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 轮奸 加拿大体坛“毒文化”何时休

七天记者 颜宏

b7179a8ec283449bb9c401c2094a9f76

7月26日,联邦众议院遗产委员会开始就今年6月份爆出的8名冰球队员轮奸女性,而其主管部门——加拿大冰球协会拒绝配合调查并一直试图掩盖这一丑闻事件进行听证,让更多有关此案的细节流出,也把近年来持续不断爆出的各种虐待、歧视、性侵丑闻的加拿大体坛拉到聚光灯下,暴露出体育界明星光环之下的“毒文化”。

拔出萝卜带出泥

今年6月,资深记者Rick Westhead在媒体曝光了一起发生在2018年的令人发指的性侵案。2018年6月18日,当年年仅20岁的姓名首字母为E.M.的女子在主持完加拿大冰球基金会(Fondation de Hockey Canada)的一场晚会后,在酒吧里遇到了加拿大青年冰球队(由加拿大冰球联盟内的各个职业冰球队里的明星球员组成)的一名成员。当时加拿大青年冰球队刚刚在当年的1月5日获得了世锦赛的金牌而受邀出席这场晚会。这名女子因为与这名球员相谈甚欢,便随后同这名球员来到安省伦敦市的一家旅馆,两人发生了相互自愿的性关系,但之后,这名球员却开门让其他7名球员进入自己的房间,在该女子醉酒、并明确表示不愿意的情况下,猥亵、殴打并轮奸了这名女子。根据交到法庭的诉讼文件,这些球员跨坐在这名女子的身上,用他们的生殖器拍打她的脸,向她吐口水,还向她的体内、嘴里以及身上射精,事后还强迫她去洗澡以去掉所有的印迹。这些球员还不允许这名女子离开房间,逼迫她拍视频说明自己是清醒的,是自愿的。

6月19日,这名女子的继父把这一事件告知加拿大冰球协会,冰球协会随即联系了自己的保险公司,并向伦敦当地警方报警,警方展开调查,加拿大冰球协会也邀请第三方——一家位于多伦多的律师事务所展开内部调查。同月,加拿大冰球协会把此事上报了上级部门——加拿大体育部,这一点在听证会中得到了其高级主管官员Michel Ruest的证实,但他的部门在得到报告后却什么都没有做,既没有跟进此事,也没有将该事件上报给当时的体育部长Kent Hehr。

警方随后的调查也陷入僵局,加拿大冰球协会借口已经展开基于第三方的内部调查为由,拒绝披露参与此事的球员身份,也拒绝任何冰球队员参与调查,最终警方的调查在无法获得进展的情况下不得不于2019年2月关闭。而冰球协会却反咬一口称是受害者拒绝与警方调查人员合作。

到了2020年9月,加拿大冰球协会宣布对这起事件的内部调查完毕,但没有公布具体的信息。2022年4月,这名女子起诉加拿大冰球协会、加拿大冰球联盟以及实施侵害的8名球员,要求赔偿355万加元。2022年5月,加拿大冰球协会与该女子达成了和解协议,该女子撤诉,但和解金额未知。随后,加拿大冰球协会负责人知道媒体即将曝光这件事,才打电话给现任的联邦体育部长Pascale St-Ong,通报情况。媒体在5月26日曝光了这起丑闻,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响。在这起恶性事件中,这8名球员的身份至今没有披露,而赔偿的资金从哪里来也值得关注,由于加拿大冰球协会长年接受联邦政府的大量资助,自1989年以来,光是赔偿额就达到了890万元,使用纳税人的钱为球员的犯罪行为“埋单”引发了各界的不满,联邦政府在6月初宣布冻结对冰球协会的资助,直到这起丑闻彻底调查清楚。

这四年来,在加拿大冰球协会的运作和包庇下,没有一个涉嫌此事的球员受到调查,更别提什么惩罚了。在受害人迟迟得不到说法,忍无可忍提起民事诉讼时,迫于加拿大司法体系的公开原则,加拿大冰球协会倒是行动迅速,很快就与受害人达成秘密和解协议,以换取受害者“闭嘴”,并承担了全部责任。其实这8名球员轮奸案并不是个案,另一起发生在2003年的类似案件也被曝光。当年在哈利法克斯举办青年冰球世锦赛期间,加拿大青年队不敌俄罗斯队获得银牌,其22名队员中有21位后来都在加拿大冰球联盟打球。在一份录像带中可以看到6、7名球员调笑着,侵犯一名处于昏迷中、躺在一张台球桌上的女孩,目前哈利法克斯的警方正在对此进行调查。而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自1989年以来,加拿大冰球协会用760万元摆平了9起针对冰球球员的民事诉讼,大部分都和性侵有关,而其他不为人知的性侵事件可能每天都在发生。

提请政府采取行动

其实不止在冰球界,加拿大青少年在进行体育培训中被教练性侵的事情更是常见。在过去20年至少有222名加拿大少年体育运动教练因为性侵被判罪,受他们性侵迫害的未成年人数量超过6百,涉及36种不同的体育运动领域;另有34名体育教练性侵问题的案例正处于司法程序中。在这222名被法庭判罪的教练中有213名男性,9名女性。主要集中在安省、魁省和卑诗省。

1998-2018期间未成年人受到教练等相关人员性侵案件审理情况

今年4月28日,71名加拿大体操运动员联名致信联邦体育部,要求对加拿大体坛流行的性侵和虐待行为无所谓的“毒文化”进行独立调查并采取行动,确保下一代体操运动员不再经历身心创伤。在体操运动员发声后,包括雪橇、赛艇、橄榄球、田径、花样游泳、摔跤和女子足球等项目的加拿大选手也纷纷披露各自的遭遇,这么多体育项目同时出现问题,可见性侵文化在加拿大体育界多么根深蒂固,积弊严重,也意味着各级政府对体坛的管理严重失职。

在加拿大,各种体育活动主要由相关的协会、组织等运作,体育组织在对内管理上更像是部队,有着等级森严的权力结构,要求绝对服从,并执行保密文化;对外则更像是娱乐圈,需要展示其美好的一面,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对于高度集权的运动队而言,名教练几乎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想出成绩,想出名,就必须服从教练的一切指示。由于很多队员年级尚小,根本不足以产生对抗教练的能力,从而让虐待、性侵等侵犯人权的事情几乎无法避免。而能够成为事件、被媒体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非国家队成员、非著名运动员,依然在为了自己的运动生涯而饱受煎熬。而一旦性侵事件发生,体育组织也会为了自己的声誉,尽可能阻止受害者和相关人员发声,就算堵不住嘴,也要尽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有的嫌犯还是给体育组织带来巨大影响力和金钱收入的著名运动员或教练员,而这些侵犯他人的禽兽因为没有受到惩罚而得到鼓励,不仅不会收手,有的还会变本加厉。无怪乎有人说在体育界,性侵或虐待事件人人都知道,但人人都视而不见,使得这种“毒文化”长期存在,见怪不怪。

风暴过后,会有改变吗?

这次在8名冰球队员轮奸案爆出后,联邦众议院通过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议员Sébastien Lemire提出的动议,对此展开独立调查,正在进行的国会听证只是调查的一部分,调查将会揭露出更多的细节,比如加拿大冰球协会为摆平此事发送和接收的所有电子邮件,与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的细节等,更大的风暴即将到来。

从目前来看,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民众都强烈要求体育界做出改变,而加拿大冰球协会表态会进行改革,以保证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但实际上这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在加拿大最严重的性侵案是国家高山速降滑雪队教练Bertrand Charest,他被指控在1991年至1998年期间出任加拿大青少年队教练时对多达37名队员实施性侵以及性骚扰行为,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2岁。而他与美国体操队队医Larry Nassar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Nassar在长达20年里侵害了多达500多名女孩,包括多名奥运冠军。他们虽然已经被判刑,获得了应有的惩罚,但他们能常年实施犯罪行为离不开各自体育组织的保护和纵容。这些组织嘴里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却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成绩对性侵投诉、教练的犯罪行为故意忽视,甚至无视。而面对民众要求加拿大冰球协会主席Scott Smith辞职的呼声,Scott Smith表示不会辞职,而是要在主席的位置上把变革推进下去。这简直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商。

无论如何,借着这起轮奸案掀起的舆论狂潮肯定会对加拿大体坛的“毒文化”有所触动,但能达到什么程度,还是未知数。不过,在全民及体育界当中对性侵、骚扰、虐待和其他形式的不道德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对保护体育爱好者的身心健康来说总是会有些好处的。

(Visited 8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