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中国艺术不遗余力 –访书画家颜小梅

  • 七天记者 颜宏

2020年2月,就在持续至今的新冠病毒疫情还没肆虐全球时,互联网巨头谷歌宣布扩大在加拿大的业务,在安省的滑铁卢、多伦多和魁省的蒙特利尔增设三个办公室,把员工人数从当时的1500人增加到2022年的5000人。其中位于蒙特利尔的新办公室选址在市中心的唐人街旁边的Viger大街。谷歌不仅要重新装修,还雄心勃勃地表示在未来6、7年间把蒙特利尔的工作人员从200人扩张到1000人。虽然疫情封控一度拖延了谷歌公司的扩张计划,但新办公室还是按计划完成,为了凸显临近唐人街的文化特色,谷歌特意邀请了本地著名书画家颜小梅(Ngan Siu-Mui)为新办公室书写一副书法作品,让因疫情和年龄原因蛰伏许久的她再次引发华人社区的注意。

书画人生

颜小梅1947年出生在香港,年轻时师从国画大师赵少昂、书法家梁子江以及茶道大师林易山,学习书法、绘画、篆刻等中国传统艺术。1981年,她在香港大会堂举行了首个个人书画篆刻作品展览,被香港艺术界评为“诗、书、画、印”四绝兼备。之后她多次应邀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及台湾、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的多所大学及文化机构举办展览和讲座。而一次来到位于魁省Sherbrook市主教大学(Bishop’s University)——加拿大最古老的公立英语大学之一的展览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举办展览期间,颜小梅来到蒙特利尔游玩一周,立刻被这里浓郁的艺术氛围和独特的法裔文化所感染。多年后因家庭、孩子教育等因素考虑移民加拿大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蒙特利尔定居,而不是没有语言障碍的多伦多或温哥华等香港人喜欢的英语大城市。从1988年登陆蒙特利尔以来,尽管法语给颜小梅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但不妨碍她通过创作、授课、讲座、举办各种活动来积极推广、扩大中国传统书画艺术在本地社会的影响。

不管原来在香港有多大的名气,刚到蒙特利尔的颜小梅也和许多新移民一样面临层出不穷的各种融入问题,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为了保持自己的艺术创作,唯一可行的谋生方式似乎只剩下授课一条途径。好在多年来勤耕不缀的艺术创作以及到处举办展览、讲座积累的名气让她不愁招不到学生。早期她的学生中90%都是法裔,其他还有英裔、德裔、印度裔、日裔等,不过由于颜小梅的收费与本地艺术老师看齐,价格相对较高,让当时并不太富裕的华裔家庭难以承担,再加上移民过来的华裔家庭更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更快、更好地融入本地社会,一般会选择学习钢琴、芭蕾或西洋画,所以华裔学生并不多。而这些西人学生出于对中国书画艺术的喜爱,甚至崇拜,放弃自己舒适的母语法语,费力地用颜小梅式的港味英语沟通,既让颜小梅感动,更增加了她对自己艺术的信心。

移民蒙特利尔30多年来,颜小梅自己在艺术领域勤奋耕耘,在蒙特利尔的艺术之都中吸收创作灵感,再以中国传统书画的艺术形式展现出来,创造出独具特色的艺术意境和风格,让很多完全不懂中华艺术的老外惊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深入了解西方文化和西方艺术,颜小梅就越是惊叹中国书画艺术的博大精深。她骄傲地表示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自身足够丰富,无论是从艺术内涵还是创作形式上都可以与西洋画并驾齐驱。比如说广泛认知的西洋画色彩丰富鲜艳,能够充分表现物体的质感,似乎是国画比不上的,但实际上国画操作简单,仅靠一根毛笔就可以描绘出不同的色泽,展现简单的自然界色彩,更融入了作者主观感情的“主观色”,看似简单,实则充满了灵性和动感。再比如简简单单的线条是中国书画的主要构成之一,但线条的曲直、粗细、刚柔、浓淡、缓急等变化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它不仅能描绘出物像的形状,还能表现艺术家丰富的想象和情感。正是在中国书画巨大宝藏的荫庇之下,让颜小梅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几十年如一日地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中。

另辟蹊径

颜小梅在把自己快乐地融入到艺术创作之中的同时,也不忘把中国书画的美分享给她的学生。她教西人学生书法的时候既不教他们认识汉字,也不从起步的楷书教起,而是从篆书开始教起,之后才会过渡到隶书、行书、草书等。她甚至开始时不教学生中锋、侧锋什么的,而是让学生先感受字的动感,“你看这个字是不是像跳舞?”这是她经常向学生灌输的,并通过人们熟知的社交舞蹈让学生来了解书法运笔的原理,总结出身体主运、重心站稳、势位攫取、位置还原、去向认定、感应敏锐、节奏流动、留步驻留、直中见曲、身体柔顺等10大要诀,来讲解书画运笔的精妙。如要把体力恰到好处传送至笔锋来写遒劲有力的线条,执笔时不能太紧,太紧便不够灵活;也不能太松,太松则颤抖无力;控制水墨颜色下注的份量和在纸上融合的效果等,再辅以照着原作临写练习,就可以使对汉字毫无所知的西人学生写出一手好字。

她的西人学生虽然大部分以习画为主,但颜小梅认为“书画同源”,学画前先学书法,再把书法运笔实施于画作上,可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她的大部分学生都把书画当作业余爱好,但也有人借此成就职业,把自己学到的东西再教给更多的人。比如Danièle Grenier在学成之后担任蒙特利尔市政府文化机构的国画教师,至今已有十多年,还时不时回炉找颜小梅提高技艺;再比如师从颜小梅十多年、热爱中华文化的法裔学生Nicole Chenut(中文名李雪娘)被誉为“满地可的米芾”,在2002年举办过个人书法展。

2018年,颜小梅携自己和13名弟子(6名华裔、7名西裔)的70多幅涵盖了绘画、书法和印章的作品回到自己的故乡——广东台山,在台山博物馆举办了“璇闺清才——颜小梅书画篆刻暨弟子作品展”,引发轰动。

弘扬文化

在创作、教书育人的同时,颜小梅也致力于传播中华文化。在蒙特利尔刚刚站稳脚跟后,她就在西人学生的协助下于1991年创立了满地可中华文化促进会(SCCT),参加和主办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包括不定期的书画展,直到2006年颜小梅为了有更多时间专注艺术创作才关闭。15年时间里,借助这个平台,颜小梅和她的学生们每年都参加政府主办的“魁北克文化日”活动,推出面向中外人士的中国文化活动,如书法班、国画班、茶道班和道家思想讲座等,因为大部分参加者是本地西人,活动基本以英语或法语进行。

满地可中华文化促进会还在1998年、2000年和2002年举办过三届“中国书法月”活动,得到了联邦、魁省以及蒙特利尔市三级政府的资助。在1998年的第一届“中国书法月”中展出了来自中国两岸三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的书法家的三百五十幅作品,还有六十五位书法家飞抵蒙特利尔出席展览开幕式和文艺晚会,本地媒体广泛报道,大大推动了本地社区对中华文化的了解和认识。

满地可中华文化促进会的另一个贡献是争取到汉语文字拥有与法语同样的地位。根据魁省法语保护法律的规定,公共场所或商业构机的标志和告示必须要突出表现法语,颜小梅和她的学生们组织的各种活动的宣传物料需要以中、英、法三语体现。为了凸显法语的地位,一般来说法文字体最大,其他语种文字则比较细小,由此导致中文文字太小难以看清的问题。于是颜小梅直接上书魁省文化部,陈述汉字和拼音文字不同,不只具有语言功能,更独具艺术性,汉字的象形、会意就是汉字的艺术特征,而书法则是汉字的艺术表达。最终政府官员被他说服,允许宣传物料上的中文文字可以大于法语文字。

除了向西人群体弘扬中华文化,颜小梅也为华人社区的二代、三代移民的文化素养每况愈下忧心忡忡。在各个场合呼吁不要放松孩子的中化文化教育,不能让5千年的文化历史积淀在海外迷失。她强调作为家长要努力落实,协助下一辈学习中文的书写和辨认,至少要达到实用的水平。她还亲力亲为多次开办免费的国学班提高在蒙特利尔华裔的文化素养。刚开始,她自费在中文报纸上做广告招生时要求学生必须在40岁以下,结果报名者寥寥。百思不解的她来到报社询问,工作人员告诉她,40岁以下的年轻人多是移民二代,能流利地说广东话或者台山话的人本就不多,更不用说读和写了。于是颜小梅在广告中去掉年龄的限制,报名者纷至沓来,大部分是能够阅读中文的新移民或者第一代移民。

如今,颜小梅在社区里虽然不如以往那么活跃,但继续从事着创作、授课、利用各种场合弘扬中华文化的工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健康情况允许,就要一直发光发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