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0: 值得关注的10大主题

七天记者 颜宏

2020年一开年就因美国在第三方国家发起针对伊朗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暗杀行动在本来就充满火药味的中东掀起了新一轮的腥风血雨,给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混乱的世界带来了新的动荡因素,一向岁月静好的加拿大能独善其身吗?2020年又将有哪些重大事件需要我们关注呢?

1.孟晚舟、华为和中加关系

引发加中关系走向转折的华为前CFO孟晚舟引渡案将于本月20日再度开庭。这次聆讯的重点是对孟晚舟是否涉及“双重犯罪”,即美国对孟晚舟的指控是否在加拿大也构成犯罪。如果法官裁定孟晚舟在加拿大不构成犯罪,加拿大就没有义务送她去美国,孟晚舟可自行离开加拿大;如果法官坚持认为她涉及“双重犯罪”,庭审就将进入下一阶段,预计今年6月开始。与此同时,孟晚舟也在对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皇家骑警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就对她进行逮捕、搜查和审讯,违规没收她的手机并索要其私人密码,并与美国分享,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华为公司也在去年11月20日向法院申请停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

孟晚舟事件不仅是历来关系友好的加中关系的转折点,也是未来改善加中关系的基础。中国驻加拿大临时代办陈明健、新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都明确表示过,孟晚舟一天不释放,中加关系就无法改善。

Image result for 孟晚舟

在面对孟晚舟这个“烫手山芋”的同时,小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也面临着是否让华为参与加拿大5G网络建设的巨大压力,时间已经不容他再含糊其辞。一方面美国以莫须有的“华为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为由要求其他国家禁止华为入市;另一方面,华为的5G技术全球领先,价格也比另外两家西方5G供应商低廉,如果加拿大最终决定不用华为的产品,不仅架设5G网络的成本要大大提高,技术也达不到最前沿,有可能在未来的5G领域竞争中输给其他国家,这些都让加拿大处于两难境地。目前,通信供应商Videotron已经与三星达成5G协议,但加拿大最大的两个通信供应商——贝尔(Bell)和Telus都希望使用华为的设备。

2. 加拿大经济向好、移民增加

尽管一年前就有经济学家预测2020年的加拿大经济将面临68年来最大的衰退危险,但新年伊始,加拿大多个经济学家却预测尽管在中美贸易战、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不利因素的作用下,加拿大却因其良好的劳动力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以及在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较低利率水平的帮助下,经济呈现温和增长。加拿大咨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在去年12月时预测来年的经济增长会达到1.8%,比2019年的1.7%略有增加;而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Business Development Bank of Canada)的数据也指出,2020年的经济将以卑诗省和魁省的增长最为强劲,草原省份也会从不景气的2019年恢复过来。与此同时,加拿大的房地产行业在经历了2018年低谷之后开始触底反弹。从2019年开始,特别是下半年,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明显复苏,而多个行业机构的数据都显示,2020年的房地产市场将延续去年的趋势,房屋销量和房屋价格将齐齐上扬,有可能恢复到下滑前的水平。

Image result for immigration canada 2020-2022

也正因为经济的向好,加拿大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也愈发严重,为此加拿大将通过省提名计划(PNP)接纳近67,800名新移民,比2019年增加11%;为了鼓励新移民落户小城市,一些省份和地区也将引入区域PNP移民计划等,如农村和北部移民试点(RNIP)将在今年扩大到11个指定社区,预计2020年,加拿大将接纳34.1万新移民。另一个针对移民的好消息是2020年移民部拟取消630元的入籍申请费用。

3. 应对气候变化

应对气候变化是小特鲁多在竞选中取胜的关键承诺,也是新一届政府施政报告中五大重点工作之首。而2020年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之年,因为这是《巴黎协定》签署国必须重新提交新的国家目标的一年,而自喻为“环保达人”的小特鲁多曾夸下海口说要比早前承诺的2030年排放量目标做得更好,然而现实是加拿大做为世界上煤电使用最少的国家之一,却是G20集团中表现最差的,在能源使用、汽车和建筑物的排放方面都落在了其他国家后面。自由党政府还在去年批准了横山输油管道的扩建工程,被很多环保人士诟病,而特鲁多顶着各方批评推出的碳税政策似乎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还需要兑现在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国际承诺,这意味着加拿大必须做到所有温室气体排放都被森林等自然系统吸收掉。再加上已经在东、西部都引发不满的能源经济问题,摆在自由党面前的环境难题都很棘手。而气候变化带来的水灾、火灾、风灾等灾害也日益增多,根据加拿大公共安全局 (Public Safety Canada)的数据,过去三年来联邦政府拨给各省的救灾援助资金平均每年为4.3亿加元,还不算各省支付的救灾费用,而这之前的5年中,平均救灾的费用每年为3.6亿加元。

Image result for changement climatique trudeau

4. 21号法案的未来

自魁省通过名为“国家世俗化法”(An Act respecting the laicity of the State)的第21号法案禁止新受雇的公共服务部门员工佩戴任何宗教标识类服饰之后就一直受到各方的批评,但因为有魁省民众的强力支持,魁省政府非常有信心贯彻执行下去。小特鲁多就是这项法案的反对者之一,并明确表示表示如果他当选,将会采取措施阻止这项法案的实施,甚至不惜损失魁省的选票。现在他当选了,虽然是少数政府执政,但如果从政府层面阻止这个法案的执行也够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头疼的。

Image result for loi 21 trudeau

5 联邦保守党新一轮党领之争

Image result for course chefferie conservateur

因在上次大选中表现不好的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本来就受到一些保守党内部人士的质疑,而他自己也不争气,不仅在大选过程中被爆出隐瞒其美国籍身份,更在大选过后被爆出拿党内资金给自己的三个孩子支付私立学校的学费,不得不在去年12月13日宣布辞职。新的党领选举将于6月27日投票选出,而鉴于自由党已经接连赢得两次大选,在下一次大选时再度连任的可能性降低,因此新的保守党领袖成为下一任加拿大总理的可能性也相应增大,预计这一次的党领竞争将更加激烈。目前呼声最高的两个人:一是保守党元老、前哈珀政府任过多个部长的马凯(Peter MacKay);另一个则是曾经担任联邦保守党临时党领的安布罗斯(Rona Ambrose);另外,保守党议员兼财经评论员Pierre Poilievre也被人看好,就是那个在国会辩论期间公开用“小土豆”称呼特鲁多而被议长禁言的议员。其他有意参与角逐的人还有已经宣布角逐党领的Erin O’Toole,原魁北克政团议员后转入保守党的Gérard Deltell,前保守党总理Mulroney的银行家儿子Mark Mulroney,安省财政部长Rod Phillips,前卑诗省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保守党移民事务影子部长Michelle Rempel 以及华裔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等。其实,早在2015年11月,政事评论员Lawrence Martin就在《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撰文称庄文浩是非常适合的保守党领袖。他在文章中列举了庄文浩的种种优势,比如保守党内的强硬派与温和派都尊重庄文浩,他可以成为党内团结的桥梁;他年轻,只比小特鲁多大一个月;他是移民的后代,有多元文化的背景等等。

6. 是否对互联网巨头征税

根据自由党竞选时的政纲,加拿大将追随法国的脚步向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缩写为GAFA)等国际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并要求他们像其他公司一样缴纳商品和服务税(GST)。自由党计划像法国一样对这些国际巨头的线上广告收入、基于广告用途的个人信息数据销售收入以及基于数据的在线平台收入征收3%的数字税。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些巨头都是美国公司,在特朗普“美国优先”思想的执导下,美国绝对不会轻易容许别人染指。在法国宣布将征税后,美国就宣布考虑对法国香槟、手提袋、奶酪等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出口商品征收高达100%的报复性关税,而加拿大作为美国的小弟,胳膊能拧过大腿吗?

Image result for taxer les geants web

20年前,纯粹的数字经济几乎为零,而今天,全球数字经济总量已经达到3万亿美元的规模。同时,互联网和数字化经济正在分解各个行业的协作方式并改造其中的就业机会:一方面,传统的商业模式以及价值增加和获利模式在数字化转型中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数字业务让企业在没有工厂或商店的情况下就可以销售商品和服务,而没有工厂或商店,让政府连纳税对象都无法界定,更谈不上收税。因此目前世界各国的普遍共识是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一方面收割着全球的数字化收入,一方面又承担着相对较轻的税务负担,对经济其他领域发展不公平,必须通过收取数字税来进行调节,各国的分歧主要在于税率和征收范围。今年的G7峰会也将就数字税的征收问题进行讨论,并有可能达成协议。

7 方慧兰能否团结加拿大

新的一年里,联邦和各个省之间的关系将是新任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位以小特鲁多的“救火队长”闻名的政治强人能否团结各个省并并就棘手的医疗健康转移资金、东西部的环境诉求差异、处方药物保险事项以及各地经济发展重点等重大问题上找到平衡或者说折衷的方案将严重考验她和自由党的执政智慧。

Image result for Chrystia Freeland

8. 不确定的加美关系

加拿大的强邻美国今年将选出新一届的总统,而根据目前的竞选形势,“不靠谱”的特朗普赢面非常大,而特朗普的连任将对加拿大产生什么样的后果?首先可以预见的是给那些跨境企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比如汽车行业,为了提高汽车的能源效率并减少排放,前总统奥巴马出台政策计划到2025年将所有汽车的燃油效率提高近一倍。但特朗普上台后取消了这一政策,而加州选择继续执行奥巴马的计划,这会让加拿大的汽车制造业左右为难,不知道该用哪个标准。其他遭遇困难的还有加拿大的林业产品、钢铝产品、生物制药产品等。特朗普的连任还将进一步加大美国和加拿大在移民和难民、应对气候变化、环境保护以及与其他国家关系等问题上的分歧。尽管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在2019年年底前已获三国政府签署,但还需要各国的立法机构批准才能生效,加拿大要格外小心处理和美国的关系以避免节外生枝。对于加拿大这个外向型经济特点突出的国家而言,最大贸易伙伴美国的各种不确定性将是加拿大的重大风险。

雪上加霜的是,任性的特朗普为了追求连任主动挑起与伊朗的冲突,双方互放狠话:特朗普在推特上声称已经瞄准52个伊朗目标,伊朗则宣布已制定13种报复美国的方案,发誓血债血偿,还在当地时间8日凌晨向美国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火箭弹(missile),战争似乎一触即发。一旦开战,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规定,如果一个成员国遭到攻击,所有其他成员国必须共同还击,一向爱好和平的加拿大可不想卷入其中。

Image result for canada trump

9.能否重回联合国安理会

小特鲁多上台以来一直追求让加拿大赢得2021年开始为期两年的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为此已经花费了180万元的竞选经费,还不包括为之工作的13名全职政府职员的工资和福利。

Image result for siege ONU canada campagne

联合国安理会是联合国宪章下6个主要机构之一,共有15个成员国,其中5个常任理事国,10个非常任理事国,非常任理事国每届任期两年。加拿大曾经6次担任非常任理事国,但自2000年任期结束后就没有再次当选。2010年,前哈珀政府曾进行过一次尝试,但在前两轮投票中就惨遭淘汰。2016年,在小特鲁多第一次在联合国表达重回安理会的愿望时,就有联合国官员表示,加拿大的机会最早会在2020年到来,届时在加拿大所属的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WEOG)中,会出现两席空缺。目前已有爱尔兰、圣马力诺和挪威将参选,爱尔兰和挪威都是加拿大的强有力对手。

最近有欧盟外交界消息人士指出由于加拿大过去几年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记录,不少国家不想见到加拿大成为非常任理事国。比如对联合国大会2017年要求美国取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时,加拿大投的弃权票就得罪了不少阿拉伯国家。而包括自由党资深人士在内的一些官员也表示,加拿大应该选择2022年开始的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因为那时的竞争对手只有瑞士和马耳他这样竞争力相对较弱的欧洲国家。

10.兰万灵重组

曾在去年引发联邦政坛连续地震的兰万灵(SNC-Lavalin)公司最终逃过一劫。去年12月18日,兰万灵公司认罪,将在未来五年支付2.8亿元的罚款,三年内被禁止接受公共合同;联邦检察官将撤回对兰万灵公司、兰万灵建筑及其国际营销部门的其它与腐败相关的指控。这个发源于魁省的国际建筑行业翘楚得以存活,避免了被肢解的命运,但将面临严重的财政困难和形像重塑问题。兰万灵必须要在2020年完成重组,并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公众面前才有可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Image result for SNC-Lavalin reorganisation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