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作家协会园地 文化视野(2月18日)

【文化杂谈】

虚假信息、政治谎言与“后真相”现象(中)

步虚

我们说过,在“不断炮制和兜售针对自己心目中的异类(别的国家或文明、别的人群或政党)虚假信息和政治谎言”、“有意放纵和驱动这类信息与谎言的流传散布”方面,美国无疑是西方世界的老大,是名副其实的“谎言帝国”。

今天的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知晓,并越来越见怪不怪地看到,在美国,政治与媒体、整治活动与信息操控和谎言制造活动从根本上是密不可分的。曾经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在公开场合作过这样的表示:“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冷战时期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东方国家展开的“知更鸟计划”,为中南美洲和亚非国家领导人编织的各种无厘头罪证,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中“洗衣粉”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生化武器”闹剧,……等等,在一个又一个这样充满虚假信息和无耻谎言的“帝国伟业”中,美国政府粗暴干涉和侵略其他国家被美化为维护民主价值,美国资本势力强取豪夺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资源财富被粉饰成促进公平正义,美国军队狂轰滥炸甚至直接使用生化武器被描绘成保障自由人权。

1992年,美国《国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海湾战争的文章《后真相及其后果》(Post-truth and Its Consequences),首次使用了“后真相”一词,以表达“情绪的影响力超越事实”这样一种舆论政治状况。但这个词语在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普遍注意。直到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选举,从政治体制和政治传播机制乃至于政治制度层面,凸显了这样一类事实:西方媒体与政客合谋,采用情绪化的语言和方式,把编织和兜售各种虚假信息作为相互攻讦的武器;道貌岸然地虚构道德和价值高地,将谎言包装成真相传递给它们的受众群体。如此这般的政治舆论情势让“后真相”一时间成为了一个被广泛使用的热词,以至《牛津词典》将“后真相”评为2016年英语世界的年度热词,以凸显西方社会政治生活中普遍存在的“诉诸情感”比“事实陈述”更能影响舆论的现象。经此,“后真相”迅速成为西方舆论空间中的热点议题,“后真相”作为一种社会现象遂越来越呈现于西方人生活和工作的各个领域,进而波及整体世界。(2022-02-06)

 

【诗文春天】

闲聊日本人的婚姻观

谭文春

 跟一个旅居日本的朋友闲聊,说起当代日本人的婚姻观,他谈到身边的一件事。说邻居有一对年轻夫妻,结婚几年因感情不和离婚,离了以后并没有反目成仇,反而相处得更好了。前夫经常去前妻家看孩子,还和前妻一起带着孩子出去旅行,两人维系着一种和睦的关系。如果是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这种生活状态很好啊,他们为什么不复婚呢?”我好奇怪。

朋友说:“我也想了解现在日本人的婚姻观,问过他们,得到的回答确实让我这种坚守传统观念的中国人匪夷所思,不过挺有意思。”

我也很感兴趣,想听听。

朋友叙述:“先说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吧。女的婚前开了一家婚介所,男的是从事互联网行业的职员,来婚介所征婚,没想到两人互相看对眼儿,就结婚了。婚后各有自己的事业,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可是好景不长,老公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儿,就意懒心灰地辞职了,一直在家待着,偶尔帮女人打理一下婚介所的事儿,但终是不属于自己的职业范畴,做得不叫人满意。而且这时女人又怀孕了,接着孩子也出生了。日本的传统习惯都是女人带孩子,男人不怎么管。女人成天忙家务事还要忙着照顾孩子,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经营婚介所,就要他去找一份工作,挣钱贴补家用养孩子。男人同意了,但是他不想替人打工,要自己创业,做跟自己情怀相符合的事儿。女人也同意。问题是男人创业照顾了自己的情怀,觉得很开心,却没有挣到钱,反而花出去了不少钱。女人生气了,你不赚钱还花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有天晚上,两人吵了一架,女人把老公的东西收集到行李箱里扔到门外,把老公推出去,关门不让进。男人为此气愤地说:‘把自己老公赶出家门,不让回家,这是一个妻子应该干的事儿吗?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错误行为!是对丈夫的侮辱!这个婚我离定了。’女人的回答是这样的:‘你评评看,我又要照看孩子,还要开婚介所赚钱养家。别的家庭都是老公赚钱养家,老公不就是为了赚钱才存在了吗?如果是一个不能赚钱的老公,要他有什么用呢?不如离了算了。’就这样,两人就离婚了。我问他们:‘为什么离婚后你们还能一起和和睦睦相处啊?就跟正常的家庭生活一样。’女人说:‘都是为了孩子嘛,希望孩子感觉到有一个完整的家。另外呢,我发现自从我们离婚了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反而更好了,能够包容对方的缺点,可以像朋友那样相处。所以我觉得夫妻感情不和想离婚一定要趁早,不要闹到两个人变成仇人的时候再去离婚,那样连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丈夫也说,两人现在这种关系也挺舒坦的。”

我想了想说,一个女人能够经济独立,必定能增强自信心,不再受到他人的牵制,有底气追求梦想,随心所欲做自己。

这种事并非个例,也不是仅仅日本有,很多国家都出现,算是一种社会现象。前段时间在国内,我还跟一个90后的姑娘聊天儿,都快30岁了,她的父母着急催她结婚,她说出了自己的婚姻观——不想结婚,只想生个小孩!此话一出,环座皆惊,如遭雷击!

但她接下来说出的三点解释,令人深思。第一点,现代社会诱惑太多,婚姻脆弱,成家风险太大。当代女性精神独立,思想独立,包括她自己,根本不在意男性的年龄,只要喜欢就行。女性一主动,男性难抵挡。而有经济实力或者长得好看的男性,也根本不会拒绝。所以婚内出轨如同叫外卖,很难避免。第二点,大多数的都市女性,靠工作能够养活自己,不需要依靠男人,可以自己抚养小孩,要男人干什么,自己一个人生活不好吗?少分歧、少矛盾、自由自在。第三点,综上所述,现在的婚姻已经成了一个低回报、高风险的产品。一旦离婚,财产要重新分配,社会关系也会回归于零。既然婚姻风险这么高,最终还是回到人生的单行道,那我为什么要走那一段弯路呢?直接生个孩子,我养他小,陪他成长,最后送他远走高飞,留下自己孤独终老,也是一种人生。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虽不完美,但无遗憾。

听完姑娘的话,在座长辈,面面相觑。老一辈常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体现了对婚姻的重视和对美满婚姻的共同维护,不到山穷水尽,不会轻易离婚。但是时代变了,现代人的婚姻观也变了,近日有网友贴出民政局的最新标语,也证明了这一现象,表现出政府跟以前不一样的婚姻倡导理念:“结婚不等于拥有幸福, 单身也并不意味着不幸福。我们出生时就一个人,离开时也不可能是两个人。爱情是奢侈品,没有也行。但是你得明白,最重要的是稳定的情绪和良好的财务,而不是某个人爱不爱你!”

这种婚姻的观念是进步还是退步,不好说,但实用!爱情是谈感情,而婚姻谈的是经济。感情不能当饭吃,“爱情是奢侈品”,所以为了爱情去结婚,失望居多,结果不妙。如若把婚姻当成找个人搭伙过日子,过程还会顺畅一些。结不结婚其实真不重要,真心过好自己这一辈子才是幸福。与人为善,待人以亲,生活安宁,人生顺利,社会和谐,不正是我们的追求吗?

 

【鱼翔浅底】

话说柳宗元系列二

(18) 石城村何在?

洋中鱼

柳宗元在《石涧记》里说:“涧之可穷者,皆出石城村东南,”那么,石城村究竟在哪里呢?永州柳学会的几个泰斗人物在他们的各种考证中均未提及,倒是张官妹在其著述 《三子与三溪》里有所阐述,认为石城村在港子边村与码头街之间的菜地上,并说“石城村在石涧的北边,诸葛庙的东南边。现在这带的菜地里还有屋基石和瓦砾,南边有一座小石山,西边有两座石山。不知什么时候村子不见了,却在靠近河边修了一座庙,叫诸葛庙。”其实,张氏所指的地方应该是石涧的西边靠近杨家山的那一大片菜地。

现在很多人都将石涧旁边的杨姓村庄称为港子边杨家,就连出生在该村的永州市作协前主席杨某在其简介中也是如此。

其实,准确的称谓应该是涧子边杨家,意思是石涧旁边的杨姓村庄。大约是在零陵话中“涧”与“港”同音,都读gang,所以才会有此讹传。

根据我的考察,认定石城村就是现在的涧子边杨家村,只不过位置发生了些许变化。现在我们看到的涧子边杨家东高西低临近石涧,这是后来的变迁。原石城村的位置在现在涧子边杨家村的东部,大概范围东部在康济大道电站岔路口、南部在那丘有高压电线的田里,西部在沙沟湾居委会办公楼后,北边在原南津渡大桥剪彩通车牌楼位置。理由是,我是该村人,对这里的情况最熟悉。我们村里以前有一片叫老屋檐的菜地,就是千年前的石城村所在旧址,位置如前述。现宝宝鱼家所占用的田叫盘开田,就是盘开老屋檐上的瓦砾开垦出来的田,南边有个原生产队的禾场,是解放前的建筑,六十年代进行了改建,老人们说这老禾场以前是观音堂,既村里人供奉观音菩萨的地方。禾场南边有一丘田,田里有高压电竿(现存),这里也是石城村旧址(南沿),九十年代末村里人在马路上做生意搞洗车加水,有人在附近打井大约挖了一米深就挖出了古旧瓦砾,现在还可以看到。

柳宗元为何称之为石城村,我想,这大概跟石涧两岸的山尤其是西岸的杨家山多石有关。柳宗元说石涧“亘石为底”,我估计石涧是杨家山的石头延伸出来的。千余年来,村里人建房子下基脚,建桥铺石板路,砌护坡凿碑乃至烧石灰等用石,大多数取自杨家山。记得我在对面大队小读书时常与伙伴们到旁边的石林去玩,那些石头千姿高耸,有几个通透岩洞,夏天午休很舒服。内有清泉汩汩而流,如琴如弦,十分美妙。现在杨家山上还有一个人字型的三通岩洞,可惜当年柳宗元没发现。柳子当年无论乘船从潇水南岸的涧口而入,还是从百家濑(诸葛庙)过渡再沿路东来,他抵达石涧所看到的石头除了涧底之石,应该就是这杨家山千姿百态的石林了。而原来村庄以东的唐家山西麓也有很多石头(后来村民采石的坑深达数米,已填没),看起来整个村庄被石头夹着,所以柳宗元称之为石城村。

遗憾的是,这个千年古村因为城市建设,如今被毁灭殆尽。倘若柳子泉下有知,也许会流下痛惜的泪水。

 

【风雅月梅居】

为爱奔跑的母亲

侯兴锋

这天上午,我和妻子到医院里探望病人,病人是一个表弟媳妇,住在三楼的一间病房。里面总共有四个床位,空了两个,估计是有病人出院,医院还没有来得及安排新的病人。另外的一张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他穿着一套米老鼠卡通图案的病号服,静静地躺在那里,眼神空洞,一声不吭。而陪在旁边的一个女人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微胖,看样子是他的母亲。奇怪的是,这个女人总是时不时的踮脚抬腿的,做出锻炼身体的架势。

我很纳闷,不好好地陪孩子聊天,瞎折腾个什么劲儿呢。

中午时分,表弟硬拉着我们在医院的食堂吃饭,大概一直都在陪床,难得有人说话,憋闷坏了吧,平时不很健谈的他此时是打开话题,滔滔不绝。中间说到邻床的那个小男孩,没想到,一向以硬汉自居的表弟竟然是感慨不已,露出满脸的钦佩。

小男孩的名字叫晨晨,来自于城西的一个乡镇,今年正读五年级,爸爸在湖南长沙打工,妈妈王红梅为了在家照顾孩子的吃饭、上学,就近找了一份在蔬菜大棚摘菜的工作,虽然生活比较忙碌辛苦,但日子还过得去。

谁料,一场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他们一家人的平静。

有一天,王红梅在给晨晨洗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孩子的肚子胀胀的,洗完澡,孩子挺着小肚子走路。王红梅经过询问,晨晨告诉她,肚子有点儿难受,并且还隐隐作痛。王红梅不敢马虎大意,第二天立即带着晨晨到了城里的医院进行检查,经过反复检查,医生告诉她,晨晨的病确诊为肝豆状核变性肝硬化,这种病别无他法,肝移植是唯一的有效办法,同时强调,要尽快找到合适的肝源。

王红梅一听,感觉到天都要塌了下来,她嚎啕大哭着给丈夫打电话。在医生的建议下,王红梅和丈夫都做了肝源匹配的检查,万幸的是,丈夫的不行,王红梅的却恰好匹配。但又不巧的是,王红梅的体重高达140多斤,有着很严重的脂肪肝,健康不达标。看到主治医生摇头叹气,一脸可惜的模样,王红梅却坚定地说:“医生,请您放心,虽然我有脂肪肝,但是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救我的孩子。”主治医生无奈地说:“这种病早期可用药物控制,晚期就会有生命危险。虽然你的决心很大,但在短时间内需要疯狂锻炼身体,把体重降到一个标准的范围内,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王红梅恳求说:“放心吧,我一定行!”

为了减掉脂肪肝,王红梅每天早上都奔跑10余公里,风雨无阻。医院附近,林荫道上,小广场里,到处都留下她汗流浃背跑步的身影。甚至于在医院的走廊里、病房里,她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机会,都在锻炼着。每当她跑步累得不想动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安慰激励着自己,不能停,不能停,自己每坚持跑一步,都是儿子生命的延长线。短短的一个月,身高一米六多的王红梅,通过锻炼,已经减掉了10多斤。原本,王红梅只不过是一个整日围绕着锅台转的家庭妇女,如今,为了儿子,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健身达人,在这个医院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当表弟讲完王红梅的事情后,我不由被深深打动,而妻子却早已流下了眼泪。是啊,母爱的力量是无穷的,它能够创造出一切奇迹。

 

【细语微光】

摔倒了,要自己站起来!

紫月天

入夜,如往常般带上耳机,在灯火阑珊的城市街道散步。专注听音乐了,几乎是走到一个人跟前,才突然发现他躺在地上。四十岁左右,男士,躺着半晌没有声音。我吓得自然而然伸出手,想要去搀扶他。却只见他艰难支起身体,勉力摇摆着手,示意不需要帮助。我低下头向前走了两步,不放心,侧过头来。只见他行动缓慢,我无奈询问到:“你确定不需要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来?”他的膝盖摔破了,血红了裤腿,昏暗的灯光下暗红显得格外刺眼。他无力述说,只是摇摆着手。我只得又前行了两步,回头再看,他已经起身一瘸一拐走入小区入口,逐渐消失在暗夜。

一个人摔倒了,不需要人搀扶,自己就可以起来,是什么撑起了他站立的身躯?是坚强!

散步回来的路上,见到一家人开开心心出来遛娃。小娃娃圆嘟嘟的,在寒冬里包裹得十分严实。忽然,一个踉跄摔趴在地上,羽绒服厚实,摔得不疼。小娃娃没有哭,只是楞神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父母扶他起来。确实,年轻的妈妈正准备上前,一把被年轻的爸爸拉住了。“自己起来!你可以的”浑厚的声音有着强烈的穿透力,鼓励的话语简短却富有实效。眼见着小娃娃像一只可爱的小乌龟般,手脚并用四处寻找支撑的着力点。腿支在地面,胳膊肘支起,屁股使劲往上一顶。小乌龟般的起身了!瞬间,另一条腿又软了,身体往边上崴了一下。妈妈心疼得急忙上前几步,欲扶起孩子,嘴上却说:“你行的,自己起来!”小娃娃终于用力一蹬,挺起身来。“妈妈,你看我起来了!”年轻的爸妈喜笑颜开,继续着前行的脚步。

孩子,从小要学会独立,从哪里倒下了,从哪里站起来。困难从来不是前行的绊脚石,绊住脚步的是放弃。

还没到家,一个组的新组员打来电话,沟通近来工作上的一次失误。轻易相信另一组的同事,方案被人篡改,泄密,最后出卖了同组同事多日熬夜的劳动成果。她的心中十分内疚,作为组长的我,需要提醒她,小组之间的竞争是工作的常态。作为新人,得吃一堑长一智。口蜜腹剑的小人需要提防。组员希望能够弥补这次的过失。我肯定的告诉她,本打算炒了她的鱿鱼,只不过整个方案的制定过程,她都非常努力。这次失误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轻信他人。考虑良久,我不希望让竞争组看见我少了一员得力助手。于是我留下她。我郑重地说道:“给你一个月调整,摔了一跤,要学会自己站起来!不要让别人看见你摔倒的狼狈,和哭泣的眼泪!”

人的一生,谁会一帆风顺而不遇到困难坎坷呢?生活中难免会出现沟沟坎坎,摔倒了,站起来。人生最值得自豪的不在于从来都不摔倒,而是摔倒后漂亮地站起来。

 

【八方文萃】

“千秋一饭”照汗青

谢文雄

重浪崖山谁无死;千秋一饭照汗青。

广东省海丰县的五坡岭,是个很不起眼的土山包,现划入海丰县城区域,风景无奇,庸常平淡 ,但其坡上有一十分特别、有异于其他普通地名名字的纪念亭——方饭亭。初识者见名字怪异,甚为之称奇。殊不知这“方饭亭”,却是“宋末三杰”之首的民族英雄文天祥刚刚用饭时,因汉奸叛徒告密,贰臣、汉人投降元大将张弘范带领元兵包围所执的“落凤坡”,故后世有千秋一饭、古今罕见的“饭局”之称。唯使今人扼腕长叹。

这亘古未有的“饭局”,愚者千虑,笔者揣摩将是“空前绝后”的;天地悠悠,前无古人,后无追者。这旷古一饭,又是如此让人撕心裂肺,捶胸顿足……每逢朝代更迭的乱世,总有无数汉奸、贰臣,如张弘范之流以“告密”,或追杀故主而成就其“卖国求荣”进身之阶之能事,成就其苟且偷生、苟延残喘之蝇营狗苟,成全其枭雄之遗臭、万世之骂名。

曾经在汕头市区的茶店结识不少文姓的经营者,他们言之凿凿、理直气壮、信誓旦旦地说“我们潮州凤凰山文寨村子,都是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后裔”。初听起来好像很正常,没有啥值得思虑的问题;但事后一想,却感到弦外有音,且余音不绝如缕,令人思绪荡荡,欲罢不能。因为正是有太多的人高声大气地称“文丞相的后人”,却愈加映衬没有人敢在人前人后高呼“我是降元的汉将张弘范的后裔”。这是受中华传统文化、特别是5000年儒家文化熏陶的国人,深深懂得博大憨厚善良的老百姓,历来是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是非明白,忠奸泾渭,黑白清楚……他们对文天祥的民族气节如仰北斗,景仰之情会爱屋及乌,怜惜文丞相的后人;而对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张弘范嗤之以鼻,大加挞伐,进而累及其后人,使其后裔脸上无关。就像清人秦大士 “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一样,是懂得进退、遮掩的。虽然“一叶难以障目”、或“欲盖弥彰”,但就绝不会吃眼前亏。尽管我没有抱“祖先之德行累及后人”之思想,但忠奸分明的世道人心,并不会因谁的好恶而有丝毫改变。

方饭亭在粤东海丰县五坡岭。五坡岭的风景不算优美,也没有任何娱乐、休闲设施,并非旅游胜地,然而它却是我国历史从宋代迈向元代的一个痛点。1278年12月21日,南宋丞相文天祥率一支疲兵转战到这里,正要开饭时,因叛徒告密、张弘范的弟弟张弘正带领剽悍的元军铁骑突然掩袭而来。文天祥仓促应战,力竭被俘。明朝正德元年(1506),邑人为了纪念这位抗元英雄而修建此亭。当时亭前还建了一座表忠祠,祠前还建了一座额刻着“一饭千秋”四个大字的石坊,三者互为映衬,构成庄严的场景。如今,祠、石坊和亭子,正默默地向游人倾诉当时此地所发生的故事。石亭中央竖着一座高约2米的花岗石碑,刻着文天祥半身画像,那是建亭13年后惠州郡守甘公亮从江西文氏家族的藏本中摹来。像的上方,篆刻着文天祥牺牲前写在衣带上的绝笔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文天祥这顿饭的炊烟,早已被九天风雷、南海狂飙吹逝得毫无痕迹,可是五坡岭依然令人梦牵魂系神萦,这顿饭的故事也将永远铭刻在史册上。

至元十六年(1279年),元军攻陷厓山(今广东新会境内),张世杰阵亡,左丞相陆秀夫背负幼主赵昺蹈海殉国,文天祥闻讯失声痛哭。元将张弘范劝说:“国亡,丞相忠孝尽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将不失为宰相也。”文天祥答道:“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于是,张弘范派人将文天祥押送京师。途中,文天祥“不食八日,不死,即复食”。到达大都后,文天祥先被安排在馆驿之中,“馆人供张甚盛,天祥不寝处,坐达旦。遂移送兵马司,设卒以守之”。文天祥不当“座上宾”,愿为“阶下囚”。

但我也突然想到,也许是因对前朝奇贪无能、奸佞当道、闭塞贤路、乞和偷生、偏安一隅的绝望,也许还有“蝼蚁尚且偷生”、“识时务者为俊杰”等更加复杂的缘由,从而使“告密者”趋之若鹜,我们又何必苛责古人。正如“因果分明天堂地狱全由己;善恶有报古往今来放过谁”的对联一样,这“不得己”三字乃是自慰语罢了。

囚禁文天祥院子有枣树一棵,相传是文天祥亲手所栽。这棵枣树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尽管枝干虬曲,但却都自然倾斜向南,与地面成约45度角,似乎也在学着主人“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誓不休”的精神。

 

(责任编辑:洪田)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