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省选投票日,华人不缺席!加拿大提前退休成风,四个行业影响最严重;抗新冠药物逐渐失效,预防感染成最重要手段

投票日 别忘了去投票

经过长达36天的竞选,今天就是魁省省选投票的日子,别忘了行使公民的权利去投票,既给你心仪的候选人投票,也让魁省的政客们看到华人的力量。省选投票点开放时间在上午9点30到晚上20点之间,在20点投票结束时间还在排队的人也被允许超时完成投票。另外根据选举法,在投票当日,员工有权获得4个小时的带薪投票时间。根据魁省选举局的数据,全省共有630万登记注册选民,已经有23%提前完成了投票,是上次省选提前投票数量的两倍。全省共设有125个选区,880名候选人参与角逐,而根据最新的预测,CAQ政党的投票率为38.6% ± 5.3%,有望获得77-103个席位;魁省自由党的投票率为16.0% ± 2.8%,有望获得14-26给席位;魁北克团结党的投票率为14.7% ± 2.9%,有望获得5-15个席位;魁北克人党的投票率为14.7% ± 3.1%,有望获得1-11个席位;魁北克保守党的投票率为14.1% ± 2.9%,但由于其支持者分散于各个选区,可能不会获得席位。

选后蒙特利尔可能色彩斑斓

经过36天全省各地的奔波造势,省选的正式投票日就在今天,而多年来稳固支持魁省自由党的蒙特利尔有望不再一片红(自由党的颜色)转而变得色彩缤纷,有可能出现浅蓝(CAQ政党颜色)、深蓝(魁人党PQ的颜色)、橙色(魁省团结党QS颜色)等不同色块。最有可能改变颜色的选区包括Maurice-Richard,2018年以530票差距获胜的前自由党议员Marie Montpetit后来退出自由党,成为独立议员,今年则不参选,选举预测网站Qc125的数据显示这次省选自由党候选人都没进入竞争,席位竞争将在CAQ政党和魁北克团结党的候选人之间展开;Saint-Henri–Sainte-Anne选区是自由党党领Dominique Anglade自己的选区,在2018年省选中她以高出对手4400多票的绝对优势获胜,但今年她的支持率和CAQ、QS的候选人相差无几,她能否保住自己的席位存在变数;Verdun选区的自由党议员Isabelle Melançon在2018年的省选中以超出对手3500多票当选,而今年她面对来自QS和CAQ候选人的强力竞争,三人支持率几乎在统计误差范围内,最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Anjou–Louis-Riel选区的前议员是自由党的重磅人物Lise Thériault,她决定退出政坛后,这个从1998年成立选区以来一直都自由党大本营的选区可能改换CAQ的颜色;Camille-Laurin选区的前CAQ政党议员Richard Campeau正面临魁人党PQ党领的Paul St-Pierre Plamondon的竞争,这个选区原来就是PQ的,2018年的省选中被CAQ夺走,而今年因为该选区QS政党候选人被拍到偷拿PQ候选人的传单而被迫退出竞选,却意外助力PQ,让CAQ的候选人从有把握获胜到现在变得岌岌可危。

加拿大提前退休成风 四个行业影响最严重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最新发表一项分析报告指出,在刚刚过去的12个月,加拿大正面临严重的退休潮,且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65岁前提前退休。在去年8月到今年8月之间,全国的退休人数同比增加了7.3万人,增幅高达32%,而新增的退休人员中,有三分之二来自医疗保健、建筑、零售贸易,及教育与社会援助这四个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基本上都经历了人手严重不足、工作量增大、疫情持续带来的工作压力巨大、不得不加班等负面因素的冲击,而让他们选择退休或提前退休。而随着二战后婴儿潮一代的年龄达到或接近退休年龄,预计未来离开职场的人数会更多。

抗新冠药物逐渐失效 预防感染成最重要手段

一个袋子和病人在医院连接的设备的特写镜头。

截止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卫生部共批准了6种治疗COVID-19并避免严重并发症的药物,分别是需要静脉注射的4种单克隆抗体药物Evusheld (cilgavimab/tixagevimab)、sotrovimab、casirivimab/imdevimab和bamlanivimab;2种抗病毒剂Paxlovid(利托那韦)和Veklury(瑞德西韦),但医学实践证明大多数单克隆抗体药物被认为对奥密克戎的多个变异亚毒株无效,世界卫生组织也在最近建议不再推荐使用sotrovimab 和casirivimab/imdevimab,因为这两种药物只对最早期的阿尔法病毒有效,而对目前主流的BA.4、BA.5 和 BA.2.75没有产生抗体中和,治疗失败的风险非常高。单克隆抗体药物是根据病毒的原始形式设计的,但当病毒发生足够多的变异,单克隆抗体将不再能够附着在刺突蛋白上,也就无法中和病毒。相比于单克隆抗体药物总是滞后于病毒的变异,抗病毒药物会干扰病毒的复制过程,对病毒的变异不那么敏感,但必须在感染的前五天内给药,并且有许多药物禁忌症。在治疗结束时,抗病毒药物有可能不能完全消除病毒,还可能导致反弹。总之到目前为止,随着奥密克戎各种变异亚毒株导致的大范围感染,能采用的治疗手段却越来越有限。防疫专家表示唯一的办法是尽量不感染病毒,其次是为了减少重症需要住院治疗的发生几率,尽可能接种疫苗。

180度大转弯 英国取消最大减税措施

9月23日晚上,新上任的英国女首相特拉斯政府宣布了总值450亿英镑的“历史性”一揽子减税计划,被称为自1972年以来最激进的减税方案,包括将基本税率从20%降至19%;降低向高收入人士征收的45%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取消银行业奖金上限等。这些措施不但在英国国内引发反对声浪,各地爆发示威游行,还严重扰乱了国际金融市场,导致英镑汇率连日急挫、让英国国内通胀升温,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批评英国政府的这些方案“没有针对性”,不仅可能加剧英国国内的不平等,还可能破坏货币政策。面对群情激愤,英国财政大臣Kwasi Kwarteng在10月3日发布声明表示,由于10天前宣布的新经济政策中的提议“已分散人们的注意力”,英国政府将放弃此前提出的取消45%最高所得税税率的计划。而就在几小时前,英国保守党公布了这位财政大臣原本将于当天晚些时候在该党年度大会上发表的演讲稿预告摘要,他本来的讲话内容是:“我们必须坚持到底。我相信我们的计划是正确的。”这是特拉斯政府的一个“180度政策大转弯”,而特拉斯政府作出如此决定,只为能够及时止损。

诺贝尔医学奖颁出 瑞典遗传学家获奖

2022年度的诺贝尔奖获奖得主陆续揭晓,第一个颁出的医学奖授予了瑞典遗传学家帕博(Svante Pääbo),他将获得1000万瑞典克朗奖金。帕博1955年4月20日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在德国定居几十年。他通过对古代尼安德特人(旧石器时代史前人类)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发现以前不为人知的古人类“丹尼索瓦”(Denisova)。他还发现,这些现已灭绝的古人类在大约7万年前迁出非洲之后,向智人转移了基因,而这些古老基因流向现代人类,至今仍具有生理相关性,例如影响人类免疫系统对感染的反应。诺贝尔委员会还认为帕博的开创性研究催生了一门全新的科学学科“古基因组学”。接下来颁发的奖项分别是:周二物理学,周三化学,周四的文学奖和周五的和平奖;经济学奖是最近才设立的,将在下周一颁布,并结束2022年的颁奖季。

刘强东性侵案以和解告终

刘强东案为何和解? 女方没底气男方拖不起_无忧资讯

原定于10月3日在明尼苏达州地区法院开庭审理的刘强东性侵案在开庭前迎来意外和解,双方律师团队在开庭前一天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案件双方已经达成和解,但和解细节未对外公布。自2019年4月16日,女方当事人刘婧尧提起民事诉讼,“索赔金额5万美元,上不封顶”开始,此案拉锯3年多,法院进行了大量取证和非公开庭审,而对于10月3日的正式开庭,原被告双方刚刚用了两天时间选定陪审团,刘强东本人则全程在场,章泽天也一直在旁听席上。而此案从头到尾,在提交给法院的案件陈述和听证会中,原告和被告对同一时间段内发生的事情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描述。刘婧尧指控刘强东意图伤害她、非法限制自由、性侵,刘强东和他的律师们则坚持两人是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发生的性关系。而在2018年,明尼苏达州当地检方就决定不以性侵罪起诉刘强东,因为任何刑事指控都很难得到证实。有一直关注此案的律师指出刘婧尧存在许多前后矛盾的说法和证词,而反观刘强东的证词,从头到尾是一致的,因此刘婧尧要说服12个陪审员还是很难的。另外,刘婧尧曾表示如胜诉会将赔偿金额全都捐出来。然而原告律师在开庭前遴选陪审团的询问现场明确表示,不会将赔偿金以任何方式捐出。另外,美国当地媒体还曝光了刘婧尧一段27页的聊天记录,显示刘婧尧与当时帮忙报警的同学以及其他多名知情人士关系破裂,甚至互相攻击。且语气强硬、毫不客气地责骂,性格非常泼辣,与以往在法庭上展示的柔弱形象大相径庭。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