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魁省2019:改革中颠簸前进

 

七天记者 颜宏 本文首发于2019年12月19日出版的第677期《七天》报

2019年进入倒计时,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今年都发生了哪些影响魁省人的重大事件,同时㊗️七天读者和广告客户2020新年快乐!

移民改革

2018年10月中间偏右、注重经济的魁北克未来联盟CAQ(Coalition Avenir Québec)击败老牌政党——魁省自由党赢得魁省执政权,今年一开年,他们便急不可耐地要开始魁省政治CAQ新纪元,力争在第一次执政时期好好表现一番。其中富有开创精神的魁省移民部长(Ministre de l’Immigration, de la Diversité et de l’Inclusion)Simon Jolin-Barrette率先在积怨已久的移民问题上开刀,向省议会提交了改革魁省移民法的新法案——第9号法案(Loi 9)。

这部新法案首先要将2018年8月2日以前提交的约1.8万份没有处理完的技术移民申请作废,以便从零开始新的技术移民筛选程序,结果引发大量申请人的抗议。还有人将官司打到了魁省最高法院,法院则发布了一个为期10天的禁令,要求移民部继续审理其原本要取消的1.8万份申请。

面对魁省劳工市场的缺口以及落伍的移民筛选体系,这些反对和阻力丝毫没有改变CAQ政府的改革决心。在临近暑期休会的最后一分钟,在自由党、魁人党已及魁北克团结党都反对的情况下,CAQ在“终止辩论(bâillon)”程序下,利用其多数议席的优势,经过长达19个小时通宵达旦的辩论后,于6月16日凌晨以62票对42票通过这项法案。新的移民法不仅废除了以前没有审理完成的积压申请,还设立了新的按职场需求选移民的筛选程序。新的移民申请Arrima系统不仅可以让申请者提交申请,还允许魁省的潜在雇主查询申请人的资料,挑选自己满意的申请人,而技术移民申请的等待时间,也将从原来的36个月减少到6个月。

移民部长Simon Jolin-Barrette还在今年11月份推出了“魁北克经验移民项目(PEQ)”的新规定,根据魁省职场的实际需求设定一份可申请的PEQ专业名单,那些所学专业在名单上的外国留学生才有资格入选PEQ,并且这份名单还将根据劳动市场需求每年更新。尽管这一新规在来自魁省企业界、教育界以及外国留学生的压力下增加了“祖父条款”,但魁省的移民改革正在继续推进和深化。

世俗化法案

大胆改革移民体系的Simon Jolin-Barrette再接再厉,在3月份向省议会提交了引起更大争议的第21号法案(Loi 21)。

这项名为“国家世俗化法”(Loi sur la laïcité de l’État)的法案将禁止新受雇的公共服务部门员工佩戴任何宗教标识类服饰。涉及的公共服务人员主要是政府威权机构的从业人员,包括所有携带武器的公职人员(警察、保安、狱警、法警、自然保护区管理员等),司法人员(公诉人、法官、政府律师、调查专员等),公立学校正、副校长以及教师等。知道这份法案将引来抗议,Simon Jolin-Barrette特意加上了“祖父条款”,强调只对那些在新法案生效后入职的人员适用,更援引了宪法中极少引用的“但书条款”,即联邦和省级政府可以根据需要修改或推翻宪章的某些内容。

果然这一法案一经提交,便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不仅是穆斯林组织、民权组织等大力反对,连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蒙特利尔市长Valerie Plante以及加拿大其他省份也批评魁省的做法。但仗着魁省民众的支持,CAQ政府采用同样的方式在移民改革法通过的第二天以73票赞成,35票反对强行通过了这项法案。

法案通过后,针对这项法案的博弈并没有停止,不少组织和个人已经把魁省政府告上了法庭,安省立法机关还通过了谴责这一法案的决议,曼尼托巴省除了谴责之外,还在魁省的法语出版物上刊登广告,希望那些不愿受此法案约束的人迁到该省工作和定居。

在今年的联邦大选中,自由党对这一法案的态度也是他丧失多数党执政的原因之一。在竞选造势过程中,小特鲁多表示如果他当选,将会采取措施阻止这项法案的实施,让广大支持这项法案的魁省人大为不满,转而投票给支持这一法案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

春季大洪水

今年的春季洪水来势汹汹,不仅比2017年那次来得早,还来得大,魁省的Laurentides 、 l’Outaouais、Mauricie、Laval 、Lanaudière等地区都受灾。洪灾损坏了近10,000套房屋,13,500多人受灾。其中,仅在Sainte-Marthe-sur-le-Lac小镇,因一座已经具有40年历史的堤坝垮塌就导致了6,000多人被紧急疏散,2,500座房屋被淹。

洪灾发生后,各级政府、加拿大军队以及各类非政府机构如红十字会等都行动起来抗洪,安置灾民,魁省也在4月15日开始实施新的灾民综合补偿和财政援助计划(Programme général d’indemnisation et d’aide financière),还提出受灾民众愿意搬离的可申请20万元的房屋重建费用,尽管这笔纳税人觉得多,灾民觉得不够的资金帮助看似两边都不讨好,但也反映出来政府的无奈:与其一次又一次地赈灾、给这些遭遇水灾的住户提供水灾修复的补贴,不如一次性给一笔钱,鼓励居民搬到非洪泛区去。

随着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特别是接连两场需要动用军队救灾的春季大洪水,魁省CAQ政府决心制定严格和统一的洪泛区土地利用规划和监管办法,确保合理利用处于洪泛区内的土地,同时确保面临洪水风险时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但其后出台的洪泛区列表ZIS(zone d’intervention spéciale )却遭到多个市镇政府的反对,新的洪泛区规划和管理办法也没有出台。

7岁女童受虐身亡

4月29日,1名7岁的Granby市女孩在被父亲和继母虐待、囚禁后,抢救无效死亡的事件在整个魁省引起很大的震动。不论是政界人士还是普通民众,都感到不解和愤怒,因为这个女孩并不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受害者,而是从她一出生就被当地的儿童保护组织DPJ(Directeur de la protection de la jeunesse)关注和跟进的孩子。在她短暂的成长过程中,医院、DPJ组织、社区组织、法庭以及学校都曾有过介入,许多人而且是负责儿童保护的成年人和她有过交集,却让她忍饥挨饿,伤痕累累,最终死在父母的虐待下。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代社会,发生在被誉为“儿童保护天堂”的加拿大,发生在极其重视人权的魁北克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5月2日宣布启动针对此案的公共调查,要求拿出切实可行的建议来防止类似的悲剧。接着,以Régine Laurent为首的儿童权利和青少年保护公共咨询也在全省各地展开。

但实际上,2016年6月,Saguenay地区一名22月大的男童Thomas Audet之死也曾震动了整个魁北克社会,因为在他去世前一个月就曾因疑似受到母亲虐待而被举报到该地区的DPJ。孩子的亲生父亲和祖父母认为如果DPJ早点介入的话,孩子可能不会死亡,为此他们在今年2月份上诉魁省高等法院(Cour supérieure du Québec)起诉当地的CIUSSS(Centre intégré universitaire de santé et de services sociaux),要求赔偿108万。

小Thomas死后,当时魁省负责青少年保护和公共安全的部长Lucie Charlebois委托人权委员会(Commission des droits de la personne)对DPJ的工作是否得当展开调查。一年后,人权委员会的调查认为该地区的DPJ在这起悲剧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提出了23条改进建议,但这些建议似乎并没有落到实处。

DPJ本来是魁省政府授权履行儿童保护服务的独立组织,本该是孩子们的守护天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天使正在变得回应缓慢、不作为、变质、退化,甚至变成魔鬼,改革迫在眉睫。

加鼎银行数据泄露

6月20日,北美最大的信用合作社加鼎银行集团(Mouvement Desjardin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uy Cormie宣布该银行一名员工非法收集了270万个人和17.3万家企业的账户信息,并将其泄漏给第三方。被泄漏的信息包括客户的姓名、地址、出生日期、社会保险号码、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和交易习惯等,因这名“家贼”没有权限接触到账户密码、个人识别码(PIN)以及安全问题等,这些敏感的安全信息得以侥幸地逃过一劫。11月1日再次宣布,这位姓名为Sébastien Boulanger Dorval的“家贼”还接触到了该银行大约180万信用卡持有人的信息,使得最终的受害人数达到620万个人和企业用户,而加鼎银行的用户总数也才只有800万。这次账户信息泄露是加拿大金融机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信息被盗的客户占加鼎银行客户总量的78%。

案件发生后,加鼎银行一方面采取一系列的补救措施,比如为受害账户,后来扩展到全体用户提供五年的Equifax和TransUnion信用监控服务等,同时敦促魁省以及联邦建立更安全的数字身份验证程序来防止身份被盗,比如已经有很多国家采用的生物技术识别身份。

面对如此重大的危机,该银行总裁Guy Cormie却刚刚赢得了第二个任期。实际上,在今年的换届选举中,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候选人出来竞争,也许大家都知道这个烂摊子不好收拾吧。

气候大游行

继3月15日蒙特利尔地区的15万大学生、大学预科生、中小学生以及一些环保热心人士为抗议全球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督促政府采取行动而举行示威游行后,9月27日,蒙特利尔在瑞典“气候斗士”、16岁的少女格雷塔(Greta Thunberg)的带领下,再次爆发了有50万人参与的气候大游行。当时正是联邦大选的预热期,除了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外,其他主要政党领导人都跟着蹭热点,包括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以及夫人孩子、绿党领袖梅(Elizabeth May)、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 )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新民主党的副领袖Alexandre Boulerice以及魁省和蒙特利尔的各级政治人物。

其实在魁省,环境保护可谓深入人心。为了配合这次全世界范围的游行,蒙特利尔的大多数大中专院校、3,000多商家企业都决定停课或停业一天,蒙特利尔的公交车、地铁、共享单车BIXI等也都免费。

教育改革

正如CAQ党领François Legault在去年大选中就一直强调的,未来的工作重点除了经济就是教育和医疗。CAQ上台以来也在教育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投资,包括他们承诺的解散学校委员会。CAQ在教育的投资包括计划在2022年前逐步取消前自由党政府制定的根据家庭收入分段计算托儿费的办法,转而实行统一的、一天8.25加元的托儿费用;在未来的五年内花费10亿元为4岁儿童推出免费的、非强制性的学前班课程;在高中增加一小时的体育、艺术和家庭作业补习课等。

接着CAQ政府希望蒙特利尔英语学校委员会EMSB(Commission Scolaire English-Montreal)把下面的3所学校转给法语学校委员会,经过一番抗争、谈判后,EMSB保留了其中的一所学校,另外的两所学校则没能逃脱转手的命运。接着丑闻缠身的EMSB也被魁省政府托管,前自由党议员Marlene Jennings将监督该校委会,帮助公众恢复对EMSB的信心。

10月1日,魁省教育部长Jean-François Roberge又正式签署了意在取消校委会的40号法案。根据这项法案,魁省将于2020年2月29日将目前72个现存的校委会委员会并为69个教育服务中心,其中法语教育中心60个,英语教育中心9个。这些服务中心将取代现在校委会的职责,将由无薪的家长,社区代表及学校教职员组成的董事局管理。据悉如果这样改革的话,将在4年内省下4,500万元,这些钱将会被再注入教育系统。

BLOC再度崛起

自2011年联邦大选被林顿(Jack Layton)掀起的橙色浪潮拍在沙滩上之后,在联邦议会中代表魁省的魁北克政团就一蹶不振,国会议员数量一度减少到四位,党领也换了一茬又一茬,直到今年1月17日,曾在魁人党Marois政府担任过环境部长的Yves-François Blanchet当选为正式党领后,这个一度被质疑其存在必要性的政党才止住了颓势。而在联邦大选的竞选阶段,Yves-François Blanchet几乎是以自己的个人魅力,在两场党领电视辩论后让该党的支持率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最终在选举中获得了32个议席,当然这也是因为今年大选其他政党党领表现太烂。Bloc增加的议席基本上是从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那里拿回来的,特别是新民主党在魁省的议席从上一届的16个一下子降到1个,可谓让魁北克政团一雪前耻。

2020年马上就要到来,但前景并不美好,笼罩在头上的全球性经济衰退,在世界各地爆发的动荡、骚乱,世界老大美国的各种不靠谱操作,英国脱欧引发的各种撕裂,都会成为滋生各种“黑天鹅”的土壤,而加拿大也由于自由党少数党地位进入政治不稳定期。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小特鲁多尽管有着幼稚、格局小、执政经验不足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他本人是全球化、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环境保护的拥趸,如果他能不忘初心,本着对民众负责的使命,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起支持经济全球化、治理全球化和解决气候问题,展现出政治智慧或者说政治狡猾在中、美两个大国争斗中避免误伤,那么加拿大不仅有可能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确立适合本国的发展方向,还会迎来更多的合作伙伴和发展良机,从而避免少数政府面临的如履薄冰的尴尬和困局,争取更多民众的支持。问题是,他和他的政党有这样的政治智慧或者灵活性吗?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