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新政府亮相 挑战重重

  • 七天记者 颜宏

Voici les 30 ministres du nouveau cabinet de François Legault | TVA  Nouvelles

在10月3日进行的魁省选举中,面对新冠病毒疫情延续、高通货膨胀带来的物价飞涨、世界动荡不安、经济前景堪忧的内外交困局面下,魁省选民选择了持续、稳定、不折腾的政治格局,让4年来执政的CAQ政党继续执政,并赋予它更大的权力和更大的期望。省选的投票结果显示CAQ政党获得了41%选民的支持,赢得了省议会125个议员席位中的90个,占席位总数的72%,比2018年的省选多出了14席,并在Laval、蒙特利尔等传统自由党选区获得重大突破。这也是自1989年魁省自由党在Robert Bourassa领导下获得92个席位以来的最高记录。10月20日,在省督Michel Doyon的主持下,新一届魁省政府内阁举行了宣誓就职仪式,意味着为期4年的新政府正式开始运行。这届政府共设置30名厅长,比上届多出了3名,其中14名为女性,16名为男性。为了体现CAQ政党在竞选中提出的“让我们继续”口号,本届政府30名厅长中有20名都是上届政府的老面孔,而10名新晋的厅长中有8位女性。

经济、交通和教育

上届政府中除了省长之外的2号人物就是副省长兼公共安全厅长Geneviève Guilbault,这次她依然担任副省长一职,却和原来的交通厅长互换了位置,原交通厅长François Bonnardel将负责公共安全,而Geneviève Guilbault则成为交通和可持续流动性厅长。交通相关事务是魁省未来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全省范围内大量的老化、破败的基础设施亟待维护和翻修以及连带的连锁反应,包括即将引发蒙特利尔大堵车的Louis-Hippolyte-Lafontaine隧道为期至少3年的大修工程;蒙特利尔城区到处都是的各种工地;竣工时间一拖再拖,现在已经推到明天春天才能通车的蒙特利尔轻轨(REM)项目;还在计划中的蒙特利尔东部轻轨(REM de l’Est);蒙特利尔的蓝线地铁延长计划;魁北克城的有轨电车计划;到2026年实现所有地区的手机网络覆盖的通讯基础设施以及引发大讨论的“第三条通道”(指连接魁北克市中心和Lévis市的河底隧道,估计造价至少65亿元)项目等。可以说与普通民众日常生活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道路交通问题已经成了阻碍魁省发展的瓶颈,还是魁省温室气体排放的大户,交通领域的碳排放占了全省碳排放的45%,是魁省能否实现降碳减排目标的重要一环,而交通基础设施改造和建设、向绿色能源交通工具转型等又是短期内解决不了的令人头疼的大难题,这位年轻的两个孩子妈妈如何能在这些乱麻中理出头绪,在工程建设、气候目标和社会发展中找到平衡,既不拖累魁省经济发展,又能尽可能较少负面影响将是她面临的巨大挑战。

如果说副省长Geneviève Guilbault在新内阁中没有得到提拔,却承担了更大责任的话,那么被省长François Legault时常挂在嘴边的“经济三人组”中的Pierre Fitzgibbon不仅获得了最大程度的晋升,还成为了省长之下实权二号人物。他不仅继续掌管魁省的经济发展和创新,还从环境和自热资源厅切来能源事务这一块蛋糕,并负责魁省经济发展引擎的蒙特利尔。从2018年CAQ政党执政以来,Pierre Fitzgibbon这位负责过多家企业创新和发展、担任过National银行副总裁以及Atrium Innovations创新公司总裁的优秀企业家一直被认为是搞活魁北克经济、创造就业、增加财富的不二人选,但在第一个任期中,他并没有完全集中精力在经济发展上,而是被分配了很多其他事物。现在的第二个任期,魁省正面临经济衰退、通货膨胀以及疫情带来的供应链混乱问题等一系列挑战,他必须拿出切实的办法。所以省长给了他巨大的权力,领导一个超级部门,包括把能源从自然资源中分离出来,让它和经济挂钩,以便在进行绿色能源的转型过程中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再比如让这位在魁省商界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人负责蒙特利尔事物,以便更好地整合大蒙特利尔地区和其他地区的商业资源,优化经济合作,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和财富。

除了交通和经济外,省长非常重视,心心念念、同样面临巨大挑战的教育事务则分给原魁人党大佬、负责起草争议满满的《魁省价值宪章》(Charte des valeurs québécoises)的Bernard Drainville。2016年5月,Bernard Drainville面对媒体含着眼泪宣布退出为之奋斗多年的魁人党,原因是他认为追求魁北克独立的魁人党正在死亡的路上,自己虽然将一直致力于魁北克独立,但是时候面对新的挑战。退党后,他接替前自由党议员Nathalie Normandeau的职位和现在的魁省保守党党领Éric Duhaime一同在魁北克城的FM93电台主持一档午间时事、政治访谈节目,随后又到FM98.5主持一档中午到下午三点的时政访谈节目,并在节目中多次批评魁省的教育问题。今年6月,他再次决定重回政坛,代表CAQ政党出战,并在10月3日进行的省选中轻松获胜。Bernard Drainville的教育厅长任命是这届政府中最出任意料的决定,引发了巨大的关注和争议,甚至有人戏称这是CAQ政党送给他的“有毒礼物”。实际上,魁省的教育系统同样面临严峻的挑战:教育领域严重缺少人手、魁省大部分校舍亟待整修、疫情下魁省学生遭遇严重的学习损失以及被民众普遍诟病的“三种系统”(私立、公立以及公立学校中的各种特殊项目)不公平问题等等,但自Bernard Drainville担任教育厅长以来发表的一些说法,特别是在10月23日参加重磅访谈节目Tout le monde en parle中的表现来看,这位非常善于通过媒体造势的教育厅长似乎还停留在竞选模式,除了说一些流于形式的政治正确的话,几乎没给出任何具体应对挑战的信息,或许我们应该再耐心一点,毕竟他刚刚上任,需要时间了解自己部门的情况,才能拿出有效的办法。

健康、移民和家庭

在CAQ政党赢得大选前,唯一一个被省长肯定工作并确认继续担任原职的就是卫生厅长Christian Dubé。这位自2018年就担任国库局长(Président du Conseil du trésor)、与医疗卫生八杆子打不着的经济人士在2020年6月22日接任因应对疫情漏洞百出而被调职的前卫生厅长Danielle McCann,并以自己的个人魅力赢得了广泛的肯定和称赞。据说当时选择他作为“救火队长”就是看中了他的管理和团结能力,认为他是一个能够团结起所有魁省医护领域各个机构的精英,以维护医疗系统正常运作的不二人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后,魁省医疗系统多年来累计的弊端暴露无遗:医疗系统臃肿笨拙,毫无效率;官僚作风严重,层级过多;人员严重不足的同时又人浮于事,人手分配严重不均;公立、私立医疗机构之间利益冲突,降低医疗效率;而各个医护机构、各个地区之间各自为政、一盘散沙、无统一指令、无统一领导等弊端也妨碍了魁省政府的抗疫行动,使得魁省的疫情一直是全国最严重的地方。自他上任以来确实是殚精竭虑,想出各种办法维持魁省的医疗系统在人手严重不足、资源严重透支的情况下不崩溃,并在今年推出了大规模的卫生医疗系统改革,目的是建立起更人性化、更高效的卫生服务,以应对人手短缺、疫情持续以及魁省老龄化加速带来的各种问题。他提出了多达50项措施来改善民众获得医疗服务的体验,涉及人员、健康数据、信息化、基础设施升级、养老转向等多个方面。而再次担任卫生厅长将确保他的改革计划得以继续推进,虽说最终的效果如何还很难说,但至少他和这届CAQ政府有雄心对几十年积重难返的医疗系统动“手术”总是令人值得欣慰的事情。

在竞选期间表现出对移民持保留态度的CAQ政党在获胜后也改变了口风。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胜选之夜的演讲中明确表示不应该把移民视为问题,而应该视为解决魁省面临挑战的资源。由于特殊的历史和文化原因,与联邦敞开怀抱欢迎新移民不同,魁省从政府到民众对移民的态度非常微妙,又充满了各种悖论:既需要移民来提振人口和经济,又担心大量移民的到来冲击魁省独特的语言和文化;既想到世界各地抢人才,又要给移民申请者提出法语能力、魁省文化价值观等限制条件;既希望新移民能快速融入本地社会,提供各种资源让其学习法语,又为了保住北美这块“莫里哀语”地盘限制甚至惩罚没有完全遵守《法语宪章》的工商企业,影响移民的融入。

不过面对魁省所处的严峻局面,当选后CAQ政党不得不对面对现实,对移民的态度发生了较大变化,不仅只在口头上说说,还任命了具有商界背景、希望扩大魁省移民规模的前大蒙特利尔商会CCMM(Chambre de commerce du Montréal métropolitain)主席Christine Fréchette为移民厅长。她在蒙特利尔投资局(Montréal International)以及在CCMM的工作经历让她与工商企业接触很多,比较了解魁省企业的现状和需求,也知道如何吸引人才和资金来到魁北克。而工商企业界一直在呼吁魁省扩大接受新移民的规模以解决本地劳动市场人手和技能极度短缺的问题。

自疫情爆发以来,全国各地都面临招不到人的严峻问题,特别是在健康保健、教育、餐饮服务等既需要大量人手,又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已经严重影响了社会和经济发展。经济学家警告说随着数以千计的婴儿潮一代将在未来几年内退休,加拿大的劳动力短缺问题才刚刚开始,可能会持续数十年。而为了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除了吸引新移民外,还需要释放本地的劳动力潜能,让更多的人回到职场。而让本地人回归职场,就需要解决好育儿问题,尽快创造出更多托儿位置成为魁省家庭事务厅最紧迫的任务。CAQ政府在上次当选后曾承诺新建3.7万个有补贴的托儿位置,但由于疫情、通货膨胀、建筑行业人力短缺等因素的影响,至今没有完成承诺。而在上一个任期内没有达成目标的原厅长Mathieu Lacombe被调整到负责文化事务,曾担任16年Sainte-Julie市长的Suzanne Roy成为新的家庭厅长。她负责的这个部门是除卫生和社会服务;交通和教育之后的第四大机构,将获得大量的财政预算和资源开展工作,不过同样面临人手严重短缺的挑战。至于她如何领导好这个关系到魁省未来的部门让我们拭目以待。

目前,魁省新一届政府领导已经就位,这些民众选出的精英在这个急剧变化动荡而又充满了困难和挑战的关键时期做出的任何决策都关系着魁省未来的发展,希望他们能在这个百年未有大变局的历史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辜负选民的期望。

 

(Visited 7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