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年社论:在世界格局的变化中续写中加友好的篇章

七天评论员 步虚

满怀期盼,我们迎来了2020年。

新年伊始,我们向长期以来关心和支持《七天》的各位读者、客户及华人社区和西人社区的各界朋友致以诚挚的问候和美好的祝福,同时也希望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对新的一年特有的期待和亟盼。

2020年是2019的延续,是时间序列的延续,更是阶段性历史态势的延续。2019年作为整体态势呈现的是:多年来维系国际社会的既有秩序已经开始它的自我崩裂,世界的格局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2019年,众多国际政要、国家智库专家和媒体时事评论者都表达过有关国际秩序崩裂和世界格局根本性变化的观点。其中,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讲话具有一定的代表性。2019年8月27日,马克龙在一年一度的使节会议上表示:“国际秩序正在被颠覆和转型,这是一次地缘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战略重组”,或许“我们正经历西方世界霸权的终结”,而造成这种终结的原因,一方面在于“西方所犯的错误”和“美国的错误选择”,另一方面则在于“我们又忽视了新兴国家的崛起,其影响被低估了。中国已走在世界前列,俄罗斯取得了重大战略成就,印度也在崛起……”

2019年,“已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在充满自信的庆祝中昂首前行。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是2019年中国向世界呈现的一个意涵丰富的场景。这个场景让世人看到的,不仅仅是70年来新中国拥有的经济建设成就、最新科技成果和尖端武器装备,同时还有中国人对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和对独立创建的政治制度的真切自信,以及这条道路、这个制度在诸多层面,其中特别是在国家治理层面所具有的越来越清晰的世界性普遍意义:不同于西方主导的、以资本效益最大化为基准的发展模式和游戏规则,中国的发展思路和政治构想既顾及社会差距的客观性和现实性,把提高效率、激活潜能放在重要位置,同时又始终不忘社会公平公正的必要性、原则性和目的性,在发展过程中着力实现效率与公平、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着力实现人民大众的共同富裕和完整幸福。

2019年10月3日,西班牙《起义报》发表了比利时经济学家马克·旺德皮特的专题评论。文章称,在经历了约一百年的(半)殖民、屈辱和内战后,毛泽东在1949年将这个国家重新带上了世界舞台,中国人由此重获尊严。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最落后的国家之一。为了在高度敌对的世界环境中实现平等的革命理想,中国必须推动经济和技术的迅速增长。那是一场“高速发展马拉松”的开始。此后的70年间,这一目标在反复的试验和挫折中逐步实现。一个贫穷和欠发达的国家迅速发展成为超级经济大国,这在近代史上是第一次,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彻底撼动了世界格局。今天,西方必须明白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和参考点,我们这个星球的稳定和可居住性将越来越取决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坚如磐石的领导人。

2020年,世界格局的变化将依循2019年展开的态势,向着更新的深度和广度不断发展。

2020年适逢中加两国建交50周年。这是一个值得两国人民共同纪念的重要年份,也是一个有待两国人民合力把握以推进中加关系积极发展的大好时机。

五十年前,皮埃尔·特鲁多领导下的加拿大政府,基于对新中国的了解和对国际政治发展态势的把握,同时更基于维护国家利益与国家外交主权的现实需要,不顾以美国政府为代表的各种势力的干扰和阻力,决定尽快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1970年10月10日,在两国领导人的共同努力和积极推动下,中国和加拿大政府各自的代表在加拿大驻瑞典使馆内正式签署建交文件。10月13日,双方同时在各自首都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加拿大政府关于中、加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在正式确立两国外交关系之前,特鲁多先生在回答加拿大《环球邮报》记者提问时曾说:“在对华关系上,加拿大已经等待美国15个年头了”,加拿大政府要摆脱美国的控制,要干一些“美国不同意的、同时也不喜欢的事”。他表示,“就算是老虎尾巴,我也要扭它一下”!

加中两国的建交来之不易,建交后两国间不断扩大和深化的互动合作,有益于两国人民和两国各自的利益,有益于全球事务的处理与全球危机的管控,有益于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珍惜、维护和促进。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加拿大和中国之间出现了一些至今尚未得到解决的问题,加中关系的发展由此进入了一个令人深感遗憾的不确定期。而加中关系发展呈现不确定性,看似因个别事件而引起,实则与当前世界格局的变化,与加拿大在世界格局中的位置以及人们如何看待和应对格局变化,有着莫大的关系。

世界格局是一定历史时期国际力量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相对稳定的关系结构。而国际力量相互作用是全方位、整体性的,即包括经济、政治、军事、科技和思想文化等多维度、多层面的作用;而作用的成效如何,现实地取决于不同国际力量所拥有的制度优势。

Image result for 国际形势 2020

大国关系是国际关系结构形成和变化的决定性因素。今天,世界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基本动因和主要表现,是中国作为新型文明大国的日渐崛起,是现存国际关系结构的主导者、维护者——美国的逐步衰退,以及美国为阻止中国崛起、避免自身霸权终结而作出的各类有违常理与常规的举动。

属于同一文明传统的加拿大与美国,地理上紧密相连,现实生活层面上高度相依,两国物质生产流通上的依存整合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经济连体婴”的程度。然而,加拿大人对美国的态度历来比较纠结。长期以来,加拿大普通民众对美国一些公众人物无所顾忌地把盟友当雇佣,在双边关系中滥用不对等权力关系的习性和做派多有不愉快的切身感受,而最近几年美国政府以美国利益为绝对优先,逆世界大势而肆意妄为,破坏国际秩序,扰乱全球治理,到处发动贸易战,给处于疲软态势中的世界经济和本已不安稳的全球环境造成严重威胁,种种不负责任、甚至是蛮横霸道的行径更是让许多加拿大人深感不安和厌恶。另一方面,同样是长期以来,大多数加拿大人习惯于“美国治理下的和平”,习惯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因为这种“和平”与“秩序”与不少加拿大人,其中特别是一些知识精英自身的西方中心主义思维相契合,他们担忧或声称美国的衰退会导致世界陷入长期的无序和战乱状态。

对于中国,加拿大人的认知和态度同样充满矛盾。一般而言,加拿大民众对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就及产生的机会有所了解,并希望利用这些机会为加拿大带来更多的利益。与此同时,一小部分囿于西方中心论甚至白人至上思维的加拿大人,刻意把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与中国的社会组织和政治制度割裂开来,完全否认甚至抹黑中国政府为全球治理尽心尽力,切实提供补充性、替代性“国际公共产品”(规则、机制、秩序、和平等)的意愿和能力。而另一部分加拿大人,特别是那些对国家及全球发展现状不满、追求新的政治可能性的那一部分人,大都认为中国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一种落后的、基本不可取的、“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或某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制度安排及政策举措。换句话讲,许多加拿大人并没有清晰看到或准确把握中国发展道路和政治制度超越现存资本主义文明而具有的普遍价值和意义,因而不但不可能把中国的发展与加拿大自身的发展及人类社会的整体发展正向联系起来,反而会对中国的高速发展充满担忧甚或恐惧。

这里,我们不由得再一次想起加拿大前总理特鲁多。在1973年正式访问中国之前和访问期间的多个场合,特鲁多先生曾有过这样的表示:过去我们集中关注大西洋和欧洲事务,而忽视了加拿大也是一个太平洋国家的现实。加中两国人民可以彼此学习和共同分享的东西很多。双方都渴求和平与安全、社会正义、尊严和幸福的生活。他认为,到20世纪结束的时候,评价一个国家成就的标准将不再是这个国家的GDP乃至它的经济实力,而是看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在多大程度上给广大的民众提供了基本福利以及参与政治的能力。面对在场的中国领导人,特鲁多热情洋溢地说:“我觉得这就是你们开创的一个先进的制度,这就是加拿大人民对你们表示尊重的原因。因为我们也在努力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制度,也在努力为一般劳动者参与政治提供机会,是你们抛弃了过去社会的发展观,而力图去建立一个新的和谐国家,在这方面你们是属于未来的领导人。”

Image result for 皮埃尔·特鲁 多 中国建交

1973年,周总理教老特鲁多使用筷子 供图/新华国际

五十年前加中建交之初,以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为代表的加拿大有识之士清醒地意识到,两国之间“妨碍了解的最大障碍不是高山、林海或是大河,而往往是人们头脑中顽固不化的态度”。正是加拿大的这些有识之士,站在世界格局构成和潜在演变的高度,认定孤立、遏制和排斥中国这样的新型文明大国“显然是行不通的”,而且“是个莫大的错误”。也正是这些追求新的政治可能性的加拿大有识之士,他们不拘泥于加拿大自身原有的地缘关系定位和政治文明传统,敏锐发现了新中国政治制度的先进品质及其普遍意义,果断地与中国建交,从而正式开启了加中两国及两国人民“彼此学习和共同分享”的友好篇章。

加拿大与中国建交被称誉为那个年代国际关系空间里绽开的“报春花”,它让中国“在美国的后院也交上朋友了”,推动了其他西方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与中国建交的热潮,进而深刻影响了世界格局的构成要素。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加中之所以能顺利建交这件事本身有着特别的启示意义。其中,存在着积极推进加中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条件和机宜。思索和把握它们,能让我们有更大的信心与决心。

在世界格局持续展开根本性变化的2020年,调整“头脑中顽固不化的态度”,续写中加两国彼此学习、共同分享的友好篇章,是我们的期盼,亦是我们邀请大家一道努力的方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