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最新人口普查2期报告出炉:老龄化社会加速 公寓数量超独立屋

七天记者 梓丰

加拿大统计局4月27日公布了5年一次的全国人口普查的最新数据。数据显示,由于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和年轻一代移民人数的增加,加拿大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将对全国各地的劳动力市场、卫生保健、老年人服务和消费等产生重大影响。

老龄化加速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世代分类,民众按年龄分为7个世代,分别是出生于1928年之前的最年长一代、出生于1928年到1945之间的两战一代、出生在1946年到1965年之间的婴儿潮一代、出生在1966年到1980年(相当于华人所说的70后)X世代、出生在1981到1996年的千禧一代,也叫Y世代;出生在1997年到2012年之间的Z世代以及出生在2013年到2021年的阿尔法世代(详见下图)。去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85岁或以上老年人口是加拿大增长速度最快的年龄层,自2001年人口普查以来,85岁以上人口增加超过一倍,预计将在未来25年内增加两倍。这一年龄段中超过四分之一的老年人目前居住在“集体环境”中,如老人院、疗养院、长期护理中心或医院。百岁老人中,超过一半都在其中一个“院”中接受护理。

老龄化加速

7f70cfd7f84f78ac49641d61a5d5d44b

加拿大的世代分类及人数

占加拿大人口比例最大的婴儿潮世代虽然依然是全国人口最多的世代,但他们在总人口中的比重正在下降,去年的普查数据显示这一世代的人口比例首次降到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下,为24.9%。在2021年,最年长的婴儿潮一代虽已76岁,但还没达到需要护理和支持的关键年龄,大部分还都可以独立生活。但到2031年,婴儿潮一代最年长的将达到85岁,到2050年,最年轻的一代也将年满85岁,将使85 岁及以上的总人口数量超过270万。

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相比其他世代给加拿大社会带来的影响更大:人们是从婴儿潮这一代开始不想多要孩子的,他们的孩子数量比父母那一代要少,寿命却比前几代更长,在劳动力市场上停留的时间更长,可支配的财产比其他世代的人更多……他们的退休和老去将对劳动力市场人力短缺、医疗保健、养老和临终服务乃至退休基金的资本化等一系列社会主题产生巨大影响,甚至将重新定义人们习以为常的退休和生命终结的概念。因为生的孩子少,当他们老去时能获得来自家庭的支持势必比前一代的老人要少;因为活得的时间更长,人均需要的护理资源、医疗资源也更多,他们对独立生活的渴望和人数也将对家庭护理产业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同时,多年来的高福利已经让社会保障各个部门的资金捉襟见肘,很难给他们提供像上一代人那样的救助,对一些养老资金储备不足的婴儿潮一代老人来说很难获得体面、舒适的退休生活。

加拿大现行的医疗保健系统是按照人口平均年龄大约 28 岁时设计的,而这次普查数据显示加拿大人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 41.9 岁。这意味着加拿大在未来几十年内,需要对现有的医疗系统进行改革和更新,创建出更人性化、更方便也更灵活智能的医疗保健系统,以满足老年人的护理需求。

自2016年人口普查以来,全国65岁或以上人口增长了18.3%,达到了7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9%,比2016年普查时的16,9 %又上升了2个百分点,是75年来第二增幅,仅次于2011年到2016年之间的20%增幅。全国各个地区的情况又不一样,概括来说是西部比东部年轻,大西洋省份的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全国最多,其中以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65岁以上人口增长最快;魁省的人口老龄化也非常严重,65岁以上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20.6%,是4个人口大省(安省、魁省、卑诗省和阿省)中最老的;西部的曼尼托巴省、萨斯喀彻温省和阿尔伯塔省是十个省份中仅有的15岁以下儿童人数仍超过 65岁以上人口的地方。尽管加拿大的老龄人口日益增长,却是G7国家中人口较年轻的,只有美国和英国的人口比加拿大年轻,其余四个国家65岁以上人口占比均比加拿大要高。

G7各国65岁以上人口比例

人口老化也体现在劳动力人口上,现在全国劳动力平均年龄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年龄在15至64岁之间的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的64.8%,但其中有21.8%的人介于55至64岁之间,也就是说在普遍人手短缺的情况下,每5个人中就1人在未来几年面临退休,是有记录以来比例最高的,届时会有一波退休潮,进一步加剧劳动力人手紧张的问题。

出生率降低 多样性增加

自2016年的人口普查以来,加拿大的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而2020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出生率最低的一年,每名女性只生育了1.4个孩子,而这一出生率将在未来继续下降,因为20%的女性表示因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将推迟要孩子的计划。

千禧一代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增长了8.6%,主要得益于移民所致。他们也是工作年龄人口中占比最大的一代,占总数的33.2% 。而由于受疫情下封控的影响,2020-2021年间千禧一代和 Z 世代的人口增长幅度显著放缓,分别增长0.8%和0.6%。

而千禧一代占大城市中心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35.1%)。在人口超过 100 万的六个最大城市: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渥太华-加蒂诺、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的人口中,千禧一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23.3%,首次超过了婴儿潮一代 (占22.3% )。

2021年的人口普查中还增加一个关于性别的新问题,允许顺性别、跨性别或非二元性别者声明其性别。这使得加拿大为世界上第一个以全国人口普查形式,收集性别多样性数据的国家。2021年数据显示,全国15岁以上人口中有100 815人自称是跨性别或非二元性别,约占人口的 0.33%,相当于每300名15岁以上加拿大人就有1人。其中有近6万人自称是跨性别者,即自己的性别不是出生时的性别;还有超过4万人声明自己的性别非二元,即不将自己定义为男性或女性。选择非二元性别选项的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使用中性、变化、不合规、酷儿(queer)、双重精神(bispirituel)等术语来描述他们的性别。双重精神这一描述是北美某些原住民部落独有的,它在原住民人口众多的曼尼托巴省的使用量是其他地方的两倍。而曼尼托巴省也很迎合一些人在性别认同方面的不同需求,比如从2020年开始,曼省还在驾照和出生证明中都加入了非二元选项。

另外,跨性别或非二元性别者中以年轻人居多,集中在千禧一代和X世代,且主要居住在六个大城市,其中有15%的人在多伦多,11%在蒙特利尔。

公寓数量超独立屋

这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还显示目前独立屋仍是加拿大数量最多的住房类型,但公寓和排屋正慢慢地迎头赶上。

从2016到2021的5年间,全国高层公寓楼(五层或以上的建筑)内的单元数量增加了 14.7%,是独立屋总增长率的两倍多;独立屋数量的总增长率为 6.4%; 而排屋的数量增长了 10%。与私人住宅建设数量迅速增长不同的是,住在房内的人口增长却不明显。这种情况并不新鲜,至少从 1950 年代初就观察到了这种趋势。从196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中期,私人住宅数量的增长速度就是人口增长率的两倍多。当时,加拿大的许多婴儿潮一代都离开了父母的家,开始住进自己的家。尽管私人住宅的数量有所增加,但统计局承认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尤其是人口增长较快的城市中心。另外,外国而来的房地产投资者、短期公寓租金的上涨以及拥有第二套住房的人数增加也都给购房者增加了压力,特别是对刚刚组建小家庭的年轻人来说,买房成为一项艰难的任务。

根据统计数据,在2021年,公寓占住宅总量的 34.4%,与1981 年的30.1% 相比增长了 4% 以上。在建筑许可方面,2016 年至2021年间发放的许可中有一半以上是公寓建筑,而在2011年之前,公寓建筑许可仅占总数的不到 40%。在魁省的大城市中,这种情况尤为明显,比如在蒙特利尔的公寓数量已经占到全部住宅的41.3%。

统计局在报告中指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更高的房价、更小的家庭规模、不断扩大的城市化和加拿大人口老龄化等诸多因素都在推动民众对公寓的需求。

 

(Visited 23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