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AQ发乌龙驾照 司机酿致命车祸

  • 七天记者 颜宏

还记得在2019年发生在Laval市与15号高速公路交叉的440号高速公路上的惨烈车祸吗?一辆大货车全速追尾前车,导致两部大型货柜车和7部轿车连环相撞,造成4人丧生,19人受伤的严重后果。经过近一年多的调查,魁省安全局(Sûreté du Québec)才在2020年的7月9日逮捕了导致这场伤亡严重车祸的肇事者、追尾的大货车司机Jagmeet Grewal,指控他犯有危险驾驶、危险行为导致4人死亡等多项罪名。其实早在车祸发生之后,到场的消防员和目击者就曾指出这名司机的肇事嫌疑。多名目击者的说法以及其他车辆的行车记录仪都显示车祸发生之前的时间里,Jagmeet Grewal的双手并没有放在方向盘上,也没有看着前方。在前方的车辆都开始踩刹车降低速度时,他依然一无所知,没采取任何动作。记录仪清晰显示他至少有4.8秒的时间踩刹车,如果他踩了刹车,降低车速,也许不会有那么多人丧命或者受伤。尽管这场悲剧已经过去了3年,但缓慢的魁省司法程序还没有开始对这名肇事司机的指控进行审理,不过法庭获得的文件显示他根本就不应该获得卡车驾照,是魁省汽车安全局(SAAQ)内部沟通不畅和疏忽间接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肇事司机Jagmeet Grewal在Saint-Jérôme法院出庭

事件回放

2019年8月5日下午,位于蒙特利尔以北约27公里处,在440号高速公路转向15号高速公路的减速路段,一辆大型货柜车因为司机没有及时刹车,全速撞到了前面一辆轿车,连续推进又撞到其他车辆,最终有9辆汽车发生连环相撞,包括另一辆大型货柜车和两辆大型货车,其中一辆装着蔬菜,另一辆装着一家大型商场的日常用品以及十余个丙烷气罐,好在这些气罐都是空的,没有进一步发生爆炸。事故中有两辆汽车被卡在大货车的底部。车祸发生几秒钟后,汽油泄露导致装载日用品的大货车起火,浓重的黑烟遮天蔽日,老远就看得见,接到报警的警察、消防人员以及救护人员在几分钟内就赶到现场,但火势已经无法挽救,大货车最终被烧成了架子。

目睹了事故发生的一名司机Patrick Plamondon对媒体表示,当时追尾大火货车在右车道,自己在左边,快接近15号公路时所有车辆都缓速行驶,但那辆大货车却没有减速而是从旁边直冲过去,直接撞到前面的车辆,撞击的力量非常大,车辆碰撞产生的碎片飞到自己驾驶的车上,后来发现损坏了挡风玻璃和发动机罩。接着一辆被撞的汽车就冒出了浓烟,开始起火,现场仿佛置身于飞机失事现场。他下车后想去救援,但温度太高了,无法靠近,过了不到5分钟,消防员和警察就赶到了。当时现场一片混乱,热心的司机和赶到的警察试图帮助被困在被撞车辆里的人逃离,消防人员则试图控制火势,就如同好莱坞的灾难大片。

尽管车祸后警方初步的调查结果就显示,追尾大货车的司机Jagmeet Grewal可能被什么东西分心,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车辆突然并线,没有及时刹车,才导致车祸的发生,并向公众征集目击线索。但还是过了11个月的调查才正式逮捕、指控他。

车祸中的四名死者

错误发证

这起惨烈车祸发生后,不少当地居民以及常在这条路上行驶的人纷纷表示车祸发生路段设计不合理,减速距离过短,让原本以每小时100公里速度在路上行驶的车辆来到这里得立刻减速,稍有分心就可能发生车祸。而在车祸发生的第二天,当时的魁省交通厅长François Bonnardel就来到事故现场视察,表示政府将在短期内采取措施增加该路段的安全性:增加警察巡逻的力度;把路上的单车道标识向前延伸,以阻止司机在最后一刻才并到辅路上,并要求交通部门评估魁省所有交叉高速公路辅路的安全情况。但随着庭审准备文件的曝光,在这起重大车祸中,除了道路设计不合理、肇事司机本人危险驾驶外,负责魁省车辆管理事务的SAAQ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今年9月20日肇事司机的辩护律师提交给法庭的排除证据文件显示,肇事司机Jagmeet Grewal早在2014年就被SAAQ判定为“无能力”驾驶卡车人员,但由于SAAQ内部之间的沟通不畅,信息没有共享以及具体办事人员的疏忽,让他在2018年申请后再次获得了可驾驶重型卡车的Class1卡车驾照,从而再一次上路,直到2019年8月发生致命车祸。即使发生了这样严重的安全事件,肇事司机居然还请求法庭允许他继续驾驶重型卡车。

根据提交给法庭的文件,Jagmeet Grewal从1998年开始一直从事卡车司机的工作,还和他的儿子一起购买了一辆大型货运卡车。但在2012年,他驾驶卡车在美国的伊利诺伊州境内发生车祸而严重受伤,伤愈后依然存在的各种后遗症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包括站立困难,认知上出现问题,晚上做噩梦,情绪低落等,每天都需要服用好几种药物,这让他无法再工作,而由SAAQ的保险支付他每月的生活费用。2012年,由于严重的精神问题,一名精神科医生做出诊断称他“无能力”再驾驶卡车。2014年,一直给他补助的SAAQ也认为他虽然不能再成为卡车司机,但可以从事其他“要求不高的职业”,从而决定停止给他的补助。但SAAQ的这个决定让Jagmeet Grewal很生气,他希望SAAQ负责他以后的生活而不用去工作,于是不断找到SAAQ申诉,大吵大闹,甚至发起对SAAQ的司法诉讼,最终在2018年3月,双方达成了一项庭外和解协议,SAAQ延长一年对他的补助,而他必须在一年内找到一份非卡车司机的工作。

但仅仅几个月后,Jagmeet Grewal就违背了当初与SAAQ达成的协议,向SAAQ重新申请已经被吊销的Class1卡车驾照。由于SAAQ内部各个部门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签发驾照的部门对他的健康状况以及不能驾驶卡车的决定毫不知情,更没有人想到去查一下,所以很痛快地给他颁发了Class1卡车驾照,从而让他可以继续上路。

而直到发生严重车祸后,SAAQ都没有意识到自身也在这起悲剧中负有连带责任。而是在2020年7月,Jagmeet Grewal被捕、保释几个星期后,他要求更改保释条件准备重操旧业后才被魁省安全部SQ(Sûreté du Québec)的调查人员注意到。他当时的保释条件包括不得离开魁省境域,不得驾驶除家用小汽车之外的重型汽车等。他在更改保释条件的申请中说自己从来没有从事过卡车司机以外的职业,而为了养家糊口,希望能够更改“不得驾驶除家用小汽车之外重型汽车”的条件,以便重拾自己的职业。面对他提出的更改保释条件申请,负责刑事指控调查的SQ探员Simon Lebel-Chartrand为了确保他没有违背这一保释条件而和SAAQ联系,SAAQ内部的调查人员才发现他的情况很奇怪,明明已经因为精神疾病撤销了他的Class1卡车驾照,怎么又再次发给了他。最终他的更改保释条件申请被驳回,SAAQ也再次吊销了错误发给他的Class1卡车驾照。

而这些内幕信息能被公众所知,还是因为Jagmeet Grewal辩护律师提交文件,要求他的当事人与SAAQ的这段公案不能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官,理由是相关的文件会泄露其当事人的隐私。如果不是Jagmeet Grewal和他的辩护律师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地试图减轻罪名,公众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涉及千千万万人道路安全的SAAQ居然会犯下如此低级错误,而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甚至一个机构内部的各个部门之间都各自为政,彼此不知而造成严重的后果已经在多起事件中得到过体现,虽然每次都会引发一波反思潮,但每次之后依然故我。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