新增病例,越来越多的感染者治愈出院,多地开工建设“小汤山”版医院等都预示在这场疫情防控狙击战中,中国最终一定能赢得全面胜利。

让我们淡定些,舒缓焦虑,拭目以待。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