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幅增加移民 魁省怎么办

v2-1876294ed1cd316f33a93f530d6f4305_1440w

  • 七天记者 颜宏

从去年以来,加拿大严重的劳动力人手短缺问题就一直困扰着疫情后的经济复苏,限制了工商企业的发展。联邦及各省、市级政府都表示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会采取各种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提高从业人员工资,发放奖金,提供税务抵扣以鼓励更多的退休人员重返职场,增加新移民和外国临时劳工数量等等,而加拿大统计局在10月底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经过一年多时间,今年8月加拿大依然有96万个职位因找不到人而空缺,也就是说有约5.4%的职位找不到人,与去年8月的5.5%相差无几。特别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如零售业增加了2.02万个职位空缺,比去年同期增加20.4%;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部门现在有15.2万个工作岗位找不到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9.4%。

其实在发达国家行列中,加拿大的疫情后经济复苏做得还是不错的,是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但严重的劳动力短缺给加拿大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为了改变这一不利的局面,应对未来几十年将面临的社会和经济挑战,联邦政府放了个“大招”。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于11月1日在多伦多宣布了未来3年,即加拿大2023-2025年移民规模计划(Canada’s 2023–2025 Immigration Levels Plan)。移民规模计划是对某一年加拿大将接纳多少永久居民的预测,并为每个移民类别的总体接纳名额设定目标。根据《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移民部长必须每年向议会提交规模计划。根据刚刚发布的这份移民规模计划,加拿大将在未来三年接收145万新移民。其中2023年的移民目标是接收46.5万新移民,比去年的移民规模计划增加了1.8万人;到2024年,这一目标将增至48.5万,比去年的计划增加了3.4万人;而到了2025年将进一步增加到50万新移民。同时,联邦政府计划改进现有的移民选拔标准,以便应对“医疗保健、技术工作、制造和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领域的严重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其实,加拿大在2021年接收了超过40.5万名移民,就已经打破了历史移民纪录,上一次,也是这之前唯一的一次加拿大一年接收超过40万移民的纪录还是一个世纪前的1913年。今年预计将有近43.2万名新移民登陆,将再创新高。而目前加拿大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是移民,而仰赖移民人口的不断加入,加拿大的人口增长速度几乎是其他G7经济体的两倍,到2032年,预计移民将占加拿大人口增长的100%。

如果回顾一下加拿大在2105年制定的移民规模计划,当时确定的是在24-26万人之间,到2025年的50万人恰好是在10年内增加了2倍的移民数量,而这可能也与自由党的理念有关。自特鲁多的自由党在2015年执政以来,一直有一个“大国梦想”,既到2100年让加拿大的人口达到1亿人以增加加拿大的经济体量和在世界舞台上的重量,还为此成立了一个名为“世纪倡议”(Century Initiative)的非盈利组织,得到了当时的工业部长Navdeep Bains和财政部长Bill Morneau的支持。

移民促经济

众所周知,加拿大由于人口生育率低以及人口老龄化严重,每年都需要大量引进外国移民才能保持人口和经济的增长。特别是占加拿大人口比例最大的900万婴儿潮世代到2031年时,将达到65岁的退休年龄,而到2050年时,婴儿潮一代最年轻的也将年满85岁,从而让加拿大85岁及以上的总人口数量超过270万。这意味着工作人士与退休人士的比例预计将从50年前的7比1转变为2035年的2比1。而随着加拿大社会老龄化的深入,越来越多人的离开职场,日渐变老,不仅让劳动力市场人手紧张的问题日趋严重,他们的养老、医疗、健保等支出也将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长,加拿大政府必须未雨绸缪,通过引进移民增加造血机能来解决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去年加拿大接收的新移民填补了疫情中受到严重影响的医护行业、交通运输、制造业等行业的劳动力短缺口,使得全国的劳动力增长几乎100%由移民构成,移民人口已经成为加拿大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加拿大商业协会总裁Goldy Hyder就曾多次在本地媒体撰文指出不要低估移民对加拿大经济的贡献。首先,新移民多是具有高学历、高能力的各国家精英,具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而从祖籍国连根拔起到加拿大最先面对就是买房安家的问题,统计数据显示不仅移民拥有房屋的比例远超本地人,新移民所购房屋的平均价格也是本地人的两倍以上,可以说40万新移民买房,就相当于近百万加拿大人买房;其次,新移民初来乍到除了要买房,还要买车、买家具、购物、给孩子找学校甚至去上私立学校、旅行……在加拿大各个领域消费。而在创新和创业方面,移民的表现远远超过他们在全国人口当中的比重。根据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的数据,移民从事创业活动的可能性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同龄人的两倍多;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也表明,移民创立或拥有的企业更有可能实施创新的商业实践。之所以会这样,原因也很简单,很多移民的骨子里都具有冒险主义情怀,否则也不会离开熟悉的、没有语言障碍的祖籍国来到加拿大寻找机会。

即使在对待移民态度最保守的魁省CAQ政党也在今年省选获胜后改变了口风。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胜选之夜的演讲中明确表示不应该把移民视为问题,而应该视为解决魁省面临挑战的资源。不仅只在口头上说说,他还任命了具有商界背景、希望扩大魁省移民规模的前大蒙特利尔商会CCMM(Chambre de commerce du Montréal métropolitain)主席Christine Fréchette为移民厅长。她在蒙特利尔投资局(Montréal International)以及在CCMM的工作经历让她与工商企业接触很多,比较了解魁省企业的现状和需求,也知道如何吸引人才和资金来到魁北克。而工商企业界一直在呼吁魁省扩大接收新移民的规模以解决本地劳动市场人手和技能极度短缺的问题。

未来移民组成

弗雷泽部长在新的移民规模计划中强调,维持适当的移民规模可巩固加拿大在世界顶级人才目的地中的地位,为持续的经济增长打造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使家庭成员与他们的亲人团聚,并履行加拿大的人道主义承诺。

此次移民规模的重点包括:

  • 注重移民带来的经济增长,到2025年,经济类移民的比例将超过总移民人数的60%;
  • 利用快速通道体系(Express Entry)的新功能,欢迎具有加拿大职场所需技能和资格的新移民进入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的行业,如医疗护理、制造业、建筑行业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
  • 通过省提名计划(Provincial Nominee Program)、大西洋移民计划(the Atlantic Immigration Program)以及乡村和北部移民试点计划(Rural and Northern Immigration Pilot),强化地区性的项目,以满足当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 注重吸引新移民到包括小城镇和乡村社区定居,以振兴边远地区经济,满足地区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 让更多的家庭更快团聚。家庭团聚是除经济类别外的第二大移民通道,可申请配偶、伴侣、子女或其他家庭成员获得永久居留权;
  • 确保魁省以外的新永久居民中至少有4.4%是讲法语的人士;
  • 支持全球的危机事件,为那些面临迫害的人士提供安全庇护,包括扩大经济人才流动途径试点计划(Economic Mobility Pathways Pilot)等,长期以来,加拿大一直享有向逃离本国不安全局势的流离失所者提供庇护的声誉;

弗雷泽部长还解释说,这次公布的移民规模计划在制定过程中与各省和地区代表进行了广泛互动接触,了解他们的需求和建议,还咨询了相关业内人士的意见和专业人员的研究结果,并倾听了普通公众的呼声,经过综合、归纳、整理而出台的,充分体现了加拿大社会需求、经济运行和劳动力市场需要的实际情况。

魁省被挤到墙角

当加拿大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张开手臂欢迎大量新移民的时候,同样受老龄化和劳动力人手短缺困扰的魁北克却因其微妙的态度而陷入尴尬境地。魁省因其特殊的历史和文化对移民问题总是有点疙疙瘩瘩。既需要移民来提振人口和经济,又担心大量移民的到来冲击魁省独特的语言和文化;既想到世界各地抢人才,又要给移民申请者提出法语能力、魁省文化价值观等限制条件;既希望新移民能快速融入本地社会,提供各种资源让其学习法语,又为了保住北美这块“莫里哀语”地盘限制甚至惩罚没有完全遵守《法语宪章》的工商企业,影响移民的融入,而现在执政的CAQ政党更曾以保护法语、减少移民的主张而上台。

尽管CAQ政党面对现实不得不调整对移民的态度,但借口魁省帮助新移民融入、为新移民提供法语培训资源有限等理由设定魁省每年移民上限为5万人,是加拿大计划接收移民数量的10%。包括加拿大统计局、魁省统计局以及相关专家都对魁省发出警告,称魁省如果不改变目前的移民政策,将在加拿大各省中越来越不重要,越来越边缘化。目前,魁省和安省构成了加拿大两个人口大省,魁省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3%,如果要维持这样的体量,魁省接收的新移民总数也应该至少占到新移民人口的23%,既11.5万人左右,而不是现在的5万。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如果魁省未来依然按照全国新移民数量的10%比例接收新移民,但2040年,魁北克将从现在的人口第二大省降到第五或第六的位置,而人口的减少意味着魁北克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等诸多领域在联邦体系中分量的降低,给魁北克的未来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面对来自联邦的移民压力,魁省一直要求联邦政府给予更多的权力来挑选移民,但实际上魁省拥有足够的移民权力,双方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实际上是意识形态之争,联邦政府希望的是以多元文化主义为根基的移民融合,任何符合移民条件的人都可以来到加拿大,人人平等;而魁省因其特殊的历史和文化希望的是以法语和魁省价值为根基的移民融合,除了符合移民条件,还需要掌握一定法语能力和符合魁省价值观的人才能移民,存在某种歧视的意味,这在强调平等、自由、公平的主流意识中不会被接受,因此魁省希望获得的移民权力在联邦框架内几乎没有可能被接受。

在魁北克抱怨没有足够的资源帮助新移民融入魁北克社会的同时,魁省却把联邦拨来的移民款项挪作他用。根据加拿大-魁北克移民协议中的计算公式,联邦政府在 2021-2022 财年向魁北克转移了创纪录的6.97亿加元用于移民事务。然而,CAQ政府在上一财年支付移民相关服务的资金只有1.682亿元,不到总额的25%。其实在过去5年内,随着联邦政府增加接收移民的数量,用于移民相关事务的拨款也在增加,用于魁省扩大临时身份者(如持有学生签证、工作签证等)和新移民(五年内抵达魁北克)获得法语培训的机会,但由于联邦有关移民方面的资金没有设定使用条件,因此并没有被魁省全部用于移民事务上。面对媒体的质疑,魁省移民事务厅承认最近5年在法语培训和移民服务上提高了资金,但没有跟上联邦资金的增长幅度。联邦总理特鲁多也表示每次与蒙特利尔或其他地区的企业主交谈时,都会感受到劳动力短缺对他们的影响,而魁省长期以来一直都有能力提高其移民规模,言下之意是魁省主观上不愿意提高移民人口上限。特鲁多还承诺如果Legault省长想在魁北克创造更多的经济增长,联邦政府将不遗余力地给予帮助。

 

(Visited 8 times, 2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