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去世 一个时代落幕

  • 七天记者梓丰

221130a029

北京时间2022年11月30日12时13分,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因白血病合并多脏器功能衰竭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中国官方迅速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之名发布讣告,高度评价了他的一生。讣告中称他是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杰出领导者,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主要创立者。还用较长篇幅历数了他一生的作为以及带来的影响。自讣告发布日起至其追悼大会举行之间,北京天安门、新华门、人民大会堂、外交部和香港中联办、澳门中联办、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这期间,香港中联办、澳门中联办、驻外使领馆设灵堂,接待港澳地区和驻在国吊唁。如此高规格的国葬待遇可以说是自邓小平去世后绝无仅有的。

江泽民的去世也在海外产生重大的反响,联合国安理会11月30日就不扩散问题举行会议前,全体代表起立,为江泽民默哀一分钟;俄罗斯总统普京等世界各国领导人都第一时间致电哀悼。

开挂的人生

1926年8月17日,江泽民原本出生在今天的扬州,祖父江石溪原来是行医的,1915年弃医从商,进入航运领域工作,家境颇为富裕;父亲江世俊曾是一家电气公司的会计,后来成为一个渡轮公司的经理,两位叔父都参加了反抗国民党政府的共产主义运动,并成为共产党员。1939年其叔叔江上青遇到地主武装袭击牺牲,因为家里只有两个女儿,江泽民的父亲就决定把13岁的江泽民过继给江上青,而江上青的部下就有后来提携江泽民的汪道涵、张爱萍等开国领导人,这个举动可以说是彻底改变了江泽民的生命轨迹,也为他今后成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打下了基础。

江泽民学习能力强,语言能力强,天生的“学霸”,而唐诗宋词、书法、音乐等各类教育的熏陶又给他打下了深厚的艺术基础。他完全以自己的能力考入以西方教育为模版、以英语为教学语言的扬州中学,当时这所学校的录取率是在1800名申请人中录取50人,非常难考。而过继给江上青后,他又接受了爱国主义思想和民主革命思想的启蒙,积极参与到抗日爱国活动中,20岁时入党。一九四七年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后,江泽民前往一家生产冰淇淋的中美合资企业——上海海宁洋行工作,在工人群众中和青年会夜校职业青年中从事革命宣传工作;一九四九年还组织工人群众开展护厂活动,迎接上海解放。

新中国成立初期,江泽民先后担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第一副厂长、上海制皂厂第一副厂长、第一机械工业部上海第二设计分局电器专业科科长等职。1951年,江泽民与同为扬州人的王冶坪结婚,两人育有二子。

一九五四年,国家在长春兴建第一汽车制造厂,需要大批专业技术干部和管理干部,江泽民应调前往,一九五五年赴苏联莫斯科斯大林汽车制造厂实习。

一九五六年回国后,任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动力处副处长、副总动力师、动力分厂厂长。

一九六二年,江泽民任第一机械工业部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负责该所科研领导工作。

一九六六年,江泽民调任武汉热工机械研究所所长、代理党委书记,后任党委书记,组织原子能发电设备设计工作。“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江泽民也同样受到冲击。

一九七〇年,江泽民调到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一九七一年任中国第一机械工业部派驻罗马尼亚专家组组长,一九七三年回国先后任第一机械工业部外事局副局长、局长。

一九八〇年,江泽民开始担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党组成员,主管实施广东、福建两省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和试办经济特区等开创性工作。

一九八二年,江泽民先后任电子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党组副书记、部长、党组书记,为中国电子工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九八五年,江泽民任上海市市长、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一九八七年,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担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期间,江泽民带领上海广大干部群众振奋精神、勇于探索,推动上海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重大突破,浦东开发开放蓄势谋篇,推动党的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步。

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中国发生严重的政治风波,江泽民拥护和执行党中央关于旗帜鲜明反对动乱、捍卫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决策,维护了上海稳定。

一九八九年,在共产党十三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同年成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一九九〇年,在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一九九三年起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二零零二年卸任总书记,二零零三年卸任国家主席。

力挽狂澜

江泽民担任国家领导人期间,正是苏联解体后整个世界动荡之时,也是中国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走向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经济循环的转型之时,面对的挑战和困难非常多,但江泽民审时度势,任内努力修复了因八九政治风波事件而限于孤立的国际关系,维持了美国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经过7年多艰苦的谈判,最终成功让中国加入WTO,为中国的经济迅速腾飞打下基础。

江泽民在当时的中国领导人中学历最高,又是技术出身,既受过中国传统教育,也受过西方式的教育,还有在国外生活的经历,视野更开阔。他还能够运用英文、俄文、罗马尼亚文与人交流,还粗通德语和日语。一个风趣幽默,会演奏多种乐器,能够向美国听众背诵林肯的演讲,向西方人熟练背诵《哈姆雷特》中的片段和雪莱的《西风颂》诗句,即兴会唱起猫王的名曲——《温柔地爱我》的中国国家领导人让当时的西方政界耳目一新,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的外交。

他在处理1993年“银河号”事件、1996年台海危机、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被炸事件以及2001年南海撞机等各种危机中都表现出富有智慧、灵活务实的作风。面对群情激愤,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时候,他领导的中国政府一方面坚持原则立场,迅速作出反应;另一方面选择了隐忍,平稳度过可能引发的冲突式危机,给中国换来了至少20年的“战略机遇期”。正是抓住了这黄金20年的战略机遇期,使得中国迅速崛起,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911”事件发生后他的反应。中美要和平共处,主要是基于两个前提:一个是两国有着共同的敌人或“共享的敌人”(shared enemy),尼克松访华至中美建立外交关系,正是基于这一基础;另一个是两国有着共同的利益,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两国“共享利益”(shared interests)的机会。但到了90年代末,随着苏联的解体和美国的一家独大,美国开始意识到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了,开始有意识限制中国的发展,并开始有把中国视为威胁的苗头。而“911”事件的发生让江泽民敏锐意识到中美可以面对新的共同的敌人——恐怖主义,再加上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也扩大了双方共同利益的基础。因此,中美不仅有了进一步加强合作的必要,还很有紧迫感。于是他第一时间向美国表达了中方将跟美国一起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奠定了新世纪中美合作的基础。根据已故外交官吴建民在《外交案例》一书中的披露,“9·11”事件发生后,江泽民立刻召开会议商讨局势和对策,在事发后五个小时就给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打电话,强烈谴责恐怖主义,对美国人民表示慰问和哀悼,并表示愿意加强和美国的合作,共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

江泽民的这一举动,使中国成为最早向美国表明共同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立场的大国之一,而美国也在“911”事件之后战略转移向反恐。江泽民成功利用“9·11”事件扭转了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增加中美合作的因子,改善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让中国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博弈中抓住了宝贵的战略机遇期。

回顾江泽民的一生有数不清的类似事例,甚至有不少决定让当时的国人很不满,甚至口出不逊,但过几十年后再回头来看,正是当年看似忍耐甚至屈辱的决定为中国赢得了和平发展期,可以聚精会神搞经济建设,让中国强大起来。当然也有很多人批评说他当政期间,中国腐败横行,经济野蛮发展,造成严重的环境问题等。

逝者已逝,功过自有历史评说。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