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水电局前华裔研究员王跃生被捕——再看加拿大对华裔科学家的信任危机

63728619d4774

  • 七天记者 独玉 颜宏

事发

11月14日周一中午,加拿大皇家骑警宣布逮捕魁北克水电局前华裔研究员王跃生(Yusheng Wang)。七天传媒在当天的【七点一刻】短新闻第7条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消息一出,震惊了朋友圈。王跃生是在其位于蒙特利尔南岸小城Candiac的家中被捕的,他于今年8月被魁北克水电局解雇。

11月15日周二一早,七天记者赶往位于蒙特利尔南岸的魁省龙阁驿法院(Palais de justice de Longueuil)。路上看到一个指示牌,上面写着Varennes, 以前路过多次,从未注意过,而今天,这个地方却格外清晰,而这正是王跃生工作的地方。

9点30分记者抵达法院停车场,已经几乎没有车位。走进法院,询问了值班警察,警察示意在公告栏查找。公告栏位于法院1楼的中庭,就是一个4面都可以贴信息的大柱子。今天只在两面贴有信息,记者翻看了众多信息,在最后一页找到了王跃生的名字,上面有基本信息:名字、事由、法庭翻译语言等,但是没有标明在哪个地方开庭。记者心急,不想再仔细研究文件,直接再次询问值班警察:我要旁听这个案子,在哪里。警察指了指楼梯,微笑着说,到二楼,1.28房间。

走上二楼,记者吃了一惊,本地英法语媒体的众多摄像机、照相机、手机等正在采访一个人,走近了,认出是加中友谊促进会会长朱九如。英法语媒体记者看到七天记者,询问从哪里来,当听到是从蒙特利尔来时,他们显然有些失望。过了一会儿,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走过来询问七天记者,能不能接受他的采访,记者说:我也是来采访的。他说本地华人社区有何反应,七天记者答:震惊。

大约9点50分左右,王跃生的女朋友出现在走廊里,记者的长枪短炮又对准了她。七天记者同她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她说王跃生被捕时她不在现场,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律师。看得出,她也在震惊中。

10点,法官、控辩双方、法庭秘书等开始走流程,王跃生通过视频出庭。法庭只开了少数几个对着法官和检控双方的屏幕,旁听席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屏幕上的画面。王跃生不会说法语,英语也说得不好,因此法庭为他指定了翻译。

法庭指定的翻译进行了简单的宣誓后,走到屏幕前,他本来想直接把指控文件用中文宣读,法官想了一下说,还是我一句一句读,你一句一句翻译。

检方指控他犯有四宗罪,分别是在2018年2月至2022年8月间为中国获取商业机密,损害加拿大利益;未经授权使用电脑;以欺诈行为获取机密信息以及违反公职人员信任条例等。这是加拿大历史第一次有人被正式指控为“经济间谍”。

宣读完,法官说经控辩双方商量,推迟到11月18日第二次开庭,问王跃生是否同意,他回答:不同意。法庭为他指定的辩护律师说我需要3天时间研究证据来处理这个案子,推迟对你是有好处的。法官则说其实不管你同意不同意,说推迟三天就推迟三天。翻译则示意王跃生不要多说,并把辩护律师说的推迟对你是有利的的话翻译给他听。

因恐其脱逃,法庭暂不允许王跃生保释。

回顾

王跃生被捕事件令人震惊,但并不罕见,最近几年来,加拿大已经发生了至少三起华裔背景科学家或研究人员被解职或被指控的案件,最出名也最神秘的就是病毒学家邱香果被解雇事件。

2019年7月,任职于加拿大安全防范等级最高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的华裔科学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生物学家成克定以及来自中国的学生被皇家骑警带出了实验室,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指控他们违反了安全规定。

邱香果是国际知名的病毒学家,曾任公共卫生署微生物实验室特殊病原组主任,致力于埃博拉病毒疫苗与抗病毒药物研发,她和同事Gary Kobinger因发明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ZMapp赢得国际声誉,并在2018年获得加拿大总督创新奖(GGIA)。邱香果他们被逐出实验室之后一直处于带薪休假状态,直到2021年2月份,加拿大卫生部才宣布邱香果夫妻自2021年1月20日起,不再受雇于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但以保密为由,拒绝透露更多信息。有媒体报道称邱香果事件的原因是他们在3月份把埃波拉病毒(Ebola)和亨尼巴病毒(Henipah)样本发往中国,但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官员一直表示向中国提供这两种病毒样本符合相关法律和规定,加拿大过去也曾与其他国家的同行分享病毒样本,这件事不是她被逐出实验室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加拿大政府一直讳莫如深,以相关信息涉及隐私和敏感信息,披露当中细节会“影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损害国际关系”等为由拒绝披露,引发一轮又一轮反对党的抨击。经过多次斗争,直到2022年11月初,新一届的联邦自由党政府才妥协,与反对党保守党、新民主党和魁北克政团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只有进入特别委员会的议员才能查看有关邱香果被解雇事件的相关材料。进入这个委员会的议员必须签署保密协议,才能在安全的设施中查看该文件,而如果委员会成员对有关可以向加拿大公众发布的内容存在任何争议,将由三名退休法官组成的小组决定,不过到发稿时这个法官小组尚未成立。

2021年12月8日,家住Brossard的加拿大国家航天局(Agence spatiale canadienne)前工程师郑万平(Wanping Zheng)以滥用信任指控被皇家骑警逮捕。根据皇家骑警当日公布的信息,郑万平涉嫌以加拿大航天局工作人员的身份帮助一家中国公司就在冰岛架设一个通讯中继站进行过谈判、协商。对他的调查是从2019年10月接到航天局的举报开始的,由国家安全小组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查,最终发布了逮捕令。根据网上搜到的信息,郑万平是一家名叫天仪研究院的副总裁,这是一家自称“中国商业化SAR遥感卫星及科研卫星的开拓者和引领者,提供短周期、低成本、一站式的小卫星研制及数据应用整体解决方案。”而任职航天局的郑万平毕业于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曾主持和参与过国际空间站、太空雷达、雷达卫星、科学卫星、试验卫星等多个太空项目。

根据2022年3月的庭审文件,加拿大安全情报局 (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 CSIS)曾就郑的“可靠性状态”向加拿大航天局(CSA)发出过三次警告。第一个警告在 2015 年发出,但并未提供有关其担心的许多细节。之后又在 2016 年 3 月和 5 月发出了两次后续警告。第二年,加拿大航天局将郑的安全许可延长了 2 年,而不是通常的 10 年,就是为了监督郑对航天局内部政策的遵守情况。2018年12月17日,郑被告知进行内部审查,几天后他请了病假。2019年9月,航天局向皇家骑警报告,怀疑郑向第三方传递了秘密信息。郑在航天局工作26年后,于同年12月辞职。

在郑任职期间,航天局的技术人员注意到有一家外国公司未经授权的软件存在。在计算机上发现了一项安全文件传输服务和一个消息传递应用程序,这违反了内部政策。根据对他的黑莓手机的搜查,警方表示,最早从 2007 年开始,他在加拿大航天局工作期间与五家私营公司进行过沟通。

思考

这些只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些故事,未经披露的故事可能还有很多。

华裔是加拿大除英法裔以外最大的少数族裔,全国有180多万,占加拿大人口的3%。由于华裔移民重视教育,除了早期打工的移民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的移民都具有较高的学历,广泛分布在加拿大社会的各个领域,在职场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前面讲到的这三位科研人员都有在中国和西方接受教育的背景,和中国保持着合作关系,或被聘千人计划等,因而受到“特别”的对待。

国家关系好的时候,一好百好,所有的合作、交流都是有利于双方的,大家共同进步,共同提高。然而随着新冷战思维在西方政客脑子里形成,意识形态的问题越发突出,政治正确让这些人把怀疑撒向每一位华人,美加不断爆出有多少多少间谍的笑话,科学家正常的工作、交往被怀疑、被审查、被监视,甚至被钓鱼执法。正常的科学研究被冠于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或被停、或被关,有些科学家甚至锒铛入狱。

这样,只能使科学家人人自危,延误科研项目进展,抑制科研精神,减少发明创造,进而阻碍社会进步。

魁北克水电局指责王跃生的陈述里说王跃生已经发表了16篇论文,在中国申请了9项专利,细翻媒体公布的资料,王跃生是2016年5月入职魁省水电局的,2017年4月在青岛大学报道他学术交流的一报道里也提到16篇文章,9项专利,如果这些都是王跃生利用魁北克水电局的资料做出的,那他真是一位天才,可疑的是,王跃生在魁北克水电局工作了5年多,怎么没有更多的科研成果出来,而在前11个月就如井喷式发论文?

是不是魁省水电局干扰了王跃生的研究?而这个时候把王跃生抛出来又意欲何为?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某些科学家私欲膨胀,在金钱、名誉面前抵不住诱惑,偷窃公共资源以饱私囊,对于那些没有道德和科学底线的人,自有法律来约束或惩戒他们,而不是让他们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加拿大要想在世界人才大战中占据有利地位,吸引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各国开展科研合作,就要放弃冷战思维,尊重彼此的价值观,不干涉别国内政,与世界各国平等相处,而不是拿出教师爷式的道德楷模、道德标兵样子,对别的国家指手画脚。

这才是各国平等之道,才是世界和平发展之路,才是科学家奋不顾身勇于探索的清明环境。

科学无国界,还科学家一个安全的研究环境吧!

(Visited 67 times, 1 visits today)

Leave a Comme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