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新冠影响未明 魁省全面解封

121829371_3e3cc43a-f1ab-4bb8-8301-f7fd55d4f36c

  • 七天记者 梓丰

在开放餐馆、酒吧、影剧院等地,减少公共场所人群聚集人数,承诺3月14日取消疫苗护照之后,魁省再次宣布新的防疫措施放宽规定:在办公场所能保持人员之间2米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从2月28日开始不再强制佩戴口罩;从春假过后的3月7日起,魁省的小学和中学生不再需要佩戴口罩。魁省卫生厅长Christian Dubé给出的理由是魁省的疫情持续见好,住院的人数持续下降,可以让魁省的医疗系统喘一口气。其实他没说的更重要理由是很多民众对持续两年的抗疫产生疲劳,更因为看不到疫情结束的迹象而失去了遵守日常生活防控规定的动力,宁可冒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也要恢复不受限制的生活。这一点不仅体现在渥太华、魁北克城、蒙特利尔等地发生的“自由卡车”以及支持“自由卡车”的反强制疫苗接种的抗议示威活动,还体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取消所有的防控措施,甚至学生家长也在呼吁让学生摘掉口罩“自由呼吁”,这些都给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再加上今年又是魁省选举年,希望继续执政的CAQ政府不愿意也不能像一个负责任的家长那样采取虽然对民众有利但却遭民众反感的政策。这或许也是民主选举制度的可悲之处之一,政客若想上台执政,就必须遵从民意,而民意有时候并不是科学的,正确的,从长远来看对公众更有利的选择,甚至是很容易被操纵的,但政客们别无选择。

其实这也怨不得民众不愿意再遵守疫情防控规定。过去两年来,无论是如以色列那样世界领先水平的疫苗接种率,还是如新加坡那样施行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似乎都无力改变来势汹汹一波又一波的新冠疫情,特别是去年11月爆发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疫情冲破了几乎所有的防疫“城墙”,让“防疫无用论”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对政府颁布的防控措施产生抵触。另外,对于多数不反对接种疫苗的民众来说,既然疫苗一方面不能阻止病毒传播,另一方面又能显著防止重症和死亡,即使感染了也不致命,那就当得了一场重感冒好了,政府继续进行封锁和强制执行防控措施也就没有必要性。

正是基于疫情带来的各种限制阻碍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解封之后也“不过如此”的考量,各国政府纷纷做出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决定。自1月底开始,北欧三国挪威、丹麦和瑞典率先开启“解封”模式,取消了大部分防疫限制措施,包括部分公共场所戴口罩、出示疫苗通行证、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同时停止大规模检测,对于阳性和跨境旅游人员的隔离要求也大为放宽。随后,捷克、英国、荷兰等欧洲国家也纷纷效仿,计划提前结束主要防疫措施。欧洲之外,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国纷纷公布“带疫解封”计划。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防疫专家们对解封的后果忧心冲冲,特别是对“长新冠”(Long COVID,以下简称长新冠)充满了警惕。

定义

世卫组织2021年10月6日首次公布“长新冠”的官方临床定义,试图为新冠疫情中最神秘的一个方面紧急提供一个厘清的方法。根据定义,长新冠是指被新冠病毒感染期间或之后出现的体征和症状,持续 12 周或更长时间,并且无法由其他诊断解释。通常,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头4周出现的症状被称为“急性Covid-19”,从4周到12周称为“持续Covid-19”。12周之后依然出现症状的则被称为“long Covid”,目前看“长新冠”是一种多系统疾病:有超过200个症状,这些症状以可变组合发生,并且可能在可预测和不可预知的爆发和缓解模式中波动。患者中有很多人是以往身体健康的人,且儿童与成人有相似的症状,发生机率也大致相同。

常见的“长新冠”包括疲劳、呼吸急促、胸疼、抑郁、焦虑、认知功能障碍等从身体到精神方面的症状,通常会影响日常生活。其他症状还包括:眩晕、持续咳嗽、关节疼痛、肌肉疼痛、听力和视力问题、头痛、耳鸣、耳痛、味觉和嗅觉失灵,以及心脏、肺、肾脏和肠道损害等等。心里健康方面包括注意力无法集中、失眠、难以清晰思考等。目前全球到底有多少人患上“长新冠”没有人知道。在英国约有400万人使用NHS的Covid追踪器应用程序中,12%的人30天后仍然有症状;感染新冠病毒90天后,50人中就有1人(2%)患有“长新冠”,全国有近130万人;美国物理医学与康复学会则估算截至今年1月15日,全美有超过2300万“长新冠”患者。而另一些研究表明,14%到30%的COVID-19患者在感染恢复后的90天内出现至少一种长期症状。这意味着迄今为止,全球记录的新冠病例超过4亿例,其中5500万至1.2亿人患有长期症状。由于新冠病毒在2019年底才出现,2020年初才开始全球大流行,世界上没有相关的针对新冠病毒长期后遗症的研究数据。“长新冠”是否会消失,患者是否会痊愈,后遗症最长可以持续多久,这些问题目前都没有答案。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曾发文称“新冠长期症状”是现代医学的头号挑战。

新冠长期症状的主要表现

可能的解释

“长新冠”的产生原因目前没有明确答案,但有诸多假设、推测以及一些科研团队的小范围研究结果。从早期的怀疑包括免疫系统减弱、广泛的炎症,甚至性激素水平低到如今主要集中在免疫系统失调和病毒长期存在于体内两种理论。科学家们普遍认为这两种理论并不相互排斥,而且很有可能这两个因素都在起作用,并与其他一些机制相互关联。

免疫理论方面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会使免疫系统与身体对抗。南非斯泰伦博斯大学生理科学教授Resia Pretorius与耶鲁大学免疫学家Akiko Iwasaki一起研究“长新冠”患者的血液,寻找可能使自律神经系统失常的异常免疫反应的证据。研究中发现,在急性和“长新冠”患者的血液中可观察到大量的微凝块,可能会促进免疫系统的反应。健康人体的血块通常很容易分解,但“长新冠”患者的血凝块会抵抗分解,并继续在整个循环中漂移。血液中的凝块会导致整个血管系统发炎,最终阻塞细胞的氧气供应,并导致全身出现一些列的问题。研究人员表示“许多新冠后遗症的症状实际上可以追溯到一般的缺氧状态。”

另外一个免疫系统的主要功能是使病原体保持一致——包括那些生活在人们体内的病原体,如休眠病毒和常见的良性肠道细菌等。当它不能正常工作时,这些病原体就会行动起来并导致疾病。患者可能会从组织中清除新冠病毒,但免疫失调可能会让其他病毒和病原体重新激活。香港中文大学的一项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长新冠”病人的肠道微生态异常,“好菌”明显较少,而“恶菌”则较多。而肠道细菌失衡与不同类别的新冠后遗症之间存在关联,包括呼吸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脱发、肌肉骨骼和疲劳等。

另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在急性感染后很长时间内留在人体和大脑中,并且其遗传物质可以在症状出现后持续存在长达230天。通过治疗或者康复,病毒可能已从患者身体的大部分器官中被清除,但仍会潜伏在人体组织的某些角落中,比如肠道、消化系统或神经系统。长期存在的病毒会给身体带来严重的伤害,比如病毒蛋白渗透到血液中,刺激形成之前所说的微凝块并激活免疫系统,导致炎症和进一步损害,又或者什么都不做。西班牙的一项研究表明,持久存在的病毒引起的组织炎症或血管损伤影响了人体神经系统的“高速公路”——迷走神经,产生迷走神经功能障碍有关的症状,包括腹泻、心率加快、头晕、吞咽困难、声音问题和低血压等。

另外,在科学期刊《细胞》(Cell)发表的一篇文章汇整50多位研究人员提供的数据,提出四种增加“长新冠”风险的因子,包括:

1. 原已罹患第二型糖尿病的人。研究人员还警告说除了糖尿病外,可能还有其他疾病也是增加“长新冠”风险的因子;

2. 感染时病毒载量高。研究人员发现,感染新冠病毒初期血液中病毒载量高的患者,出现“长新冠”的风险也比较高;

3. 曾感染过第四型人类疱疹病毒(Epstein-Barr)的人。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曾指出,EB病毒是人类感染新冠病毒会重新启动的最常见病毒之一,也会提高“长新冠”的风险;

4. 特定的自体抗体(autoantibodies)过多。自体抗体由人类免疫系统自行产生,会攻击自身的组织或器官。一名患者体内若大量存在某些自体抗体,意味着对抗新冠病毒的抗体较少。

目前人类对“长新冠”的产生原因和发展机理还不十分清楚,更谈不上治疗办法。对已经患上“长新冠”的人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强身健体,让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扛过病毒的侵袭,但也不要压力过大,确保充足休息,保持自己的节奏,以免事倍功半。

总之,尽管各级政府已经在新冠病毒面前选择“躺平”,但从流行病学角度来看,毒株还在不断变异,疫情也远未结束,每个人还需要积极防护。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