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戏之祖·青春寻梦 ——关于昆曲守正创新的一点思考

百戏之祖·青春寻梦

——关于昆曲守正创新的一点思考

金典

昆曲起源于元末明初的昆山地区,由宋元南戏中的“昆山腔”演变而来,距今 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昆曲艺术曲词典雅、表演细腻、行腔婉转,以其高度程式 化的表演、极具文学价值的剧本、和独特的“曲牌体”和“水磨腔”而闻名。作为中国戏剧的最高典范和集大成者,许多地方剧种都受过昆曲某种程度的哺育和滋养, 所以昆曲也被成为“百戏之祖”“百戏之师”。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昆曲《牡丹亭》杜丽娘剧照)

昆曲的历史发展相比其他戏曲更为起伏曲折。昆曲的雏形为元末顾坚改进的

“昆山腔”,随后,明嘉靖年间的魏良辅又对其进行改革,以其“轻柔而婉折”“流利悠远”之优点,凌于梆子腔、皮黄腔、高腔之上,位于四大声腔之首。昆山人梁辰鱼继往开来,创作了第一部昆腔传奇《浣纱记》。随着文人士大夫的相继参 与,昆曲在明末清初之际进入了全盛时期,成为明朝中叶至清代中叶影响最大的 剧种,留下了《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等传世佳作。清乾隆年间,出现了 “花部”诸腔与昆曲分庭抗礼之势。

与昆曲所在的“雅部”相比,花部的京腔、秦腔、梆子等地方戏曲更通俗易懂,更受大众喜爱。于是在这场“花雅之争”中昆曲逐渐失去了其独尊地位。到了民国时期,昆曲的生存状态更是岌岌可危,“四大坐城班”接连解散。1921 年在苏州创立的“昆剧传习所”及培养出的四十多位 “传”字辈艺人,为昆曲保存了最后一线希望。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昆曲《十五贯》演出剧照)

新中国成立后,昆曲的命运渐渐出现转机。浙江、江苏、北京、上海等地先后创建了昆剧院团。1956 年浙江昆剧团演出的《十五贯》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大力赏识,被称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2001 年昆曲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昆曲步入了全面复苏时期。

进入新时代,昆曲发展既面临难得的机遇,也遭遇不少困难与挑战。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轰动一时后,昆曲仿佛昙花一现般又陷入了寂寂无声的处境。而造成昆曲一直温而不火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从昆曲表演人员来看,昆曲相关演职人员相对较少,专业水平不高,昆曲编剧人才缺失;从创新方面看,当前好的作品少,有的创新过头,偏离了昆曲核心;从观众以及市场角度看,昆曲的门槛较高,观众较少,市场宣传力度不够。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应该从三个方面做起: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青春版《牡丹亭》宣传海报)

  1. 加强人才培养

昆曲表演的专业水平不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文化艺术功底不强。例

如汤显祖的《邯郸梦》其实里面跟道家结合的东西很多,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根本演不出来。能否理解一个作品,能否传承好一个作品是和演员的文化艺术功底以及艺术表现能力直接挂钩的。演员不能光学习戏曲戏剧的理论知识,也需要加强文化修养。二是演员表演技艺有待提高。苏州大学王宁教授认为,虽然政府对昆曲的大力扶持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昆曲演员的生存状态,让他们不用担心温饱问题,但这种保护也间接地阻碍了演员努力提高技艺去争取市场。例如文献中记载的一些昆曲武生的特殊动作,十分博人眼球,可惜现在没有几人能做到。如果撤去了政府这层“保护伞”,昆曲演员能否靠本事吃饭,凭借自身的表演技艺吸引观众, 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昆曲名家蔡正仁为《长生殿》演出谢幕)

要解决这些问题,则需要加强昆曲人才培养。首先,昆曲演员要通过博览群书、虚心求教、博采众长等方式,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既要向内请教专家学者戏曲理论知识,也要向外广泛接触更多艺术形式。这里的艺术形式不仅包括其他戏剧和舞台艺术,也包括国画、书法、古琴等传统文化。经过沉浸式学习后,演员才能将原本程式化动作演绎的更有风度。其次,要加强专业人才培养。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昆曲《玉簪记》《琴挑》一折剧照)

  1. 加强作品培优

为了适应时代发展,与当下热点话题相结合,各个昆剧团每年都在推出新作

品,如抗疫题材的《眷江城》《峥嵘》,建党百年献礼《江姐》《自有后来人》等。 一时间现代戏、新编戏层出不穷,甚至达到了与传统剧目分庭抗礼的地步。然而,这些新作品中一部分受到了观众的喜爱和推崇,但有一些因为过于地追求创新、改革,反而失去了昆曲本身的传统特色,变成了有昆曲韵味的话剧、歌剧了。昆曲作为中国戏曲的集大成者,代表的不仅是表演,还包含了文学、音乐、服饰、舞台等一系列传统文化瑰宝。 因此,哪些部分创新、如何创新成为了众昆曲院团共同面对的难题。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疫情主题新编昆曲《眷江城》剧照)

为了创作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则要秉承“守正创新”的原则,即要保留昆曲

最核心的部分保留,其他部分则大胆创新。昆曲创新要掌握好一个“度”;声腔、曲律、程式技法都约束在昆曲的规范之下,连一出戏里有多少唱段,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只有在保持昆曲的主体基础上进行延伸,才能够做到历久弥新。在保留这三个昆曲基本元素外,舞台布景、服饰造型、剧本故事都是可以创新的。例如,戏曲的服装多是高饱和度的大红大绿,台上也布置得琳琅满目。在青春版《牡丹亭》中演员的服装颜色加入了灰调,舞台布景用的是中国山水画,给人一种高级、通透、和谐的感觉。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青春版《牡丹亭》中的服饰)

  1. 加强市场培育

昆曲于 2001 年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后获得了政府和群众的热切关注,了解并喜爱昆曲的人数日益增多,走进剧场的观众也逐渐年轻化,但与京剧、粤剧以及其他流行文化相比,依然存在着门槛相对较高,观众相对较少的问题。人们对昆曲深层次的了解依然流于浅薄。因此,让昆曲植入观众的脑海,需要一个过程。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昆曲进校园”活动照片)

  1. 有针对性地加强昆曲宣传。将目标瞄准乐于接受新鲜事物、文化水平较高的学生群体,多组织昆曲进校园活动,由演员和学者向公众普及昆曲鉴赏知识,增加接触了解昆曲的机会。
  2. 运用新媒体技术进行宣传,让观众不仅可以通过昆剧院公众号了解到最新的演出资讯,还能通过网络平台直播观看昆曲演出。
  3. 与当代流行文化相结合,通过“梦幻联动”一步步“出圈”。结合综艺、影视、流行音乐、动漫、游戏、文创等当下年轻人喜爱的娱乐方式,为百年昆曲融入时尚元素。

See the source image

(图:新编昆曲《浮生六记》剧照)

综上所述,作为 2001 年第一个全票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的昆曲,距今已有近 600 年的历史,是中华文化宝贵的一部分。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流行文化的冲击,如何在保住传统精髓的同时追上时代的步伐,不仅是昆曲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所有传统文化所面临的问题。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