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警方进退维谷,民间拖车公司拒绝蹚浑水;加拿大疫情触目惊心,中国药研创新思路;

僵持14天 政府依然毫无办法

“自由卡车2022”的反疫情防控措施示威活动已经在渥太华市中心持续了14天,在渥太华警方逮捕23人,发出1300多张罚单后,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渥太华警方在2月9日下午威胁说封锁街道是犯罪行为,示威者有可能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被逮捕,并被指控刑事指控。警方还加强了对示威者供应的管控,禁止卡车司机获得汽油,但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效果不佳。而焦头烂额的渥太华市政府也得不到帮助,与市政府签有拖车协议的公司都拒绝拖走示威者的卡车,向安省其他城市以及魁省的拖车服务公司求助也被拒绝。而魁省拖车协会(Association des professionnels du dépannage du Québec)的总裁Réjean Breton直接表示不建议下属的企业去拖车,指出拖车服务只用于技术问题,比如汽车故障或交通事故,但不会去为政治问题服务。另外,他还指出上个星期去魁北城示威活动现场拖车的员工受到示威者的辱骂、威胁,还被人扔东西,为他们的安全考虑也不应该派人去拖车。

100多辆卡车就可阻断美加供应链

Camionneurs canadiens: les manifestants bloquent l'accès au principal  passage frontalier alors que les manifestations se

从2月7日开始,卡车司机们的抗议示威行动延伸到连接安省温莎(Windsor)和美国底特律市的大使桥(Ambassador Bridge),让这座北美最繁忙边境口岸桥梁的交通瘫痪至今。通常,每天会有超过4万人、8000辆卡车以及价值超过3.23亿美元的货物通过这座大使桥,相当于美加贸易量的27%,现在仅仅一百多名卡车司机就可以让这条贸易要道失效,阻断美加两地的供应链。这座桥作为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和农产品的供应路线被瘫痪后,零部件供应不畅已经开始影响多个汽车厂商。福特汽车公司已暂停了温莎市的发动机生产,其在多伦多附近的奥克维尔工厂正在降低产量;汽车制造商斯特兰蒂斯在温莎的装配厂也面临零部件短缺的问题,不得不在8日早些时候结束轮班;美国销量最大的丰田汽车也暂停安省汽车工厂本周内的剩余生产。除了工业产品外,大桥封锁已经威胁到新鲜农产品、牲畜和其他食品的供应,每天可造成两国约3亿加元商品的短缺,并抬高边境两侧的商品价格。尽管温莎市长Drew Dilkens喊话称“你们100个人正在以我们国家经济做人质”,但示威者不为所动,没有离开的意思。

加拿大总督夫妇新冠检测阳性

加拿大第三十任、也是首任原住民总督玛丽·西蒙(Mary Simon)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中宣布自己和丈夫双双感染了新冠病毒,好在只有轻微的症状。玛丽·西蒙出生在魁北克省北部的Nunavik地区,是因纽特人全国组织Inuit Tapiriit Kanatami的前主席,还担任过加拿大驻丹麦大使和加拿大极地事务大使。作为总督,她是英国女王为加拿大元首的代表,但有意思的是,在她确诊感染的同一天,英女王的继承者——73岁的查尔斯王子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正在自我隔离。这是这位王子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在2020年3月他也曾感染新冠病毒,并出现轻微症状。据悉,查尔斯王子已经接种了3剂疫苗,但不知道他最后一次见到他95岁母亲的时间。

一半的魁北克人已经感染新冠

Plus de 2 millions de Québécois auraient eu la COVID-19 depuis décembre |  Coronavirus | Radio-Canada.ca

魁省临时公共卫生负责人Luc Boileau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第五波疫情开始以来,魁省官方的感染人数为44万,但实际上的感染人数应该有200万,是官方数字的5倍,甚至200万都是低估的数字,说250万都有可能。而从去年12月31日至今,魁省至少有100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变异毒株奥米克戎。他还表示加上这一波的疫情,估计自疫情爆发至今超过40%,乃至接近50%的魁北克人都已经感染过新冠病毒,是非常恐怖的数字。他强调说疫情并没有结束,民众需要继续保持谨慎,接种疫苗、佩戴口罩、减少聚会等防控措施应继续坚持,直到可以取消的时刻。

中国研究者开辟新冠治疗新方向

新冠疫情爆发两年多以来,全球大量的科研团队夜以继日投入药物和疫苗的研发,但现有药物和疫苗对于预防新冠感染以及治疗方面仍然存在诸多局限,人们一直期待的“特效药”至今尚未出现。中国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的研究团队及合著者近日在柳叶刀子刊《EBioMedicine》上发表题为《新冠病毒与人共有核酸序列通过NamiRNA-增强子-基因网络促进透明质酸积累》的研究论文,从新冠病毒致病关键分子机制入手,为COVID-19治疗提供了新的线索和思路。研究团队发现目前已经上市的一种老药羟甲香豆素(Hymecromone)可显著抑制新冠病毒HIS介导的透明质酸累积,而且安全性极高。正在与海外临床医院及研究团队合作,开展应用羟甲香豆素治疗新冠的全球临床试验。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靶向新冠病毒HIS的反义核苷酸也能显著抑制HIS对炎症基因及HAS2的激活,意味着靶向HIS的小核酸药物也是新冠治疗的可选药物。

魁省两厅长卷入口罩采购争端

Une pile masques N95.

在2020年3月,新冠病毒疫情刚刚爆发,全球都在抢购口罩、防护衣等个人保护用品((EPI)的时刻,魁北克城的CHU de Québec-Université Laval医院找多家公司紧急签订了一批N95口罩采购合同,并提前付款,但等口罩运到后,该医院发现供货的口罩是中国标准的KN95,而不是所要的N95,遂拒绝接受,并起诉Busrel inc.以及其他5家供应商试图追回已付的1.6亿元采购金。供应商之一的Busrel inc则反诉该医院应支付1500万元运费,因为这家医院应该接受已经送到的口罩。在这起涉及EPI采购金额最大的诉讼案中,魁省卫生厅长Christian Dubé、魁省经济厅长Pierre Fitzgibbon以及魁省投资局总裁Hubert Bolduc都牵涉其中,其中起最大作用的是卫生厅长的政治顾问Stéphanie Raymond,她和获得采购合同的Busrel公司总裁Nicolas Raymond是姐弟关系。

蒙特利尔冰球队选择新手教练

蒙特利尔冰球队——“加拿大人队”(Canadiens de Montréal)再一次以1比7的大比分落败后,忍无可忍的冰球队老板解雇了原来的主教练Dominique Ducharme,几个小时后任命了新的临时教练Martin St-Louis。不过这个任命非常出人意料,Martin St-Louis以前是冰球运动员,并没有过多的教练经验。不过他和“加拿大人队”新雇佣的总裁Kent Hughes很熟,15年前就在他领导的Northern Elite球队打球,他的大儿子和Kent的儿子目前都在美国的东北大学冰球队打球。Kent表示之所以选择他做临时教练是希望能找到一个现代的、能很好与队员沟通且没有专业条条框框的新人。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d bloggers like this: