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终于出手了: 控枪

特鲁多终于出手了: 控枪

Justin Trudeau, entouré de personnes qui portent des masques, devant des drapeaux et devant un lutrin

  • 七天记者 颜宏

美国不仅是全球经济、科技最发达的国家,还是全世界最大的枪支和毒品消费国家。全国近3.3亿人口中有4亿多只枪,每百人持有的枪支数量超过120只,以占全球4%的人口,却拥有全世界46%的枪支。美国民间大量的枪支也导致涉枪暴力事件泛滥,截止到今年4月份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天有116.5名美国人在枪击事件中死亡。在今年死于枪击的11998人中,有5200人死于凶杀、谋杀、无意或使用枪支正当防卫(Defensive gun use);有6798人死于持枪自杀。而最近发生在加拿大对面的纽约州布法罗(Buffalo)超市和德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小镇(Uvalde)罗布小学(Robb Elementary School)的大规模枪击案更是引发全球的关注。

每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指责凶手,指责枪支,指责警察,指责监管……各种舆论充斥媒体。拥枪派(拥有枪支天赋人权,反对任何限制措施,以共和党支持者为主)和控枪派(可以拥有枪支,但需要规管和限制,以民主党的支持者为主)更是争执不休,达不成一致,总统和各级政客发表一些听了几十年的陈腔滥调,什么“我受够了”、什么“必须改变现状,阻止悲剧再次发生”、什么“震惊和悲伤”之类,接着是降半旗致哀、送鲜花、点蜡烛等等传统流程走一遍,再然后,枪击案就会不了了之。等到下一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后,这个流程再走一遍,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除了触目惊心的枪支问题,困扰美国并外溢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毒品问题,吸毒人数和毒品消费量均居世界之首。全世界生产的毒品,每年有六成以上运往美国。数据显示,超过5000万美国人在过去一年内使用过毒品或滥用精神类药物。美国疾控中心(CDC)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因过量吸食毒品而死亡的人数正在迅速增长。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期间,约有10.4万美国人死于吸毒,而2015年这一数字为5.2万。医学期刊《柳叶刀》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预计,未来10年,美国可能将有120万人死于吸食毒品过量。

无论是枪支问题还是毒品问题,都是美国深层问题的反映,是其政治制度、经济利益、社会文化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并在美国的两党政治分裂、利益游说集团绑架政府以及民众根深蒂固的自由文化等现实要素下无解,还外溢到美国仅有的两个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个国家愈演愈烈的枪支和毒品问题主要根源都和美国脱不了干系,如果美国不采取切实有力的控制措施,加拿大枪支和毒品问题就永远无法真正得到解决。但无法根治社会顽疾不代表政府就应该无所作为,面对美国的前车之鉴,目睹安宁平和的加拿大城市枪击案频发、治安持续恶化的现状,加拿大民众对控枪问题的共识日渐提高,强烈要求政府拿出具体措施。万众瞩目、被给予很大期望的枪支管控法案终于在5月31日提交到联邦众议院审议。

历史

同美国存在拥枪派和控枪派两种争论一样,加拿大的枪支政策上也一直存在着这两种争论,但加拿大很早就开始对枪械进行管制,因为在加拿大持枪并不像美国那样是为了安全、自卫之类的刚需,而是工作和休闲。因此在美国购买和拥有枪支被认为是权利,而在加拿大购买和拥有枪支则被认为是一种特权,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并通过审核才能获得。

早在1885年,加拿大就出台了首部枪支管制法,规定私人必须获得政府书面许可证后方可拥有枪械和弹药;1892年出台的刑法规定了持有手枪必须申请持枪许可;个人枪支需要在当地政府进行登记;禁止在公共场合非法持枪;枪支不得销售给16岁以下的人等。1968年,加拿大政府推出了枪械三级分类制度;1977年规定所有的枪支必须登记注册;1991年又规定公民不能持有“半自动军用武器”。

从1968年延续至今的枪械分类为三种:禁止类((Prohibited,攻击性的武器,主要指枪管短于或等于105毫米、能够击发.25/.32口径子弹的手枪以及全自动武器,比如AK-47等);限制类(Restricted,不在禁止类的手枪和半自动长枪,比如半自动来福枪);非限制类(Non-restricted,普通猎枪或步枪,比如普通来福枪)。其中禁止类只是枪支的分类,并不意味着禁止民众拥有,而是需要持有者申请相应的证书。就拿管理最严格的禁止类枪械而言,不仅需要申请最基本的持枪许可(Possession and Acquisition Licence),需要申请枪支移动的授权(Authorization To Transport),还必须购买某个射击俱乐部的会员资格,枪支的移动范围且只能在枪械储存的地点和射击俱乐部之间;获得持枪许可不仅要求申请人无犯罪纪录、无暴力倾向,还需通过枪械安全课程;走过全部程序获得了枪械后也有严格的规定,比如任何时候枪支存放必须枪弹分离;任何时候枪口不能对人;枪支必须放入保险柜,保险柜必须与地面固定连接,不可移动,扳机必须用密码锁锁住等等。

另外,加拿大采取严格控枪措施的民意基础是献血换来的,最著名的就是发生在1989年的蒙特利尔工学院大屠杀。1989年12月6日,因两次申请入读工学院被拒,并认为是女生挤占了他的入学位置,25岁的蒙特利尔男子Marc Lépine前往蒙特利尔工学院大开杀戒,专门射杀女性,在20多分钟时间里枪杀了14名女性,射伤了10名女性和4名男性,随后自杀。这场惨案极大地推动了加拿大的枪支管控措施的建立,并最终在1995年推出了延续之今的枪支管理法案,从法律上明确了拥有、输运、转移和储存枪械的要求。

但在美国强大的枪支游说集团的渗透和右翼保守势力抬头的影响下,加拿大保守党一直在谋求放宽对枪支的管控。在2006年联邦大选中承诺要取消长枪登记制度的保守党一上台就宣布延长对无证持枪者的赦免期限,后来又由保守党议员提出取消长枪登记制度的私人动议,不过因为保守党是少数政府,该动议在联邦参众两院几经辩论后被否决。但在2011年的联邦大选中,保守党获得了多数席位,控制了第四十一届国会,最终在2012年2月5日通过取消长枪登记、并销毁所有登记记录的C19法案,这项法案在当年的4月5日由总督签发正式成为法律。但在民众强烈支持枪械管控的魁省,省政府不惜向联邦政府发起司法挑战,最终保留了自己的长枪登记制度。

进步

在加拿大民间的枪支只有三个合法用途:休闲(去射击俱乐部或靶场打靶)、打猎、收藏。在加拿大持枪的人也因此可以分为两种,以打猎为职业的猎人和以打猎或者打靶作为业余兴趣爱好和消遣的普通人。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和广袤的森林造就了加拿大独特的休闲狩猎文化,每年可为经济贡献60亿加元和3.3万个工作岗位,但这只是有钱有闲人的消遣娱乐,和大多数普通人无关,再加上历史上长期执行的枪支管理基础,来自邻国的血淋淋的教训以及各地频发涉枪案的现实都让控枪成为民意的主流。

在2015年的联邦大选中,具有网红气质特鲁多领导下的自由党强势回归,不仅终结了长达10年的保守党统治,还一举夺得舒服的多数地位,其在竞选纲领中就承诺加强枪械管制,这与当时执政的保守党形成鲜明对比。在2019年和2021年的大选中,除了保守党之外的所有政党都曾提出过控枪承诺。执政的自由党在随后的7年执政和两次大选中也一再承诺要立法控枪,以减少愈演愈烈的涉枪犯罪活动。但特鲁多兑现承诺的进程却十分缓慢:他既没有重建联邦枪支登记处,也没有恢复被保守党废除的长枪登记制度。直到2017年,卑诗省一位警员在调查一起偷车案的时候,被犯罪嫌疑人开枪击中,以身殉职,控枪法案才再一次回到公众视野。

过去7年来,自由党提出过把禁止某些型号的枪械工作交给省政府,但回应寥寥,又在2021年2月提出的夭折涉枪法案C-21中建议允许市政府在其管辖范围内禁止手枪,从而把联邦的责任转给市政府,被批没有政治勇气后又表示希望和各省、地区和市政府合作禁止手枪。这次提交的新法案终于不再踢皮球,宣布从今年秋天开始在全国冻结手枪的购买、销售、进口和转让,虽然没有禁止拥有手枪,但是这项新的措施将会有效限制国内的手枪数量,被认为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根据统计数据,2010年至2020年间,加拿大登记注册的手枪数量增加了71%,达到约 110 万支。

这个法案中的其他控枪措施还包括吊销涉及家庭暴力或刑事骚扰者的枪支许可证或执照,增加对走私和贩运枪械的刑事处罚,以及一项所谓“红旗法”(red flag law),规定被视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威胁的人,要把枪枝上交执法部门。政府还要在年底将对两年前政府禁止的1500多种攻击式武器,包括AR-15步枪,展开强制回购。如果这项法案得到通过,还将要求更换长枪的弹匣,使其不能携带超过5发子弹。大型弹匣的销售将被禁止。

软肋

这个法案虽然比以往更加严格,但包括特鲁多本人都没有回答一个问题,这些规管措施都是针对合法拥有的枪支,无法管理非法枪支。而在加拿大,85%与犯罪活动相关的枪支都没有在政府的规管范围内,绝大多数都是通过美国走私到加拿大的。

因着加拿大严格的枪支管控制度,一些人无法合法拿到持枪许可,即使有持枪许可,一些连发、半自动等更危险的枪支也在加拿大的市场上买不到,这使得枪支走私的利润非常可观,让很多犯罪份子铤而走险,比如一把在美国2、3百元可买到的枪,在加拿大黑市上可卖到3000元以上。面对轻易翻10倍的暴利,美国民间数量庞大的枪支源源不断地向加拿大走私,成为加拿大非法枪支的主要来源,而加拿大与美国之间长达8000多公里、不设防的边境也为犯罪份子提供了便利。比如2021年4月发生在新斯科舍省导致22名无辜者遇难的枪击案中,罪犯GW就没有持枪证,使用的武器是在加拿大黑市和美国非法购买的。可以说,如果不改变美国的枪支泛滥问题,加拿大的枪击案还会一再发生。

受非法枪支的影响,加拿大的枪支管控制度的有效性也在逐年降低。近20年来,加拿大的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等大城市也成为枪击案频发的重灾区,甚至有的地方暴力犯罪增长率比美国还高。可以说通过控枪措施来减少涉枪犯罪活动看起来很美好,实际并不对症,就仿佛给拉肚子的人服用治头疼的药,这部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控枪法案到底能达到什么效果真的很难说。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